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335章 美人計

第335章 美人計

羽就會對她越來越上心,而對沈若惜愈加反感。畢竟她之前一直是這麼做的,屢試不爽。側妃?嗬。她可看不上。她要得是正妃的位置。寧蘭雪斜斜靠在軟榻上,隨後拿起一顆葡萄塞進嘴裡。“沈若惜回來了嗎?”“回姑娘,王妃剛回府“你去外麵散個訊息,讓沈若惜知道,我懷孕了“啊”荷香有些遲疑。剛剛王爺才吩咐說訊息不要泄露,現在寧雲雪就要她去走漏風聲。寧蘭雪一瞪她。“聾了嗎?快滾出去傳話!”“是荷香惶恐出去了。……夜色漸深...--

第335章

美人計

白洛動作一頓。

“我?”

“對啊,你之前不是將端王殿下迷得五迷三道的麼?”沈若惜露出一個狡黠的笑,“是不是,茯苓姑娘?”

白洛:……

他以前造的孽,終歸是遭報應了。

白洛咬了咬牙:“我去就我去,不過話先說好了,得到了麒麟角,得先拿給我研究研究。”

“我冇意見。”

沈若惜吹著茶水,一臉淡定。

白洛黑著臉,轉身去廂房內找了找,總算是找到了一件稍微寬鬆點的百蝶裙,之後給自己塗抹了一些胭脂水粉,又將黑髮放下,梳成一個斜斜的髮髻,上麵插著一支牡丹步搖。

扭扭捏捏出來的時候,屋內的三人瞬間停下了動作,都盯著他看。

白洛有些納悶。

“你們看什麼?”

一開口,就是粗獷的男聲,將幾人的理智瞬間拉了回來。

沈若惜道。

“你這聲音不行。”

白洛冷哼一聲,微微咳嗽兩聲後,婉轉的喊了一聲:“沈公子~”

那個嬌媚的勁兒,沈若惜覺得骨頭都酥了一下。

她朝著白洛投去一個讚許的眼神。

“你快去,這要是不成功,那三人定不是男人。”

“多謝誇獎。”

白洛甩著袖子,朝著房門外走去。

到門口的時候,乘風自覺地給他打開了門。

白洛一走出去,便扭著腰朝著最前麵的一間廂房走了過去。

在門口站定了幾秒後,身後敲了敲門。

冇人應他,隻有女人痛苦又歡愉的叫聲,和男人猥瑣的笑聲。

白洛忍著噁心,抬手繼續敲了敲。

終於,有人將門打開了。

是個有些高大的男子,麵無表情,一看就是護衛之類的。

看見白洛,他目光稍稍頓了一下,之後道。

“你是誰?”

“奴家是新來的茯苓,想要見見裡麵的客人。”

“你過來有什麼事?”

男人的眼中帶著審視與警惕。

白洛瞬間露出一個有些膽怯的表情:“奴家哪能有什麼事啊,隻是徐媽媽說了,怕裡麵的姑娘不耐幾位爺折騰,就讓奴家也過來了……”

“不必了,出去。”

護衛拒絕了他,伸手就要關門。

就在此時,突然響起一個男人的聲音。

“慢著!”

隨著聲音響起,從廂房內緩緩走出了一個男人,長得賊眉鼠眼,唇邊還蓄著兩撇小鬍子,看起來應該是有四十歲左右。

他此刻正一邊繫著自己的腰帶,一邊朝著這邊走來,敞開的衣襟露出乾癟的胸膛,像是一隻乾瘦的老鼠。

乾瘦男人將那護衛推開,目光在白洛身上來回掃視了一圈後,露出一個驚豔的神情。

“你說,是徐媽媽讓你過來的?”

“是的,徐媽媽說裡麵的姐妹都好久了,怕身子受不住……”

“徐媽媽還真是大方,也不知道從哪尋來的這麼絕頂的貨色!”男人眼中閃出垂涎的光芒,“跟我進來!”

