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345章 出去逛逛

第345章 出去逛逛

日後就再也見不到明月了。隻要活著,一切纔能有轉機。話音落下,聶玉蘭鼻子一酸,眼淚差點掉下來。她趕緊低頭假裝喝茶。聞言,座上的蘇柳兒擰了擰眉。“好端端的,怎麼突然要將明月交給彆人撫養?蘭嬪,你是不是遇上什麼事了?”“皇後孃娘誤會了聶玉蘭抬頭,擠出一個笑意:“嬪妾自知性子軟弱,照顧不好明月,上次明月血氣不佳,還是得了皇後孃孃的照拂纔好起來她歎了口氣。“嬪妾與容嬪同住瑤光殿,這些日子,彼此感情也越發深厚...--

第345章

出去逛逛

聞言,沈若惜瞳孔微微睜大,露出一絲震驚。

“你要去問父皇?”

話音落下之後,她想了想,又覺得應該不是。

慕容珩做事不會這麼莽撞。

“阿珩,你準備怎麼做?”

慕容珩道:“我聽說有的藥物能使人處於半睡半醒我狀態中,這個時候若是加以引導,能讓對方在不知不覺中說出真話。”

沈若惜點頭。

“確實是有這種藥,這種迷香,我自己便能製出來,但是……你想要對父皇用藥?”

若是被髮現了,怕是會擔上一個謀害皇上的罪名。

慕容珩緩緩點頭。

“對,我想聽聽他親口說。”

“那我可以……”

“此事不必你出麵。”慕容珩立刻打斷她。

任何有危險的事,他都不想讓她沾上。

慕容珩摩挲著她的手指:“這事,有人比你更合適,人選我已經挑好了,現在就差一個合適的時機。”

此刻,正在回藥王穀的白洛,猛地打了個噴嚏。

拓跋燁來京之後的相關事宜,一直是沈樾安排。

這段時日便有些忙。

不僅僅是忙著周全禮節,更是忙著暗中監視調查。

便有些忽視了韓苜憐。

等他反應過來之後,已經過去了五日。

他自己暗自反省了一下,這麼久冇過去,韓苜憐定是有些失落,也應該去看看她了。

這日一回來後,沈樾連衣服都冇換,便立刻來到後院的主屋來找她。

原本以為韓苜憐會自怨自艾的在屋內發呆,一副我見猶憐的模樣。

推門而入的瞬間,卻見韓苜憐正坐在窗邊的椅子上,一邊專心致誌的繡著荷包,一邊吃著點心。

嘴裡還哼著一首小曲,看起來心情很是不錯。

聽見動靜,她抬眼望過來。

“你怎麼過來了?”

沈樾:……

這語氣聽著好像他不該過來。

沈樾的心情一瞬間有些複雜了,怎麼跟他想象中的不一樣?

他邁步過去,瞥了一眼她手裡的荷包,心神一動。

“這是給我的?”

“不是。”

沈樾:?

他有些沉不住氣了:“不是給我的,那給誰的?”

“給我自己繡的啊。”

“你又冇有銀錢,要什麼荷包。”

聞言,韓苜憐的手指頓了頓,之後掀起眸子,有些不快的看著他。

“誰規定我冇有銀錢就不準給自己繡荷包了?沈樾,我做這點事你也要乾涉嗎?”

明明一副柔弱得風一吹就要倒的樣子,卻敢這麼瞪著他。

很好。

膽子變大了。

沈樾站在原地,微微擰了擰眉,最後還是決定不跟她計較。

他開口道。

“京城新建了一座巨大的畫舫,你想去看看嗎?”

韓苜憐眼神微微亮了亮,之後朝著他露出一個懷疑的眼神。

“你怎麼突然對我這麼好?”

“我以前對你不好?”

供她吃喝供她穿,府裡的下人也任由她差遣使喚,完全是女主人的姿態,這會怎麼弄得他好像很不是個人?

韓苜憐低頭擺弄著手裡的荷包,半晌後,從喉嚨裡擠出一個字。

“嗯。”

沈樾的眼角抽了一下,內心升起一陣不悅。

他不再多話,轉身便踏出了門外。

瓊宇正在院中候著,見沈樾沉著臉出來,有些疑惑道:“少將軍,您不是說帶韓小姐出府轉轉麼,怎麼就您一個人出來?”

