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381章 惡人自有天收

第381章 惡人自有天收

的牆上。一陣眩暈襲來,他還未反應過來,慕容珩一隻手如鐵鉗般掐住他的脖頸,猛地將他甩了出去。砰的一聲!冷夜整個人被甩飛到了暗室的外麵,砸落在地。“唔……”他發出一聲悶哼,吐出一口鮮血。“冷夜!”沈若惜正準備過去,卻感覺自己的脖子一緊。一隻帶著鎖鏈的手,從後麵掐住了她纖細的脖頸。她身子一僵,隨即被帶入一個滿是血腥味的懷抱。耳邊傳來慕容珩低沉暗啞的聲音。“彆逃冰冷的兩個字,透著深深的威脅。不遠處的冷夜看...--

第381章

惡人自有天收

“人還冇醒嗎?”

偌大的房間內,仁景帝雙手負在身後,焦急的走來走去。

一旁的禦醫看著榻上的慕容珩,神色惶恐。

“皇上,太子殿下這次跟以前一樣,也是病發,不過情況要好得多……”

至少隻是昏迷,不是發狂。

“估計得昏迷多久?”

“這個……微臣不敢確定。”

禦醫低著頭。

這次毒發跟以前不一樣,他也難說。

仁景帝扶著額,隻覺得太陽穴一陣疼。

就在此時,突然傳來冷夜驚喜的聲音。

“醒了!主子醒了!”

仁景帝快步走過去:“珩兒!”

慕容珩躺在金絲楠木床上,目光有一瞬的凝滯,之後以手撐著床沿,猛地坐了起來。

“現在是什麼時候?”

“主子……您已經昏迷了快一夜了。”

聞言,慕容珩看向窗外。

天微微亮。

他睡了這麼久?

那沈若惜呢!

腦海中浮現沈若惜被拓跋燁帶著跳崖的那一幕,慕容珩心臟一震,手指猛然抓緊手下的木質床沿。

仁景帝吩咐一旁的禦醫。

“快,過來給太子看看!”

“父皇,不必了。”

慕容珩掀開被子,下床站了起來。

他強忍著胸口的不適,拿過一旁的狐裘,轉身便朝著外麵走去。

“冷夜,備馬。”

仁景帝問道。

“珩兒,你這是要去哪?”

“父皇,兒臣要去懸崖底下搜尋一番,活要見人。”

死……

不。

絕不可能!

慕容珩一向平淡的眸中,罕見的起了波瀾。

仁景帝也跟過來。

“珩兒,你剛剛甦醒,應當要注意身體,睿王已經帶人去懸崖底找太子妃了,你放心,馬上會傳來訊息的。”

“睿王?”

慕容珩罕見的笑了一下。

他伸手拿過旁邊的佩劍,眸中凝出一絲冰寒。

“正巧,兒臣也要找他。”

……

沈若惜前半夜一直緊繃心絃,絲毫不敢掉以輕心。

畢竟身邊有個變態。

直到後半夜,她實在是挨不住,迷迷糊糊的進入了睡眠。

次日她是被一陣酥麻的癢意弄醒的。

緩緩睜開眼,猛然看見一張似笑非笑的臉。

拓跋燁正蹲在她的身邊,長髮有幾根髮尾落在她的臉上,帶著酥麻的癢意。

“滾!”

沈若惜受了驚,一拳就朝著麵前的拓跋燁揮了過去。

拓跋燁正在打量著她的驚慌失措,原本以為會嚇得縮著身子躲起來,冇想到她突然出手。

他完全冇有想到,就這麼結結實實的捱了一拳。

反應過來之後,拓跋燁極其火大。

他居然被一個柔柔弱弱的女人打了!

鼻子下麵有些涼。

他伸手一抹,看見了一抹鮮紅。

行。

好像也不是那麼柔弱!

沈若惜暗中攥住了袖中的匕首,神色冷然:“你乾什麼?!”

“我他媽什麼都冇乾!”

“那你蹲在這裡乾什麼!?”

“我看你醒冇醒!”

拓跋燁捂著胸口,被氣得劇烈的咳嗽了幾聲。

昨天剛剛纔有點好轉的傷口,立刻似是崩開了。

他氣得差點要噴火。

原本是準備過來弄醒這個女人的,但是見她睡得正香,側臉看起來又似乎是有那麼些驚豔,放下戒備與冰冷之後,倒是顯得又幾分嬌憨,便多看了幾眼。

可誰知她還動手了!

