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351章 詢問往事

第351章 詢問往事

,畢竟……他的身體狀況在那裡擺著。慕容珩將密信遞給他。“去安排一下,讓父皇知道這件事朱雀有些意外的抬起頭。隨後拱手。“是“那個茯苓慕容珩重新開口:“你對她的底細,探得怎麼樣?”“主子放心,茯苓的身份,冇有問題朱雀問道:“主子是懷疑什麼嗎?”慕容珩不語。朱雀做事,一向穩妥,他冇理由不放心。但是今日見過那個茯苓之後,他總是覺得哪裡不對勁。說不上來,隻是一種直覺。半晌,慕容珩沉沉開口。“她身上的那味熏香...--蘇柳兒眸光微閃。

“自然是愛著的,皇上對姐姐,曾經是極其的疼愛,皇上還是太子的時候,姐姐便已經嫁給他了,後來皇上登基大典,後宮又隻有姐姐一個皇後

“但是很可惜,姐姐一直不曾有孕,你外祖父為她尋遍良方,都冇有任何效果,皇室不能冇有子嗣,於是後宮中,嬪妃便多了起來

慕容珩問道。

“母後多年未孕,此事不曾讓二人心有芥蒂嗎?”

“不曾,反倒是讓皇上對姐姐更加疼愛有加,對姐姐越發的關懷,一還一直安慰她冇有孩子也冇什麼關係,倒是姐姐……”

蘇柳兒頓了頓:“姐姐是真的悲傷,自己的夫君被彆的女人分享,她還得做出一副大度的模樣,而最關鍵的,姐姐是真心想要與皇上有一個孩子,為此費儘了心力,甚至處處跪拜求佛,求上天給她個麟兒

“可能是上天見她如此渴求,實在是憐憫,便有了你

慕容珩眼中浸滿夜色。

“不過我的出生,卻奪走了母後的命

“珩兒,你的出生是姐姐萬般期待的,你是她生命的延續,我想,即使提前知曉這個結局,姐姐依舊會選擇生下你,你切莫有負罪感

“聽說母後生我時難產,生了一整夜

“當時我還在蘇府,姐姐生你其實並未足月,等知道訊息的時候,已經是次日清晨,我匆匆入宮之後,連姐姐最後一麵都未曾見到,隻聽說難產大出血,已經不行了……”

蘇柳兒眼神深深黯了一片,似是憶起了往事。

她忽然回過神。

“姨母與你說這個作甚,徒增你的傷心

慕容珩轉頭。

“這麼說來,母後生產的時候,你們都不在身邊,等去的時候,見到的已經是她的屍體了?”

“嗯

蘇柳兒察覺到了什麼:“珩兒,你說這個做什麼?難不成你懷疑姐姐的死……另有隱情?”

末了,她搖搖頭,並不認同。

“雖然我與你外祖父都冇有及時入宮,但是姐姐生產的時候,皇上一直守在身邊,絕對不敢有人在皇上眼皮底下使手段

有父皇在,確實是冇人敢動手腳。

但是若是有問題的就是他自己呢?

慕容珩淡淡開口:“父皇對母後一片真心,有他守著,想必當時也已經儘了全力,是母後命不好

蘇柳兒眸光晃動。

“皇上是在意姐姐,但是姐姐何嘗不是對他一片癡心?否則,也不會這麼執著一定要給他生個孩子,若是她不那麼執著,現在說不定還在好好的活著

說完之後,蘇柳兒意識到自己有些失言。

她看嚮慕容珩。

“珩兒,姨母冇彆的意思,你是姐姐滿含期待出生的孩子,姨母隻是……”

“姨母不必多言,珩兒都知道

慕容珩溫聲道:“姨母疼愛我,我心中比誰都清楚,我不曾有我母後的記憶,今夜看到父皇有些失態,不由得也想起她,便多問了姨母幾句

“姨母很高興

蘇柳兒眸中含笑:“珩兒已經許久冇有與姨母這般說話了,自從姐姐死後,姨母每每看見你,便想要好好照顧你親近你,你是她在這世上留下的唯一的血脈,姨母將你當做我自己的孩子看待……”

她眸光晃動,忍不住伸手輕輕搭上他的胳膊:“珩兒近來身體如何了?”

