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380章 重傷

第380章 重傷

會答應。看著慕容曜的背影,慕容修蹙了蹙眉。剛剛慕容曜推開他的瞬間,他在他的眼中,看到了一股陌生的寒意。與他俊秀無害的臉龐,十分不符。他搖了搖頭。十一弟看樣子,也成長了。不管了,繼續看戲。仁景帝看著麵前的慕容珩,眼中閃過一絲興味。“珩兒此舉,倒是有些突然,你與沈若惜是商議好,今日來求朕賜婚?”慕容珩道。“並非如此,此事是兒臣一人主張,兒臣求娶心切,便趁著母後的生辰,跟父皇提此請求,望父皇成全“哈哈,...--慕容珩緩緩站起身,轉身朝著馬匹的方向快步走去。

走到自己的馬前,他抓住蹬帶,正準備翻身上馬,卻一個不穩,直接踩空,栽了下來!

“主子!”

“太子殿下!”

冷夜和幾個護衛匆忙跑過來,卻見慕容珩倒在地上,雙眸緊閉,臉上露出痛苦之色。

“主子,您冇事吧?”

冷夜伸手就要將他扶起來。

就在此時,卻見慕容珩猛然睜開眼,一把攥住他的喉嚨。

動作極快!

一股窒息感襲來,冷夜心中一驚,有種不好的預感。

果然,下一秒,慕容珩緩緩轉過頭,雙眸帶著嗜血的冷意。

狹長的眼尾蔓延出一道鮮豔的紅色,妖冶又危險。

“主……主子

冷夜大驚,知曉是毒發了。

偏偏是在這個時候!

旁邊幾個護衛麵露驚訝,不明白髮生了什麼。

“太子殿下,您怎麼了?”

“這是冷護衛啊……”

幾人察覺出了慕容珩的樣子有些不對,紛紛上前說話。

但是又不敢強行製止。

“殿下,您怎麼了……您不是說要去尋找太子嗎?”

聽到這話,原本眸光一片森寒的男人,眸中晃過一絲清明。

轉瞬即逝。

冷夜攥住他的手臂,在這一瞬飛快的掙脫開他的鉗製。

他低低開口。

“主子,太子妃還等著您呢

聽到這話,慕容珩雍貴的臉上,出現了掙紮。

冷夜內心很震驚。

此次毒發,似是要比以前好得多。

而且提到沈若惜……似是能喚醒他的理智。

“沈……若惜……”

帶著疑惑的聲音呢喃出來。

慕容珩捂住胸口,突然從口中吐出一口鮮血,之後暈倒在地。

*

黑暗,無邊的黑暗。

沈若惜覺得自己彷彿做了一個深深的夢魘,夢裡自己似是死過一遭,幾乎窒息而亡。

她睜開眼,看著麵前跳躍的火光,有一瞬間不知道究竟是實是虛。

直到身邊傳來一句慵懶的聲音。

“醒了?”

她猛然回過神,飛快的坐了起來。

因為動作太快,眩暈感猛然襲來,她差點一頭栽倒。

扶著腦袋緩了十幾秒,視線才逐漸清晰。

她現在是在一個山洞裡,山洞有些深,空間也比較大,洞口處透出一點微弱的光亮。

而不遠處,拓跋燁靠在山洞的內壁上,一條腿懶洋洋的支著,腦袋微微仰著,精緻分明的五官被火光映照得有些模糊。

“阿嚏!”

沈若惜打了個噴嚏。

她全身上下濕漉漉的,似乎是在水裡泡過一。

“懸崖下麵是個深水潭,原本可以直接溺死你,但是本君善心大發,順帶著連你一塊救了

拓跋燁緩緩開口。

之後轉過頭,陰鷙的眸子落在她的臉上。

沈若惜對上他的目光,眼中湧上一層冷意。

“那我是不是要謝謝你拖著我一塊跳崖?”

“你得謝謝我還有那麼一絲善心

“嗬

沈若惜語氣不屑至極。

聽到這個語氣,拓跋燁的神色又沉了幾分。

落在潭水中後,他原本是想一腳踹開昏死的沈若惜,節省體力保命。

但是突然想起她醫術了得,此時留著有大用處。

便順手將她撿過來了。

拓跋燁看著她狼狽的模樣,語氣輕佻的道。

“你說此時此刻,咱們兩人這樣,是不是有種患難夫妻的感覺?”

“噁心!”

“沈若惜,我這人一般不會動手打女人,但是我有更讓她們生不如死的方法,你要試試嗎?”

他幽藍的眸中,泛著危險的光芒。

沈若惜卻嗤笑一聲。

“肩膀被射穿,腹部受重傷,右手看起來似乎是骨折,看你氣息不穩麵色微紅,應該還在發燒吧?受了這麼重的傷,你還是省省力氣吧!”

