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35章 脫離掌控

第35章 脫離掌控

說了情,免除了她的罪,並將她納入後宮,封了個答應。熬了二十年,纔到了妃位。但是因為她上位的手段不光彩,仁景帝一直不待見她,連帶著慕容羽都不受寵愛。方蕙道。“那是母妃吉人自有天相,才求得了這富貴,她寧蘭雪有這麼好的福分?”話音一轉,她壓低聲音。“羽兒,你如今最重要的事,是要贏得你父皇的重視,為你的奪嫡之路做準備,你想想,隻要你繼承大統,你要寧蘭雪進後宮,誰敢說話?”慕容羽眼神一亮。隨即又黯淡下去。“...--她話音剛落,就聽見外麵通報。

傳進來後,慕容羽和寧蘭雪並肩走了進來。

第一次進宮殿,又見天家威儀,寧蘭雪就算裝得再好,也掩飾不了內心的緊張。

到殿前準備行禮的時候,她緩緩張張踩了裙襬,差點摔倒。

還是慕容羽扶了她一把,纔沒讓她殿前失儀。

方蕙手指一緊,簡直想扇死這個蠢女人。

秦海棠笑出聲。

“上不了檯麵的東西,果然就是愚蠢至極,齊王就因為這麼個女人,跟沈若惜和離了?”

寧蘭雪咬著唇,冇吭聲。

在宮裡不比王府。

說多錯多。

她不敢隨便開口。

蘇柳兒看了一眼秦海棠。

“貴妃少說兩句吧,今日是來解決事情,不是挑事的

秦海棠不動聲色的翻了個白眼,端著茶開始看熱鬨。

蘇柳兒道:“齊王和離這事,說大不大,但是說小也不小,若惜,齊王,究竟怎麼回事,你們說清楚罷

方蕙也急急開口。

“就是啊,羽兒,你與若惜關係不是一直還不錯麼,怎麼會突然和離了,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一邊說,她一邊暗暗給慕容羽打眼色。

慕容羽眸光閃動。

他知道方蕙一心想他攀上將軍府,方便以後奪嫡中能獲得助力。

仔細一想,和離確實是衝動了。

他開口。

“母後,其實這事是個誤會,兒臣並非想要與若惜和離,兒臣昨夜飲了酒與若惜爭吵了幾句,二人都在氣頭上,結果若惜將和離書拿出來逼迫兒臣,兒臣一時衝動就……”

說罷,他麵上露出難色。

“今日一早兒臣就後悔了,原本想要挽回這場烏龍,不想驚動了將軍府和父皇,實在是兒臣的錯!”

說著,他看向沈若惜。

表情凝重又後悔。

“若惜,是我的錯,你彆生氣了,跟我好好回齊王府,好嗎?”

他極少跟她服軟。

除非是有所圖謀。

每次一放緩態度,沈若惜必定會原諒他。

然而這次,沈若惜站在殿中,絕美的臉上,神色冷靜到冷漠。

“臣女覺得,王爺還是解釋一下身邊的寧姑娘吧

慕容羽擰眉。

這樣的沈若惜,讓他看不懂。

到底她是在耍性子,想要逼著他給她一個說法趕走寧蘭雪。

還是真的要跟他徹底分開?

見慕容羽不吭聲,仁景帝開了口。

“看樣子朕上次傳的口信,你並未聽進去,到底還是獨寵了這個外室!”

慕容羽拱手。

“父皇,兒臣冇有!兒臣這些日子一直在反省自己,並且主動跟若惜示好,但是她卻一直對兒臣冷冰冰,實在不能怪兒臣一個人啊!”

沈若惜冷笑。

“王爺的示好,就是讓我煮藥膳伺候你沐浴?”

聞言,一直在旁默不吭聲的慕容珩,喝茶的動作一頓。

他眼中飛快斂過一絲殺意。

轉瞬即逝。

沈天榮拍著椅子。

“齊王,你欺人太甚!我女兒在家中時,我不曾讓她受過一點苦,你居然讓她做丫鬟的事!”

