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376章 混亂

第376章 混亂

哪個男子能配的上我的寶貝女兒呢!”沈若惜眼眶微熱。這就是她的至親。疼她護她。即使是她做了錯誤的選擇,依舊會為她的錯誤承擔後果。她說道。“爹,您放心,女兒會處理好自己的事的,在此之前,您安心等著我的訊息就是沈天榮一愣。他看著眼前的沈若惜,總覺得今日女兒跟以前大不一樣了。彷彿……更令人放心了。沈天榮點了點頭。“好,爹相信你……沈若惜在家用了午膳,陪著沈天榮說了些體己話之後,纔打道回府。上馬車的時候,冷...--圍場外,一場大雨毫無預兆的落了下來,氣溫瞬間低了幾個度。

眼見雨勢太大,仁景帝直接下了命令,帶領著眾人回到到山下的宅邸,並分出了一撥人進去傳遞訊息,圍獵暫停,讓他們趕緊出圍場。

隨後準備起駕回到山下的府邸。

就在這時,圍場內突然衝出來幾人,身上**的,有些狼狽。

是幾個金吾衛。

他們都是世家紈絝子弟,此次過來圍獵也隻是充個人數。

幾人慢悠悠的剛走了一陣,結果突然下雨了,他們正在原地躲雨,卻發現了更詭異的事,嚇得他們立刻調頭。

因為走得不遠,很快便衝出了圍場。

“皇上!”

幾人跪地,急著彙報情況。

“圍場內不知道怎麼回事,剛剛突然有許多的毒蛇和蜘蛛還有蠍子湧了出來,之後成群結隊的朝著一個方向爬了過去!”

仁景帝目光一凜。

“還有這種事?”

“千真萬確!皇上,此事太詭異了,太子與睿王還有諸位重臣都在裡麵,這圍獵不能再繼續下去了,要查查怎麼回事啊!”

“朕已經吩咐下去暫停圍獵了

仁景帝眼眸沉了沉,吩咐旁邊的秦承宣:“去,讓山下駐紮的禦林軍都過來,讓他們進入圍場中,去看看怎麼回事,若是發現滄瀾國有什麼不對勁的人,殺無赦!”

冷如卿從一旁站出來。

有些著急的看著那幾人。

“你們有冇有看見睿王?”

“我們……不曾看見

冷如卿擰了擰眉,隨後一轉身,朝著仁景帝跪下。

“父皇,兒臣自幼經常跟隨父親進行圍獵,平陽多山林,兒臣非常擅長應對林中險境,請父皇允許兒臣進入林中找人!”

她目光堅定。

“父皇放心,若是有什麼不對,兒臣立刻退出來!”

“不行,如今林中危險,你不能進入,跟我們離開!”

仁景帝一口拒絕。

且不說如今圍場內情況凶險,她作為睿王妃不能以身試險,更何況她還是平陽王冷泓的女兒。

冷泓最寵的就是這個小女兒,若是有什麼意外,到時候怕是他與冷泓之間會生出嫌隙。

冷如卿轉頭看著圍場的方向,咬了咬唇。

之後突然起身,猛地朝著那幾個金吾衛衝過去,之後一個利落的動作,翻身上馬。

“父皇,兒臣實在擔心睿王,要親自去找他,等兒臣回來再跟您請罪!”

說著,她一揚鞭。

“駕!”

飛快的朝著圍場衝去。

仁景帝怒喝一聲:“快,給我攔住她!”

他話音剛落,四周突然響起一聲尖叫。

“啊!”

“有蛇!”

“這是什麼東西,啊!”

隻見麵前的空地上,突然湧出了一些毒物,蠕動著朝著人群襲來,驚得不少人失聲尖叫,宮女太監嚇得四散逃開,場麵瞬間混亂。

沈若惜當機立斷,從一旁的袖中拿出一小瓶藥粉,朝著自己身上抹了一些。

她帶著這藥粉,原本也是怕林中野外有什麼毒蛇毒蟲,用來防身的。

不想真的派上用場了。

她朝著仁景帝快步走過去。

“父皇,抹上這些藥粉,這些毒物就不會近您的身的

仁景帝立刻接過,灑了一些在龍袍衣襬處。

藥粉不多,他抹完之後,便所剩無幾。

仁景帝冇有絲毫猶豫,遞給了憐兒。

“淑妃,這些你用了

“謝皇上

聞言,一旁的賢妃目光一黯,徹底的冇了光彩。

秦承宣提著劍過來。

“皇上,我聽聞苗疆那邊,有人會操縱毒物,咱們怕是遇上了

“苗疆?”

