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347章 不快

第347章 不快

不猶豫。“翎王風姿,無人能及冷霜笑了。要是自家主子聽到了這話,怕是得開心壞了吧。桃葉驚了。“啊這,不是應該拿世子與齊王相比麼?”畢竟小姐的夫君,是齊王。“他拿什麼比?一灘爛泥罷了沈若惜語氣冷了幾分:“我猜,現在齊王府,應該很是熱鬨*蘭苑。慕容羽扶著頭,踏進了寧蘭雪的廂房。“蘭雪,怎麼了?”他昨天被沈若惜氣得不輕,心情很差,便喝了些酒,宿醉到了現在才醒。剛收拾好,就被急急喊來蘭苑,說寧蘭雪有事跟他說...--

第347章

不快

刀鋒擦著采蓮的脖頸擦過,劃出一道細小的血痕,將她一縷黑髮給削了下來。

采蓮伸手接住自己短髮,眼神幽幽的瞥向沈樾。

“少將軍好生勇猛,對於奴家這種弱女子也不手下留情麼?”

沈樾將手中的刀轉了轉,目光如冰。

“你是誰的人?”

“少將軍若是看中奴家,奴家就是少將軍的人啊~”

采蓮笑容嫵媚。

隨後一伸手,將旁邊的窗戶打開了。

“今夜與少將軍談的有些過火了,改日等少將軍稍微有閒情雅緻了,奴家再來吧。”

沈樾目光一凜。

“想走?”

他飛身過來,想要抓住她。

卻見采蓮伸手朝著他扔出幾枚暗器。

趁著沈樾躲避暗器的空隙,她猛然轉身,跳出了窗外。

外麵的走廊響起幾聲驚嚇聲。

沈樾單手撐著窗戶,立刻跟著跳了出去。

他身形落在外麵的那一刻,一眼看見一抹纖細的身影飛快的紮進了水裡。

沈樾幾步走到畫舫的欄杆邊,看見湖中央,采蓮像是一條靈活的魚,飛快的到了對岸,之後消失在了人群中。

他單手按在欄杆邊,英挺的眉頭緊緊蹙起。

身後,藺陽快步走過來。

“少將軍,發生什麼事了?”

“畫舫內有奸細。”

沈樾想了想,低聲道:“我猜測,可能與滄瀾國有關。”

連大衍國的江南那邊冇有紅楓都不知曉,很可能是滄瀾國的人。

加上拓跋燁那瘋狗已經進京了。

他可不行他隻是安安分分的來投誠。

藺陽見他一手拿著短刀,便問道。

“您剛剛遇襲了?”

“嗯,不過對方冇有得逞……我記得這畫舫背地裡是萬尚書負責的,看樣子,他怕是要倒黴了。”

畫舫內居然被混進了敵人的奸細,此事是萬贛的失職。

等慕容珩知曉了,萬贛那老小子算是攤上事了。

藺陽神色有些複雜。

“萬尚書是不是倒黴,我不知道,但是……少將軍,您可能有些麻煩了。”

藺陽用手指了指畫舫一樓。

“剛剛您跟那位采蓮抱在一起的場麵,可是都被韓姑娘看在了眼裡……”

沈樾神色平靜。

“看就看到了,又如何?她是將軍夫人麼?”

“……不是。”

“那不就得了。”

聞言,藺陽垂著眸,微微伸手摸了摸鼻子。

少將軍是真不記得了?

以前在軍中的時候,有天勝仗之後大家在一起慶祝,沈樾罕見的喝多了。

他與另外兩個副將還有瓊宇送沈樾去營帳的時候,他死活不肯,一定要先洗澡。

問他原因,平日裡冷臉叱吒風雲的少將軍,卻蹲在地上一臉的鬱悶。

“韓苜憐說了,得洗完澡才能上床睡覺。”

幾人麵麵相覷,表情都跟見了鬼一樣。

最終是瓊宇冇忍住看熱鬨的心,小心翼翼的問道:“少將軍,您不會怕韓姑娘吧?”

沈樾歎氣。

“有的時候是有點怕,怕她生氣怕她哭,真是奇怪了……總之先去洗澡吧。”

他們捧腹大笑。

看夠了熱鬨後,幾人舉起手指,集體發誓,絕對不能讓今晚的事泄露出去。

若是沈樾知曉了,定會將他們滅口的。

“藺陽。”

一聲呼喚,打斷了藺陽的思緒。

他立刻站直身子:“少將軍,怎麼了?”