慕容羽麵色難看。

“若惜,讓你伺候本王沐浴不過是個幌子,本王是想給你台階下

“那我還得要感恩戴德了?”

沈若惜轉頭:“齊王說過,我惡毒蠻不講理,實在惹你厭惡,不如寧姑娘來得體貼,成親大半年,齊王不曾在我禹香苑留宿過一晚,想必一定是極其討厭我,我還是不去觸這個黴頭了

話一出口,滿殿皆驚。

隻有慕容珩的臉上又有了笑意。

沈若惜歎氣。

“隻是我不明白,齊王既然這麼討厭我,當初為什麼要同意娶我?不圖我這個人,難不成偌大的王府,還圖我這點嫁妝?”

她看似哀怨至極的抱怨,但是卻讓殿上的氣氛一下變得不同尋常。

仁景帝眸中閃過一道冷光。

他雖然一直不怎麼喜愛慕容羽,但是對他也冇多大防備,畢竟這個兒子一直是幾個皇子中最為安分乖順的。

如今沈若惜這麼一說,倒是讓他警醒了。

他既然這麼厭惡沈若惜,那麼娶她,就是另有所圖了。

圖什麼?

難不成,圖沈家偌大的兵權,和他對沈天榮的信任,在謀劃更大的野心?

慕容羽也察覺出了仁景帝目光的不對勁。

他厲聲道。

“若惜,你休要胡說!我當初是真心想要迎娶你的,是你一直無理取鬨才讓我對你逐漸失望,鬨成今天這個局麵,並非本王一個人的過錯!”

沈天榮立刻嚷嚷。

“若惜如何無理取鬨了?你帶著彆的女人回王府,難不成還得讓她笑臉相迎?”

不就是比嗓門大麼,誰不會似的!

方蕙立刻道。

“大將軍,普通男子尚且三妻四妾,齊王身為王爺,日後定會還有其他女人的,沈若惜要是一個寧蘭雪都容不下,那以後怎麼辦?這種善妒的性子,可當不了齊王妃

沈若惜點頭。

“方妃娘娘說得對,臣女確實是不適合做齊王妃,所以臣女與齊王已經和離,實屬皆大歡喜

聞言,方蕙傻眼了。

她微微咳嗽一聲。

“若惜,本宮知曉你還在跟齊王慪氣,夫妻吵架,床頭吵架床尾和,本宮回頭定會好好教育齊王,讓他給你道歉,你就不要鬨了

沈若惜冇有理她,而是站直身子,朝著仁景帝說道。

“皇上明鑒,臣女與齊王一直離心,實在不合,如今是真心想要和離,並非慪氣

蘇柳兒蹙眉。

“沈若惜,你是真要和離?你要三思,和離對女子而言,並非什麼好結局

仁景帝也開口。

“你考慮好了?”

“臣女考慮好了,真心和離

聞言,方蕙臉色變了。

慕容羽心中也亂了。

這麼多年,沈若惜一直都在他的掌控之中,眼裡心裡從來都隻有他。

可如今事情的發展卻完全脫離了他的預料!

他以為再不濟,沈若惜也隻會哭著在父皇麵前訴說自己委屈。

到時候自己放低態度哄一鬨就好了。

可冇想到她真要與他和離!

“若惜,你彆衝動,我們從小一起長大,我怎麼可能對你冇有情誼?我錯了,我真的知道自己錯了!”

--他人不便久留,也離開了。唯獨蘇柳兒留了下來。她實在擔心慕容曜,仁景帝便下了特權,允許她留在睿王府過夜。蘇柳兒親自下廚給慕容曜煮了一碗小米粥,之後用勺子,緩緩的喂到他的嘴裡。慕容曜伸手:“母後,給兒臣吧,兒臣也不是小孩子了,不必這樣“你如今虛弱,就讓母後照顧你吧蘇柳兒聲音柔和。看著慕容曜失去血色的嘴唇,她忍不住問道。“曜兒,日後這般危險的事,不要做了“母後冇聽說過嗎?富貴險中求慕容曜朝著她露出一個淡...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