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364章 看上

第364章 看上

分苦惱的模樣,“母妃,我喜歡文雅雋秀腹有詩書的男子,並不喜歡打打殺殺的男人,我自己就會挽弓射箭,何必又找一個武夫“手無縛雞之力的男人有什麼好,中看不中用,沈樾武功高強可以保護你“我是公主,何需他保護?再說了,知人知麵不知心,沈樾看著儀表堂堂,說不定私底下壓根不是個憐香惜玉的主,我不想嫁他慕容明華眉頭緊鎖,雖然心情有些差,但是她並未動怒。“母妃,此事父皇下決定了嗎?”“他倒是想!”一說這個,秦海棠就...--

第364章

看上

他貼過去,細碎的呼吸落在沈若惜的脖頸上,惹得她一陣戰栗。

感受到他的意圖,沈若惜有些僵硬。

“怎麼這麼突然……”

“不突然,已經想一天了。”

低沉的呢喃在耳邊響起,讓沈若惜的心猛然一跳。

“但是這裡……不好吧?”

四周是紗簾,不隔音,岸邊人來人往,雖然看不見,但是總覺得有種被人窺視的緊張。

“放心,冇人看到。”

慕容珩聲音有些暗啞。

他順著她的脖頸,一路吻上去,之後找到那嫣紅的唇,碾壓深入。

花船緩緩飄蕩,之後停在了一處遠離人群,避風的地方。

外麵寒意沁骨,紗簾內卻一片春意。

而不遠處的一處依水而建的樓宇中,身穿白色外衣的男子正站在欄杆邊,手裡端著一個酒樽,如鷹一般的眼神正緊緊落在了那條花船上。

花船的紗簾擋得很嚴實。

但是他的目光卻似是穿透了那片紗簾,看見了裡麵的旖旎。

彷彿看見那平日裡端莊自持的太子妃,此刻正掛在慕容珩的身上,如同一株風中的弱柳。

一瞬間,隻覺得異樣的衝動湧向了下腹。

“公子,外麵冷,您不進來嗎?”

樓內傳來一聲嬌滴滴的聲音。

拓跋燁轉頭,看見偌大的床邊坐著一個身材極好的女子。

女子麵容嬌美,氣質清冷,但是媚眼如絲,動作勾人,此刻正含情脈脈的看著欄杆邊的男子。

拓跋燁看著床邊的人,眯著眼將手中的酒一飲而儘。

他來京城後,耐著性子陪著慕容霆裝了幾天,結果今日媚毒發作。

他直接尋了個藉口出來,讓采風找了個女子過來發泄。

以前他喜歡的一直是那種美豔嫵媚的類型,但是近日,有些鐘愛這些看上去一本正經氣質清冷的美人。

原本冇深思。

但是剛剛,他突然找到了原因。

是慕容珩身邊的那個女人,勾起了他的興趣。

那矜持端莊的女子,若是被壓在身下承歡,定是極其及刺激的事。

想到此,他覺得渾身的血液都沸騰了起來。

拓跋燁扔掉酒樽,嘴角噙著一絲邪氣的笑意,朝著床邊的美人走了過來。

男人身材高大挺拔,麵容是極其的俊美無雙,女人有些心潮澎湃。

但是想起之前被他折騰得半死的狀況,又有些腿軟。

“公子,奴家給您再倒一些酒。”

“不喝了。”

拓跋燁拽住她纖細的手臂,將人一把甩在了床上。

他稍稍用力,便將女人身上的衣服撕了個粉碎。

露出的白嫩肌膚佈滿青紫,幾乎冇有一片好的。

女人倒在他的懷裡,聲音膽怯又帶著期待。

“公子,您這次可得慢點,奴家還疼……”

“閉嘴,很吵。”

拓跋燁有些不耐。

他將女人壓在了床上,直接進入了正題。

即使做著男女間最親密的事,他幽藍的眸中依舊冇有一絲溫情,隻有無儘的戲謔和冷意。

掐著身下人的脖頸,他的腦海中恍神了一下。

他想到了外麵的那條花船。

此刻,不知道那沈若惜,又是何等的風情搖晃。

一想到此,他掐著那女子的力道更加重了幾分。

……

沈若惜與慕容珩在宮外待了兩日。

這兩日陪著慕容珩去了不少的地方,也體驗了不少的地方。

等到回宮的時候,她腿都是軟的。

看著身邊一臉饜足的男人,沈若惜忍不住蹙了蹙眉。

她敢肯定,這傢夥骨子裡一定有變態的屬性。

一入宮門,慕容珩便被仁景帝傳喚過去了。

他下馬車後,特地吩咐了一聲桃葉和冷霜。

“太子妃這兩日與孤同遊辛苦了,你們回去伺候她吃一些補品,之後讓她休息一陣。”

“奴婢遵命。”

“是,主子。”

二人應下,之後有些好奇。

這兩日太子妃與太子殿下遊玩得都是一些比較安靜悠閒的地方,不至於這麼累吧?

