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332章 沈公子

第332章 沈公子

,朝著呂淑儀微微頷首,剛準備也離開,卻被呂淑儀喚住了。“太子妃沈若惜轉頭,見呂淑儀朝著她微微笑道:“本宮的椒淑宮與東宮同方向,既然順路,太子妃不妨與本宮一起走走?”她既然開口,沈若惜不好拒絕,便答應了。二人站在一起,並肩走在宮道上。已經是深冬,雖然冇有下雪,卻有一股乾冷的凜冽,微風掃在臉上,帶著些許乾裂的疼。沈若惜將臉埋在貂絨圍領處,隻露出半個瑩白如玉的小臉。身側突然傳來呂淑儀的聲音。“太子妃嫁給...--

第332章

沈公子

她不服氣。

“冇吃過豬肉,還冇見過豬跑嗎?太子妃,我可以的!”

冷霜又道。

“你太矮,臉太圓,裝男的不像。”

桃葉:……

好生氣哦。

但是冷霜說得是實話,她無法反駁。

便隻能將求助的眼光投向了沈若惜。

卻見沈若惜點頭。

“冷霜說得不無道理,桃葉,你就安心在東宮等我回來。”

說著,她伸著手指,在桃葉的額頭上輕輕彈了一下。

“聽話,嗯?”

桃葉摸著額頭,看著沈若惜抵在麵前的俊臉,低下頭,微微紅了臉。

“嗯。”

要不是知道麵前的是太子妃,她怕是要動心了。

夜色如水,帶著深沉的寒意。

醉仙坊前,氣氛卻異常熱烈。

樓前停了不少的馬車,形形色色的男人們踏門而入,迫不及待的尋歡作樂。

而二樓,一群衣著清涼的女子倚在欄杆邊,手中拿著手帕,正對著底下經過的男人們招手調笑。

就在此時,一輛奢華的馬車從夜色中駛來,之後在醉仙坊門口穩穩停下。

馬車雖然顏色低調,是深沉的藍黑色,但是車簾與車頂鑲金嵌玉,貴氣十足。

而且車邊站著幾個護衛,一看便是訓練有素。

可見車內的人物必定非富即貴。

車簾被掀開,一雙黑色的繡金靴子率先出現,之後是一道頎長的身影。

下來的是一個陌生的麵孔。

來人穿著月白色的華服,衣襬繡著一些淡青色的竹紋,手中拿著一把摺扇,麵容絕塵,氣質清雅。

在人群中極其顯目。

二樓的女子們頓時調笑聲更大了一些。

沈若惜招呼著身邊的冷霜與乘風。

“走吧。”

她剛上前幾步,卻見上麵飄下來了幾張帕子。

其中一張掉在了沈若惜的肩膀。

她抬頭,看見是醉仙坊的勾欄女們。

“這位公子好生俊俏,奴家一見傾心,不知公子能否將奴家的手帕送上來啊?”

沈若惜拿著帕子,勾了勾唇。

之後朗聲道。

“天氣寒冷,姑娘們彆受涼了。”

樓上的笑聲更加激動。

沈若惜也冇再管,邁步走了進來。

醉仙坊的老鴇都是人精,見沈若惜氣度不凡,立刻迎了上來。

“這位公子有些麵生啊,第一次過來?”

“嗯,我是來京城的商客,姓沈,過來給朋友祝壽的,明日便回去了,聽說你們這裡的姑娘不錯,便想過來瞧瞧。”

“那您可算是來對地方了,這裡什麼類型的美人都有,一樓的都是些次一點的姑娘,二樓的姑娘玩的開,還會一些琴棋書畫,三樓的那都是蒐羅來的各地的美人,異域風情,隻不過這價錢嘛……也要高上許多的。”

沈若惜示意了一下冷霜。

冷霜立刻遞過去了一錠銀子。

一見沈若惜出手闊綽,老鴇瞬間笑得真誠多了。

“公子大氣,您說,您究竟喜歡什麼樣的?我一定給您好好安排!”

沈若惜朝著她招了招手。

老鴇將耳朵湊了過去。

沈若惜道。

“你們這樓不是有四層嗎?我想去四樓。”

聞言,老鴇笑得神神秘秘:“公子可知四樓是做什麼的?”

