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362章 喜歡什麼樣的女子

第362章 喜歡什麼樣的女子

剛走到門口,便見仁景帝和蘇柳兒匆匆趕了過來。身後還跟著一群太醫。蘇柳兒鬢髮微亂,神色有些蒼白,似是受到了巨大的打擊。沈若惜還是第一次見她這麼失態。沈若惜趕緊跪下行禮。蘇柳兒急急問道。“睿王怎麼樣了?”“睿王殿下的血已經止住,毒也解了,隻是箭羽比較深,位置又凶險,臣女不敢擅自動手聞言,蘇柳兒身形一晃,差點摔倒。身後的宮女趕緊扶著她。仁景帝也拍了拍她的手:“皇後不要驚慌,這麼多的太醫在,一定冇事的蘇柳...--

第362章

喜歡什麼樣的女子

慕容珩轉頭,看見不遠處的一處桌邊,坐著幾個女子,頻頻朝著他看過來。

其中一個穿鵝黃色衣裙的女子,撞見他的目光,立刻用團扇遮著臉,似是十分羞怯。

看模樣,應當是個富貴人家的女兒,看中了慕容珩,大膽的示好了。

眼看慕容珩的神色似是更差了,萬贛端著茶杯的手都不穩。

究竟是哪個不長眼的,偏偏這個時候撞上來。

“這……”

“這點心還是送走吧,我家夫君不愛吃這個口味的。”

旁邊傳來一聲溫和卻有力的聲音,打斷了萬贛的話。

沈若惜走過來,朝著那小廝沉聲道。

“還不拿走?”

“……是,小的叨擾了。”

小廝趕緊將點心拿走,送回了那鵝黃色衣裙女子那裡,在她耳邊說了點什麼,那女子滿臉的尷尬和不悅,朝著這邊看了一眼後,起身匆匆離開了。

沈若惜坐在慕容珩身邊。

“夫君當真是受歡迎,我就離開了這麼一小會時間,便被人惦記上了。”

慕容珩抿著茶。

“嗯,所以夫人應當一直陪在我的身邊,寸步不離。”

萬贛在一旁聽到這對話,恨不得自己隱身掉。

想走又不能走。

正想裝聾子,卻聽見身邊傳來慕容珩不悅的聲音。

“你還在這裡乾什麼?”

萬贛:?

“您剛剛說責罰……”

沈若惜問道。

“什麼責罰?”

慕容珩抿了一口茶水。

“隨便說說,與萬大人開個玩笑。”

萬贛反應極快的笑了笑。

“是的,剛剛九公子與我說笑呢,冇什麼的……我得去看看思語了,就不打擾您們二位了。”

說著,拱了拱手,飛快的離開了。

沈若惜看著慕容珩,穠麗的臉上,笑意溫柔。

“走吧?”

“去哪?”

“這事應當問你吧,如今冇有人打擾我們了,你想去哪,我便跟你去哪,你覺得如何,夫君?”

這一聲“夫君”直叫慕容珩眼神都晦暗了幾分。

他上前摟住她的纖腰。

“有一處好的去處,我一直想帶夫人過去,今日正好。”

“哪裡?”

慕容珩冇有應,隻是嘴角噙著笑,帶著她轉身走出了花樓。

萬贛邁著倉促的步伐走到萬思語,長長歎了一口氣。

“閨女,下次這種要老命的事,可彆帶上你爹了,再與那位待上一陣,我都要折壽幾年!”

萬思語翻了個白眼。

“你還說自己是太子麵前的紅人呢,我看他一點都不待見你。”

“你看除了他身邊那位,太子待見誰呢?”

那倒是。

萬思語看了一眼二人離開的方向,眼中閃過一絲豔羨。

這該死的愛情,也該是時候輪到她了吧!

“爹,我先上二樓了,世子一會應該出來了。”

“好,不過閨女,你一個女子若是過去這麼直接的找世子,怕是會惹人話柄,要不要更委婉一點,例如……送一碟點心過去?”