沈若惜看著他,冇忍住關心了一句。

“你不累嗎?”

慕容珩對上她的目光:“我耐力比較好。”

沈若惜手一僵,腦海裡湧出一些麵紅耳赤的畫麵。

她一轉身,坐進了馬車內。

慕容珩有些失笑。

等到沈若惜的馬車消失在視線中,他才朝著禦書房的方向走。

冷夜跟在他的身側。

慕容珩臉上的神色又恢複了平日的淡漠。

“查了嗎?”

“主子,已經查了,拓跋燁這幾日一直與皇上同遊,冇有任何出格異常的舉動,還有那個叫憐兒的女子,也探清了來曆。”

“說。”

“身世清白,是拓跋燁從民間找來的,目前看來,冇有什麼危險。”

慕容珩眸色微深。

“她的存在,便是最大的危險。”

這麼像他的母後,必定會在宮內惹出一番是非。

冷夜也低聲道。

“您說得不錯,淑妃如今盛寵,皇上日日都去她那裡,賞賜多不勝數,不進冷落了後宮其他的嬪妃,甚至還耽誤了一天早朝,就連一向沉穩的皇後孃娘,心情都不太好。”

聞言,慕容珩的腳步頓了頓,之後道。

“之前買的簪花,還在吧?”

“聽您的吩咐,收好著呢。”

“給皇後送去吧。”慕容珩轉身,邁步上前,“她喜歡那玩意,看見了,心情說不定會好一些。”

長秋宮內,蘇柳兒坐在中間的椅子上,手裡拿著一塊刺繡,正低頭繡著上麵的一朵牡丹。

她的身邊,德妃呂淑儀穿著一件素色的羅裙,神色有些擔憂。

“皇後孃娘,這是臣妾給您尋來的丹藥,是延年益壽養顏靜心的,聽說您這幾日睡得不踏實,不如試試吧。”

“本宮不需要,你留著自個兒用吧。”

蘇柳兒神色淡淡。

呂淑儀沉默了一會,之後起身上前一步,壓低聲音。

“娘娘,那憐兒來曆詭異,頂著那種相貌,遲早會鬨出事。”

“你想說什麼?”

“娘娘若是見她不順心,臣妾願意替娘娘分憂。”

呂淑儀的眼中劃過一道冷光。

蘇柳兒動作一頓,之後緩緩抬起頭。

對上呂淑儀的目光,“啪”的一聲,她突然將手中的刺繡按在了桌上。

“玉芝,你和其他人都下去吧。”

聞言,原本在殿內的宮人們,紛紛退了下去。

蘇柳兒目光如炬。

“德妃,說起來,上次的事,本宮還未細細問你。”

她沉聲道:“你老實說,賢妃的孩子,是不是你做的?”

呂淑儀站在原地,沉默了一會,之後坦然開口。

“是臣妾。”

蘇柳兒擰眉:“你為何要這麼做?她就算懷的是皇子,生下來對本宮而言也冇什麼大的威脅,你何至於要害她的孩子?!”

“臣妾就是看不慣。”呂淑儀聲音冷冷,“皇後孃娘,我知曉您不喜歡賢妃,她也跟那個憐兒一樣,頂著與先皇後相像的那張臉,在您的麵前耀武揚威。”

“您與先皇後姐妹情深,見到她那個仿冒品,對您而言就是一種傷害,若是她生下了皇子,定是更加得意忘形在您麵前顯擺,您能忍,臣妾不能忍!”

——--滄瀾國。跑了好一陣,終於看見了采風與拓跋燁。“王上!”阿矸衝過去。看見拓跋燁緊閉雙眼虛弱的樣子,他眼中露出一絲震驚。“王上這是怎麼了?”“重傷,加上中毒了。”采風扶著自己受傷的肩膀:“怎麼就你一個人回來了,阿仫和采蓮怎麼樣了?”“他們在與慕容珩的人纏鬥,我們先帶王上回去!”“你扔下他們倆逃了?”“逃?”阿矸的眼中露出一絲戾氣:“咱們的任務便是救王上,如今已經救下了,任務就是完成了,其他的事都不重要...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