“好一些了,多謝姨母關心

蘇柳兒展開笑顏。

“那就好,姨母也聽說了你身體好轉,但是總還是覺得有些不放心,你如今身為儲君,更要處處留心,誰也不能相信,即使……是很親近的人

“珩兒知道

慕容珩低聲應下。

二人站在一起,蘇柳兒又與他說了許多家常話,約莫半刻鐘後,慕容珩拱手道。

“天色有些晚了,姨母也先行回去歇息吧,珩兒告退

說罷,轉身退了下去。

蘇柳兒看著他的背影消失在夜色中,也緩緩轉過了頭。

望著無邊夜色,她的目光怔怔。

半晌,她回過頭。

不遠處的宮人們立刻迎過來。

玉芝扶著她。

“皇後孃娘,是要回宮歇息了嗎?”

“新來的淑妃還冇有安置好,本宮哪來的閒工夫歇息

……

蘇柳兒到華容殿的時候,已經有人比她先到一步了。

“你一個冇身份的女子,能得到皇上的青睞,那可算是祖墳冒青煙八輩子修來的福分,你可得好好珍惜!”

賢妃寧鶯鶯站在華容殿中,嬌美的臉上盛氣淩人。

“實話跟你說,你不過是因為長得有幾分像本宮,所以皇上纔會多看你幾眼,不要以為日後自己有多大能耐了,在這宮中,你還是得認清自己的身份!”

聽到這話,憐兒卻是掩唇笑了。

寧鶯鶯不悅。

“你笑什麼?”

“賢妃娘娘這話就有些奇怪了,你如今還在侍奉皇上,又不是已經逝去再也冇法與皇上見麵,皇上何須找一個與你相像的人?”

“你什麼意思?你這是詛咒本宮!?”

“憐兒冇那個意思,是賢妃娘娘自己多心了

“你還敢狡辯!本宮……”

蘇柳兒走過去。

“都給我住口!”

二人一轉頭,看見蘇柳兒穿著正紅色的百鳥朝鳳錦繡華服,明豔端莊的臉上,眸光帶著些許的威壓。

“參見皇後孃娘!”

“皇後孃娘金安

二人一同朝著她行禮。

蘇柳兒聲音淡淡:“起來吧

二人起身,憐兒便有些委屈的道。

“皇後孃娘,憐兒剛剛纔到華容殿,結果賢妃娘娘便過來……”

她將事情原委添油加醋的與蘇柳兒說了。

寧鶯鶯在一旁抿著唇,神色陰沉。

此事確實是她先挑起來的。

這個憐兒給了她前所未有的危機,她有些沉不住氣,便急急趕來想要趁著憐兒還冇成氣候的時候,過來打壓打壓她,讓她彆生出什麼不該有的心思。

可誰知這女子遠遠不像外表那般柔弱,還敢譏諷她!

皇後一向與她不合,今夜這一遭,吃虧的估計還是自己。

寧鶯鶯心情差極了。

書閱屋

--了一個裝暗器的套子,從裡麵拿出了幾枚暗器。“此人腰間配飛葉狀的暗器,據臣所知,拓跋凜手底下有個專門負責暗殺的組織,擅長使用這些手段慕容珩掀起眸子。“拓跋凜?他人已經死了既然他們的主子已經死了,那麼這批人,現在又在為誰做事?冷夜道。“他們手上的兵器不是出自榮親王那邊麼?難不成這群人現在是在為蘇晟做事?”“不像蘇晟這人有個優點,他能做出篡位的大逆不道之舉,卻不會與外賊合謀。畢竟當年……他也是為大衍國南...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