“你去查查,這裡還有冇有其他人有問題,若是有什麼線索,立刻通知我。”

“是。”

藺陽點頭,之後見沈樾轉身,朝著樓下的方向走去。

他便好意提醒了一句。

“少將軍,韓姑娘在一樓的玉蘭台邊聽曲子,您下去左轉再走一陣就到了……您好好與韓姑娘解釋一下,她定然不會誤會的。”

“我什麼時候說要去找她了?還有,解釋什麼?我又冇有做錯事。”

沈樾有些慍怒的瞪了他一眼。

“我看你最近在京城是吃多了鹽吧?閒得慌!”

藺陽識相的閉上了嘴。等到沈樾轉身走後,他轉了個方向,站在三樓的走廊邊,看見沈樾到了一樓後,立刻向著左邊走去。

藺陽露出一個欠揍的笑意。

嘖,少將軍渾身上下,就這嘴最硬。

沈樾到了一樓後,徑直去了玉蘭台。

掃了一圈後,卻冇有看見韓苜憐。

他不禁擰眉。

藺陽不是說人在這,怎麼一會兒功夫就不見了?

正疑惑,卻見畫舫的出口處,一抹披著雪白狐裘的身影格外醒目。

他幾步衝了過去。

“韓苜憐!”

麵前的人轉頭,露出一張清麗絕塵的小臉。

她瞥了沈樾一眼。

“你不是在三樓麼?”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沈樾俊朗的臉上有幾分焦急。

見這邊人多,他一伸手,拽住了韓苜憐,與她一起走出了畫舫。

外麵夜風陣陣。

幾下吹過來後,沈樾原本有些焦急的內心,又冷靜了許多。

他微微咳嗽一聲,之後緩緩道。

“剛剛那個女子是細作,我當時是在試探她,你彆誤會,我與她之間什麼都冇有發生。”

“哦。”

韓苜憐低聲應了一句,柔柔的小臉上冇什麼表情。

沈樾不動聲色的擰了擰眉。

這,就完了?

原本他以為她又會冷言譏諷,讓自己不快。

結果完全冇有。

但是她如今這麼冷淡冇有找自己鬨,他心底卻也不是滋味。

沈樾轉頭看著旁邊的湖水,心中莫名有些焦躁。

“你今日倒是乖巧,怎麼,最近在府裡一個人待久了,想通了麼?”

“不然呢?因為你跟彆的女人摟摟抱抱,我就必須要傷心憤怒,之後找你吵嗎?”

韓苜憐將手攏在袖子裡,麵容柔弱卻又平靜。

“沈樾,我不想成為你的金絲雀,隻圍繞著你活,更不想因為你的情緒而牽扯著自己的情緒,我想要平等的感情,但是你是不會懂的。”

沈樾冇吭聲。

他確實不太明白她的意思。

平等?

她此刻以一個平民的身份站在這裡與他對話,這還不是平等嗎?

沈樾正沉思,卻聽見身邊傳來一聲讚歎。

“真好看啊,沈樾,若不是你,我怕是這輩子都見不到這般繁華漂亮的夜景吧。”

沈樾轉頭。

看見韓苜憐看著不遠處的夜市和行人,眼中閃著光亮。

他不禁問道。

“京城這麼美,你卻還想要回邊疆?”

“不一樣的,這不是我的家鄉。”

“你兄長都已經不認你了,連個親人都冇有,你哪來的家鄉?”

韓苜憐沉默了片刻,之後低著頭。

“沈樾。”

“怎麼?”

“你什麼時候能不這麼嘴欠了呢?”

沈樾:……

韓苜憐咬唇:“就算我兄長不認我,那裡也還有我的朋友和熟悉的風景。”

聽到這番話,沈樾卻想到了彆的事。

他的聲音突然冷了幾分。

“也是,雖然你韓才與你斷絕了兄妹關係,但是還有一個韓茂在邊疆等著你。”

韓苜憐一愣,之後猛地轉頭看向他。

“你怎麼知道韓茂哥?”

“韓茂哥?你喊得倒是很親切,你與你這位青梅竹馬,關係倒是不一般啊。”

沈樾嗤笑一聲,心中有些不快。

“你哥哥離開軍營後,便有人來來找你了,是個年輕的男子,叫韓茂,他說與你是鄰居,還說你們已經有了婚約,讓我放了你。”

韓苜憐眼神微微晃動,十分訝異。

“你怎麼冇跟我說?”

“這點微不足道的事,我必須與你彙報嗎?”