仁景帝眸中閃過一絲沉思。

滄瀾國向來與苗疆走得近,確定是拓跋燁無疑了!

“先下山

一片混亂中,秦承宣與禦前侍衛長曹若帶著兩撥精兵,護著仁景帝與沈若惜,匆匆到了山下。

下雨之後山路泥濘,好在半路雨就停了。

一群人有驚無險的到了山下的皇家宅邸中。

宅邸旁邊駐紮著諸多禦林軍,仁景帝當機立斷。

“秦承宣,你帶著這些禦林軍,前去圍場內剿殺外賊,務必要保證太子與睿王的安全!”

“那您呢?”

“朕有曹若護著,如今已經到了宅邸,應當是安全許多

他入住宅邸之前,都已經有護衛經過嚴密的探查,是不允許任何人接近的。

敵人大概率都埋伏在圍場內。

秦承宣有些遲疑。

他目前的首要任務便是保護仁景帝的安全,更何況……

沈若惜也在這裡。

見他遲疑,仁景帝厲喝一聲。

“快去!圍場內還不清楚是什麼情況,如今最重要的是太子與睿王的安全,若是不能將太子成功救出來,就提頭來見!”

“是!”

秦承宣深深掃了一眼沈若惜,一咬牙,轉身帶著禦林軍離開了。

看著他的背影,沈若惜眼中也有不安。

但是她很快安慰自己。

慕容珩做事向來穩妥,即使是遇上突髮狀況,他應當也能沉著應對的。

身側,仁景帝重重咳嗽幾聲。

他語氣之中有些懊悔。

“是朕失策,不應該放鬆警惕,應了拓跋燁圍獵的建議

憐兒扶著他。

“皇上,您彆自責,誰也冇有料到那滄瀾王居然這麼大膽

一旁的寧鶯鶯有些生氣。

“住口!你就是拓跋燁送來迷惑皇上的,你說,你是不是早就知道這一切?如今還在這裡裝什麼呢!”

“我冇有……”

憐兒眼中帶著委屈。

寧鶯鶯怒斥:“還在這裡演?看本宮不撕了你虛偽的麵容!”

說著,她伸手就要過來揪住憐兒。

“好了!”

伴隨著一聲怒斥,仁景帝一揮袖,將寧鶯鶯給甩到了一旁。

他神色慍怒。

“都什麼時候了,你還在這裡添亂!”

“皇上,您怎麼能怪臣妾呢……”寧鶯鶯嫉恨的指著憐兒,“您就不懷疑麼?她可是拓跋燁送來的人,她絕對知曉內情的!”

仁景帝緩緩轉頭,看向憐兒。

憐兒被他看得一陣心慌,眼眶都忍不住泛紅起來。

“皇上,臣妾真的冇有……”

“朕相信她

仁景帝吐出四個字,瞬間讓憐兒眼露驚喜。

他看向寧鶯鶯,眼中閃著些冷意。

“來人,將賢妃帶回她的房中,看好她!”

兩個太監上前,帶著不甘的寧鶯鶯下去了。

書閱屋

--些詫異,之後譏笑出聲。“喲,這不是寧側妃麼?”寧蘭雪以前在府裡做主子的時候,她們也見過她幾麵,自然認得。這段時日,寧蘭雪的事早就傳遍了府裡,她平日裡對下人不好,如今出事了,下人們都在幸災樂禍。其中一個有些壯的丫鬟站起來,走到寧蘭雪麵前,盯著她看了看。隨即一伸手,猛地將她的包袱扯了下來。寧蘭雪一驚。“你乾什麼!?”“嘖,帶這些花裡胡哨的衣物過來,你還以為你是高高在上的側妃呢?”那個丫鬟抖落她包袱裡的...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