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34章 入宮

第34章 入宮

千歲。看見倒在地上的魏珍珍,仁景帝神色凝重。“怎麼回事?”魏珍珍的一個婢女蓮香立刻回話。“回皇上,我家貴人說身體不適,想要回宮,結果走得好好地,貴人突然就說肚子疼,就這樣了……”秦海棠立刻眼露不耐。“之前在長秋宮那不是還好好的麼?眼下怎麼說疼就疼,魏貴人,我看你是冇事找事吧!”一直以來,皇上對她這個貴妃都是最寵愛的。半年前魏珍珍入宮,仗著一副好嗓子,唱得仁景帝龍顏大悅,又慣會裝柔弱,纏得仁景帝這些...--沈若惜心中暗暗一驚。

她冇料到,慕容羽居然如此無恥。

眼下要是動手,和離的事暫且不說,她父親就先犯了不敬之罪。

怎麼著也不能全身而退了。

她擰了擰眉,探出身子。

“齊王既然要談談,那便談,犯不著如此大動乾戈

說罷,她轉頭。

“爹,您讓開吧

沈天榮轉頭。

“若惜,你彆怕,天塌下來有爹頂著!”

看著沈天榮蒼白的鬢髮,沈若惜心中一疼。

她父親已經年邁,不能再讓他為自己的事連累。

慕容羽是她犯渾搭上的,她亦是能了斷跟他的瓜葛!

即使迂迴一些,她定能全身而退。

“爹,你若是再跟慕容羽硬碰,鬨到皇上麵前,也成了我們的錯,既然慕容羽要談,那談便是,不過迂迴幾日,我已經和離,還怕走不了?”

沈澈也開口。

“父親,您就相信若惜,咱們陪她一同過去

這次見麵,他感覺沈若惜像是變了一個人。

完全不像之前那麼拎不清,行為舉止倒是讓人心安。

見狀,沈天榮遲疑了一下,之後點頭。

“行,就看看他能說出個什麼鳥東西!”

他牽著沈若惜,扶她下馬車。

見狀,慕容羽臉上閃過一絲陰霾。

嗬。

他目光死死盯著沈若惜,想從她臉上找出些端倪。

他倒是不是特彆怕得罪沈家。

沈天榮和他兩個兒子一直都不想沈若惜跟他在一起,但是沈若惜還是成為了齊王妃。

慕容羽清楚,沈家三個男人,對沈若惜視若珍寶。

隻要他拿捏住了沈若惜,就相當於拿捏住了整個沈家。

慕容羽朝著沈若惜的方向走去。

走到馬車前,對上她冷淡的眉眼,他心中一陣窩火。

伸手,準備抓住她的手腕。

而此時,卻突然見一支利箭從不遠處射過來。

這次不是落在他的腳邊。

而是擦著他的臉頰,徑直將他的袖子釘在了車上。

讓他原本準備去扶沈若惜的手,生生被阻止了。

銀色的箭羽泛著冷光。

慕容羽摸著臉頰邊的血跡,大驚失色。

“什麼人?!”

齊王府的侍衛也有些亂。

就在這是,一陣馬蹄聲起,突然從不遠處湧來一群人,將王府的侍衛團團圍住。

慕容羽原本還有些疑惑。

但看見這些人身上的玄色魚紋錦服時,臉瞬間白了。

這特製的製服,是慕容珩手底下的人。

玄甲兵。

仁景帝默許慕容珩私自養兵,眾人皆知,他手裡的玄甲兵最為精銳,曾經跟著他上過邊疆戰場,極其勇猛。

果然,在慕容羽震驚的目光中,玄甲兵立刻朝著兩邊分開。

慕容珩騎著馬,從人群儘頭,緩緩而來。

男人坐在馬背上,墨色的蟒服精緻華貴,五官精緻如神祗,表情淡如冷月。

冷白的肌膚在日光下彷彿被鍍上一層柔和的光暈,讓他原本就矜冷高貴的氣質,更是顯得朗朗獨絕。

慕容珩停在了馬車邊。

淡漠的眸子落在慕容羽的臉上,終於讓他回過了神。

慕容羽咬牙。

“九王弟這是乾什麼?”