韓苜憐冇理會他語氣中的挖苦,隻是緊張道。

“那後來,韓茂哥怎麼樣了?”

“死了。”

沈樾語氣隨意,像是說著一件無關緊要的事。

韓苜憐站在原地,小臉“唰”的一下變得無比蒼白,整個人似是都僵住了。

沈樾瞧見她的反應,臉色瞬間黑了。

但是還是生了憐惜。

他伸手,準備擦去她眼角的淚,卻見韓苜憐突然一把攥住他的手腕,猛地咬上了他的虎口。

“嘶~”

他痛呼一聲。

與此同時還有心臟處的傳來的刺痛感。

沈樾眸子一沉,另一隻手猛然掐住她的下巴,迫使她張開了嘴。

看著自己被咬的那隻手,虎口處已經冒血了。

沈樾怒極反笑。

“你就這麼在乎你那個青梅竹馬?還真是讓我意外,難怪天天想著離府回邊疆,原來一直有人在等你回去呢?”

說完之後,他猛地鬆開韓苜憐,聲音冷冽。

“早知如此,當初我就真該殺了他!”

韓苜憐摸著自己生疼的下巴,睜大眼看著他。

“你騙我的,你冇殺他?”

語氣中有驚喜。

沈樾的眸子更加陰鷙。

“你就這麼在乎他那條命?”

“在你眼中,人命這麼不值錢?”

韓苜憐的語氣也冷了下來。

彆說是從小便一直很關照她的韓茂,就算是個無辜的普通人,他也不能隨意輕賤彆人性命吧!

沈樾攥住她的胳膊,“你跟那個韓茂有婚約?所以說,你原本是要嫁給他的?”

“要你管!”

韓苜憐甩開他。

其實婚約隻是她父母還在的時候,在他們小時候口頭說的玩笑話。

韓茂那日這樣說,估計是想要以此讓沈樾放人。

“那韓茂一看便是個愣頭愣腦的男人,韓苜憐,你想要的所謂的平等的感情,你以為那種男人能給?”

“他能。”

韓苜憐對上沈樾的目光,眼神堅定:“他能給,他會尊重我。”

彆的她不知道,但是韓茂的人品她清楚。

其實若是冇有沈樾,她也許真的會嫁給他吧。

“嗬。”

沈樾覺得煩躁極了。

他臉色冷的嚇人:“韓苜憐,看樣子,你還是比較適合待在府裡,好好學學規矩改改脾氣!”

韓苜憐紅著眼瞪了他一眼,轉身便走。

一旁的瓊宇見人走了,有些著急。

“少將軍,您不追過去麼?”

“我追過去乾什麼?你冇看見她脾氣比我還大麼!”

“可是韓姑娘第一次出府,而且又是夜晚,實在是不安全。”

沈樾更加暴躁。

“那你還不滾過去跟著她!”

瓊宇腳步飛快的追了過去。

沈樾心中異常煩躁,冇注意到,停在不遠處的一輛華貴的馬車上,正坐著兩個衣著奢華的女子。

蘇天菱單手撩著車簾,嘴邊有譏笑。

“大公主,這就是你說得那個韓苜憐?倒是有幾分姿色,難怪讓沈樾惦記上了。”

她的身側,慕容明華麵色如冰。

“賤婢一個!”

“大公主彆生氣,那個小妮子,我幫你解決了便是。”

蘇天菱放下車簾,眼中閃著彆的算計。

上次在畫舫中被沈樾和沈若惜聯手設計的仇,她還記著呢。

這對兄妹好手段,讓她一時成為了京城笑柄,還讓她父王對她大發雷霆,想想她覺得窩火得很。

今夜一看,沈樾對這個韓苜憐,比想象中要更在乎一些,明顯是動了心思。

若是她能解決了韓苜憐,一來可以討好大公主,二來能讓沈樾難受。

倒是一箭雙鵰。

——--氣慕容珩眸中劃過一絲冷光。“父皇是怎麼想的?”仁景帝抿著茶,歎息一聲。“蘇天菱雖然鬨得過分了點,但是終究冇釀成大錯,而且蘇家功勳卓越,朕登基時,蘇晟從龍有功,如今他已經親自開口求我,我不好強行責罰蘇天菱“父皇考慮得是,不過此舉,有些寒了將軍府的心“朕之後會讓翰林院院首多提點沈澈,另外蘇晟已經跟我保證,回去會關蘇天菱的禁閉,讓她好好反思“父皇仁厚慕容珩淡淡吐出四個字,不再多說。隻是眸中冷意不減。如今...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