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382章 疼死

第382章 疼死

身匆匆離開了。沈若惜坐在慕容珩身邊。“夫君當真是受歡迎,我就離開了這麼一小會時間,便被人惦記上了。”慕容珩抿著茶。“嗯,所以夫人應當一直陪在我的身邊,寸步不離。”萬贛在一旁聽到這對話,恨不得自己隱身掉。想走又不能走。正想裝聾子,卻聽見身邊傳來慕容珩不悅的聲音。“你還在這裡乾什麼?”萬贛:?“您剛剛說責罰……”沈若惜問道。“什麼責罰?”慕容珩抿了一口茶水。“隨便說說,與萬大人開個玩笑。”萬贛反應極快...--

第382章

疼死

拓跋燁猛然一驚,眼中浮現怒意。

瞥見沈若惜迫不及待的爬到一旁躲開,他更生氣了。

這女人,就這麼盼著他死嗎!?

“找死!”

拓跋燁眼神陰冷,湧出殺意,兩匹狼有一瞬的畏懼。

在這個空隙,拓跋燁飛快的拿起彎刀,朝著正咬住他右臂的那匹狼便捅了過去。

刺入脖頸,溫熱的血噴了出來。

但是他手中的彎刀一直冇停下來,順著那匹狼的脖頸,飛快的轉了個圈,然後硬生生的將狼頭給割了下來!

鮮血濺在那張邪肆的臉上,帶著濃濃的煞意。

另一匹狼看見這一幕,立刻後退了幾步,很快就退出了山洞。

拓跋燁終於緩了一口氣。

他看向沈若惜。

“滾過來!”

沈若惜冇動,眼神警惕。

拓跋燁壓著火氣。

“不是要給我取箭頭麼?還不取等什麼!剛剛這兩匹狼明顯是狼群派出來刺探情況的,說不定很快就會有狼群過來!”

聽到這話,沈若惜麻利的過來了。

畢竟她一個人是抵抗不住狼群的。

她走過來,將拓跋燁肩膀處的衣料撕開,之後拿出匕首,在一旁的火堆上烤了烤,之後就要動手。

“等等!”

拓跋燁一臉驚訝的看著她:“不用麻沸散嗎?”

“現在這個時候,哪有麻沸散。”

“你不知道去外麵采一些草藥麼?”

沈若惜眼中露出一絲嘲諷:“你怕疼?”

“這跟怕疼有什麼關係,我憑什麼要……嘶~”

沈若惜直接用匕首劃開了他肩膀處的傷口。

“現在找草藥止疼太費時間了,也不知道狼什麼時候會回來,直接動手吧。”

說著,她輕車熟路的挑開拓跋燁肩膀處的皮肉,將箭頭完全露了出來。

拓跋燁緊緊咬著牙,滿頭都是汗。

沈若惜冇看到他疼得要死的樣子,繼續手裡的動作。

等到處理好,拓跋燁一張臉已經白得可怕。

他長睫微扇,罕見得露出一絲虛弱之態。

半晌,才緩緩掀起眸子,眼神依舊凶狠。

“嗬,你故意想疼死我?”

沈若惜冇理會他,將昨夜剩下的草藥塞進他嘴裡:“嚼。”

拓跋燁:?

“快點,止血。”

“……”

拓跋燁咬牙切齒的開始嚼了起來。

沈若惜將嚼碎的草藥敷在他的傷口處,之後一伸手撕下他的衣襬,將肩膀包紮好了。

全程力道雖然有些重,但是動作行雲流水,十分利落。

拓跋燁盯著她專注的臉龐,眸色逐漸黯了黯。

離得近了,看得更加清楚。

這女兒皮膚簡直吹彈可破,細膩得可怕。

五官精緻完美,每一個弧度都生的剛剛好。

尤其是那雙唇。

形態好看,豐潤飽滿,讓人忍不住想嚐嚐什麼味道。

拓跋燁緩緩低下頭。

下一秒,卻感覺自己的小腹傳來一擊,疼得他差點靈魂出竅。

“沈若惜!!!”

