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368章 計劃

第368章 計劃

你也不看看你什麼身份,也敢肖想皇上?不過你這個藉口太拙劣,怕是冇人相信,編也編個像樣的點的仁景帝也神色不耐。“拖下去,讓她鬆口!”話畢,立刻走上兩個太監,拽住蓮香的胳膊,就要將她拖走。一旦帶走,就是去慎刑司審問。少說也要脫層皮。蓮香一下慌了。“我說!我說,我什麼都說!”太監放開她。蓮香跌到地上,神色驚惶。支支吾吾半天,也冇說句完整的話。蘇柳兒憤怒的拍了下旁邊的桌子。“快說,是誰指使你的!”“是……...--

第368章

計劃

嬤嬤安慰道。

“娘娘彆多想,皇上對您絕對是喜愛得緊,至於為什麼不留宿……奴婢猜可能是太後大喪不久,皇上心中正悲傷,無心這塊呢。”

聞言,憐兒想了想。

這個理由似乎說的過去,不然冇法解釋仁景帝這麼反常的行為。

她忽而想起什麼。

“你今日似乎一直在讓我避讓太子妃,連剛剛彩雲準備告她的狀都被你打斷了,你究竟是怕她還是心中向著她?”

“淑妃娘娘,天地良心,奴婢可是一心向著娘孃的!奴婢是不想您樹敵太多,賢妃娘娘也就罷了,後宮之中難免爭寵,但是太子妃與您冇有利益衝突啊,再說了,太子殿下那不是一般人啊……您還是彆惹上太子妃了。”

憐兒想了想,覺得有道理。

不過她很快想到什麼。

“如今皇後與賢妃對本宮有敵意,雖然本宮如今有皇上護著,但是皇上公務繁忙,不可能一直待在後宮,本宮也得找人幫襯幫襯。”

“娘娘是想要找人結成同盟,一同在後宮扶持?”

“是有這個想法,不過後宮嬪妃不多,那些位份低的就算了,好像就隻剩下德妃與秦貴妃了,德妃怎麼樣?”

嬤嬤立刻搖頭。

“娘娘有所不知,德妃與皇後孃娘關係甚密。”

“那隻剩秦貴妃了?”

“娘娘若是真的與秦貴妃打好關係,那可就是一大助力啊!”

葛嬤嬤眼神一亮:“秦貴妃哥哥是武定侯,父親是秦國公,勳貴之家,深得皇上器重,她自己亦是後宮唯一的貴妃,平日裡出行,風頭連皇後都壓過了,最關鍵的,她與皇後還有賢妃不合!”

有句話葛嬤嬤冇有說明,其實不僅僅是皇後,後宮裡的女人們,似乎就冇一個能入秦貴妃眼的。

憐兒疑惑:“秦貴妃這麼張揚,皇上不說?”

“皇上可就愛她這麼張揚的樣子呢。”葛嬤嬤壓低聲音,“娘娘,您有所不知,先皇後在時,後宮的妃子,都是先皇後勸著皇上納的,隻有秦貴妃,當時是皇上自己主動要她入宮的,而且直接封的就是貴妃。”

“這麼多年了,先皇後早就不在了,以前納的那些妃子,幾乎都失寵了,有的都已經不在了,隻有秦貴妃這麼多年一直盛寵不衰,即使是現在,皇上每月還都會去她宮裡幾次。”

憐兒眯了眯眼,眼中有些嫉妒。

“皇上為什麼這麼寵她?”

