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365章 衝撞

第365章 衝撞

杜義山倒是為這個徐淩妙,付出了真心。隻是,對方呢?徐淩妙跪在地上,壓根冇有看一旁將頭都磕出血的杜義山。而是目光怔怔看向一旁的秦文言。十一歲的少年,站在一旁,看著這一切,麵色蒼白。他不敢置信的看向徐淩妙。“娘,這一切……是真的?”她真的勾引了這個其貌不揚的男人,苟且在一起,做了這些事?徐淩妙眼神閃爍,臉上浮現出羞愧之色。見狀,秦文言後退一步,眼眶瞬間紅了。陸瓊厲聲道。“杜義山與徐淩妙,二人苟且為奸,...--

第365章

衝撞

蘇柳兒神色冷淡。

“那是本宮的事,與你無關。”

“皇後孃娘,臣妾不想見您傷心。”

呂淑儀深深看著她:“您是皇後,是一國之母,您太過善良,心中亦是有大愛,這些齷齪的事隻會臟了您的手,所以,就由我給您分擔吧。”

“你不要以為很瞭解我。”

“臣妾瞭解。”

呂淑儀眼神灼灼:“卿卿,你在蘇府未出閣的時候,我們就認識,如今已經快二十年,我自認為,在這世上,我是最瞭解你的人。”

卿卿是蘇柳兒的閨名,幾乎不再被人提及。

蘇柳兒聲音帶著疏離。

“德妃,注意你的稱呼。”

“你與本宮相識時間長不假,但是不代表你可以妄自揣測本宮的心思。”

她話音落下,玉芝突然走進來,打斷了二人的話。

“娘娘,東宮那邊來人了。”

“讓他進來。”

玉芝應下,轉身出去了。

很快,便帶著一個人走了進來,正是東宮的大太監魏廷山。

見著屋內的二人,他滿臉笑意。

“奴才參見皇後孃娘,參見德妃娘娘。”

呂淑儀坐在椅子上,不鹹不淡的應了一聲。

蘇柳兒笑道。

“魏公公今日怎麼過來了?”

“太子殿下從宮外回來,給娘娘帶了點禮物,特地讓奴纔給您送過來。”

說著,他吩咐身後的小太監。

小太監拿著一個有些大的盒子,當著蘇柳兒的麵打開了。

裡麵是一盒子的簪花。

各色各樣,很是豔麗。

蘇柳兒露出一個笑意。

“珩兒有心了。”

讓玉芝收下後,她與魏廷山說了幾句關心慕容珩的話,之後便讓他離開了。

等人走後,呂淑儀擰了擰眉。

“這東西有些廉價,太子出宮兩日,就隻帶了這些小玩意過來,看樣子,也並非對您有多上心。”

“本宮喜歡。”

蘇柳兒起身,伸手將其中一朵簪花拿過來,雖然是絲絹做得假花,但是也倒是活靈活現,惹人喜愛。

呂淑儀站起來。

“娘娘若是喜歡,臣妾日後尋一些真花送來。”

“不必了,本宮如今不喜佩戴太豔麗的東西,這些簪花收在這裡看看就好,真花放不了幾日便萎了,這些假花就好。”

她頭也冇抬。

“本宮說過,你並非如你想象中的那麼瞭解本宮。”

呂淑儀道:“至少有一點,臣妾可以確定,娘娘是這個世上最愛孩子的母親,為了您的孩子,您可以做任何事。”

“而臣妾為了娘娘……可以做任何事。”

蘇柳兒隻是冷淡道。

“退下吧。”

呂淑儀沉默了片刻,之後福了福身,退了下去。

等人走後,玉芝轉頭,看著蘇柳兒,欲言又止。

“娘娘……奴婢怎麼覺得德妃娘娘……似是話裡有話?”

蘇柳兒冇應,隻是將簪花放下,眼中染上一層笑意。

“珩兒這孩子,這些年雖然經曆了很多,性子也越發的冷清,但是心底還是個柔軟的孩子。”

柔軟?

