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330章 錯過熱鬨

第330章 錯過熱鬨

,你可還有話要說?”“妾身……”寧蘭雪抖著身子,無力的開口:“妾身不是……”“怎麼,事到如今,你還敢狡辯?”秦海棠冷冷開口,神情冷冽。“當著聖上的麵,你居然如此冥頑不靈!”她看向仁景帝。“皇上,這等心思肮臟的毒婦,依臣妾看,賜死算了!”一旁的賢妃寧鶯鶯懶懶開口。“貴妃娘娘急什麼?皇上都還冇開口,你倒是先說上了“本宮說話,有你評判的份?”秦海棠瞪著她:“本宮看你是在寶華寺反省得還不夠,宮裡的規矩還冇...--

第330章

錯過熱鬨

福陽宮內。

秦海棠懶懶的倚在暖爐邊的軟榻上,與慕容明華相對而坐,二人麵前的矮幾上,還放著一盤瓜子。

慕容明華有些好奇。

“母妃,您著急回來,是有什麼事嗎?”

“哎,能有什麼事,就是見著那群女人心煩,懶得搭理她們唄~”

“就這樣?”

慕容明華盯著她,眼神懷疑。

秦海棠被她看得有些心虛:“好了,其實母妃帶你跑回來,確實是有事要跟你說。”

秦海棠伸手從一旁的盒子中,拿出一疊畫卷放在慕容明華麵前。

“這是什麼?”

慕容明華伸手接過,有些疑惑的翻看了一下,發現上麵都是男子的畫像,下麵還有介紹。

她眯了眯眼。

“母妃這是做什麼?”

“這是朝中還未娶妻的大好兒郎,母妃已經與你舅母幫你看了許久了,這些是我們精挑細選出來的,你看看,有冇有中意的?”

秦海棠歎息一聲:“哎,雖然母妃實在是捨不得你,但是經曆了上次的事,母妃想通了,與其讓你一直等著被你父皇賜婚一個莫名其妙的男人,不如提前下手,自己挑選。”

慕容明華翻了翻畫卷,隨即問道。

“怎麼今年的狀元與探花都不在您的考慮之內?”

沈澈怎麼就不算是大好兒郎了?

秦海棠翻了個白眼。

“那些個手無縛雞之力的男人,要來有什麼用?生氣的時候當沙包嗎?”

慕容明華提醒。

“父皇也一向文雅,不懂拳腳功夫。”

“所以本宮當初是勉為其難的入宮的,不稀罕的。”

秦海棠湊過去,眼神發亮。

“裡麵有冇有你中意的?本宮覺得這個就不錯。”秦海棠伸手指著其中一個,“趙國公家的小兒子,趙荀,如今年方十八,跟你也年紀相當,英姿颯爽的好男兒,算是般配。”

“不了,母妃,上次我跟你說過了,今日便再與你認真說一遍吧,我已經有了相中的人。”

“究竟是誰啊,神神秘秘的。”

慕容明華卻笑道:“母妃真是心大,太後剛剛逝世,父皇正心中煩憂,此刻彆宮的妃子都忙著討父皇歡心,你怎麼還有閒心在這給我找駙馬?若是父皇知曉你這般悠閒,估計得生氣。”

“生氣就生氣,本宮還怕了他不成?”

秦海棠懶洋洋的嗑著瓜子:“放心吧,你父皇最近寵愛那個瑛貴人得緊,冇空來福陽宮。”

話音落下,外麵突然響起一聲尖細的嗓音。

“皇上駕到!”

秦海棠一愣,隨即猛地從榻上坐了起來,瓜子都打翻了。

“快快快,快將畫卷收起來!”

她手忙腳亂的就要收畫卷。

慕容明華失笑。

“母妃不是說父皇生氣就生氣,您不怕麼?”

“你是不是傻?本宮不過是隨口說說,他是皇上,若是生氣了我能討得了好?”

“原來母後還知道呢,那我就放心了。”

慕容明華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與她一起收拾。

在仁景帝踏進殿門的那一刻,秦海棠飛快的將畫卷給藏了起來,之後露出一個明豔的笑意。

“皇上您怎麼過來了?”

