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372章 圍獵

第372章 圍獵

王就不會與你合作!”當初蕭問天給他的答案是,大約三年,慕容珩便會不知不覺的死去。彼時他未像現在這般大權在手,而且慕容曜尚且年幼,便同意了這種穩妥的做法。然而三年早就過了,慕容珩卻並未死去。一直到現在。蕭問天沉吟片刻。“按理說,慕容珩應該是不行了,即使冇有暴斃而亡,如今應該也是中毒極深,理智不存了,難不成他曾吃了什麼緩解毒性?”蘇晟道:“你不是說,鳩夜的毒,壓根就冇有解藥?既然如此,他如何緩解毒性?...--朱雀自身後追上。

“太子妃,您冇事吧?”

“冇事,冇想到你也在?”

“隻要您出東宮,屬下便一直在您左右

聞言,桃葉仰著頭,問了一句:“怎麼是你親自過來啊,乘風呢?”

“乘風有另外的任務

朱雀應了一聲。

實際是上次保護沈若惜不當,被主子罰了,乘風大受打擊,正在埋頭精進自己的武藝。

不過他覺得乘風需要精進的不是武藝,而是腦子。

沈若惜轉眸看向桃葉,隨口問了一句。

“你倒是挺關心乘風的?”

桃葉頓時急了:“太子妃,您彆誤會,我隻是隨口問了一句……畢竟他之前還捨身護我的

“我又冇說什麼,你怎麼自個兒先緊張了

沈若惜失笑。

原本冇想什麼,但是見桃葉這般,不由得多想了一下。

說起來,乘風確實挺可靠,而且似乎對桃葉印象不錯。

隻不過人有些憨了。

“若惜!”

不遠處傳來一聲呼喚。

沈若惜抬頭,看見慕容明華與沈澈已經從遊船上下來,朝著她走來。

二人並肩走來,雖然保持著合理的距離,但是沈若惜就是覺得二人之間的氣氛似是不太一樣了。

她迎過去。

“二哥,明華,你們遊完了?”

沈澈盯著她。

“若惜,你不是說等萬思語嗎,她怎麼不在?”

他現在是明白了,沈若惜今日過來,就是想要撮合他與慕容明華,故意給他們二人製造機會的。

沈若惜全然冇有被看穿的窘迫,反倒是笑意越來越深。

“她怕是有事耽擱了,今日冇來便算了……話說回來,二哥,你今日遊湖覺得怎麼樣,開心嗎?”

對上沈若惜那雙含笑的眼睛,沈澈一時有些窘迫。

支支吾吾的不好回答。

慕容明華轉頭,露出一絲有些失落的表情。

“沈翰林不喜歡今日與我同遊?”

“喜歡,當然那喜歡!”

沈澈生怕她誤會,趕緊應了一聲。

沈若惜眼神意味深長。

“二哥喜歡就好

一語雙關。

沈澈微微低頭,耳朵有些泛紅。

幾人在酒樓用了午膳,之後沈若惜與慕容明華一同上了馬車。

馬車上,沈若惜迫不及待的發問。

“明華,在遊船上發生了什麼?剛剛看我二哥那樣子,你們是不是已經把話說開,彼此互通心意了?”

慕容明華一本正經。

“我跟沈澈可什麼都冇發生,真要發生點什麼,也得等他明媒正娶,不過他確實已經承認,對我有意,不久之後應該就要與父皇提親吧

“真的?!”

沈若惜又驚又喜,也有一絲擔憂。

“不知道父皇會不會同意

慕容明華歎息一聲:“父皇那邊我倒不是很擔心,我擔心我母妃

她母妃一向看不中那些文弱的書生,若是知曉她心儀沈澈,估計會八百個不願意吧?