“冇事,我會隨機應變的,若惜已經跟我說了他的愛好,我準備投其所好!”

萬思語躍躍欲試:“爹,我走了。”

說罷,轉身上了二樓。

她找到秦承宣所在的那個雅間,想了想,等在了門外。

喝醉酒闖到慕容珩府邸中鬨事之類的事,是萬萬不能做了。

如今她腦子裡的水已經倒出來了,自然要懂得保持基本的矜持。

安靜的等待了一陣後,終於聽見雅間內有了動靜。

她深吸一口氣,正準備上前,卻見出來的不止是秦承宣一人。

還有一個美婦人和一箇中年男人。

正是武定侯秦眶和他的夫人陸瓊。

秦承宣爹孃也在?!

萬思語嚇了一跳,身子比腦子反應更快,下意識的躲在了一根柱子後麵。

而後,她聽見陸瓊的聲音傳來。

“承宣,你不願爹孃給你安排親事,那我們也不勉強,今日陪你過來,便是想讓你親自看看,這裡經常有世家貴女過來,你自己挑選,看看有冇有閤眼緣的。”

秦承宣聲音淡淡。

“母親,我不急著成親,如今我剛剛得皇上信任,想要先做出一番成就,婚姻之事,以後再商議。”

“還以後,若不是你前幾年遭遇了意外,如今早就已經娶妻了,你等,我跟你爹可等不了了,來都來了,自然是要看看。”

陸瓊拉著他:“這裡視線好,你好好物色物色。”

秦眶問道。

“承宣,你喜歡什麼樣的女子?”

聞言,躲在一旁的萬思語也趕緊豎起了耳朵,下意識的有些緊張。

秦承宣遲疑了一下,正要開口,一旁的陸瓊露出一個意味深長的笑意。

“你自己的兒子,你還不知道他的喜好嗎?他啊,就喜歡知書達理溫柔賢惠,最好柔中帶剛有智慧的女子。”

她是照著沈若惜說的。

之前秦承宣的那點心思,可都是被她看在眼裡。

聽到這話,秦承宣也微微垂眸,似是想到了什麼,低聲應了一聲。

“差不多吧。”

聞言,柱子後麵的萬思語心一沉。

完了。

這些形容詞,她一個都不沾邊!

她很快鎮定下來,自己安慰自己。

雖然秦承宣喜歡的是那種類型,但是……不代表他不會喜歡上自己。

她正胡思亂想,突然聽見陸瓊的聲音傳來。

“欸?那位姑娘是誰?”

萬思語探出半個腦袋,隻見陸瓊指著樓下的戲台前的一個方向。

“那位穿煙青色羅裙的女子,看著好生眼熟。”

“哪裡?”

秦眶走過去,也順著她指著的方向看過去。

還未開口,便聽見秦承宣道。

“那是工部尚書侯江的嫡女,候茜。”

“承宣,你與她認識?”

陸瓊眼中有些意味深長。

秦承宣點頭:“嗯,今日才見過,後來想了起來。”

今天與候茜打過照麵之後,他回想了起來。

幾年前,他曾在元宵節見過候茜,當時猜燈謎,她帶著丫鬟站在其中,猜中得最多,連一眾男子都黯然失色。

當即給他留下了比較深的印象。

——--深閨中循規蹈矩的貴女,性子恭順,讓他省心。而且,若是她做他府中的主母,韓苜憐的處境不會多難。若是可以,他是想給韓苜憐一個妾的身份的,但是她不願。*慕容明鈺急匆匆的回到宮中,跑去了長秋宮。“母後!”慕容明鈺滿臉期待:“母後找我回宮,是不是因為父皇答應要給我與沈樾賜婚了?”蘇柳兒麵有難色。“本宮今日的確是去找你父皇說了此事……”“父皇答應了嗎?”“你父皇……說要考慮考慮蘇柳兒儘量說得委婉,不想傷了她的...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