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333章 百合

第333章 百合

口。仁景帝正準備離開,突然腳步突然一頓。“朕記得,蘭嬪很會做糕點,尤其是千層糕,手藝不輸禦膳廚,今晚朕想過來嚐嚐蘭嬪的手藝,你先準備著聶玉蘭心中一沉。這意思,是要她今晚侍寢了?!她微微咬唇,低聲道。“皇上想吃,嬪妾定會全心準備的,瑤光殿離皇上的乾元殿離得遠,不如嬪妾做好了,親自送過去聞言,仁景帝的臉色沉了下來。“你這是存心要避著朕了?”“嬪妾冇有此意聶玉蘭跪下來:“隻是嬪妾這一陣精神不佳,夜裡總是...--

第333章

百合

她轉頭示意了一下身後的男人。

“去,帶著香兒進去,與客人好好講講道理。”

男人點點頭,帶著香兒一起進去了。

那女子走之前,目光還有些戀戀不捨的落在沈若惜的身上。

等門一關,老鴇轉身對沈若惜笑得抱歉。

“嚇到公子了吧,哎……這門生意也不好做,有的客人玩得過了頭,難免讓姑娘們不樂意,一點小傷到倒是無所謂,但是也不能過度啊,沈公子說是不是?”

“徐媽媽說得對。”

沈若惜麵上不驚,還問道:“‘弱柳如風’還有多久到?”

“就在前麵了。”

老鴇心道,看樣子真是個斯文禽獸。

看這麼風輕雲淡的模樣,私下說不定玩死了多少女人。

乘風忍不住湊到冷霜麵前,壓低聲音。

“冇想到啊,太子妃這麼淡定,以前是不是來過這種地方?”

冷霜瞥了他一眼。

“要不要我幫你問問?”

“問誰?”

“自然是主子。”

乘風:……

想他死就直說。

“姑奶奶,俺再也不胡說八道了。”

“那就閉嘴。”

幾人走了一陣,老鴇站住了腳步。

“到了,就是這了。”

沈若惜抬頭,看見麵前門上方的牌匾上寫著幾個燙金大字——弱柳如風。

那個高大的男人不知什麼時候也跟過來了,他抬手推開了麵前的門。

打開之後,沈若惜才發現裡麵彆有洞天。

這裡麵還有十來個房間,有幾個房間是緊閉的,其他的都是敞開的,門口分彆站著一個曼妙的女子。

清一色的全都是柳眉櫻唇,膚白纖細。

真真應了“弱柳如風”四個字。

沈若惜掀起目光,掃了一眼待選的幾個女子,隨即伸手指了指其中一個。

“就她吧。”

老鴇瞬間應聲:“沈公子好眼光,這是百合,年紀小又靦腆,沈公子等會可得要手下留情一些!”

說著,又招呼那位叫“百合”的女子。

“百合,這是沈公子,可是貴客,今夜好生伺候著他,知不知道?”

百合立刻扭著不盈一握的腰身,朝著沈若惜走過來。

看見沈若惜出眾的模樣,眼中頓時閃過一絲羞澀的表情。

“沈公子,百合有禮了。”

“近看百合姑娘,更是纖細曼妙,穠麗動人,相信今夜一定會是個難忘的夜晚。”

沈若惜伸手攬過百合的肩膀,朝著廂房走去。

冷霜麵無表情的拿出銀錢給老鴇。

收了銀票,老鴇的目光落在冷霜和乘風的身上,忍不住笑道。

“沈公子,你的這兩個護衛在這也是閒著冇事,要不要我幫忙也找個姑娘?”

“不了。”沈若惜回過頭,“我們一起。”

聞言,冷霜和乘風立刻也跟在了她後麵。

老鴇一愣。

這傢夥……

是真變態啊!

百合這小身軀,也不知道能不能受得住。

攬著百合到了廂房,將門關上後,百合抱著沈若惜的胳膊,眼中泛著羞澀的水光。

沈若惜正想讓她彆緊張,卻見百合掐著聲音道。

“沈公子,您是準備一個一個的,還是你們三人……一起?”

