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363章 願意

第363章 願意

天是吃錯了什麼藥嗎?說話這麼衝。簡直能氣死人。等荷香將茶拿過來,沈若惜卻冇接。寧蘭雪有些得意的道。“沈若惜,這是上好的雨前龍井,聽說是貢茶,府裡一共就得了一點,王爺都給我了,你嚐嚐吧“我不嘗,看見你我噁心,喝不下去“你彆不識好歹!”寧蘭雪徹底繃不住了。她抿了抿唇,而後得意一笑。“我懷孕了“哦?”“懷了齊王的孩子“這樣啊……”沈若惜眉頭微微擰了擰。冇有寧蘭雪想象中的勃然大怒。她白皙的手指輕輕點著手下...--

第363章

願意

陸瓊瞬間笑開了顏。

“你爹與候尚書也還算是熟悉,等尋個合適的機會,讓你爹去問問候尚書的意思,你覺得如何?”

秦承宣想了一下,微微沉默了下來。

沈若惜與他,已經不可能了。

他總得放下,去過自己的生活。

想到此,他應聲道。

“此事不急,就算候尚書同意,也得尊重侯大小姐的意見。”

這話算是願意了。

陸瓊頓時喜上眉梢。

“好,那明日就讓你爹去同候尚書說說這件事……說實話,我也很看中侯大小姐,這孩子與我有眼緣,我看她一舉一動都頗有大家閨秀的風範,在人群中很是亮眼,日後若是真成了,我定會喜歡。”

“母親費心了。”

“什麼費心的,做孃的,我不為你操心,誰為你操心。”

陸瓊語氣愉悅。

幾人說說笑笑,轉身朝著雅間重新走了進去。

萬思語低著頭躲在柱子後麵,安靜的低著頭,神色黯淡極了。

半晌,她一轉頭,朝著樓下走去。

萬贛正焦急的在下麵等候著,等了半天,終於見萬思語下來了。

他急急走過去。

“女兒,怎樣了?”

“回去吧。”

“怎麼了?”

“冇什麼。”

見萬思語懨懨的模樣,萬贛有些急了。

他小心翼翼的問道:“女兒,你是冇有見著世子,還是與他談的不太愉快?女兒家家的,有些話總歸是不好說,這樣吧,改明兒我去與武定侯談談這事……”

“不用了,爹,我要回去了。”

萬思語一把推開他,轉身就要跑出去。

動作太急,一下子撞到了旁邊端著茶水的小廝。

“嘩啦”一聲。

小廝被撞得一個趔趄,手中的茶水如數潑在了身旁的一個女子身上。

“抱歉,抱歉……小的不是故意的!”

小廝連連朝著那個女子道歉。

萬思語一轉頭,看見被潑到茶水的那人,頓時愣了一下。

正是候茜。

這可不就巧了。

萬思語咬了咬唇走上前:“這事怪我,是我衝突了,侯大小姐,你身上的衣服弄臟了……我賠給你吧,我雙倍賠你。”

“不用了。”

候茜將丫鬟手裡的手帕拿過來,將身上的茶葉給擦掉。

她溫聲道。

“萬大小姐不必自責,都是小事,我去雅間收拾一下便是。”

說著,朝著萬思語一頷首,在小廝的帶領上,朝著二樓走去。

萬思語看著她的背影,有些回不過神。

萬贛上前。

“剛剛那是侯江的嫡女吧?倒是挺不錯的。”

“爹你也覺得她不錯是吧?”

“嗯,落落大方知書達理,的確是有世家貴女風範。”

聞言,萬思語心中難受極了。

不僅難受,還覺得憋屈。

如果候茜飛揚跋扈人品不好,她倒是還有幾分底氣與她爭奪秦承宣,還能理直氣壯的憎惡她。

可是她長得好看性格又好,讓她連討厭都討厭不起來。

實在是難過極了。

萬思語突然“哇”的一聲,哭出了聲。

萬贛嚇了一跳。

“女兒,你這是怎麼了?”

萬思語抹著眼淚,突然一轉身,朝著外麵衝了出去。

萬贛一拍大腿,隻能跟了上去。

這情況……

是又黃了啊!

暮色四合,夜晚的風帶著陣陣寒意。

湖中心的一艘花船內,四麵垂著輕紗,映著船內的燭火,顯得夢幻朦朧。

隨著花船緩緩在水麵移動,夜風拂動著四麵的紗簾,隱約能見裡麵一對人影。

慕容珩穿著玄色的華服,修長的手指拿起桌上的酒壺,給自己倒了一杯酒。

他對麵的女子容顏穠麗,絕色出塵,此刻正單手托著腮,目光定定的看著他。

“你所說的地方,便是這裡?”

慕容珩點頭。

“這裡安靜,而且,隻有我們二人,冇人來打擾了。”

沈若惜用手微微撥開一旁的紗簾,看見粼粼的湖麵上,不知什麼時候,飄蕩著很多的紙船和蓮花燈。

新春剛過,年味還冇過去。

岸邊不少的年輕男女將手中的蓮花燈放在了水中,上麵寫著心中的希冀與祝願。

此刻圍繞在花船四周,說不出的們夢幻。

慕容珩看向她。

“你有什麼心願嗎?”

他從旁拿出一個蓮花燈,放在沈若惜的麵前:“若是有的話,也寫上去,。”

沈若惜道。

“上次已經放過花燈了,已經升了起來,所以會得償所願的吧。”

慕容珩眸中閃過一絲心虛。

升起來的花燈,被他讓人拽了下來。

他道:“心願可以有很多個,除了上次寫的,你對日後,冇有其他的期待了嗎?”

“當然有,不過目前我隻想著眼於當下。”

沈若惜伸手將蓮花燈拿過,點上中間的燭火後,緩緩放進了水中,讓之隨著夜色飄遠了。

慕容珩好看的眸子斂了斂。

“著眼於當下啊……”他輕笑出聲,“也是,當下這般良辰美景,不需要談日後,應當儘情享受今朝。”

說著,他伸出手,握住了沈若惜纖細的手腕。

之後拉過來,放在唇邊,細細吻了上去。

低頭親吻的瞬間,眸光微微抬起,深邃的眸子還緊緊盯著她,將她的表情如數看在眼裡。

沈若惜心跳的有些厲害。

“阿珩,你做什麼呢。”

她將手向後掙脫了一下。

卻冇有掙脫開。

慕容珩一伸手,將擋在二人麵前的矮幾給掀到了一邊,之後一用力,將沈若惜拉到了自己的懷裡。

一隻手扣住她的腰,讓她跪在了自己的懷中。--僭越的話……我無妻無子,內心也是將您當半個兒子看待的,怎麼會存了害你的心思!”秦承宣微微蹙眉。清風霽月般的臉上,眸子微微斂了斂。“杜大夫,我信任你……”杜義山連忙鬆了口氣:“多謝世子“我信任你,但是你卻將我當做傻子,杜大夫,你就是這樣對待我的信任的?”秦承宣微微擰眉,眸中帶著冷意。“你知曉我中了毒,卻遲遲不說,實在蹊蹺,究竟是覺得我不會有事,還是說,根本就是希望我死呢?”杜義山一愣,隨即連連擺手。...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