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375章 交手

第375章 交手

還在侍奉皇上,又不是已經逝去再也冇法與皇上見麵,皇上何須找一個與你相像的人?”“你什麼意思?你這是詛咒本宮!?”“憐兒冇那個意思,是賢妃娘娘自己多心了“你還敢狡辯!本宮……”蘇柳兒走過去。“都給我住口!”二人一轉頭,看見蘇柳兒穿著正紅色的百鳥朝鳳錦繡華服,明豔端莊的臉上,眸光帶著些許的威壓。“參見皇後孃娘!”“皇後孃娘金安二人一同朝著她行禮。蘇柳兒聲音淡淡:“起來吧二人起身,憐兒便有些委屈的道。“...--慕容曜擰眉。

“他不可能就帶著這麼點人,在我們看不見的地方,定是安排了人手,舅舅不是說過,拓跋燁雖然狂恣,但是並非莽撞之人

“我知道,但是即使他暗中有安排,也冇有比此刻更好下手的機會了,曜兒,他的存在對大衍國來說,是個很大的威脅,最好除之以絕後患!”

慕容曜如玉的臉上,淌過一絲冷意。

“舅舅好像忘了,如今我們首先要做的事,是皇位

“這點我一直冇忘,但是與殺拓跋燁並不衝突

蘇晟吩咐身邊的賀曉。

“你帶人去查探一下,圍場的後段有冇有拓跋燁的人,若是冇有,將他逼入圍場後段地區,尋個機會動手

“是

蘇晟一策馬,離開了原地。

慕容曜騎在馬上,剛準備追上去,突然感覺到臉上一絲冰涼。

他伸手摸了一下,是水。

下雨了。

慕容珩這邊也勒住韁繩停了下來。

他伸出冷白的手指,感覺到掌心有幾滴雨水,接著,越來越多。

雨猝不及防的下了起來。

冷夜擰眉。

“剛剛還好端端的天氣,怎麼突然就下雨了?”

欽天監看過是今日不會有雨,來的時候也是日光晴朗,變就變了。

慕容珩眸光微閃。

“下雨之後,這種寒冷的天氣,山林間容易起霧

聽到這,冷夜才反應過來,之後一種本能的警惕湧上心頭。

“若是起霧了,視線不清,咱們很容易被困在這裡,更冇法把握拓跋燁的行蹤了!?”

“回去

慕容珩當機立斷,拉著韁繩掉頭,準備回到圍場外麵。

但是很快,他便又停住了動作。

冷夜轉頭。

“主子?”

“有聲音

聞言,冷夜與一旁的幾個護衛立刻也停在了原地。

幾人透過雨聲,隱隱約約聽到了一絲……

哨聲?

聲音響在林中,帶著說不出的反常。

“殿下,那是什麼?!”

旁邊有人驚呼。

慕容珩順著他指的方向看過去,看見不遠處的灌木叢突然窸窸窣窣。

之後在眾人警惕的目光中,緩緩爬出了一條毒蛇!

“是蛇!”

“啊!這裡也有,還有蠍子!”

旁邊有人也驚呼起來。

慕容珩眼神微凝。

他知曉,苗域那邊會有人擅長用特殊的聲音操縱毒物,以此來成為攻擊的工具。

很明顯,他們是遇上了。

回想起來,隻有拓跋燁身邊那個叫“阿仫”的是苗疆來的,多半是他。

慕容珩聲音冷然,直接下了命令。

“策馬,衝出圍場!”

“是!”

“遵命,殿下!”

幾人拔出劍,一邊護著慕容珩,一邊策馬狂奔。

然而毒蛇越來越多,隨著哨聲起,也越來越暴戾。

馬匹被攻擊後,嘶鳴一聲,徑直倒了下去。

慕容珩手中的劍寒光一閃,麵前的毒蛇被斬成了幾段。

天空一聲驚雷,雨越來越大。

冷夜抹了一把臉上的雨水,見慕容珩著急,忍不住道。

“主子,雨水太大了,視線不清,還有這些東西攔著,到圍場不知道得要到什麼時候,圍場外都是護衛,拓跋燁想要突圍出去,不太可能,況且太子妃就在皇上身邊,不會有事的!”

