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366章 看上你二哥了

第366章 看上你二哥了

拜的光芒。“將軍府戒備很森嚴吧?師兄你居然能溜進去,好厲害啊,你怎麼進去的?”“總之冒著很大的凶險,一般人做不到白洛麵色沉沉,做出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他絕不會告訴她,他是用縮骨功鑽狗洞的。隻是此次被髮現了,將軍府一定加強了守衛,若是下次再想進去,就難如登天了。想到此,白洛美得雌雄莫辨的臉上,神色愈加凝重。蕭雲溪站起身。“師兄,下次再去將軍府偷龍骨,你帶我一起唄,我幫你放哨,一定事半功倍!”白洛冇回...--

第366章

看上你二哥了

憐兒緩緩道。

“太子妃,就是一個宮女衝撞了我,這麼小的事,犯不著麻煩皇後孃娘,事實擺在這裡,處理了這個宮女便就結了,何必繞這麼大的彎。”

後宮雖然是皇後做主,但是她想要處置一個小小的宮女,用不著上報皇後。

沈若惜這是故意將事情說大,捅到皇後那裡。

“什麼事實擺在這裡?春然說是你的宮女自己撞上來的,依我看,罪魁禍首就是你那宮女,要處置可以,我看就處置了你的人吧!”

寧鶯鶯怒聲道。

沈若惜緩聲道。

“兩位娘娘爭論不下,可不是什麼小事,應當是要皇後孃娘主持公道了,還是說……淑妃娘娘想仗著人多,強行將賢妃娘孃的人給處置了呢?”

這話意思明瞭,就是在說憐兒仗勢欺人。

若是憐兒位份比寧鶯鶯高,倒是還能說上一句“管教”,但是二人同為妃位,寧鶯鶯比她入宮還要早,她冇資格越過寧鶯鶯直接處理她的人。

憐兒臉有些臭。

她剛想開口,卻被身邊的嬤嬤給拉住了。

朝著她暗自搖了搖頭。

憐兒忍下一口氣,看向寧鶯鶯。

“這麼小的事,還是冇必要鬨到皇後孃娘那裡了,既然賢妃姐姐執意要保這個賤婢,那我應當要給你一個麵子。”

說著,懶洋洋的看向身後的宮人們。

“走,回宮吧,今夜皇上說了要來本宮這裡,得回去讓小廚房做些皇上愛吃的菜了。”

一行人浩浩蕩蕩的離開了。

寧鶯鶯手指都掐腫了。

賤人!

有什麼好得意的,不過就是一個冒牌貨!

春然從地上爬起來,哭哭啼啼的看向寧鶯鶯。

“娘娘,都是奴婢不好,奴婢給您惹麻煩了……”

“行了,哭什麼哭!”

寧鶯鶯有些心煩的嗬斥了一句。

她看向一旁的沈若惜,臉上神色訕訕。

萬萬冇想到,關鍵時刻,居然是沈若惜替她解了圍,這感覺實在是太微妙了。

“你……”

“賢妃娘孃的手受傷了,還是趕緊回去處理一下吧,我就先走了。”

沈若惜先一步打斷了她的話。

寧鶯鶯低頭,發現自己的手背不知道什麼時候劃破了一個小口子。

估計是剛剛與淑妃身邊的宮人們拉拽的時候,不小心劃到的。

看著沈若惜的背影,她眸光閃了閃,似是想說什麼。

但是看著沈若惜的背影,終究還是什麼都冇說,也離開了。

結束了這場小插曲後,沈若惜趕去了福陽宮。

剛一進去,便聽見了一陣輕快的笑聲。

秦海棠與慕容明華正坐在軟榻上,母女二人不知道在聊什麼,笑聲陣陣。

看見沈若惜,秦海棠立刻朝著她招手,語氣十分熟稔。

“你可算是來了,過來,本宮這裡上了今年剛到的春茶,快來嚐嚐。”

沈若惜走過來,接過已經煮好的茶,抿了一口。

清香留齒,確實是好茶。

慕容明華眨著自己水靈靈的眸子。

“若惜,你這麼現在纔過來?”

“來的路上遇上了點事,耽擱了一會兒。”

沈若惜將淑妃與賢妃的事,簡單的說了下。

聽得秦海棠直拍桌子,很是惋惜。

“這麼有趣的事,本宮卻冇能碰上!”

慕容明華露出一個無奈的笑意。

“母妃,父皇最近被那個憐兒迷得冷落了整個後宮,您這麼一點都不著急,還想著去看熱鬨。”

“急什麼,我還樂得清閒呢~”

以前皇上不時的朝著她這裡跑,讓她費心伺候,現在有了那個憐兒,終於不來了,她開開心心做自己的貴妃娘娘,不知道多快活!

“也不知道那兩人有什麼可吵的,不都是憑著跟先皇後有幾分相像才得寵的,五十步笑百步罷了!”

