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36章 處罰

第36章 處罰

態度激怒,剛想厲聲嗬斥,卻察覺不對勁。韓苜憐的手,被包著幾層厚厚的紗布。現在因為用力,紗布外麵已經逐漸染上一層鮮紅。“你手怎麼了?”沈樾下意識的鬆開她,準備看她的手指。卻見韓苜憐飛快的將手給縮進了被子。“給我看看沈樾將錦被掀開,強硬的將她的手給拉了出來。這才發現她兩隻手都被包紮了。他眸色沉了幾分。之後有些訝異的抬頭。“這是大公主弄的?”“你知道還問什麼問韓苜憐神色冷漠。沈樾無心跟她爭吵,他小心翼翼...--說罷,他看了一眼跪在身邊的寧蘭雪。

接受到他的目光,寧蘭雪心底狠狠罵了沈若惜一句“賤人”,之後露出一抹委屈的神色。

“沈大小姐,你誤會王爺了,其實王爺多次到我這裡來,都是因為與你吵架心中苦悶,隻能找我排解,他心裡一直有你的

慕容羽也道。

“若惜,隻要你能消氣,你說什麼我都願意做

聽到這話,沈若惜突然轉頭。

“什麼都願意做?那齊王讓寧蘭雪搬離王府回到她的勾欄院裡,怎麼樣?”

慕容羽神色一怔。

她果然是在設法逼他!

寧蘭雪也是咬緊了牙關。

這個賤人,居然敢這麼對她!

“我……答應你

冷不丁響起的聲音,讓寧蘭雪一驚。

她猛地抬頭,不敢置信的看著慕容羽。

對上她受傷的眼神,慕容羽心虛的避開。

他權衡了一下。

寧蘭雪與將軍府,孰輕孰重,他還是分得清的。

隻要先哄好沈若惜,之後即使是在勾欄院,他也會好好照顧寧蘭雪的,先委屈她了。

聽到這個答案,沈若惜點點頭。

“齊王終於拎清了一次,我氣消了不少

聞言,沈天榮掐著自己的人中,差點當場去世。

他還以為他女兒終於看清了慕容羽的真麵目。

冇想到還是瞎了眼!

慕容羽臉上浮現喜色。

“那若惜,你就彆鬨了,咱們回王府……”

“我隻是說氣消了不少,又冇說跟王爺回王府,該和離還是得和離的

慕容羽:……

要不是在大殿之上,慕容羽簡直想一把掐死她!

方蕙也坐不住了。

“若惜,不過一個勾欄院裡的賤婢,你何必跟她一般計較,既然你看著礙眼,本宮替你打發了!”

說著,她揮手:“來人呐,將這賤人拉出去,杖責三十,打完扔出宮,彆讓她死宮裡,臟了這地!”

和離是絕不能和離的!

她猜測沈若惜一定還是介意這個寧蘭雪,既然如此,就處置了這個賤婢,正好她也一直看不上這女人!

聽到這話,沈若惜卻露出一個為難的表情。

她輕聲道。

“方妃娘娘還是手下留情吧,畢竟寧姑娘已經有了齊王的骨肉,您這麼下狠手,怕是不合適

話一出口,殿上安靜了下來。

仁景帝和蘇柳兒的臉色都十分難看,方蕙更是傻眼了。

隻有慕容珩聲音愉悅。

“恭喜齊王兄

秦海棠也嗤笑一聲,跟著後麵道。

“那本宮就恭喜方妃了

方蕙的臉色更白了。

她氣惱得不行。

眼神憤憤的盯著地上的寧蘭雪。

好個賤婢,好大的手段,居然懷了子嗣!

這下,不僅徹底得罪了將軍府,還丟儘了齊王府的臉麵!

沈天榮忍不住起身。

“齊王,放著我女兒獨守空房大半年,卻讓一個外室有了身孕,你這不僅是滅妻,更是辱我將軍府!”

說著,他一轉頭,朝著仁景帝跪下。

“皇上,老臣就這一個寶貝女兒,您可要給老臣做主啊!”

沈若惜適時落淚,過去扶著沈天榮。

“爹,女兒不孝,讓您擔心了

父女二人靠在一起,一副委屈隱忍的模樣。

仁景帝一下怒了。

“齊王,你可知罪!”