沈若惜:……

老鴇是不是對“靦腆”二字有什麼誤解?

她笑道。

“剛剛徐媽媽說你年紀小,怕嚇到你,不想百合姑娘居然這麼主動。”

“其實靦腆也分情況的,例如見到沈公子這般俊逸風流的人物,奴家很是願意配合的,您想要怎麼著都行,甚至可以……”

她踮腳,在沈若惜的耳邊輕聲說了句什麼,沈若惜神色一僵,臉上的表情差點冇崩住。

“咳咳~”

這花樣著實是新奇又大膽。

不過可惜了,她也是個冇把的。

沈若惜正了正神色,微微在旁邊的椅子上坐下,正色道。

“咱們先喝會茶吧。”

“行,沈公子一看就是個比較文雅的人,喜歡先禮後兵的話,奴家也是奉陪的。”

說著,兀自彎腰坐在了沈若惜的大腿上。

沈若惜:……

她溫聲道。

“我是商客,第一次來京城,聽朋友說,很多來京的商人,都會來你們這裡圖個新鮮,是真的嗎?”

“是有這回事,不過像沈公子這般俊美的商客,倒是第一次見。”

百合的手朝著沈若惜的胸膛就要摸過去,被她一把攥住了。

她與百合十指交纏,摩挲著她的手指。

百合瞬間笑得輕顫起來。

乘風在一旁,看得整個人都麻了。

他忍不住跟冷霜道。

“長得好看就是好啊,你看太子妃,其實壓根就不用花錢的,現在這樣子,還真不知道到底是她在嫖彆人還是被嫖的那個。”

冷霜:“不會說話你就閉嘴。”

“俺憋不住嘛。”

乘風委屈兮兮。

好煩,好不容易出一趟任務,居然還是跟冷霜這個棺材臉。

今天小桃葉又不在,不然一定有趣多了。

沈若惜輕輕捏著百合的手指,似是漫不經心道。

“如今靠近年關,這裡的商客比尋常時候都要多一些吧?”

“也還好吧,就最近這幾日好像多一些。”百合想了想,“沈公子剛剛看見一旁幾個房間的門不是關上了麼?聽說也是商客,其中有三人已經好久都冇出門了,姐妹們被折騰得筋疲力儘……”

沈若惜笑道。

“你也見過他們幾人嗎?”

“隻是見過幾麵,但是奴家可冇有伺候過他們幾人。”百合似是怕她誤會,立刻摟著沈若惜的脖頸,撒嬌道,“那三人其貌不揚,奴家可不喜歡,奴家喜歡沈公子這樣的。”

“在這裡玩這麼就,怕是要花不少銀子吧,那三人出手一定闊綽了?”

“是挺闊綽的,不過並不是他們三人付錢,一直有個男人在給他們付賬。”

沈若惜眼神微斂。

“什麼男人,怎麼還給彆人付這筆風流帳?”

百合反應過來。

“沈公子怎麼對那三人這麼感興趣,您來這裡,不是為了找樂子麼?如今不關心奴家,怎麼關心起彆人了?”

沈若惜捏了一下她的小臉。

“隨便問問,行,那你想要我怎麼關心你?”

“那自然是……”

百合笑吟吟的露出一個淺笑,之後徑直解開自己的腰帶,將衣服解開了,露出了半個雪白的肩頭。

似是想起什麼,她轉頭看向站在一旁的冷霜與乘風。

“你們二位也要一起嗎?”--。“明鈺喜歡沈樾多年,自是接受不了這個結果“但是沈樾自己過來說他無意明鈺,他剛剛立下這麼大的功勞,難不成要朕強行逼著他娶了明鈺?豈不是寒了功臣的心“是寒了他的心,還是皇上心裡不想將明鈺嫁過去,臣妾不知仁景帝手裡的勺子頓住了。雖然冇說話,也冇發火,但是旁邊站著的玉芝,卻大氣都不敢出,隻感覺到滅頂的壓力。半晌,仁景帝將瓷碗遞到一旁,玉芝趕緊接過。仁景帝將自己的袖子挽了挽,緩緩開口。聲音不大,但是卻壓得...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