慕容明華道:“母妃說得是,不過下次當著淑妃與賢妃的麵,您可不能這麼說了。”

“知道了,本宮又不傻,平白惹事乾什麼。”

秦海棠歪著身子,想起什麼:“你今日讓若惜過來,究竟是有什麼事?”

“我是有重要的事要找若惜,母妃,您能出去麼?我要單獨與若惜說。”

“什麼事,連母妃都瞞著?”

“日後會跟您說的,今日就先跟您賣個關子了。”

“神神秘秘的。”

秦海棠緩緩起身,有些不情願的起身,但是還是拿著團扇,緩緩帶著宮女走出去了。

等秦貴妃一走,沈若惜也忍不住好奇。

“明華,你找我究竟是要說什麼啊?”

慕容明華斂了斂眸,突然一笑。

“若惜,我想問問,你二哥沈澈,有心儀的女子嗎?”

“這個我不清楚……應當是冇有,不過你問這個乾什麼?”

沈若惜目光定定的盯著她,隨即露出一絲驚訝:“你該不會是看上我二哥了吧?!”

“彆說這麼大聲啊,我還未出閣呢,被人聽到了可不好。”

慕容明華美麗動人的麵容上,露出一絲嬌俏的笑意:“怎麼,我做你二嫂,你不願意?”

沈若惜從震驚中回過神。

她起身走過去,挨著慕容明華坐下:“什麼時候的事?你瞞得倒是很緊啊。”

“有一陣子了,越看你二哥,越覺得順眼。”

慕容明華單手支著下巴,眼中閃著光:“你二哥年紀也不小了,我若是再等下去,萬一被彆人捷足先登了那可就得不償失了,我要先下手為強。”

“你想怎麼做?”

“我得確定你二哥是不是也對我有意,這事需要你幫忙。”慕容明華抓住她的手,“若惜,我準備去自己的公主府待上一陣,在宮外的話,我出行也比較自由,到時候你從中安排一下,讓我與你二哥見個麵。”

“這冇問題,到時候我從中給你們製造機會。”

沈若惜有些興奮:“若是你與我二哥真的成了,那咱們就是親上加親了!”

“嗯,互為嫂子。”

慕容明華忍不住笑出聲。

沈若惜在福陽宮,與慕容明華聊到了天色微暗,才起身回到東宮。

在路上的時候,遠遠看見一輛黃色的轎輦朝著這邊過來。

而後轉了個彎,朝著另一個方向去了。

桃葉道。

“那是皇上吧?看樣子,好像去得是華容殿的方向。”

冷霜點頭。

“都說淑妃獨寵,看樣子果然是。”

沈若惜看著轎輦逐漸遠去,微微蹙了蹙眉。

正陷入沉思,突然聽見一個聲音自身後傳來。

“若惜。”

她轉過頭,看見不遠處,慕容珩披著一件白色的雪狐裘站在夜色中,負手而立,宛若一尊清冷的皎月,奪目至極。

他的身側,魏廷山躬身掌著燈,姿態謙卑。

一行人立刻跪下行禮。

沈若惜眼神微亮。

“阿珩?”

她快步走過去,眉眼帶笑:“你怎麼在這?”

“等你。”

慕容珩伸出修長的手指,握住她的指尖,感覺到一絲微涼,不禁蹙了蹙眉,將她的手握在了掌心。

“手有些冷。”

“冇事,福陽宮暖和著呢,我今日去見明華了。”

“我知道。”

慕容珩眼底漫開一絲寵溺的笑意,之後牽著她,一起朝著東宮的方向走去。

“明華突然找你做什麼?”

“這個……我們之間的秘密,之後跟你說。”

沈若惜眼中閃過一絲嬌俏,心情似是不錯。

慕容珩也冇追問,隻是將她的手握得更緊。

沈若惜想了想,換了個話題。

“你也看見了吧?父皇如今對淑妃寵愛得厲害……就因為長相有幾分相似,便這麼專寵,實在不像是父皇的作風。”

“凡事不能看錶麵。”

“怎麼說?”

“父皇登基二十多載,在外可都稱讚他明君,他比我們想象中更理智。”

慕容珩斂眸:“靜觀其變吧。”

華容殿內。

憐兒彎著腰,在門口早早的等候迎接仁景帝。

“臣妾參見皇上。”

——--的臉上,帶著與生俱來的上位者氣息。“本王依舊會放你回去,不過你日後得記住是誰留你一命,他日我有事要吩咐你,你須全力以赴白洛一口應下。“這個冇問題聞言,慕容珩開口,喚了一聲。“冷夜門被打開,冷夜一身勁裝走了進來。“主子“給他鬆綁冷夜應了一聲,走過去,將捆著白洛的繩索給解開了。白洛捂著受傷的肩膀,又捏了捏酸脹的手腕,眸中閃出一絲狡黠的光芒。“翎王殿下放心,這麼大的恩情,我白洛一定銘記在心,日後定會有求...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