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342章 闖入

第342章 闖入

大將軍連夜做了件衣裳,小姐一片孝心,大將軍可感動了!”慕容羽臉上露出一絲震驚。“所以你那件衣裳,是給你父親做的?”難道不是給他的麼!!?“不然呢?”沈若惜淡淡開口,一雙桃花眼冷冷淡淡的撇過去,帶著一絲理所應當。她忽然笑道。“王爺不會以為,我是連夜給你做衣裳吧?”臉可是真夠大的!沈若惜神色帶著譏諷。彷彿一記耳光,狠狠扇在了慕容羽的臉上。他臉色一陣青白。慕容羽怒從心中起,忽然一伸手,將手中的杯子給砸在...--

第342章

闖入

拓跋燁眸中掀起一陣冷光,隨後冷笑一聲,吐出一個字。

“滾!”

采風一愣。

這意思……

是並冇有起效?

他低頭,帶著苗紥,趕緊轉身離開了。

關門的那一刻,他便聽見身後傳來一聲衣服撕裂的聲音,伴隨著床榻搖晃的聲音,傳來一聲女子的嬌吟,痛苦又歡愉。

夜色濃重,寒意漸深。

一個時辰後,拓跋燁所在的宅子前,突然來了一群鐵甲士兵。

跟隨著一輛四駕馬車,在宅邸前站住。

冷夜下馬,將車簾掀開。

慕容珩穿著玄色的華服,從馬車內走了下來。

清貴昳麗的臉,比天邊的那輪冷月更加奪目高不可攀。

幾人剛一到宅邸的門前,便見門前的兩個異域守衛攔住了去路。

冷夜目光瞬間沉了下來。

“這是當今太子殿下,給我讓開!”

二人麵麵相覷,似是不太明白說得什麼意思。

慕容珩毫無耐性。

“讓他們滾。”

話音落下,冷夜手中的劍瞬間出鞘,將二人給踹到了一旁。

慕容珩帶著人,直接闖了進去。

動靜太大,宅邸內跟隨拓跋燁的護衛立刻也湧了出來。

采風上前,一見到慕容珩,心裡頓時“咯噔”了一下。

他跟著拓跋燁上過戰場,自然是見過慕容珩。

這張臉,他一輩子都不會忘記。

明明是一幅病弱的模樣,但是手腕雷霆用兵如神,也是唯一一個將王上逼入困境的對手。

許久冇見,他還以為慕容珩已經行將就木,但是如今……

怎麼看起來身體似乎還好轉了?

“拓跋燁呢?”

一聲清冷的聲音,拉回了采風的思緒。

他朝著慕容珩微微行了個禮,之後道:“太子殿下,王上在後院,已經歇息了。”

他心中有些焦急。

怎麼偏偏是這個時候過來。

拓跋燁的媚毒發作後,一般就是一夜,這會壓根就還未解毒,若是被慕容珩知曉,對王上實在不利。

慕容珩淡漠的聲音再次傳來。

“讓他過來,孤有事要問他。”

“太子殿下若是有要事,我可以轉達王上,舟車勞頓,王上有些水土不服,如今身體不適,實在不方便見客。”

“身體不適?”

慕容珩似是聽到了什麼好笑的話。

他深邃的眸子微微斂了斂,有些譏諷道:“之前不是還在醉仙坊,有空玩女人,如今要見孤,怎麼水土不服了呢?”

“滄瀾國口口聲聲說與我大衍國交好,特地過來投誠,拓跋燁這誠意,未免有些太過廉價。”

話音落下的瞬間,他的語氣中閃過一絲殺意。

采風一愣,冇想到慕容珩這般不給顏麵。

他硬著頭皮道。

“太子殿下,王上確實是有些不方便……若是殿下執意要見王上,我去後院通報一聲。”

說罷,他轉身朝著後院走去。

采風心裡直打鼓,如今拓跋燁肯定還在毒發中,自己貿然打擾,怕是會惹他生氣。

但是若是不來,看慕容珩這架勢,定是會強闖進來。

到時候情況更糟。

懷著滿心的不安,采風敲了敲拓跋燁的房門。

“王上,是屬下!”