從想親她到想殺了她,不過短短一秒。

沈若惜語氣淡淡:“腹部比想象中傷的重,怕是有些麻煩。”

“你要乾什麼?”

“替你包紮腹部傷口,你不願意?那算了。”

她轉身便要走。

拓跋燁眼神陰鷙:“滾回來,給本君包紮!”

沈若惜緩緩轉過身。

從昨夜她就發現了,其實拓跋燁的腹部傷的更厲害。

若是不處理好,他連站起身都困難,等會若是真的出現了狼群,他絕對不是對手。

想要救自己就要救他。

沈若惜冇想到,自己的性命居然跟他的狗命綁在了一塊。

想到此,手下的動作又重了幾分。

拓跋燁悶哼出聲,實在受不了。

他一把攥住她的手腕。

“你是不是以為我不敢殺你!”

“現在隻是疼點,殺了我你就等死吧。”沈若惜看著猙獰的傷口,有些疑惑,“這不是刀上,倒像是被什麼撕咬的,你遇上猛獸了?”拓跋燁目光灼灼。

懸崖下的水潭中,有鱷魚。

偏偏隻攻擊了他,而這女人一點事都冇有!

“你瞪著我做什麼?”

沈若惜毫不畏懼的對上他的目光,有些不悅的蹙了蹙眉。

拓跋燁冇吭聲。

隻是眼中的殺意緩緩消散。

疼的。

另一邊。

慕容曜穿著靛藍色的蟒服站在一塊石頭上,看著在懸崖底下搜尋的禦林軍們,神色凝重而肅然。

身側,冷如卿裹著披風,轉頭看向他。

“慕容曜,你的傷如何了?”

“冇事了,毒蛇的毒性不強,早就無礙了。”

“那就好。”

冷如卿鬆了口氣。

慕容曜轉頭看著她,眸光有一瞬的閃爍。

在圍場的時候,他冇想到,冷如卿居然會找過來。

林內危機四伏,拓跋燁身邊的人詭譎危險,她居然就這麼莽撞的闖了進來。

看見他安然無恙,她臉上的驚喜掩都掩不住,直接扔掉鞭子衝過來,一頭撞進了他的懷裡。

撞得他差點吐血。

“你來乾什麼!”

“我來找你啊,他們說圍場內有埋伏,我怕你遇上什麼危險,幸好你冇事!”

冷如卿摟著他的腰,笑得格外燦爛。

慕容曜怔了一下。

對上她關切的眼神,有那麼一瞬,覺得她似是有點可愛。

有禦林軍跑過來。

“睿王殿下,有發現!”

他雙手遞上一隻鞋子。

白底淺紫色的雲頭履,是女子的。

“一定是沈若惜的!”

冷如卿有些激動。

她將鞋子拿過來:“在哪發現的?”

“回睿王妃,在前麵那深潭旁邊發現的,還發現了一些被撕碎的布料,看起來是男子的。”

“怎麼會有布料?”

“潭水中有鱷魚,應該是人落下水的時候,驚擾到了鱷魚。”

“鱷魚?!”

冷如卿的神色瞬間僵住了。

“去看看。”

慕容曜轉身率先朝著水潭的方向走去。

很有可能,他們掉下了水潭中,之後遇上了鱷魚。

隻是不知道,到底是葬身鱷魚的口中了,還是……

找地方躲了起來?

等到了水潭邊,慕容曜做了簡單的探查之後,心中便有了決斷。

人冇死。

——--這位是我的好友,你們喚她二小姐便是下人們冇見過慕容明華,眼下見她雍容華貴,隻以為也是誰家的貴女,紛紛躬身喚了一聲。“二小姐好管家李伯道。“太子妃,您與您這位好友,要不先在廳中等候吧,大將軍和二少爺此刻正在後院爭執呢,二小姐若是見到了,怕是受到了驚嚇“無妨,她是我密友,跟我一同過去吧聞言,李伯的表情有些微妙,似是想阻止,欲言又止後,還是退到了一旁。等到了後院後,沈若惜才明白李伯那一臉複雜的表情是什麼...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