玉芝聽到這話,神色有些複雜。

用這兩個字形容那玉麵羅刹般的太子殿下,實在是有些驚悚。

蘇柳兒伸手將盒子合起來。

“拿去本宮的寢殿,收好了。”

她以前便喜歡簪花,還曾自己做過,不知從什麼時候起,便冇有心思再折騰這些了。

難為珩兒還記得。

東宮。

沈若惜回去之後,桃葉與冷霜應慕容珩的吩咐,讓小廚房給她準備了不少的補品,之後盯著她吃了。

吃完之後,沈若惜在寢殿休息了一個時辰。

剛剛醒過來,便聽見外麵的紅袖來報,說是慕容明華請她過去福陽宮。

“明華公主冇說找本宮什麼事嗎?”

“回太子妃,冇有,明華公主隻是說有事要與您商量。”

“本宮知道了。”

沈若惜起身,梳妝打扮好之後,便帶著人出門了。

在經過宮道的時候,卻聽見一陣罵罵咧咧的聲音。

隻見一旁的小道上,一位身穿藕粉色華服的女子,正趾高氣揚的站在人群前麵,神色淩厲,眸中不悅。

而她的麵前,跪著一個宮女。

沈若惜第一眼差點冇認出來,等看仔細了,才發現那穿著藕粉色衣裙的女子,居然是不久前被封為“淑妃”的憐兒。

不過短短數日,她整個人的氣場全然變了。

頭上插滿金釵步搖,身後帶著好幾個宮女,模樣明豔,眸子帶著幾分囂張。

她看著麵前的宮女,聲音帶著怒意。

“不長眼的東西,本宮的這玉如意可是皇上賜給本宮的,卻被你給撞上給砸碎了,你幾個腦袋都不夠賠的!”

那宮女十分委屈。

“淑妃娘娘,是您的宮女彩雲撞上奴婢的,奴婢好端端的走在道上,她與人說笑冇看到奴婢,之後……”

“閉嘴!你這賤婢,居然還敢狡辯!”

憐兒怒喝一聲打斷了她的話:“來人啊,給本宮掌她的嘴!打完之後,直接拖到慎刑司讓人處死她!”

彩雲立刻走出來。

“娘娘,奴婢親自動手,好好教訓她!”

說著,她揚起手掌,朝著那宮女的臉就扇了過去。

結結實實,利落狠辣,很快便打得那宮女痛撥出聲。

桃葉壓低聲音,湊到沈若惜的身邊說道。

“這淑妃怎麼跟變了個人似的,之前在殿前看著,還覺得清麗溫婉很好相處,一朝得勢就這麼狠毒,下人的命也是命啊。”

沈若惜也擰了擰眉。

若隻是打幾個耳光,她也不想去摻和這事。

但是那憐兒明顯是要作踐死那宮女。

一條人命。

她邁步,剛準備上前製止,突然聽見一聲憤怒的聲音。

“給本宮住手!”

沈若惜轉頭,看見身後,賢妃寧鶯鶯帶著幾個宮女,匆匆朝著這邊趕過來。

衝到憐兒麵前後,眸中湧上一層怒火。

“春然是我的宮女,什麼時候輪得到你教訓了!”

“原來是賢妃姐姐啊”

憐兒笑意自若:“姐姐這宮女可真是冒冒失失,你有所不知,她剛剛不小心打打碎了我的玉如意,我這才罰她的。”

“什麼玉如意,大不了我賠你一個就是了!”

“那是皇上親自賞賜給我的,後宮僅此一件,姐姐怕是賠不了啊……”

聞言,寧鶯鶯的火氣更大了。

這賤人!

在這顯擺什麼,不就是仗著自己那張臉,纔得到皇上的寵愛麼!?

春然朝著寧鶯鶯哭訴。

“娘娘,那玉如意根本不是奴婢打碎的,奴婢走得好好的,是彩雲自己不小心撞上來,將那玉如意撞碎了,之後卻賴到奴婢的頭上……”

聞言,寧鶯鶯立刻道。

“淑妃,你聽到冇有,是你自己宮女不長眼!”

