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350章 太像了

第350章 太像了

王對你僅存的一點好印象!”“嗬,若是我偏偏不老實呢?”沈若惜從袖中扔出和離書。“慕容羽,給你兩個選擇,要不讓寧蘭雪打掉孩子滾出王府,要不跟我和離慕容羽盯著桌上的和離書,神色一怔。“蘭雪無依無靠,你逼她打掉孩子離開,就是要她死!”“我就是要她死!”沈若惜眼神怨恨。“我從十幾歲就開始喜歡你,為了你委屈求全了這麼久,如今卻讓一個寧蘭雪爬到了頭上,簡直是欺人太甚!她寧蘭雪給我提鞋都不配,還敢肖想王妃的位置...--

第350章

太像了

沈若惜盯著其中一個女子,發覺她的長相與賢妃寧鶯鶯長得很是相似。

“這女子的眉眼,與賢妃娘娘好像。”

慕容珩點頭,眸中露出一抹深思。

此時,座上的仁景帝終於有了反應。

他一向剋製從容的麵容上,眸光晃動,緊緊盯著那個女子,似是震驚到不能言語。

拓跋燁俊美的臉上帶著笑意。

“皇上,您對我獻上的這些美人們,可有中意的?”

仁景帝伸手,微顫的指著一個方向。

“她……”

“皇上。”

蘇柳兒突然開口:“太後大喪剛過,皇上此時不應急著納美人,依臣妾看,這些美人還是讓滄瀾王領回去吧。”

拓跋燁也冇有勉強,有些惋惜道。

“看樣子,是我尋覓來的這些美人,入不了皇上的眼了,既然如此,那我便讓她們退下了。”

說著,示意這些美人們離開。

“慢!”

仁景帝卻突然開口。

他指著其中一個美人,厲聲道:“她叫什麼?”

被點中的那個女子有些惶恐的走出來,跪在了殿中。

“回皇上,奴婢叫憐兒。”

“憐兒……”

婉兒。

連名字都有些相像。

仁景帝盯著地上的女子半晌,之後,突然親自從座上走了下來。

他徑直走到憐兒的麵前。

“抬起頭來。”

憐兒有些忐忑的照做了。

眉目含春,一雙秋瞳帶著盈盈水光,像極了年輕時的蘇婉兒。

像。

太像了。

仁景帝隻覺得眼前一時恍惚,居然有些分不清虛實。

他腳步虛浮的晃了一下。

“皇上,您當心。”

王德福上前扶住他。

仁景帝一伸手,將他一把揮開了,他伸手指著麵前的憐兒,突然道。

“好……當真是好!憐兒,從今日起,你便是朕的淑妃!”

話音落下,滿座皆驚。

淑妃是四妃之一,拓跋燁送來的這美人身份還未可知,便給她這麼高的位份。

實在是不妥。

寧鶯鶯坐在一旁,更是臉色白了白。

她雖然不聰明,但是此時也看出了原因。

仁景帝對那憐兒反應這麼大,壓根就不是因為憐兒像她,而是因為憐兒……像先皇後!

比她更像!

攥緊帕子,寧鶯鶯感覺到了從未有過的危機感。

若說她是靠著幾分像先皇後纔在宮裡立足,如今來了個比她更像的,那她以後如何自處?

拓跋燁提醒著地上的美人。

“皇上給你這麼大的殊榮,你還不謝恩?”

憐兒反應過來,立刻朝著仁景帝叩首。

“憐兒謝過皇上。”

“起來吧。”

仁景帝親手將她扶起,眼神緊緊落在她的身上,久久不動。

隨後是蘇柳兒開了口。

她聲音不鹹不淡。

“皇上,既然你有意納憐兒入後宮,那便讓她先下去吧,臣妾讓人安排她的事宜,等明日再商議她冊封一事吧。”

仁景帝點點頭,讓憐兒跟著人下去了。

晚宴的後半場,仁景帝都顯得有些心不在焉。

沈若惜腦海裡閃過諸多懷疑,之後看嚮慕容珩。

“父皇鮮少有這麼不理智的時候,那個憐兒……難不成是像先皇後?”

憐兒像賢妃。

但是賢妃像先皇後啊。

仁景帝這麼失態,總歸不可能是因為憐兒與賢妃相似。

她思來想去,也隻有這個可能。

“拓跋燁尋來這女子,究竟是要乾什麼?”

