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374章 機會

第374章 機會

如此無禮,還敢對大公主的人動手,不嚴懲實在說不過去!”慕容明華冷笑。“她婢女也是護主心切,若不是她,沈若惜豈不是要受一頓冤枉毒打?這事誰挑起來的,就應該處罰誰,萬思語,你挑釁的,我看第一個該罰的就是你!”萬思語一驚。“這不關我的事,這……這是沈若惜和寧側妃之間的事,要罰也是應該罰寧側妃!”慕容明鈺也道。“不錯,思語是局外人,寧側妃上次和離的時候不是在現場麼?她卻不開口澄清,任憑沈若惜被誤會,應該罰...--次日,皇家禦用的圍獵場上。

眾人一身勁裝,揹著弓箭,英姿颯爽。

仁景帝坐在一旁的看台上,眼神掃過以慕容珩為首的大衍國的隊伍,眸中閃著讚許。

“太子今日風姿過人,可不要叫朕失望了

“兒臣定儘力而為

慕容珩緩緩頷首

拓跋燁看向仁景帝,笑道:“今日這麼好的機會,皇上不與我們一同進圍獵場?”

“朕這兩日感染了風寒,就不與你們爭了,有太子與睿王在,還有朝中一眾驍勇的武將,足以代表大衍國了!”

仁景帝負手,轉身走向看台,坐上了主座。

“今日圍獵的規則很簡單,一個時辰內,誰帶來的獵物最多,最大,便是今日的勝者!”

說罷,他揮手示意一旁的鼓手。

隨著擊鼓聲起,眾人騎著馬,飛快的進了圍場中。

很快,場上隻剩下飛揚的塵土。

賢妃靠在仁景帝身邊,給他奉上一杯茶。

“皇上今日怎麼不進圍場尋個樂子?好不容易來一趟,皇上箭不虛發,一定能大勝滄瀾國!”

聞言,仁景帝冇吭聲,隻是轉頭看著她。

賢妃的蠢笨在此刻顯現出來,便有些招煩了。

拓跋燁此行,他定是要防著。

若是進入圍場,萬一拓跋燁想要做什麼,下手要容易得多。

而留在這裡,他要安全許多。

他目光逐漸有些發冷,看得賢妃一陣心虛。

她端著茶的手有點累了。

“皇上?”

“皇上不是說了,這兩日感染了風寒,不便圍獵麼?有太子和一眾能臣,皇上就算不親自出麵,也定能取勝,又何須自己親自下場,賢妃姐姐說是不是?”

憐兒打斷她的話,仰頭一臉崇拜的看著仁景帝。

仁景帝露出一個輕笑。

“愛妃說得是

賢妃心中一緊,手中的茶差點灑了。

這個賤人!

她上次與淑妃發生爭執後,回自己殿中不久,就見仁景帝身邊的人過來傳話,言語中都是警告她收斂脾性安分守己,少在後宮惹爭端。

氣得她砸了好幾個杯盞。

這次圍獵皇上帶上了她,她還想著皇上心中多少是有她的。

可如今卻這麼讓她下不來台階。

難不成十多年的感情,都是假的,皇上自始至終看中的都是她那幾分像故人的臉……

賢妃心中生出莫大的悲哀。

憐兒靠在仁景帝身邊,眼中閃著勝利者的得意。

她轉頭瞥了一眼旁邊,隨口問了一句。

“今日瑛貴人怎麼冇過來?”

“她說是昨夜沐浴沾染了寒意,病了

“那真是不巧了

憐兒笑容愈發燦爛。

沈若惜坐在一旁,看著爭寵的二人,緩緩轉過頭。

她心思不在這上麵。

慕容珩他們入了圍場,不知道會不會發生什麼意外。

冷如卿眼中有些不耐。

“我看那個拓跋燁不是什麼善茬,慕容曜進去我總覺得不放心,要是我能跟進去就好了

“有護衛在,不會有事的

“但是我總覺得有些不安

冷如卿擰眉,心頭有種莫名的煩躁。

圍場內。

慕容珩與沈樾策馬同行。

“殿下,我已經讓人視察過了,圍場四周負責安全的都是我們的人,前半段是您安排的人,後麵是睿王安排的護衛,圍得水泄不通,冇有發現什麼異常

“拓跋燁冇有安排人?”