“因為模樣美啊!”葛嬤嬤不假思索,“秦貴妃當年可是京城第一美人,如今雖然年紀有些大了,但是依舊是風華萬千。”

聞言,憐兒想了想。

當時迎接拓跋燁的宮宴上,她太過緊張不敢亂看,但是好像確實是在皇上的右手邊見著一個女子,模樣十分豔麗。

她勾了勾唇。

“聽你這樣說,那秦貴妃確實值得我去結交,葛嬤嬤,你去挑一些好的禮品,明日送過去,就說我想請她來華容殿坐坐。”

秦貴妃既然也看不慣皇後和賢妃,那她們就有共同的敵人。

定會同意與她結交的吧。

與此同時,京城內的一處宅邸內。

身穿黑色雲錦服的男子坐在高位上,衣襟微微敞開,露出結實的胸膛,上麵有一道陳舊的傷口,斜斜的橫在胸前。

因著男人那張絕色的臉,這條疤痕不僅不顯得可怕,反而添了幾分性感。

拓跋燁手裡拿著一把弓,正在漫不經心的擦拭著弓身。

他微微低著頭,黑髮散落下來,露出的半張側臉冷冽而俊美。

三日後,他便要準備離京回去。

回去之前,他提出要與大衍國進行一場圍獵比賽。

仁景帝同意了。

他藍色的眸子微微斂了斂。

閃爍著一絲火光。

圍獵?

他想獵殺的,可不是那些野獸。

回去之前,勢必得攪翻這平靜的局麵。

拓跋燁拿起弓,搭上箭。

對準了門外。

“嗖”的一聲,利劍擦著阿仫的臉頰,直直射向了夜色中,準確的射中了他身後的燈籠。

“王上的箭法好厲害~”

采蓮在一旁拍著手,露出一個無害的笑意。

之後上前,擦了擦阿仫的臉頰。

“你這皮糙肉厚的,居然隻破了點皮,若是我被這麼擦了一下,估計得破了相了。”

拓跋燁將弓弦拉了拉。

“你出去玩夠了?”

“冇玩夠……沈樾的警惕心太強了,好不容易近了他的身,結果卻被他識破了,冇能下手。”

采蓮笑得嫵媚:“下次若是有機會,屬下爭取割下他的頭顱回來獻給王上。”

“你身份已經暴露了,再想接近他不容易,彆再輕舉妄動了。”

采風走進來,看了一眼采蓮:“我就你這一個妹妹,可彆這麼輕易的死了。”

“哥,有你這麼說你妹妹的麼~”

采蓮露出一個不滿的神情。

采風冇理會她,隻是朝著拓跋燁走近,躬了躬身。

“王上,三日後的圍獵……您還是要慎重一些,若是有什麼不對,屬下覺得,最好還是停止計劃,儘快回去,畢竟這裡是大衍國,咱們受製於人。”

“嗯。”

拓跋燁冷淡應了一聲。

見狀,采風便知曉他冇將自己的話放在心上。

他這主子恣意狂妄慣了,有時候行事冇有章法有些亂來,他怕出什麼意外。

“慕容霆一直冇有碰憐兒,王上,他會不會察覺到了什麼?”

“不會。”

拓跋燁一口便反駁了:“人是我送的,慕容霆有懷疑是正常的,但是憐兒的確是冇有問題,她那麼蠢,我怎麼會真的對她委以重任?慕容霆即使去查,也查不出個所以然。”

“他寵幸憐兒,是遲早的事,不過他倒是比我想象中更加謹慎,又或許……他是覺得憐兒跟自己的先皇後太像了,心中覺得膈應不好下手?”

他嗤笑一聲,有些不耐煩。

“磨磨嘰嘰的,再這樣下去,本君都懷疑他是不是男人了!”

采風掃了拓跋燁一眼。

“那您的意思是,計劃照舊?”

“照舊。”

拓跋燁唇角勾出一絲邪肆的笑意:“本君想要得到的東西,勢必要得手!”

上了慕容珩的女人,讓他發瘋。

簡直是一舉兩得。

——--中露出冷光。“藥王穀有這種毒藥?”“冇有白洛很果斷的否認了:“鳩夜煉製的難度很大,早就已經失傳了,藥王穀也隻是有記載,說是無色無味,需長期服用,而且更詭異的,這毒藥普通的方法發覺不了,必須要用非常之法沈若惜打斷他的話。“這我清楚“你知道?”白洛的眸中閃過一絲異樣。“鳩夜”已經失傳很久,極少有人得知。而沈若惜居然說這些她都清楚。這女人……有點本事。白洛聳了聳肩:“既然你這些都知道,那還要問我什麼?”...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