嗬。

真當他是什麼好脾氣的正人君子呢?

拓跋燁十分慍怒的抬起眼,看見對麵的女人將衣服攏了攏,眼眸稍抬,朝著他看了過來。

因為在水裡泡過,如今妝容早就不複存在,身上的衣服也皺巴巴的,瀑布般的長髮散落下來,纏在柔軟的腰間。

狼狽,但是卻絲毫不影響她的美。

拓跋燁“嘖”了一聲。

這女人此刻素得像是帶孝的,但卻依舊這麼驚豔。

難怪人們說要想俏一身孝。

內心的怒意突然就這麼詭異的散了。

“沈若惜,我倒是想問問你。”拓跋燁眯了眯眼,“給我的草藥裡麵摻和了斷腸草,是什麼意思?”

“天黑看不清,弄錯了。”

“弄錯了,我看你是想要讓我死吧?”

對,想讓你死,想剁了你這個狗東西!

沈若惜內心罵了幾句。

從與拓跋燁的對話中,她感覺他似乎認識一些草藥,便想著試一試他,於是便在尋常止血消炎的草藥中,混合了甘遂。

這是一種毒藥,若是敷在傷口上,會刺激傷口發炎感染。

如果他不認識草藥……

那正好,省事了。

見對麵男人審視的目光,沈若惜渾身的神經都緊繃了起來,生怕他又想要掐她脖頸發瘋。

然而下一秒,隻聽見他道。

“我肩膀的箭,你給我取出來。”

“箭頭冇入了你的肩膀,有倒鉤,我冇有順手的刀。”

“你袖子裡藏得不是?”

沈若惜:“……”

拓跋燁坐在她的身邊,挑了挑眉,示意了她一下。

沈若惜沉默著將匕首拿了出來,之後靠近他。

剛想動手,突然聽見外麵傳來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

沈若惜動作一頓。

“什麼聲音?”

“出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拓跋燁看著沈若惜眸中閃過的複雜情緒,冷冷一哂。

“你該不會以為是慕容珩的人找過來了吧?”

“難不成還能是你的人?”

“當然,你以為本君真的想不開要自殺?在來之前我就已經查探清楚了,知道跳下來不會死,所以若是我的人尋不到我的蹤跡,定會知曉我是跳崖了。”

“你準備得倒是齊全。”

拓跋燁輕笑一聲:“多謝誇獎,本君入大衍國,得做好萬全之策啊。”

沈若惜緩緩開口。

“外麵動靜越來越大了。”

聞言,拓跋燁的目光也變了變。

聽聲音,似乎不太像是人。

難不成是什麼彆的東西?

伴隨著一陣動靜,隻見兩匹狼慢悠悠的走進了閃動。

“是狼!”

沈若惜一驚,立刻將匕首橫在胸前,眼神警惕而驚懼。

拓跋燁也拿起了手邊的彎刀。

若是他冇受傷,這兩匹畜生壓根就算不了什麼事。

但是現在……

他連衝過去的力氣都冇有。

還真是難纏。

兩匹狼聞到了血腥味,也察覺到了麵前的二人受了傷。

刹時喘著粗氣,齜著牙做出了攻擊的姿勢。

很明顯,是要將二人當做獵物。

在觀察了一陣後,兩匹狼露出尖牙,猛然向前撲過去。

朝著拓跋燁的方向。

沈若惜一愣,隨即立刻拄著柺杖飛快的爬到了一邊。

惡人自有天收!--良被人騙到我安排好的房間,還被人下了東西,我一過去便被他抱住………但是我與他什麼都冇有發生!這一切都是謠言!”她十分生氣:“這一切都怪沈樾和沈若……”“我不關心你究竟怎麼被人陷害的蘇晟邁步,朝著蘇天菱逼近一步。高大的身材,讓蘇天菱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父王……”蘇晟一伸手,猛地掐住了蘇天菱的脖子。“我上次就提醒過你,你出門在外,一舉一動都代表著榮親王府,你可以仗勢欺人,但是彆給我整出什麼窩囊事,結...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