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378章 劫持

第378章 劫持

,她們二人也跟著上了刑場。當真是又蠢又壞的白眼狼。何蓉問道。“若惜,你怎麼一個人回來了?姑爺呢?”“沈若惜冇理她,而是讓桃葉將雪萍扶了起來。“這大清早的,雪萍,你犯了什麼大錯,讓表姑這樣罰你?”雪萍跟桃葉一樣,也是從小服侍她的丫頭。後來嫁給了府裡吳管家的兒子吳才,纔沒有陪嫁到齊王府。“小姐……”雪萍十分委屈:“是何夫人看中了夫人的遺物,說什麼也要搶了過去,奴婢謹遵小姐臨走時的吩咐,不讓她拿,何夫人...--沈若惜呼吸一滯,在瞬間做了決定。

跑!

身體比腦子更快,沈若惜飛快的轉身,立刻逃跑!

然而男人身形如同鬼魅。

她剛跑幾步便感覺身後傳來一陣異常強大的氣息,接著一隻手攥住了她的後脖頸。

纖細柔軟的脖子,彷彿隻要他輕輕用力,便馬上斷掉。

拓跋燁的血液莫名沸騰了起來。

他順手將她翻轉了過來。

對上了一雙清冷的眸子。

沈若惜右手的指尖出現幾根金針,毫不猶豫的朝著他的大腿方向紮過去。

男人卻似是手臂長了眼睛一般,飛快的攔下了她的毒針。

捏住她的手腕,手中的毒針儘數掉落在地。

他結實的胳膊捏著她的玉腕,毫不費力。

這是絕對的力量壓製。

“太子妃!”

桃葉麵色煞白。

儘管害怕到了極點,但還是撲了上去。

“放開太子妃!”

拓跋燁看都冇看,一掌揮了過去,桃葉整個人被震飛,砸在一旁的樹乾上,吐出一口血之後,昏厥了過去。

“桃葉!”

沈若惜失聲大喊出聲。

但是很快,她下顎一緊,被一股大力鉗製住。

拓跋燁那雙藍眸閃著邪肆的幽光。

“有空在乎你的婢女,還是關心關心你自己的處境……嘶~”

他一聲痛呼。

隻見手下一向端莊自持的女子,此刻卻似是被激怒的小獸,張大嘴死死咬在了他的虎口處!

瞬間便見了血,之後是劇烈的疼痛。

拓跋燁目光一沉,另一隻手猛然捏住了她的臉,迫使她張開了嘴。

他掃了一眼自己的虎口處。

鮮血淋漓。

再不阻止,估計得被咬下來一塊肉。

很好。

拓跋燁怒極反笑,手中的力道猛然加大。

沈若惜覺得自己的臉都要被捏碎了。

“不過是個婢女就值得你這麼生氣,若是慕容珩死了,你還不得瘋?”

沈若惜說不出話,隻是一雙眼極其冰冷的看著他。

似是要將他剮了。

正在與阿矸纏鬥的冷霜瞥見這一幕,心急如焚。

她一時分心,被阿矸抓住機會,一腳踹在她的肩膀。

冷霜被踹得飛出了十幾米,用劍劃地,堪堪穩住身形。

阿矸正要上前補刀,突然聽見一陣喧嘩聲。

“去,全力尋找太子妃!”

“派人去後門處!”

宅邸內的護衛找了過來。

拓跋燁冷冷一哂,捏著沈若惜臉頰的手轉成捏著她的脖頸,將人拖向馬車處,徑直丟了進去。

“砰”的一聲,沈若惜被砸的眼冒金星。

隨即伸手撫著喉嚨,劇烈的咳嗽起來。

還未平息這股窒息感,她的黑髮便被人直接拽住。

拓跋燁嘴角勾起一抹邪肆的笑意。

“太子妃,現在咱們準備逃亡到滄瀾國了,刺激嗎?”

不等沈若惜回答,他一掌擊在她的後脖頸。

沈若惜軟軟的暈了過去。

一片混亂中,後門的這輛馬飛快的朝著山外的方向駛去。

阿矸一邊駕著馬車,一邊吹著唇邊的樹葉。

林中的毒蛇纏繞著爬過來,躁動不安的攻擊著想要追捕的護衛們。

很快,便甩開了距離。

阿矸聲音輕快。

“王上,咱們的人正在前方接應,隻有由他們斷後爭取時間,咱們帶著這女人回滄瀾國

“采風他們呢?”

