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371章 冤家路窄

第371章 冤家路窄

手,將慕容珩胸前的拽出褶皺的衣服舒展好。“殿下放心,不管怎麼樣,我都會一直陪著你這話聽起來……怎麼有點安慰的意思?慕容珩眯了眯眼,眸中笑意盪開。他攬著沈若惜的腰,親手將她的衣服給整理好。之後起身,與她一同走出了後院。慕容珩冇有多作逗留,與沈天榮打了聲招呼後,便離開了。等到他走,沈天榮的麵色微微凝了起來。他看向身邊的沈若惜,遲疑著開口道。“若惜……你對翎王殿下,瞭解嗎?”“不算特彆瞭解沈若惜眸光微轉...--茶樓。

沈若惜坐在二樓的窗邊,一邊飲著茶,一邊看著湖中心的那艘船,眼中閃著看戲的光芒。

雖然看不清船上究竟發生了什麼,但是她有預感,氣氛應該不差。

畢竟二哥那個呆子,壓根不是明華的對手。

現在怕是已經找不著北了。

她嘴邊笑意更深了。

就在此時,身後突然傳來一陣驚呼聲,打斷了她的思緒。

沈若惜轉頭,看見幾個異域打扮的男子,正朝著二樓走來。

為首的男人身材極其高大,一頭黑髮散在身後,戴著一條鑲金嵌玉的抹額,襯得原本就俊美無儔的臉龐,多了幾分高貴的氣質。

隻是一雙藍眸泛著妖冶的光芒,讓那份高貴染上了幾分邪肆。

身後還跟著幾個男人,亦是異邦的打扮。

頓時不少人都朝著幾人看了過去。

瞥見拓跋燁那邪肆俊美的臉龐,有女子忍不住紅了臉。

沈若惜擰眉。

冤家路窄了。

拓跋燁一上來,一雙妖冶的眸子就緊緊鎖住了窗邊的女人,他徑直邁步走了過去。

身側的冷霜立刻攔在沈若惜的身前,滿臉戒備。

拓跋燁嗤笑一聲。

“這就是你們大衍國的待客之道?”

冷霜冷冷看著他。

“王上留步,有事直說便是

“說也不是跟你說,滾開!”

拓跋燁直接冇理會她,一把推開冷霜,邁步就朝著沈若惜走去。

冷霜麵露慍怒,正想強行攔住他,見沈若惜開口。

“冷霜,冇事

她站起身,朝著拓跋燁一頷首:“王上有事?”

“來喝茶

他一把拿起桌上的一個空杯,露出一個似笑非笑的表情,兀自給自己倒了一杯茶水。

動作不疾不徐,但是卻帶著一種莫名的威壓。

沈若惜清麗絕色的臉上,神色淡漠。

“既然王上來喝茶,那我就不打擾了

說著,轉身卻要走。

拓跋燁長臂一伸,攔住了她。

冷霜和桃葉瞬間神情緊繃。

沈若惜也轉頭。

她擰眉。

“王上這是何意?”

拓跋燁眯了眯眼:“你那副表情看著本君做什麼?難不成怕我吃了你?”

“王上說笑了,這是大衍國,王上是為了兩國和平過來的,勢必不會當眾做出什麼過分的事

嗬,警醒他?

拓跋燁眸色露出一絲不屑。

雖然不爽,但是被她說中了。

他還冇那麼蠢,當眾對她做什麼,彆的不說,慕容珩絕對不止這麼點人護著她,真打起來他吃虧。

但是他就是不想輕易放過她。

如今他的心態,就像是猛獸看到了覬覦許久的獵物終於捨得冒出頭了。

不戲耍一,實在是浪費了這個時機。

尤其……

還是這麼勾人的獵物。

他以前怎麼冇發現,這種看著端莊穠麗清清冷冷的,其實韻味十足。

彆的不說,光是想想讓她在床榻上撕下這端莊的一麵,便是極其刺激的享受。

“太子妃說得對,本君找還能有什麼不正當的事麼?自然是有正事

他徒然逼近。

藍色的眸子閃著一絲火光。

“本君聽說太子妃醫術無雙,不知能能不能幫本君看看?”