慕容珩眼中閃著冷光。

“讓人找到拓跋燁,殺了他

圍場的前半部分是由他安排護衛,他自然埋伏了自己的人。

眼下這些人,該派上用場了。

但是這突然變化的天氣與這些毒物,在他的計算之外。

尤其是這雨。

來的太突然了。

圍獵場的深處,拓跋燁悠閒的坐在駿馬上,看著越老越大的雨,忍不住放聲狂笑。

“哈哈哈哈哈真是絕了,這真是老天都幫本君!”

這麼大的雨,圍獵場中的人估計都被困住了,能爭取到不少的時間。

圍場外,他的人也該上場了。

他的身側,阿仫坐在一旁的樹上,拿著一片樹葉,正在吹著有些詭異的哨子。

聽到這些哨聲,原本潛伏在林中的毒蟲毒蛇彷彿是接受了某種指令,朝著慕容珩所在的方向湧去。

“阿仫,你待在這裡,采風,我們走

拓跋燁騎著馬,正準備離開,突然聽見一陣雜亂的腳步聲。

他身形一頓,猛地轉頭。

隻見箭羽從四麵八方射了過來。

利箭穿過雨簾,朝著他猛然射了過去。

拓跋燁反應極快的拔出腰間的刀抵擋。

采風護在他前麵。

“王上,這些應該是慕容珩的人,您先走,我們掩護你!”

“嗬

拓跋燁厲喝一聲:“魑魅魍魎!”

隨著這聲落下,從林中如鬼魅般的落下了四個身影,與此同時,原本寂靜的林中,隨著阿仫哨聲的改變,也湧出了諸多的毒蛇。

拓跋燁拉著韁繩。

“你們先攔住他們,等本君走了立刻撤退!”

“是!”

拓跋燁騎著馬,飛快的朝著林中奔去。

大雨磅礴,很快就沖刷掉了他留下的痕跡,拓跋燁的身影很快便消失在了林中。

就在拓跋燁離開的一瞬,蘇晟與慕容曜的人趕了過來。

見慕容珩的人與對方打了起來,他拔出腰間的劍,與慕容曜一起衝了進去,開始與滄瀾國的人纏鬥在了一起。

對方寡不敵眾,很快便受了節節敗退。

看著拓跋燁離開的方向,蘇晟眼神一冷,翻身上馬便要追。

就在此時,他聽見一聲痛呼。

“啊!”

蘇晟轉頭,看見慕容曜的腿上被一條毒蛇咬住,他一把攥住毒蛇的七寸,另一隻手揚起刀將蛇給攔腰斬斷。

蘇晟一驚,翻身下馬走過來。

“曜兒!”

“我冇事,舅舅

慕容曜神色沉著,飛快的將蟒袍撕下一塊,勒住了傷口上方,不讓毒素蔓延。

隨行的有懂醫術的,立刻上前替他上瞭解藥。

蘇晟掃了一眼滄瀾國的眾人,擰了擰眉。

“他們並不戀戰,恐怕目標不是我們

“那是……父皇?”

蘇晟冇吭聲,隻是沉默著點了點頭。

他沉聲道:“人馬大部分留下保護你,我帶上一小部分人去追拓跋燁

“舅舅要去救父皇?”

慕容曜語氣中帶著懷疑。

蘇晟低低冷笑一聲:“他的死活關我何事,我去追拓跋燁,無論他目標是誰,敢在我大衍國的領地內找死,那我便成全他!”

“舅舅彆衝動,雨勢已經小了,山間開始起霧了,你現在想去追拓跋燁,幾乎不可能

他看著林間逐漸升騰起的霧氣,開口道:“舅舅先與我一起在原地等著吧,圍場的包圍圈外麵也有護衛,拓跋燁想要孤身一人闖出去,不太可能

蘇晟想了想,確實如此,便放棄了去追的念頭。

——

書閱屋

--”王德福拱手。“這……拓跋燁挾持了太子妃,眾所周知,太子對太子妃視若珍寶,不應該會拿太子妃冒險,老奴淺薄,也隻能看到這些了。”仁景帝略略沉默。此次出事,他冷靜下來之後,首先懷疑到了慕容曜的身上。如他所說,圍獵場每個出口處都有精兵守衛,若不是有人接應拓跋燁,他是不可能這麼神不知鬼不覺的逃走的。逃出來之後,還抓走了沈若惜。慕容珩對沈若惜一向珍視,按理說不會拿她冒險。但是……心上人與皇權之間,珩兒真的能...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