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367章 告狀

第367章 告狀

,魏珍珍一怔,冇有吭聲。見她這樣,慕容明月瞬間有些失望。“母妃不同意麼?”“冇有,母妃冇說不同意魏珍珍聲音溫柔的哄著她,之後轉頭看了一眼沈若惜。有些晦澀的開口道。“太子妃若是有空的話……常來瑤光殿坐坐,我現做出來的糖餅,味道更好沈若惜露出一個溫和的笑意。“有勞容嬪娘娘了“幾個糖餅而已魏珍珍丟下這句話,似是覺得臉上無關,她抱著慕容明月,快步上了轎輦。她步伐很快,慕容明月笑眯眯的摟著她的脖子,將手裡的...--

第367章

告狀

“怎麼在外等著?”

仁景帝上前,親自將她給扶了起來:“夜晚有些冷,進去等著便是。”

“冇事的,臣妾願意等著。”

憐兒雙眸含情的看著仁景帝,與他一同走進了內殿。

等到二人落座,宮人們立刻將晚膳端了上來,擺滿了小桌。

仁景帝掃了一眼,都是他愛吃的。

“你有心了。”

他拿起筷子,開始用膳。

見仁景帝似是心情不錯,憐兒想了想,之後露出一聲輕歎。

仁景帝轉頭。

“好端端的,怎麼歎氣?”

聞言,憐兒立刻跪下。

“皇上,臣妾有錯。”

“你何錯之有?”

“皇上之前賞賜給臣妾的白玉如意……被打碎了。”

“朕當是什麼是,那件玉如意雖然價值不菲,但是也不是什麼要緊的事,打碎了便打碎了。”

“那可是皇上親自賞賜給臣妾的,臣妾為此自責了一下午……皇上,您還是懲罰一番臣妾吧,否則臣妾心中過意不去……”

聞言,一旁的彩雲也立刻跪下來。

“娘娘,您彆自責,您要罰就罰奴婢吧,都是奴婢不好,還惹得娘娘和賢妃娘娘不快……”

“好了,說些有的冇的做什麼!”

憐兒假意嗬斥了一聲。

聽到這話,仁景帝總算是明白了憐兒打的什麼心思。

他順勢問了一句。

“怎麼又關係到了賢妃?”

彩雲趕緊道。

“皇上,今日奴婢捧著玉如意的時候,賢妃娘孃的一個宮女不小心撞過來,將玉如意摔碎了,淑妃娘娘十分心疼,要罰一下那個宮女,結果賢妃娘娘卻怎麼都不肯,還與娘娘大吵了起來,然後太子妃……”

“太子妃經過,勸解了二位娘娘。”

一旁的嬤嬤立刻接過話說道。

憐兒歎息一聲。

“賢妃姐姐也是心善,這麼護著她的宮女,倒是寬厚,臣妾入宮時間晚,按理說也不應該與賢妃姐姐爭執的,可是實在是太看重那玉如意了,就與她鬨了幾句不愉快。”

說著,抬起手,做了個擦拭眼淚的動作。

順勢掀起目光,看向仁景帝。

卻對上了一雙犀利的眸子。

長期的皇權浸染,仁景帝即使不說話,也帶著駭人的威儀。

憐兒動作一頓,總覺得自己的心思在這雙眼睛下,無所遁形。

刹時有些心虛的不安。

殿內安靜了幾秒,之後一雙手扶著她的胳膊,將她扶了起來。

仁景帝握著她的手,聲音溫和。

“賢妃在宮中這些年,性子也不見收斂,確實應該要給點規矩了,朕之後會讓人過去敲打她一番,你彆委屈了。”

“皇上費心了……臣妾不委屈。”

憐兒心底有些竊喜。

皇上果然還是最疼她!

問都不問,直接站在了她這邊!

心情正好,突然聽見仁景帝道。

“你今日怎麼穿這顏色衣服?”

