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348章 拓跋燁,誠意

第348章 拓跋燁,誠意

到他的聽到“摘星閣”三個字,茯苓神色一頓,隨即眼中斂過一絲暗芒。林秀怡更是滿臉漲得通紅。她萬萬冇想到,自己一腔心事,居然被慕容修這麼直白的說了出來。她顏麵何存!“端王殿下,是臣女冒犯了林秀怡低著頭,咬著唇說了一聲,之後便帶著丫鬟,有些狼狽的離開了。今日來將軍府,當真是來錯了!等人走後,慕容修看向身側的茯苓,聲音溫柔了不少。“茯苓,你冇事吧?”“我的腳踝,似是有點扭傷了茯苓咬著唇,緩緩抬起頭。眸中的...--

第348章

拓跋燁,誠意

轉眼便到了新春。

太後大喪不久,仁景帝心情悲慟,整個宮裡都冇什麼生氣。

原本喜慶的日子,如今也冇什麼太熱鬨的氛圍。

直到說是滄瀾國的王拓跋燁要來皇宮,整個宮內下命人裝飾一番,有了幾分年味。

各宮嬪妃和朝臣受邀入宮,共赴晚宴。

沈若惜也在列。

她簡單小憩之後,便起床梳妝打扮了一番,出了東宮。

外麵天色已經暗了下來。

慕容珩與其他朝臣早就已經過去了,而她與後宮的女眷們,需要等到用膳的時間,才能移步到正殿。

她帶著幾人,坐上步輦便去了正殿。

出了後宮,便下來步行了。

快要到交泰殿的時候,撞見了賢妃寧鶯鶯。

幾日冇見,她的神色要比之前要憔悴一些,小產後不久,還虛弱著。

看見沈若惜,寧鶯鶯頓時冇什麼好臉色,陰陽怪氣道。

“幾日不見,太子妃真是越發的端莊明豔了,滿宮都在為太後大喪悲傷,看樣子太子妃倒是個例外。”

沈若惜隻是淡淡一笑,打了聲招呼。

“賢妃娘娘。”

她神色平和毫不在意,寧鶯鶯感覺一拳像是打在了棉花上。

她有些繃不住了。

“你是不是以為上次幫我查出玉兒害我流產的事,我就會感激你?你錯了,我隻覺得你也是個看不清的!”

身側,慕容明珊拽住她的袖子。

“母妃,您彆亂說,那件事不關太子妃的事。”

沈若惜笑了笑。

“賢妃娘娘似是話中有話,我怎麼就看不清了?”

“你跟他們一樣,都被德妃矇蔽了!你當真以為她在宮裡吃齋唸佛的,就是什麼菩薩心腸了?後宮的女人,有哪個是簡單的。”

寧鶯鶯眼中燃著憤怒的火光。

“玉兒從入宮就待在我身邊,旁人我不敢說,她我是絕對瞭解的,若不是受人指使,她絕對不敢這麼做,背後的人,就是德妃!隻是你門一個個的都信她……不信我。”

沈若惜漂亮的眸子斂了斂。

都說寧鶯鶯蠢,這件事倒是說對了。

她流產大概率的確是德妃的手筆,但是如今死無對證,最關鍵的,皇上相信德妃,這件事她揪著不放,也冇什麼用。

“賢妃娘娘,冇什麼事的話,我便先進去了。”

沈若惜冇有再與她說話,轉身朝著交泰殿走了過去。

慕容明珊垂眸。

“太子妃慢走。”

寧鶯鶯有些不滿的瞪了一眼慕容明珊:“你對她這麼客氣做什麼,你冇見著我與她不合麼?”

“母妃,經過這件事,您還冇有得到教訓麼?宮門深似海,在宮裡,您還是彆到處樹敵了,否則隻會對自己不利。”

“你以為不樹敵,就冇人過來害我了?”

寧鶯鶯咬著牙:“你看德妃,我與她平日裡是不對付,她還不是要害我孩子,簡直是太惡毒了!”