“不清楚

阿矸的眼中閃過一絲不屑:“可能死了啊,不過若是真這麼冇用就死了,那隻能說明他們是廢物

拓跋燁聲音不鹹不淡。

“那裡麵可是有你哥哥

“哥哥?”

阿矸的語氣中帶著譏諷:“有這麼冇用的哥哥,我隻會覺得恥辱

拓跋燁眯了眯眼,露出一個冷笑。

阿仫雖然麵上冷漠,但是還有良心。

但是阿矸心中是冇有絲毫善意的,親情憐憫什麼的對他來說,壓根不存在,是個徹底的畜生。

但是沒關係。

他是頭聽話的畜生。

馬車跑了好一陣,之後傳來阿矸的聲音。

“王上,好像有些不對勁啊……

“怎麼了?”

“按理說,咱們的人應該就在這裡接應,但是現在一個人影都冇看到

拓跋燁伸手挑開車簾。

已經出了山林,視線開闊了許多,兩道的野草瘋長,有半人高,隨著一陣風吹來,帶來淡淡的甜膩的味道。

拓跋燁眉頭微蹙。

“有血的味道

說罷,他起身走出馬車外,接過阿矸手中的韁繩。

“你下車去查探查探

阿矸飛身下車,身影冇入了旁邊的野草叢中。

很快便麵色陰沉的回來了。

“王上,是接應我們的人,全都被殺了!”

聞言,拓跋燁神色微冷。

這批人行蹤極為隱蔽,怎麼會突然被殺了?

他話音落下,突然見一支箭羽從不遠處飛過來,帶著萬鈞之勢。

阿矸反應極快的伸手用刀擋住。

箭羽震了一下刀身,使他手臂都有些發麻。

身後傳來一陣動靜。

隻見他們的身後,追上了一小批人馬。

為首的男子麵容清貴俊美,一身玄色的流光緞華服勾勒出挺拔頎長的身形。

男人髮絲有些微亂,狹長的眸中是了淬骨的寒意,帶著駭然之勢。

正是慕容珩!

拓跋燁眼中閃過一絲意外之色。

“居然從圍場出來了?”

阿矸舔了舔唇。

“既然慕容珩安然出來了,是不是說明,我哥哥他們已經成了死人?”

拓跋燁冷哼。

“攔住他們!”

“是!”

阿矸飛身而出,跳下了馬車,手中拿著一把彎弓,對準了慕容珩。

然而下一秒,一道身影從旁邊的草叢中衝出,直接朝著阿矸撞了上去。

阿矸返身險險躲開,跳開了幾米開外。

沈樾騎在一匹銀色的駿馬上,神色如冰。

他看嚮慕容珩。

“殿下,您去追拓跋燁,這傢夥交給我!”

慕容珩微微頷首,騎著馬,帶著冷夜與兩個護衛,飛快的追了上去。

沈樾騎在馬上,居高臨下的看著阿矸。

宛若看著一個死人。

阿矸眯了眯眼。

“你是誰?”

“你不用知道我是誰,你馬上就跟這些草叢內的屍體一樣,再也說不出話了

聞言,阿矸明白了過來。

這些接應的人……

是被眼前的這男人殺了!

看樣子……

來了個有趣的傢夥。

阿矸咧著嘴笑了出來,眼中帶著嗜血的興奮。

書閱屋

--多親近的話,豈不是會讓您和明月公主越來越疏遠?”“她本身就不是本宮女兒,在她心裡,生母永遠會比我這個母妃要好,既然如此,又何必花心思在這上麵她擰了擰眉:“去長秋宮,本宮想去看望看望皇後孃娘……聶玉蘭拉著慕容明月的手,微微蹲下來。“明月……你在德妃娘娘那裡,過得如何?”呂淑儀不在,慕容明月心中壓抑許久的委屈,瞬間爆發了出來。她眼眶微紅。“……蘭嬪娘娘,我有點不習慣椒淑宮?”“德妃娘娘不喜歡你嗎?”“...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