白洛立刻跟在他後麵,走了進去。

廂房的門應聲關上。

沈若惜幾人躲在暗處,看見這一幕,都微微鬆了口氣。

比想象中順利。

乘風有些擔心。

“白洛進去了,不會有危險吧?”

冷霜:“你怎麼突然這麼熱心了,之前不是很不喜歡這個白洛麼,現在還關心上他了?”

“他這樣子實在太像是女人了,你知道的,俺對女子一般都是比較照顧的。”

乘風的表情很是憨厚。

冷霜道。

“放心吧,他若是被識破男扮女裝,頂多就是被揍一頓然後被人丟出來的。”

沈若惜想了想。

“也不一定。”

她摸著下巴露出一抹深思的表情:“白洛長得這麼妖孽,即使是被識破了身份,說不定裡麵的人也不會放過他。”

“不會這麼喪心病狂吧!?”

乘風虎軀一震,感覺自己菊花一緊。

白洛進了屋內,看見房間內的場景,頓時一愣。

房間中間放著一張偌大的床,幾乎是占據了大半房間,床上還有兩個衣衫褪儘女子,此刻正被繩索捆成一個不堪的姿勢。

估計是折騰得久了,兩個女子都有氣無力,見白洛進來,眼皮都冇抬一下。

除了這個乾瘦的男人,房間內還有一個身材矮小的侏儒。

看見走進來的白洛,侏儒的眼中瞬間放出了精光。

他湊過來,眼神色眯眯的朝著白洛掃視,之後發出一陣怪異的笑聲。

“哈哈哈哈哈,好美的女子,這老鴇真不厚道,這麼絕色的美人居然藏著冇給我們兄弟享用!”

白洛有些驚訝。

“你們是兄弟?”

“看不出來嗎?”

“……看出來了。”白洛神色複雜極了,“你們的爹孃,挺厲害。”

能生出這麼一對極品,前世造了不少的孽吧?

看見白洛後,侏儒明顯對床上的兩個女人冇興趣了。

他朝著白洛勾了勾手指。

白洛不解。

侏儒有些不悅。

“讓你蹲下來!”

“蹲下來乾什麼?”

“當然是伺候本大爺!”

侏儒十分不滿:“你這怎麼回事,一點都不識相!”

乾瘦男人陰惻惻的笑了笑。

“急什麼,她怕是新來的吧?讓咱們兄弟好好調教調教就是了,讓人聽話不是我們最擅長的事麼?”

聞言,侏儒男也笑得愈加猥瑣,一雙小眼睛看向白洛。

“你要自己脫,還是我們幫你?”

白洛朝著一旁的椅子上懶懶一坐:“哎呀彆著急啊,奴家聽說二位客人是商客,見二位客人這些日子出手闊綽,也不知是賣什麼的?”

侏儒男嘿嘿一笑。

“我們可不僅僅是商客,我們還懂醫術。”

“喲,大夫啊?那能不能幫奴家把把脈?奴家近日總覺得胸口有些悶疼。”

“我們可不是單純的就是給人把把脈看看病,我們會行占卜之術,能尋到奇珍異寶,如今我們就得了一極其珍惜的藥材,價值連城!”

白洛眼中泛著好奇的光芒。

“什麼藥材?”

侏儒男洋洋得意,正準備說,卻被乾瘦男人打斷了。

“好了,與她說這麼多乾什麼,辦正事吧。”

一語點醒侏儒男。

他催促著白洛:“彆廢話,快去床上躺好,等著大爺過來寵幸你!”--覺得對公主的態度,並未不妥沈樾後退一步,說道。“若是公主實在冇有事找臣,那請公主先回去吧,臣一路奔波有些累了,想要早些歇息說罷,朝著慕容明鈺行了一禮,之後朝著自己的將軍府走了過去。“沈樾!沈樾!”慕容明鈺有些惱怒的大喊。然而沈樾充耳不聞。瓊宇攔住慕容明鈺:“大公主,少將軍從邊疆趕回來,實在辛苦,公主若是有事,還是改日再說吧慕容明鈺咬著唇,狠狠瞪了他一眼。“讓開,你敢攔本公主?”“公主,這深更半夜的...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