她可不信拓跋燁這麼有良心的等著她醒,定是身體不允許,他纔會這麼安分。

剛剛她一直在不動聲色的打量他。

這傢夥絕對受了重傷!

聽到她這些話,拓跋燁的眸中神色頓了頓,之後突然笑了起來。

他伸手,將自己濕漉漉的黑髮朝著後麵捋了捋。

“你說得不錯,所以呢,想要趁機殺了本君嗎?”

沈若惜冇吭聲。

拓跋燁雖然受了重傷,但是她也受傷了。

右腿鮮血淋漓,還傷到了骨頭,估計是走不了了。

她貿然動手,大概率會被這男人掐死。

沈若惜神色淡淡。

“我不需要動手,我等著你死

拓跋燁傷的厲害,眼下條件又這麼惡劣,傷口肯定會感染,到時候他冇什麼活路了。

拓跋燁咧了咧嘴,低聲咒罵了一句。

“媽的

他沉聲道:“滾過來,給本君治療傷口

“你要是不治,我立刻抹了你的脖子!”

他的左手邊,一把佩劍閃著森冷的光芒。

若是她再跟他廢話,他不介意給她一點苦頭吃吃。

沈若惜冷著臉開口。

“冇有藥

“那就去找

“我腿受傷了

“拿著滾!”

拓跋燁突然扔過來一個粗壯的樹枝。

沈若惜拿過來,試了試,剛好,可以做柺杖。

她拿著樹枝,慢吞吞的站起了身。

之後朝著山洞外麵走去。

她的確需要找草藥,她要治她的腿傷。

若是傷口不處理,她也有發炎感染的風險。

要是把命真交代在這裡跟這男人死一塊,那可就太噁心了!

剛走幾步,身後傳來拓跋燁威脅的聲音。

“我已經看了,山洞外麵草藥不少,絕對有我能用得上的,你若是一無所獲的回來,我立刻殺了你

沈若惜擰了擰眉,之後一瘸一拐,極慢的走了出去。

她思忖著,拓跋燁這麼放心她一個人出去,不怕她逃了?

畢竟她是瘸了,不是癱了。

但是出去後,她立刻知曉他為什麼這麼放心她出來了。

山洞外有一片很大的空地,有不少的草藥和靈芝。

而兩邊是極其崎嶇的小道,小道的一邊是峭壁,另一邊是深不見底的峽穀,就她現在這個腿傷,絕對會掉下去當場斃命。

沈若惜嘴角一抽。

真是難為拓跋燁了,能找到這個風水寶地。

天色已經有些暗了,沈若惜急急找了一些治傷口防感染的草藥,給自己用上了,之後隨便采了幾樣藥草回去。

等到她進山洞的時候,天已經完全暗了下來。

拓跋燁似是耐心已經到了極限。

“你怎麼不死外麵?”

“我肯定死你後麵

沈若惜聲將手中的草藥扔到拓跋燁的麵前。

他掃了一眼,之後眯了眯眼。

“就這些?”

“天已經黑了,隻能采這麼多,明日再說

“哦?”

拓跋燁的目光落在她的右腿上:“褲腿捲起來

沈若惜瞬間警惕。

“你乾什麼?”

“我看看你的傷口,沈若惜,你該不會躲外麵自己先把自己的傷口包紮好了吧?”

“關你什麼事

沈若惜拄著柺杖,走到一個離拓跋燁最遠的位置,彎腰坐下了。

她彎腰的時候,裙襬上揚,露出被包紮好的腳踝。

拓跋燁瞥見裹得嚴嚴實實的布料,不快的擰了擰眉。

還給自己綁了個蝴蝶結,真夠可以的!

看著地上散落的草藥,拓跋燁忍著殺意,怒聲道。

“這些草藥就這麼扔著,我怎麼用?”

“用嘴嚼爛了,直接敷在傷口上

“你過來,幫我弄

“你兩隻手都斷了嗎?”

沈若惜聲音淡淡,之後靠在山洞內壁上,露出一個疲憊的神情,壓根不理會他。

拓跋燁喊了幾聲,沈若惜都跟聾了一樣一點反應都冇有。

他隻能氣急敗壞的撿起地上的草藥,自己給自己上藥。

——

書閱屋

--在我的手上最後一句話,赫然是一個男子的聲音。輕佻散漫,帶著一絲玩世不恭。正是那天的盜賊。沈若惜眸光微沉。見他不吭聲,白洛心情似是更好。“怎麼了,怕了?你放心,我不會要你的命,我隻是想要從你麼將軍府借個東西,日後定會還你這個人情的沈若惜有些詫異。此人似乎並非是狼子野心之徒。“你若是想要什麼,與我說便是了,用得著犯這麼大的風險?”聞言,身後人沉默了一陣,隨後道。“將軍府不會給的,所以隻能抱歉了,沈大小...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