“有人看見了麼?”憐兒笑意淡淡,“賢妃姐姐,明明就是你這宮女不老實,我看不如直接送到慎刑司拷問吧,好好用一頓刑,她就會說實話了。”

寧鶯鶯怒極。

“我看誰敢!”

憐兒絲毫冇理會她。

“來人啊,將這賤婢送到慎刑司,好好拷問!”

旁邊的宮人們麵麵相覷,之後紛紛上前,要將地上的春然拖走。

寧鶯鶯急了。

“你們誰敢動手!春然是我的人,誰敢動她,本宮決不輕饒!”

然而冇人停手。

後宮便是這麼現實。

誰得了聖寵,誰說話便好使。

如今憐兒風頭正盛,皇上對她獨寵,那便個個都向著她。

“賢妃娘娘,得罪了。”

“娘娘,您這宮女不老實,娘娘還是彆護著了。”

幾人將攔在跟前的寧鶯鶯拉向一邊,決意要將春然拖走。

寧鶯鶯對著幾人拳打腳踢,憤怒至極。

除了憤怒,還有深深地悲哀與無力。

她在後宮經營這麼多年,如今卻被一個剛入宮數日的女人給踩在了腳底。

她這十多年,彷彿就是個笑話!

“娘娘這邊好生熱鬨。”

寧鶯鶯正滿心怨恨的時候,卻聽見一聲溫和有力的聲音。

她一轉頭,便看見沈若惜穿著紫色的宮裝,朝著這邊走來。

她頭上的裝飾不多,但是僅有的兩件都是極其的貴重罕見,在日光下閃著貴氣的光芒。

那張傾城絕色的臉更顯得大氣端莊,穠麗多姿。

憐兒擰了擰眉。

“你是?”

“這位是太子妃。”

冷霜有些冷淡的介紹。

憐兒一愣。

她來宮裡之前,拓跋燁那邊的人也簡單與她說過宮裡的關係,其中重點提到的便是太子慕容珩。

讓她彆招惹到他。

她笑了笑。

“太子妃怎麼也過來了?”

“我見二位娘娘爭執得厲害,便過來瞧瞧。”瞥了一眼一旁被攔住的寧鶯鶯,沈若惜露出一個冇有溫度的笑意。

“淑妃娘娘這樣子,是與賢妃娘娘鬨了大的矛盾啊。”

憐兒道:“算不上什麼矛盾,不過是賢妃姐姐身邊的宮女不懂事,如今我正要處置她呢。”

“淑妃娘娘來宮中不久,有些規矩可能不是很清楚,若是你與賢妃娘娘鬨了不合,擅自處置她的人,怕是不合適,應當是要皇後孃娘做主的。”

沈若惜頓了頓:“不如,你們二位去找母後,讓她給你們評評理?”

聞言,寧鶯鶯瞬間來勁了。

她一把將身邊的幾個宮人踹開。

“不錯!是非曲直我們去皇後孃娘那裡說個清楚!”

雖然她與皇後不合,但是皇後對這個憐兒似乎更是不滿。

到時候吃虧的不一定是自己!

憐兒的神色冷了幾分。

她也想到了上次的事,皇後不分青紅皂白就怪罪了她。

若是鬨到皇後那裡,自己肯定占不到便宜!

——--還未回答我的話慕容曜目光灼灼的看向蘇柳兒,“母後可知曉,自己為何會中毒?”“此事母後倒是想問你蘇柳兒看著他,眼中罕見染上幾分厲色:“你父皇正當健壯,珩兒如今勢大權大,你們居然都敢在這個時候給皇上下毒,瘋了不成?!”慕容曜斂眸,明白了過來。“母後……難不成是您自己換了與父皇的茶水?”他就疑惑,蘇晟怎麼會犯這種致命的錯誤。如今蘇柳兒這般模樣,倒是讓他突然明白了。他不解:“母後為何要這麼做,難不成您舍不...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