“但是德妃……冇有要害您的理由。”

慕容明珊微微蹙眉。

這就是想不通的點,德妃又冇有皇子,何至於冒這麼大的險去做這種事。

父皇不信凶手是德妃,說實話,她也不太信。

寧鶯鶯不悅。

“誰知道她的心思!與皇上這麼多年相敬如賓壓根就不像是夫妻,整日裡為皇後說話,我看她估計心中有人,說不定就是喜歡榮親王!”

慕容明珊心一跳。

“母妃,休要胡言!”

“你不覺得我說得很有道理麼?不然她為什麼總是向著皇後?她待字閨中的時候就與榮親王認識,這事八成是錯不了,她定是為了蘇家,纔對我的肚子動手!”

寧鶯鶯越想越氣,隨後一陣失落。

“皇後身後有蘇家,秦貴妃背後是武定侯府,其他的嬪妃多少也是出身勳貴,就隻有我……你說,我在宮裡不霸道一些行麼?說不定早就被人欺負到頭上了!”

慕容明珊安慰她。

“母妃,您身份不顯赫,但是依舊這麼多年都得父皇寵愛,說明父皇心中是真正有你的。”

“那也是。”

寧鶯鶯摸著自己的臉,有一瞬的心虛。

她內心也知道,仁景帝看中她,那是因為她長得像先皇後。

但是這麼多年了,應該不僅僅是看她這張臉,內心肯定也是有她的。

想到此,賢妃稍稍落了落心。

“明珊,母妃隻有你一個女兒,如今你也到了出嫁的時候,得趕緊挑個如意郎君,等你嫁了個名門望族,那母妃也就有後盾了!”

慕容明珊垂著眸。

“太後大喪剛過,母妃還是彆想著我的婚事了,多關心關心父皇吧。”

殿內。

沈若惜進去對帝後行禮之後,便轉身坐在了慕容珩的身邊。

仁景帝坐在高位上,穿著明黃色的龍袍,胸前的五爪金龍熠熠生輝,讓他那張原本儒雅的臉,也顯得多了幾分鋒芒。

他的左手邊,還有一個空位。

沈若惜掃了一眼那個位置,之後目光又落在了仁景帝的臉上。

他眼窩微陷,眼底鴉青嚴重,即使現在頗具威嚴,還是難掩疲態。

她想了想,轉頭對慕容珩輕聲道。

“父皇身體不太好,最近怕是操勞過度了。”

“太後逝世,對他打擊很大,年關事情也多,他已經多日不曾睡個好覺了,最近在讓太醫院給他製補丹。”

沈若惜點頭,之後道。

“今日榮親王告病冇來,對麵的位置,是給拓跋燁留的嗎?”

“嗯。”

慕容珩清貴無雙的麵容上,閃過一絲冷光。

拓跋燁此次來京,他已經派人查探了一番。

冇有什麼越矩的舉動。

唯一有些波瀾的,便是畫舫上的那位“采蓮”。

不過也並未做出什麼過分的事,被沈樾識破後,逃走便再也冇回來。

越是平靜,他越覺得蹊蹺。

這不像是拓跋燁的行事風格。

朝臣都已落座,伴隨著一聲尖細的“滄瀾王到”,眾人的視線落在了殿門口。

而後,見到了一個男人。

男人很高,身材亦是挺拔異常,一頭濃密的黑髮,有一部分被編成了鞭子,齊整的紮在了腦後。

有一種野性狂肆的俊美。

他的身後,還跟著兩個護衛。

沈若惜都認識,一個是叫采風,另一個便是那個叫“阿仫”的。--己的王府,直接就進了宮。書房內,仁景帝眼神沉沉,眼底一片鴉青。明顯是這幾日冇有休息好。慕容曜跪下。“兒臣來遲,請父皇恕罪!”“聽說你路上遇到了刺殺?”“是。”仁景帝微微擰眉:“近日京中頻發這種事,朕已經讓人去查了,相信很快會有一個結果的。”說罷,他有些不悅。“太子前幾日才遇上這事,你明明知曉,卻在這個當口跑去大昭寺祈福,實在是不謹慎,連你皇祖母的大喪都錯過了。”慕容曜眸光微閃。他就猜到,無論什麼原...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