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377章 要去哪?

第377章 要去哪?

蘭殿前的春兒。刹時眯了眯眼。“那不是春兒嗎?怎麼站在門口?”說著,她站起身。“過去看看荷花扶著她,朝著聶玉蘭的寢宮走去。春兒正魂不守舍,突然見魏珍珍出現在麵前,刹時嚇了一跳。“容嬪娘娘!”“你這是什麼表情,本宮有這麼可怕?”“不是……容嬪娘娘突然到此,有什麼事要找我家娘娘嗎?”春兒隻覺得頭皮發麻。怎麼魏珍珍偏偏這個時候過來了?!“本宮閒著也是閒著,找蘭嬪聊聊天春兒趕緊道。“容嬪娘娘,我家娘娘現在還...--仁景帝看向沈若惜。

“太子妃也回去收拾下吧,衣裳都濕了,若是感染了風寒便不好了,太子有勇有謀,朕相信他會安然回來的

“是,父皇也保重身體

對上仁景帝的目光,沈若惜想了想,之後道:“父皇,兒臣有幾句話,想問問淑妃娘娘

“你也懷疑她?”

“兒臣不敢

聞言,仁景帝沉默了幾秒,之後終於開口:“問吧

“謝父皇

沈若惜眸光掃向淑妃:“淑妃娘娘可知曉,拓跋燁身邊,有幾個走得近的護衛?”

“我……我就知道他身邊有一個叫采風的貼身護衛,還有一個女子,還有就是戴著鼻環的那個男子

憐兒思索著開口。

沈若惜問道:“除此之外,冇有見過其他人了?”

“冇有,不過……”憐兒似是想起什麼,“之前他們交談中,似乎是說過有一直跟隨拓跋燁的,有四人,但是我也不是很清楚

聞言,沈若惜心中瞬間警鈴大作。

四人?

拓跋燁身邊出現的,一直隻有兩人,最近多了一個女子,也才三人。

仁景帝道。

“你想說什麼?”

“父皇,關於苗疆一些邪術,兒臣也有耳聞,拓跋燁的護衛中,隻有阿仫是苗疆的,阿仫跟隨在拓跋燁身邊,那圍場內的毒物,應該是他在操縱

“但是在圍場外,咱們也受到了這些毒物的攻擊,所以兒臣懷疑……”

沈若惜頓了頓。

“能操縱毒物的,不止阿仫一人,結合剛剛淑妃娘孃的話,很可能在圍場外,可能也有拓跋燁的人在埋伏

亦或者說,其實他一直都在下這步棋,所以從始至終,身邊都隻有三個護衛露過麵。

剩下的那個,此刻說不定正神不知鬼不覺的藏在哪裡,對他們虎視眈眈。

聞言,仁景帝眸子冷了冷。

“曹若

“臣在!”

“派人嚴查四周,發現任何可疑的人,就地處決!”

“是!”

曹若吩咐手下的精兵,飛快的去探查了。

仁景帝帶著憐兒,轉身走進了宅邸內。

沈若惜亦是回到了自己的廂房。

冷霜守在外麵,桃葉伺候著她更衣。

脫下濕漉漉的衣服,沈若惜泡了個澡,全身終於暖和了起來。

等到穿好衣服起來,外麵也來了訊息。

曹若派去的人在四周探查的時候,果然找到了一批滄瀾國埋伏的此刻,已經剿殺了一批,還有小部分人逃走了,正在追蹤。

沈若惜淡淡應了一聲。

她此刻有些心神不寧,擔心慕容珩。

如今雨停了,山間定是陰冷至極,他身體本就不好,不知道能不能抗住。

桃葉扶著她。

“太子妃,您先休息吧,滄瀾國那些逆賊,一定會被剿滅的

“嗯

沈若惜轉身,準備去床上休息。

然而突然頓住了腳步。

“什麼味道?”

“太子妃,怎麼了?”

桃葉眼中疑惑。

就在此時,門猛地被人打開,冷霜神色凝重。

“太子妃,快出去,宅邸左邊的院子著火了,火勢很大,咱們的院子會被連累到的!”

桃葉滿臉震驚。

“怎麼會起火?”

沈若惜麵容也肅然起來。

左邊?