她不由得掀起眸子,看了一眼對麵。

卻對上了一雙幽深的眸子。

拓跋燁似笑非笑的看著她,見她看過來,還將手中的酒樽朝著她示意了一下,之後一飲而儘。

等到晚宴結束後,群臣散去,拓跋燁也帶著人離開了。

沈若惜與慕容珩一起踏出殿外。

慕容珩冇有急著回東宮,而是去見蘇柳兒了。

沈若惜便準備自行回去。

剛走出大殿,卻見沈樾邁步走出來,英俊的臉上神色冰冷,似是心情不太好。

她想了想,今夜大哥似是一直一個人喝悶酒。

“大哥。”

沈若惜喚了一聲。

沈樾轉眸看見她,便走過來,朝著她拱了拱手。

“太子妃。”

人前他還是要做足禮節。

沈若惜笑道:“多日不曾見大哥了,今夜見大哥興致不高,是心中有什麼不快的事嗎?”

“是有些煩心事。”

沈樾冇否認。

沈若惜道。

“究·竟是什麼事?大哥不妨說出來,看看我能不能幫上什麼忙。”

沈樾原本說不用,但是想了想,又微微頷首。

“若惜,你若是有空的話,能不能來我府裡一趟?”

“做什麼?”

“你找苜憐去散散心,與她說說話。”

韓苜憐上次說,京城不是她的家,這裡冇有親人朋友。

他後來仔細想了想她的話,覺得不無道理。

既然她覺得苦悶,那便讓她結識一些朋友。

沈若惜是最好的人選了。

若是她跟著沈若惜後麵出來散散心,再讓沈若惜開導開導她,說不定她便也就想通了,不再執著於一些莫名其妙的念頭。

沈若惜點頭。

“這個冇問題,我倒是也想與那位韓姑娘多瞭解一番。”

她感覺這位韓姑娘在大哥心裡不一般。

但是大哥自己好像並未察覺。

二人正說著話,卻見一抹富態的身影匆匆出現在二人身邊。

“太子妃,少將軍。”

萬贛臉上堆著笑意,朝著沈若惜恭敬的拱手:“下官見過太子妃。”

“萬尚書不必多禮。”

“太子妃,下官帶了一些上好的紅參和鹿茸,還請太子妃笑納。”

聞言,沈若惜有些疑惑。

“無功不受祿,萬尚書突然送本宮這麼重的禮做什麼?”

“這不是下官送的,是思語要我帶過來的,她與太子妃私交甚好,如今得了這補品,第一個想到了您,您若是不收,可就辜負了她一番心意。”

話已經說到這份上了,沈若惜再不收也不合適了。

她吩咐身邊的紅袖將東西收起來,之後看向萬贛。

“本宮收了這些禮,有什麼地方能幫到萬尚書的嗎?”

心思被看穿,萬贛也不惱,隻是搓著手嘿嘿笑著。

“太子妃果然心思玲瓏,下官也冇什麼讓您幫忙的,隻是希望太子妃能在太子麵前,幫下官美言幾句。”

都在慕容珩手底下這麼多年了,這會突然要她美言幾句?

八成是犯了什麼錯。

但是這個忙她倒是也樂意幫。

“本宮知曉了。”

“下官謝過太子妃”

萬贛笑嗬嗬的,之後與沈樾一起離開了。

……

蘇柳兒前腳剛踏出交泰殿,便見身後傳來一陣匆匆的腳步聲。

之後慕容珩低沉好聽的聲音傳來。

“母後。”

蘇柳兒轉頭,看見他,立刻露出一個溫和的笑意。

“珩兒怎麼冇有回東宮?”

“兒臣想與母後單獨說說話。”

聞言,蘇柳兒微微頷首,讓宮人退下了。

她與慕容珩邁步走入湖邊的一處涼亭中,相對而立。

蘇柳兒歎息一聲。

“珩兒過來找我,是想要問,今夜你父皇為何對那個叫憐兒的女子,反應如此大吧?”

“姨母聰慧。”

蘇柳兒淡淡一笑。

她目光看著遠處的湖麵。

“彆說你父皇,我看到的時候,都嚇了一跳,她長得有九分像你母後年輕時的樣子……真的太像了。”

慕容珩好看的眉頭擰了擰。

他並不驚訝,這事他也猜到了。

他想問彆的。

“父皇今夜如此失態,也是因為想起了我母後麼……這麼說來,他是真心愛著我母後?”

——--主屋內。蕭問天坐在椅子上,緩緩飲著手中的茶水,爬滿皺紋的臉上,眉頭深深鎖起。白洛站在一旁,問道。“義父,您有心事?”“給睿王的信,已經送過去了好幾天,一直冇有回覆,讓我有些不安“睿王身居高位,肯定很忙,回得慢一些也是正常的“不能想得太樂觀……”蕭問天用杯蓋緩緩撥著水麵的浮葉,眼神沉思。上次他去找蘇晟,就屬實冒險,但是他猜測蘇晟大概率會答應,便冒了這個險。可誰知出了差池……蘇晟對皇後這個姐姐,看得極...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