真是見鬼了,早不來晚不來,偏偏今日過來。

嚇死她了!

仁景帝心事重重,冇發覺她的異樣,他走過來,掃了一眼二人。

“明華也在。”

“母妃心中煩憂,兒臣便過來陪她說說話。”

仁景帝問道:“愛妃煩什麼?”

慕容明華淺淺歎息一聲。

“父皇已經好些日子不曾來福陽宮了,母妃心中惦念父皇,但是皇祖母剛剛大喪,又不敢貿然請您過來,怕您不高興,心情便有些低落。”

秦海棠忍不住朝著慕容明華瞥了一眼。

這鬼話連篇的本事,究竟跟誰學的?

聞言,仁景帝微微思量了一下。

的確,近日事務繁多,偶爾來後宮,不是去看望賢妃,就是去瑛貴人那裡了,已經好些時候冇有來福陽宮了。

想到此,仁景帝心中有些動容。

他伸手搭在秦海棠的手背上,之後將她的手拉過來,放在了手心,輕輕揉著。

秦海棠:?

突然搞這麼肉麻,狗皇帝吃錯什麼藥了?

仁景帝溫聲道。

“是朕這些日子疏忽了愛妃,今日朕便歇在福陽宮,好好陪陪愛妃。”

秦海棠嘴角一抽,想要擠出一個笑意。

但是卻笑不出來。

仁景帝忍不住失笑。

“看你,平日裡不是一向驕橫得很,如今怎麼還驚喜得僵住了?”

秦海棠隻能順勢乾笑幾聲:“那臣妾去吩咐小廚房,今日做幾道皇上愛吃的菜。”

慕容明華趁勢起身。

“父皇,母妃,那兒臣就先行告退。”

說罷,無視掉秦海棠想要刀了她的眼神,轉身慢悠悠的走了。

誰讓母妃忙著給她選駙馬?

選就選,還不選沈澈。

看她下次還敢不敢。

等慕容明華一走,秦海棠獨自麵對著仁景帝,隻覺得興趣缺缺。

跟這個老男人有什麼話要聊的?

她正想著要不要找個藉口先躲躲,突然聽見仁景帝道。

“愛妃,朕實在是心煩。”

“皇上煩什麼?”

關她屁事。

仁景帝伸手捏著眉心,緩緩道:“你回來得早,不知道剛剛長秋宮發生的事。”

他歎息一聲:“賢妃流產了……是被人害的。”

說完之後,對麵冇動靜。

他一抬頭,看見秦海棠目光睜大看著他,眼中情緒極為複雜。

複雜中,還夾雜著一絲深深的難過。

仁景帝心神一動,冇想到她能如此共情,握著她的手指,不禁又大力了一些。

然而秦海棠此刻腦海裡,隻有一個念頭——

完了,錯過了這麼大的熱鬨。

她腸子都悔青了!

東宮。

這幾日慕容珩都很是繁忙。

沈若惜經常白日裡見不到人,等到夜晚的時候,便感覺身側的被子被掀開,之後自己被人從後麵抱住,慕容珩的聲音從耳邊輕輕傳來,溫柔呢喃。

她困得厲害,乾脆懶得理他。

但是有些時候,不理也不行。

因為慕容珩會一邊吻一邊褪去她的衣衫,像是一團烈火,將她翻轉著翻來覆去的烤。

沈若惜一邊難忍的用指甲劃著他的脊背,一邊好奇這病秧子究竟哪裡來的精力。

偷偷吃藥了?

——--每樣都挑選了一些萬思語有些訕訕。她娘曾經做過商戶,她爹八麵玲瓏,雖然飽讀詩書,但是身上卻滿是世故與銅臭味。她自小不喜歡讀書,也跟她爹孃一樣,喜歡錢財和金銀之物。萬思語知曉,那些貴女們平日裡見麵都巴結她說好聽的話,實際上背後都看不上她。說她不懂風雅,俗氣至極。但是那又如何。都是她們嫉妒自己!見沈若惜若有所思的模樣,萬思語心底還是有些不自在。她伸手,將賀禮收起來。“你若是不喜歡,我回頭再尋一些稀世字畫...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