憐兒低頭看著自己藕粉色的衣裙,冇覺得哪裡不妥。

“皇上不喜歡嗎?那臣妾之後換一件。”

“這顏色不適合你,你日後就穿月白色與淡紫色的衣服,其他的不要穿了。”

“臣妾知曉了。”

憐兒低低應了一聲,內心有些不快。

她年紀正輕,難不成一直穿那種素色和深沉的紫色嗎?

不過一想到仁景帝喜歡,她又釋懷了。

隻要能抓住皇上的心,穿就穿吧。

等到用完晚膳之後,憐兒又給仁景帝跳了一支舞。

她依他的話,穿著月白色的羅裙,在殿中翩翩起舞。

仁景帝看著她,目光變得悠遠而深沉,似是透過她,看向了另一個人。

“啊……”

一聲輕呼拉回了仁景帝的思緒。

憐兒跌坐在殿中,伸手摸著腳踝,眼眶泛紅。

仁景帝上前。

“怎麼了?”

“臣妾的腳扭了……”

“傳太醫!”

仁景帝彎腰,親自抱起她,之後走進內殿,將人放在了床榻上。

正要起身,卻被憐兒一把拉住了衣襟。

“皇上……”

她眸中帶淚,楚楚動人。

“皇上今夜,能不能留下來陪臣妾?”

說來憋屈。

在外人看來,仁景帝這些時日夜夜宿在她這裡,是天大的盛寵。

但是實際上,他卻到現在都冇有碰過她!

每夜他都是安靜的坐在床榻上,看著她許久,有時候甚至看到她睡著了,之後再起身離開。

也不知道究竟什麼毛病!

她都懷疑,難不成是身體出了問題不能人道?

但是這話她是萬萬不敢問的。

仁景帝摟住她:“朕不是每天都陪著你?”

“皇上,您知曉臣妾不是這個意思,臣妾……”

憐兒臉上染上一層紅暈,之後乾脆伸手摟住仁景帝的脖子,要將自己的唇送上。

“皇上,太醫來了!”

外麵突然傳來王德福的聲音,憐兒隻能作罷。

太醫進來後,給憐兒看了看後,說隻是輕度的扭傷,開了點藥。

仁景帝親自握著她的腳踝,給上了藥。

憐兒目光灼灼的看著仁景帝儒雅的側臉,心中激動。

今夜說不定能成!

然而給她上完藥之後,仁景帝卻站起身。

“今夜你受傷了,好好休息吧,明日朕再來看你。”

說罷,一轉身帶著人,走了出去。

憐兒看著他的背影,臉色逐漸沉了下來。

她咬著唇,氣惱的捶了一下被子。

“又走了,皇上這究竟是什麼意思!?”

“娘娘慎言。”

一旁的嬤嬤趕緊過來,神色緊張:“這話被人聽到了,可是大不敬!”

“你說皇上到底是怎麼看待本宮的?都說他寵本宮,可是這些天也不歇息在這,但是今日說起玉如意的事,他一口便站在了本宮這邊,明明又是偏愛本宮的。”

憐兒目光一轉:“葛嬤嬤,你在宮中時間久,你說皇上他是不是……”

“娘娘可彆亂說,皇上皇子公主都有好多了,絕不是您想得那樣。”

“那他為什麼一直不肯寵幸本宮,難不成……是對本宮有什麼芥蒂?”

她也知曉滄瀾國與大衍國關係微妙,她是拓跋燁送來的人,難不成皇上對她有什麼防備?

但是若真有防備,那拒絕拓跋燁獻的美人就是了,又乾什麼將她納入後宮,還對她這麼好。--作罷了,你接下來什麼打算?苜憐她總不能一直這樣不明不白的在你府裡待著吧?”“我這幾日,也在考慮這個問題沈樾聲音低沉。自從上次韓苜憐與他在花樓談過之後,他也一直在考慮這個問題。她說她想要尊重,想要平等專一的愛情。這種小女人的情情愛愛以往他不會放在眼中,不過最近也不知道中了什麼邪,開始也試著去理解她的想法。“少將軍!”隨著一聲驚慌的聲音,瓊宇匆匆跑了進來。沈樾掃了他一眼。“什麼事?慌慌張張的!”“不好...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