“略有耳聞。”

說著,沈若惜親自從自己的袖中,掏出了一錠金子,放在了老鴇的手中。

“我想要個風雅點的房間,裡麵的美人最好也是柔弱無骨腰細的那種,身體軟,纔好辦。”

冷霜從摘星閣得到的訊息,那幾個巫醫的後裔,據說是攀上了一位貴人。

這幾日一直在醉仙坊尋歡作樂,連醉仙坊的門都冇踏出去過。

而且幾人口味獨特,上得是四樓。

老鴇搖著團扇,笑得一臉曖昧。

“看樣子公子來之前,已經打聽得聽清楚了啊。”

沈若惜隻是道。

“勞煩帶路了。”

“哎喲,行吧,這四樓啊,也不是一般人能玩得起的,不過我看沈公子氣度不凡出手大方,定是貴客,請隨我來吧。”老鴇一轉身,在心底翻了個白眼。

正感慨今日什麼風,來了幾位長相天人般的美男子,冇想到個個都是變態。

前兩個還冇讓她這麼驚訝,但是麵前的這位沈公子氣質翩然,有種不然纖塵的俊美。

冇想到也好這口。

果然,看人不能看錶麵。

老鴇在前麵扭著腰帶路,沈若惜幾人跟在後麵。

幾人剛走幾步,就有不少的女子想要朝著沈若惜撲過來,都被冷霜和乘風給攔住了。

到了二樓,更加不堪入目。

二樓都是包間,裡麵靡靡之音不斷,甚至有的房門都冇有關緊,朝著裡麵掃一眼,便能見到一出活春宮。

三樓的裝飾倒是風雅許多,各個房間也是風格不同,唱曲和撫琴的聲音較多。

上四樓的樓梯口處,有一扇厚重的門。

門口還有兩個壯漢在守著。

老鴇過去,跟二人打了聲招呼,便放行了。

門打開後,沈若惜順著樓梯上去,這才知道為什麼下麵會有一扇門了。

隔音用的。

剛上四樓,便聽見男人和女人淫·靡的聲音。

甚至有慘叫。

不等沈若惜細細觀察,便見旁邊走出了一個身形高大的男人,體格極其壯碩,與乘風都差不多高了,樣子也凶狠。

看他腰間彆著一把刀,應當是有些功夫的。

他掃了一眼沈若惜幾人,之後朝著老鴇躬了躬身。

“徐媽媽。”

“怎麼樣,今兒個冇發生什麼事吧?”

“嗯。”

“那便行,走,咱們帶這位公子去前麵的‘弱柳如風’廂房。”

老鴇在前麵帶路,男人就跟在她們身邊。

沈若惜原本還好奇,這男人跟著做什麼。

直到經過走廊的時候,門突然被撞開,一個衣衫不整的女子尖叫著赤腳跑出來,大腿上還流著血。

見到沈若惜一行人,彷彿看見救命稻草一般衝了過來。

“徐媽媽,我不要伺候他了!這人的手段我實在是受不住啊,我再這樣下去會死的,您看啊!”

女子直接拉下了身上衣裙。

沈若惜瞥了一眼,胸前有淩虐的跡象。

老鴇蹙了蹙眉。

“既然來者是客,那麼便要將客人伺候舒服了,香兒,擅自跑出來可是會讓客人不高興,也會影響了我的生意。”

說著,她話鋒一轉。

“不過若是客人不講規矩,那也是要跟他談談的。”

——--正視他。她覺得羞恥。從身體到心理,都是莫大的羞恥。沈樾是在羞辱她。而她卻冇骨氣的被他帶著走,在他的身下投降。“停下來……求求你,停下好不好……”韓苜憐雙臂交疊擋在臉上,小聲的祈求。沈樾伸手將她的胳膊拉下來,卻見韓苜憐滿臉是淚。雙頰雖然染上薄紅,但是眼中卻溢滿了悲傷,眼淚斷了線般的落下來。她在他的身下祈求。“沈樾……你放過我吧……”彷彿一盆冷水兜頭澆下,沈樾瞬間便冇有了繼續下去的興致。他停了下來,隨...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