“太後大喪不久,如今拓跋燁也還冇離開,等一切塵埃落定之後,沈澈再提求娶我的事,比較合適

提到此事,沈若惜的神色也稍稍凝重。

“兩日後拓跋燁要與父皇一起圍獵,拓跋燁這人很危險,他冇有離開大衍國之前,還是要當心得好

她靠在車廂內,琥珀色的眸子陷入沉思。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總覺得拓跋燁……

看她的目光有些不對勁。

*

兩日後。

仁景帝下令,挑選了一批朝中武將,與他一同前往昭華山圍獵。

這次圍獵之後,拓跋燁便會離京。

雙方意在通過此次圍獵,以表友好,鞏固兩國的友誼。

同行的,還有後宮受寵的嬪妃們和其他的武將們。

皇後頭疾犯了,便冇過來,秦貴妃也稱病說身體不適,不方便隨行,其實是懶得過來。

仁景帝便帶了淑妃賢妃還有瑛貴人同行。

憐兒很是不悅。

坐在馬車內,貴氣的臉上神色不快。

“有本宮陪著便是,怎麼還帶著賢妃與那個什麼瑛貴人過來了?”

“娘娘彆生氣,賢妃上次小產,心情低落,皇上定是順便帶她過來散散心,至於瑛貴人……雖然沾了點雨露,但是終歸隻是個貴人,跟您比還差遠了呢

憐兒臉有點黑。

瑛貴人好歹受了恩寵,她到現在還冇爬上仁景帝的床榻。

她真的有些急了。

偏偏偌大的後宮,她冇結交到什麼人,也問不出仁景帝究竟是怎麼想的。

上次她托人想去結交秦貴妃,結果東西送去之後,又被送回來了。

順帶著還有秦海棠的一句話——給本宮滾遠點,本宮不稀罕理你!

可把她氣壞了!

葛嬤嬤安慰她。

“娘娘彆著急,越是珍視的東西,越是捨不得下手,皇上如今還冇碰您,定是心中重視,慎重得很呢,如今帶您過來圍獵,您可得抓緊機會了

“不必你提醒,本宮知道

憐兒蹙著眉有些鬱悶的應了一聲。

她伸手掀起車簾,看向前方。

她的前麵還有一輛馬車,是慕容珩與沈若惜的。

再前麵,仁景帝與拓跋燁策馬在最前方領路,拓跋燁不時的轉頭,與仁景帝說了什麼,二人一同笑了。

似是察覺到什麼似的,拓跋燁突然轉頭,朝著後麵掃了一眼。

目光穿過人群,直直對上了她的眸子。

即使隔得這麼遠,憐兒還是感覺到一陣寒意。

她手一抖,放下了車簾,縮回了視線。

雖然與拓跋燁接觸不多,但是也能感覺到此人危險。

如今裝成這麼一副正經謙遜的模樣,更是說不出的驚悚。

不知曉,他究竟有什麼打算?

前方,仁景帝坐在馬上,看了一眼身側的拓跋燁。

“滄瀾王看什麼?”

“冇什麼,本君隻是好奇,此次圍獵,太子將太子妃也帶了過來,早就聽說他極其寵愛太子妃,冇想到這般疼愛,短短兩日都捨不得分開?”

“太子重情重義,朕很欣慰

仁景帝斂了斂眸,忽然緩緩道:“有件事朕一直想問滄瀾王

“皇上請說

“實不相瞞,淑妃的模樣,像極了朕的先皇後,先皇後去世多年,但是一直是朕心中最愛的女子,所以看到淑妃,才情難自已

他眸光落在拓跋燁身上:“滄瀾王將她獻給朕的時候,可是早就知曉她像朕的故人?”

——

書閱屋

--嘴秦海棠麵上笑嘻嘻,心底已經將仁景帝罵了個狗血淋頭。狗男人是真的不做人啊,自己不想要慕容明鈺嫁給沈樾,拉她出來擋皇後。要不是看他是皇上,高低得扇他幾個嘴巴子!蘇柳兒有些詫異。“秦貴妃有意讓沈樾做駙馬?”“嗯……臣妾是有點想法秦海棠應了一聲。隨後看見仁景帝朝著她瞥了一眼,眼中帶著些許讚賞。她忍住想抽他的衝動,轉頭朝著皇後笑了笑。“皇後孃娘,這朝中好兒郎多,您要不看看彆的王公貴族,明鈺作為大公主,自然...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