拓跋燁的廂房就在左側。

是有人蓄意縱火?

沈若惜來不及多思考,邁步就走了出去。

外麵一片混亂,不少人提著桶過去救火。

其中一個宮人有些著急的跪倒在沈若惜麵前。

“太子妃,如今宅邸內十分危險,皇上讓您與他一同離開府邸!”

說罷,帶著幾人,快步朝著出口處走去。

幾人走了一陣,沈若惜停下腳步。

“怎麼是後門?”

“前門有滄瀾國的刺客,走後門安全一些

說著,他將關著的門給打開了。

門外麵停著一輛低調華貴的馬車。

沈若惜擰眉:“父皇呢?”

“皇上正在趕來,馬上便會與您一同離開

“你究竟是何人!?”

沈若惜怒喝出聲。

她從剛剛就覺得有些不對勁,但是場麵混亂冇有多想。

如今確定有問題!

滄瀾國的刺客埋伏的人應當不多,否則容易暴露,在人少的情況下,不太可能直接從前門突進。

而且此人麵生,並非是仁景帝身邊經常伺候的人。

如今後門又隻有空擋的一輛馬車,連護衛都冇有。

實在是反常!

沈若惜厲喝一聲:“冷霜,給他拿下!”

冷霜立刻出劍。

那人抵擋不過,返身就要跑,但是冷霜的劍更快一步。

一劍封喉!

“走,回去,看看父皇怎麼樣了

拓跋燁這麼大費周折,最大的目標應該是仁景帝。

幾人正準備回去,突然感覺不對勁。

沈若惜猛地轉頭,看見馬車的車頂,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了一個人。

一個高大的男人。

這麼冷的天氣,隻穿著一件皮質的外衣,兩條佈滿疤痕的胳膊露在空氣中,小麥色的肌膚和分明的棱角帶著異域風情。

他一頭黑髮被編成上百根小辮,被綁在了腦後,露出那張英俊而野性的麵容。

那張臉,沈若惜很是熟悉。

“阿仫?”

他不是跟隨在拓跋燁身後麼,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但是很快,沈若惜發現了不對。

這人冇有鼻環,而且眼神殺意更重。

若是說阿仫是一隻被馴服的野獸,這人完全就是被放養的野獸。

渾身都散發著危險。

“我叫阿矸,阿仫的弟弟

男人鬼魅一笑,眼神打量著沈若惜。

這就是王上看中的女人?

胸冇那麼大,也不妖嬈。

雖然那張臉確實冇的說,但是神情太過端莊,寡淡得很。

阿矸舔了舔唇。

王上的品味變得也太快了。

“太子妃,您先離開!”

冷霜深刻的感覺到了這男人的敵意,立刻將沈若惜護在了身後。

沈若惜提著裙襬。

“冷霜,我馬上喊人過來幫你,若是敵不過,立刻撤退!”

“您先走,屬下冇事

冷霜提著劍,猛地攻了上去。

與阿矸纏鬥在了一起。

冷霜身形極快,招招直逼要害,與這男人打在一起,勢均力敵。

沈若惜有些驚訝,看樣子,以前冷霜出招的時候,都有收斂。

不過她也稍稍放心了一點,轉身便準備走。

但是下一秒,她感覺身後傳來一陣陰冷的氣息。

一回頭,隻見停在不遠處的的那輛馬車,車簾被一隻骨節分明的手指從裡麵挑開了。

拓跋燁邪肆俊美的臉上,帶著戲謔的笑意。

“太子妃,這是要去哪?”

——

書閱屋

--猙獰,她一轉身,帶著隨從,朝著禦花園外走去。“我們走!”道邊的眾人都屏住呼吸,下意識的離她遠了一些,生怕殃及池魚。不遠處的涼亭內,慕容明華坐在石凳上,單手托著下巴,明媚動人的臉上,露出一個調侃的笑意。“衝冠一怒為紅顏,九哥當真威武說罷,她轉頭,看向沈澈。“沈大人彆站著呀,坐下沈澈尷尬一笑,之後坐在了慕容明華的對麵。剛剛望見蘇天菱似是要針對沈若惜,他急得準備過去,可後一秒,卻見慕容珩出現了。當眾護了...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