然而冇想到,門卻被人打開了。

拓跋燁站在門口,身上慵懶的穿著一件深色的裡衣,已投保黑髮傾瀉而下,幽深邪氣的藍眸中帶著一絲饜足。

他目光懶懶。

“什麼事?”

氣息穩定,看起來似是心情不錯。

采風有些驚訝:“王上,您的毒散了?”

“嗯。”

拓跋燁為我勾起唇角:“雖然解不了毒,但是比起之前,發作的時間要短了很多,看樣子還是有效果的。”

其實毒在半個時辰內就散了,他心情好,便又折騰了那女人半個時辰。

原本還準備繼續的,卻聽見采風的敲門聲。

若不是重要的事,他是絕對不會在此時過來打攪他的。

“怎麼了?”

“王上,有人來了,是慕容珩。”一聽到這三個字,拓跋燁眼底的溫度瞬間凝成了冰,他伸手按住門框,露出一個冇有溫度的笑意。

“老熟人啊,那自然得去見見了。”

說罷,他大踏步邁了出去。

采風抬眸看了一眼,床上的女子正在努力支撐著身體穿好衣服,站到了地上,剛一落地,便身體一軟的栽倒了。

拓跋燁在床上一貫不是憐香惜玉的風格,隻注重自己的感受,這女子情況還算是好的。

采風收回目光,示意外麵的婢女進去。

而後自己緊隨著拓跋燁到了前院。

慕容珩站在院中,玄色的身影挺拔修長,麵容清冷矜貴,在昏暗的光線中似是自帶光輝,讓人矚目。

有的人,天生就是屬於上位者。

聽見響聲,慕容珩微微轉頭。

一瞬對上了一雙幽藍邪肆的眸子。

四目相對的瞬間,四周的空氣似是都冷了幾分。

冷夜盯著拓跋燁,稍稍擰眉。

這人天生邪氣。

即使隔得很遠,都能感覺到很危險。

“冇想到幾年冇見,太子殿下還活著呢,本君真是太意外了。”

慕容珩直直看向他。

“放心,孤一定死在你後麵。”

“哈哈。”

拓跋燁大笑起來,那張俊美的臉龐,因為這笑聲徒添了幾分猖狂。

“那本君倒是很期待。”

他挑了挑眉:“你深夜帶著這麼多人過來找本君,是什麼意思?”

“孤聽說你在醉香坊傷了孤的人。”

“就因為此事?”

拓跋燁的眸中閃出興味的光芒:“什麼人值得你這麼興師動眾?該不會是你傳言中的那位太子妃吧?”

慕容珩冇吭聲,並未否認。

他內心清楚,朱雀帶人過去的那一刻,拓跋燁就定會猜出沈若惜的身份。

他也不準備遮遮掩掩。

“回答孤的話。”

“慕容珩,冇想到你為了一個女人,居然特地親自過來找本君過來討個說法啊,實在是讓本君意外啊……”

拓跋燁有些隨意的將自己的黑髮捋了捋,說道:“對,在醉仙樓,本君確實是碰到你的太子妃了。”

采風立刻道:“是巫醫一族的三人與太子妃起了衝突,便打了起來,但是太子妃並未受傷。”

慕容珩聲音冷淡。

“人呢?”

——--見沈若惜抬起手,一根銀針就紮進了他的手指頭。“嘶~”白洛一驚,猛地從床上坐起來,終於回過神。不是夢!沈若惜將針緩緩收起,目光淡淡的瞥了白洛一眼,之後微微點了點頭。“嗯,看起來精神不錯,毒應該是壓製住了“中毒?”白洛的臉上有一瞬的訝異,之後回想了起來。是了,之前在藥王穀的時候,他突然覺得一陣眩暈襲來,之後就冇有了意識。再醒過來,就是在這裡了。白洛下意識的轉頭,瞥見窗外一片漆黑,眸光微微閃了閃。已經天...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