慕容羽惶恐跪下。

方蕙也趕緊起身。

“皇上,羽兒都是受了這個狐媚子蠱惑,他與若惜青梅竹馬感情一直很好,都是這個賤婢橫插一腳!”

她越說越生氣。

“來人啊,快!將這個賤婢亂棍打死!”

話音落下,殿上立刻上了幾個膀大腰圓的嬤嬤。

朝著寧蘭雪走去。

見狀,寧蘭雪小臉煞白。

她一轉身,抓住了慕容羽的袖子。

“王爺,您快救救我!”

慕容羽抿著唇,眼中十分掙紮。

兩個嬤嬤扯住了寧蘭雪的手臂,就要將她拖下去。

寧蘭雪徹底慌了。

她大聲道。

“王爺,你快說句話啊,你之前不是說我纔是你的真愛,沈若惜是你迫於壓力才娶的,從來冇有愛過她麼?

你還說之後會允我正妃之位,絕對不會辜負我的!還有之前的……”

“放開她!”

慕容羽怒吼一聲。

之後猛地跪在了地上。

“父皇,蘭雪已經有了兒臣的骨肉,請父皇看在孩子的份上,饒她一命!”

見狀,方蕙差點兩眼一黑。

糊塗啊!

寧蘭雪不過一個女人,天下美人多得是,有什麼不能捨棄的?

但是失去了仁景帝的信任,對他的大業是致命的打擊!

她的兒子怎麼就拎不清呢!

仁景帝冷冷的目光看嚮慕容羽,半晌,伸出手,示意了一下。

拖著寧蘭雪的幾個嬤嬤,立刻停住了動作。

“若惜,這是你與齊王的事,你做主,要不要留下這個女人

聞言,慕容羽猛地抬頭,看向沈若惜。

他手指握緊,眼中瀰漫過一絲緊張。

按照沈若惜如今這麼冷漠的態度,一定會讓寧蘭雪死的!

可誰知她福身道。

“皇上,寧蘭雪雖然令人作嘔,但是她肚子裡的孩子是無辜的,臣女如今已經與齊王和離,就不咄咄逼人了,留下她吧

仁景帝點頭。

“你受了這等委屈,還願意給她求情,實在難得

沈若惜垂下眼眸。

讓寧蘭雪死太便宜了。

她要留著寧蘭雪這個禍害,繼續待在齊王府。

將來與慕容羽一起,陷入萬劫不複之地!

仁景帝掃了一眼幾人。

開了聖口。

“既然和離書已經簽下,沈若惜,你與齊王,從此婚嫁各不相乾,再無瓜葛

沈若惜叩首。

“謝皇上

慕容羽跪在一旁,心底不知是什麼滋味。

除了憤怒,還有一絲……

說不清道不明的失落?

“齊王

仁景帝突然再次開口,令慕容羽一驚。

“兒臣在!”

“你獨寵一個勾欄女而滅妻,行為不端,不尊綱常,有辱皇家臉麵,從今日起,褫奪你齊王的封號,停一年俸祿,杖責三十!”

慕容羽臉色發白。

但是卻半句話也不敢說。

“兒臣……知錯

“皇上,皇上開恩啊!”

方蕙從椅子上滾下來,跪在地上開始哭訴:“皇上,褫奪封號萬萬不可啊,羽兒一時糊塗,才被這個賤人所迷惑,罪不至此啊!”

褫奪封號,於慕容羽來說,是莫大的恥辱。

不僅品級降了,俸祿待遇都要削減。

最關鍵的,仁景帝這一舉措,無疑是在告訴世人,慕容羽不受寵。

對他奪嫡影響十分大。

--難不成,現在你還覺得我不行?”沈若惜臉色一怔,隨即腦海中浮現了之前的種種。上一次在溫泉邊,她差點虛脫了。“你行,但是我不是那個意思……”沈若惜艱難開口。她要怎麼解釋?床上勇猛,並不代表一定生的出孩子,慕容珩身體虧損了這麼多年,她也說不準到底能不能行……畢竟這方麵,她並不精通,隻能改日讓這塊的太醫看看了。她正欲言又止,突然感覺自己後腦勺一緊。一隻手強勢的禁錮住了她的腦袋。沈若惜微微睜大眼,之後便感覺...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