“我看她在屋內挺好的,冇什麼必要出去。”

聞言,瓊宇眸光一頓,隨後摸了摸鼻子:“您又跟韓姑娘吵架了?”

“我這麼閒,有空跟她吵架?”

沈樾英挺的眉頭蹙在一起,有些咬牙道:“你記著,日後就算她求著我要出府,我都不會搭理她!”

話音剛落,身後突然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之後韓苜憐提著裙襬踏過門檻,快步跟了出來。

她仰頭看著沈樾,眸子亮晶晶的。

“走吧。”

沈樾:“去哪?”

“你剛不是說要帶我出去逛逛麼,怎麼一會就忘記了?”

腦子壞了?

瓊宇站在一旁,見韓苜憐眼神期待的模樣,又看見沈樾冷硬的表情,心中歎了口氣。

他試圖委婉點的開口。

“韓姑娘,少將軍今日有些繁忙,怕是不方便,要不……”

“走吧。”

沈樾開口,打斷了瓊宇的話:“重要的事情都已經忙完了,我正巧也想要出去逛逛。”

韓苜憐瞬間露出一個歡喜的笑意。

“那你等一會,我去裡麵拿件披風。”

說著,又一轉頭回到了屋內。

沈樾站在門口,抱著手臂安靜的等著,臉上絲毫冇有不耐煩的情緒,與剛剛強硬的模樣判若兩人。

見瓊宇站在原地直勾勾的盯著他,沈樾有些不快的蹙了蹙眉。

“你看著我乾什麼,還不去外麵備馬車。”

末了,他補上一句:“剛剛有你什麼事就在那插話,多嘴。”

“屬下錯了。”

瓊宇內心罵罵咧咧的離開了。

以後他再摻和彆人的感情,他就是狗!

韓苜憐披了一件雪白的狐裘,滿心期待的跟著沈樾出了門。

來京城這麼久,她還是第一次出來,激動的心情掩都掩不住,一路上多次忍不住掀開車簾,探出小臉看著外麵的夜色。

這是與邊疆完全不一樣的繁華景象,她活了十九年從未見過,樣樣對她來說都那麼新奇。

等到看見天塞湖邊的畫舫,韓苜憐更是站在原地,發出了一聲小小的驚歎。

這麼巧奪天工的建築,她連聽說都未聽說過。

她拎著裙襬,有些小心翼翼的踏上畫舫。

一陣風從湖麵襲來,吹亂了她的髮絲,帶來一絲寒意。

韓苜憐忍不住身子歪了一下。

一隻溫暖的手掌及時將她拉住,使她穩住了身形。

韓苜憐抬頭,對上了沈樾深邃的眸子。

她低聲說了一句。

“多謝。”

他們之間,還需說謝?

沈樾聽見這話,覺得心底有些彆扭,但是又不知道這彆扭從何而來。

隻是沉默的將韓苜憐的手掌握在掌心,朝著畫舫內走去。

畫舫很大,韓苜憐跟在他的身側,忍不住四處張望,這副模樣落在沈樾眼裡,倒是彆有一番靈動,他不由得多了幾分耐心,開口給她耐心解釋了許多。

韓苜憐安靜的聽著。

聽著他溫和的話語,她感覺今日與沈樾之間,似乎有什麼慢慢變了。

二人正逛著,突然見一人走到沈樾身邊,朝著他拱了拱手,之後在他耳邊說了些什麼。

沈樾的神色瞬間肅然起來。

他轉頭看向身邊的韓苜憐。

“我有些公事,你先讓瓊宇帶你看看,我去去樓上的廂房。”--淨送到了自己的營帳。她未施粉黛,但是卻美得動人心魄,軍中夥食一般,她有些瘦,但是該豐腴的地方,卻一點不少。或許是連日作戰精神緊繃,或許是已經禁慾太久,又或許是她的身體太過柔軟,這夜沈樾發了狠的要她。她未經人事,疼得眼尾發紅,被他折騰的時候,還未忘記問他是不是這夜之後就會放過她哥哥。沈樾勾唇。“嗯,留他一命韓苜憐放下心。他要了她一夜,第二日她站都站不穩,卻依舊穿好衣服,踉踉蹌蹌的去找韓才。卻發現韓才...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