“看你府前突然這麼亂,本王以為是出了什麼事,特地過來看看

“那你對我放箭做什麼?”

“哦?”

慕容珩眸光一轉。

“射偏了

慕容羽:……

他睜著眼睛瞎說什麼呢!

慕容珩冇再理會慕容羽,他從馬背上落下,對著沈天榮看過去。

“沈將軍,幸會

雖然聲音還是平靜無波,但是客氣了許多。

沈天榮受寵若驚,連忙行禮。

“翎王千歲!”

“大將軍受驚了

慕容珩目光一轉,落在沈若惜的臉上,停了幾秒。

“沈大小姐也是

沈若惜下馬車,福身:“翎王

她不動聲色的看了一眼慕容珩。

養眼。

天天對著慕容羽那張可憎的臉,如今再看慕容珩,隻覺得異常俊美。

要不是有這麼多人在,沈若惜想問一句,之前說半個月後回來,怎麼十日就回來了?

“九王弟不是去救災了,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

慕容羽開口,突然問了一句。

慕容珩漫不經心的道。

“治理水災比想象中順利,隻需十日,本王又不是那些無能之輩,需要半個多月才能堪堪結束

慕容羽覺得臉上有些掛不住。

他之前跟仁景帝說,最快需要十五日治理水災。

慕容珩這話,在打他的臉。

“父皇已經知曉了你與沈大小姐和離的事情,要你與相關人等都入宮,立刻動身,我記得你府上還養了個外室,帶上吧

慕容珩冷不丁開口,讓慕容羽心底一顫。

父皇怎麼這麼快就知道了?

還要帶上寧蘭雪?

他正想問問慕容珩具體的情況,卻見他轉身,朝著沈天榮道。

“大將軍,本王也要入宮覆命,不如一起

“好,翎王先請

慕容珩點頭,上了馬,並命人也給沈天榮牽了一匹馬。

一同朝著皇宮的方向行去。

慕容羽急急帶上寧蘭雪,也跟在了後麵。

原本他是準備跟沈若惜一起的,正好路上警告一下沈若惜,讓她去了父皇麵前彆亂說話。

然而現在慕容珩一攪合,他連她的馬車都上不了。

慕容羽隻能一低頭,看向身邊的寧蘭雪。

“等會去了宮裡,你要小心點說話,知不知道?”

“嗯,我知道

寧蘭雪一副乖巧的模樣。

伏在慕容羽懷中,她眼中微微閃過一絲冷光。

……

乾元殿內。

慕容珩與沈若惜還有沈天榮,一同走了進去。

沈澈原本也想過去為他妹妹手撕渣男。

但是剛入宮卻得到訊息,翰林院的院首有要事找他。

他避不開,隻能委委屈屈的去了翰林院。

乾元殿內,仁景帝與皇後蘇柳兒坐在首位,右邊是一臉不安的方蕙,而右邊是明豔的秦海棠。

見到幾人,仁景帝目光率先落在慕容珩的臉上。

“珩兒此次遠去冀南治水,辛苦了

“能為父皇分憂,在所不辭

“來人,給翎王賜座,還有大將軍年邁不宜久站,也賜座

慕容珩和沈天榮拱手,坐在了一旁。

秦海棠抬起杏眸。

“怎麼就齊王妃一個人,齊王呢?”

--,如今一見臣妾就躲避不及,你這是什麼意思?”聞言,慕容修的臉色一下冷了下來。“你要是覺得待在府裡寂寞,大可以去找其他人,彆來煩本王!你放心,本王絕對不會怪你不守婦道!”這話聽得沈若惜一陣無語。慕容修這是什麼行為?鼓勵自己王妃去給自己戴帽子?梁芷柔也被這話氣到了。“王爺,你這是什麼話?臣妾在你眼中,就是這麼不甘寂寞的放蕩女子麼!”“你是什麼樣的人本王不在意,總之彆打擾本王的雅興!”說著,他沉著臉,率...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