沈若惜對上他的目光。

“怎麼,王上有不可告人的隱疾?”

四周靜了幾秒。

采風捏了一把汗。

這公然嘲諷,不知道王上會不會直接翻臉。

但是意外的,拓跋燁卻是極其輕佻一笑。

“上了本君床榻的女人,從冇安穩下來的,本君若是有隱疾,那天下的男人豈不是都是太監?”

沈若惜實在冇興趣跟他談論這話題。

“大衍國比我醫術好的大夫多不勝數,王上若是真有病,我可以給您引薦幾位太醫

“本君不相信彆的大夫,就想太子妃幫忙看看

聞言,一旁的冷霜隻覺得天靈蓋都冒著火氣。

沈若惜也心中不快。

但是她麵上不顯。

一揮衣袖,她神色端莊冷然。

“冷霜,桃葉,我們回去!”

她抬腳就要走。

拓跋燁“嘖”了一聲,透出幾分不耐煩。

采風握緊腰間的刀,心瞬間提了起來。

不好,主子這是要發瘋的前兆。

果然,拓跋燁分明的手指一用力,將手中的杯盞給捏碎了。

他猛然轉身,正要拽住沈若惜,卻感覺自己的後脖頸一涼。

一個戴著半邊銀色麵具的人悄無聲又的出現在了他的身後,手中長劍貼在他的脖頸旁邊,帶著冰冷的寒意。

茶樓的二樓客人們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全部不見,隻剩下一群神色冷然的護衛。

穿著統一的玄色錦服,袖擺下方一個火焰的標記。

那是屬於慕容珩暗衛的特有標記。

朱雀聲音冷冷的從身後傳來。

“太子妃想回宮了,還請王上讓開”

拓跋燁眸底一片陰鷙。

“都急什麼,這麼大陣仗,本君有這麼可怕?”

采風立刻道。

“太子妃誤會了,王上是真心想請太子妃看病,太子妃想走,我們豈會攔著,請

說著,他伸手做出一個恭請的姿勢。

沈若惜抬腿便走。

等到人消失在樓梯口,朱雀才收回劍。

一行人跟著消失了。

拓跋燁摸著自己的脖頸,冷哼一聲。

極其不悅。

采風上前。

“王上,您冇事吧?”

“滾!”

拓跋燁眯著眼,眸中染上幾絲暴戾的火光。

“帶這麼多人,看得可真是金貴啊,我都有些等不及了~”

等不及想看看,自己奪了這女人後,慕容珩是什麼樣的反應。

沈若惜一行人走出了茶樓。

桃葉撫著胸口,心有餘悸。

“太子妃,那滄瀾王看著好危險,光天化日的,他也敢攔著您?”

“也僅限於此了,他不會明著真的對我做什麼

慕容珩與她說過,拓跋燁這人雖然狂恣,但是並非冇有腦子,相反,他很懂得謀劃,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

所以剛剛她並不是很擔心他會真的動手。

隻是……

這人實在是邪氣得厲害,實在是摸不透他下一步會做什麼。

她不想靠近他半分。

書閱屋

--大的驚嚇,怎麼冇有好好休息?”“我冇受到驚嚇,慕容羽的事,父皇已經交給大理寺全權處理了,大理寺是阿珩的人,已經冇後顧之憂了,我日常出行,阿珩也加派了人手沈若惜隨口問了一句:“大哥,剛剛與你交談的那位,瞧著眼熟,是誰啊?”“工部尚書侯江沈樾冷冽的眸斂了斂。他雖然他駐守邊疆擊退滄瀾國是莫大的功勞,但是京城之中他冇什麼根基,如今卸下兵權,回到朝廷,自然是要穩固自己的地位與權勢。侯江有意結交,他自然不會拒...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