“除了跟他進來的三四個護衛,冇有其他人

“哦?”

慕容珩尾音微揚。

沈樾問道:“您在懷疑什麼?”

“若你是拓跋燁,你會帶著這麼少的人進入圍場中嗎?我們防著他對父皇下手,但是,他就不擔心我們對他下手?”

沈樾狹長的眸沉了沉。

確實。

拓跋燁這般進入圍場,有點自投羅網的意思。

他是真的相信這就是一場簡單的圍獵,不會有人趁機對他下手?

怕是不會擅自冒這個險。

慕容珩拉著韁繩:“你帶人去外麵再探探,不要離父皇太遠,若是有什麼事,記得發信號

“是

沈樾拉著韁繩,掉頭離開了。

另一邊,拓跋燁騎著馬正在追一頭鹿。

他神情悠閒,似是真的隻是過來圍獵。

等到鹿稍微放慢速度的時候,他將箭搭上弓,正要射過去,突然聽見“嗖”的一聲。

一支箭擦著他,先一步射中了鹿的脖頸。

鹿應聲倒地。

他回頭,看見不遠處,慕容珩騎著馬,慢悠悠的靠近。

拓跋燁冷笑一聲。

“太子好箭法

“嘖,不小心搶了你的獵物,要不等圍獵結束了,孤送幾隻獵物給你?”

慕容珩清貴俊美的臉上,帶著幾分漫不經心的嘲諷。

拓跋燁身邊的幾個護衛眼神瞬間暗了下來。

拓跋燁卻是輕笑一聲。

“獵物,當然是親自獵殺纔有意思,這隻鹿就送你了

拓跋燁拉著韁繩,騎著馬轉頭走了。

冷夜低聲道。

“主子,怎麼辦?”

“跟緊他

拓跋燁很快便看見有一隻野雞。

他還未動手,卻又被人搶先一步。

他一轉頭,見蘇晟騎著一匹黑色的駿馬,緩緩放下手中的弓箭,冷冽的眸子落下拓跋燁身上,冇有半分笑意。

拓跋燁眯了眯眼。

“都說榮親王病了許久,如今看來都是謠傳,你這一箭,有句話怎麼說來著……”

拓跋燁似是思考了片刻:“對了,老當益壯

蘇晟單刀直入。

“你來此有什麼目的?”

“能有什麼目的……自然是圍獵,享受獵物被追逐被戲弄的樂趣

話音落下,他突然拉起弓箭,朝著蘇晟射了過去。

“嗖”的一聲,直接射中了蘇晟身後的一隻野兔。

拓跋燁懶懶掀起眸子。

“本君收回剛剛的話,獵物離得這麼近,榮親王都未發現,看樣子確實是不複當年驍勇,歲月不饒人啊~”

他身邊的采風將獵物撿起,帶著慢悠悠的離開了。

蘇晟看著他的背影,眸色漸冷。

慕容曜從身後趕上。

“舅舅

他神色關心:“舅舅身體好些了嗎?”

“好多了

話音落下,蘇晟忍不住咳嗽了幾聲。

慕容曜擰眉:“舅舅似乎還未完全痊癒,山間濕寒,圍獵又費體力,舅舅不應該跟過來

蘇晟冇有應他的話,而是突然問道。

“曜兒,你帶了多少人?”

“就身邊這些人,圍場前麵地區是太子安排的守衛,不過圍獵後段的守衛都是我們的人,今日來的朝中武將,也有能用的人

“嗯

蘇晟緩緩應了一聲。

慕容曜看著他的神情,察覺出了不對。

“舅舅,你想做什麼?”

“如今拓跋燁單獨入圍場,是絕佳的機會

書閱屋

--王,卻與蘇晟越走越近。朱雀道。“他找漢陽王,會是何事?”慕容珩手指撚著密信的邊緣,眸中露出一絲沉思的光芒。半晌,他緩聲道。“我這位舅舅,人人都以為他狼子野心,覬覦皇位,然而世人看到的,並非就是真相朱雀不解,但不好多問。慕容珩緩緩道。“他此次去,應該是為了睿王“慕容曜?”慕容珩緩緩點頭,俊美的臉上,眸色深沉。“說起來,睿王也到了該成親的年紀,本王記得,漢陽王的幺女,正好跟睿王同歲他如今與沈若惜已經定...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