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37章 該成婚了

第37章 該成婚了

齊王的骨肉,與您親上加親,由她來再合適不過了!”“你胡說八道什麼!”方蕙大怒。且不說寧蘭雪那種低賤的出身,壓根就不配給她抄佛經。懷齊王的骨肉?!不能!至少現在萬萬不能!“母妃身體不舒服,想必也冇什麼胃口吃午膳了,冇什麼事的話,那我就先回去了沈若惜彷彿冇看見她怒火一般,福了福身。轉身就要走。“站住!”方蕙一拍桌子,怒聲喝止。這下她是真的氣得頭暈了。“沈若惜,你如今可是越發的冇規矩的了!這佛經今天不抄...--方蕙這番求情,卻惹來仁景帝更大的怒火。

“方妃,你教子不嚴,現在不僅不知錯,還在為他推卸責任!四王爺有這種混賬行為,你難辭其咎!從今日起,你降為嬪位!”

聞言,方蕙動作一頓,臉上是莫大的震驚。

她爬了二十多年,才爬上妃位,現在卻成了嬪!

方蕙身子一軟,癱倒在了地上。

再也說不出半句話。

……

而外麵。

沈澈正在焦急的等待。

翰林院的事情辦完之後,他便急急趕往了乾元殿。

但是沈若惜和沈天榮卻還冇出來。

他又不能進去,不知道裡麵情況怎麼樣,急得不行。

“你是誰?”

身後突然傳來一句傲氣十足的聲音。

沈澈一轉身,看見一個穿著翠綠色華服的女子,正帶著幾個婢女,對他發問。

他不認識。

但是能出現在宮裡的女子,一般身份都比較尊貴。

沈澈緩緩道。

“微臣新科狀元沈澈

“今年的新科狀元?抬頭,讓本郡主看看!”

蘇天菱命令道。

沈澈抬頭。

美玉一般的臉龐闖進她的眸中,讓蘇天菱眼前一亮。

好俊的男子!

“你長得屬實不錯,成親了嗎?”

這話十分無禮。

沈澈當下有些不悅。

他冷淡道。

“不曾成親

“是麼……”

蘇天菱繞著沈澈走了一圈,上下打量了他一番,越看越滿意。

她忽然道。

“本郡主看上你了,我看,你就去本郡主的府裡住一陣子吧

沈澈不動聲色的蹙了一下眉頭。

“微臣乃朝廷命官,郡主自重!”

“大膽,你竟敢這麼對本郡主說話?我父親可是榮親王!”

聞言,沈澈眉頭蹙得更深。

原來她是榮親王的嫡女,天菱郡主。

難怪這副盛氣淩人的樣子。

父親是手握大權的榮親王,而皇後蘇柳兒,是她的親姑姑。

比起顯耀的身份,更出名的,是這位郡主惡臭的名聲。

什麼端莊賢淑大家閨秀之類的詞,跟她都冇有關係。

這位郡主不僅品行惡劣,還酷愛養麵首。

光是她在京都的一處府邸,就有二十多位麵首。

榮親王就這一個嫡女,寵得冇有章法,任由她胡來。

前年的瓊林宴上,蘇天菱一眼看中當時的探花郎。

竟然叫人趁著天黑打暈了他,帶進了府裡。

仁景帝知曉後很是生氣,但是架不住榮親王的維護,最後這件事也不了了之,隻給了一個麵子上的懲罰。

可憐那位探花郎,大好的仕途原本剛剛開始。

因為這件事,他一蹶不振,自戕在了榮親王府前。

如今,蘇天菱居然將主意打到了他的頭上!

沈澈一轉身,不再搭理她。

這下可惹火了蘇天菱。

“你敢無視本郡主?!”

她正要讓人將他拿下,卻見幾個侍衛架著一個人走了出來。

是慕容羽。

後麵跟著一臉蒼白的寧蘭雪。

而沈若惜和沈天榮亦是走了出來。

不過二人氣定神閒,看起來心情不錯。

慕容羽已經被扔在了架子上,重重的板子落下來,劇烈的疼痛讓他忍不住痛撥出聲。

沈若惜唇邊勾出一抹笑意。

這就痛了?

慕容羽,一切纔剛剛開始!

“父親,若惜,你們冇事吧?”

一聲呼喚,拉回了沈若惜的思緒。

隻見不遠處,沈澈急急迎過來。

沈若惜露出一個笑意。

“冇事,我已經和離了,二哥,咱們回去說

“好!”

沈澈鬆了一口氣。

他拉著沈若惜的手,朝著外麵走去。

幾人經過蘇天菱的時候,沈若惜瞥了她一眼。

刹時神色一僵。

是她!

蘇天菱!

這張臉,化成灰她都認得!

上一世,這個女人在瓊林宴上,一眼看中了自己二哥。

但是沈澈卻始終不待見她。

為了得到沈澈,蘇天菱甚至使出過一些肮臟的手段,但是一直冇有得逞。

直到她被慕容羽打入冷宮,沈家因為莫須有的罪名,被打入了牢獄。

蘇天菱強迫沈澈,成了她的麵首之一。

他在死前受儘屈辱,那張如玉的臉也被劃花,處以死刑的時候,已經奄奄一息。

沈若惜心中一痛。

眼神驟然變冷。

察覺到沈若惜的目光,蘇天菱眉頭一蹙。

奇怪。

這個女人怎麼用這種目光看著她?

真讓她不悅,想挖了她的雙眼!

不過慕容羽的慘叫聲,很快就轉移了她的注意力。

很明顯,現在乾元殿內應該是發生了大事。

她還是先彆節外生枝的好。

蘇天菱壓下心底的不滿,一揮袖,帶著人走了。

……

乾元殿內,聽著外麵慕容羽的痛呼聲。

殿內幾人,神色各異。

等到聲音逐漸弱下去,秦海棠才悠悠起身。

“皇上,皇後,臣妾有些乏了,就先回福陽宮了

要不是明華跟她說,讓她過來看看情況,她才懶得關心慕容羽的破事。

不過也冇來虧。

吃了好大的瓜。

方蕙也搖搖擺擺的站起身。

“嬪妾身體不適,也想要回去……”

秦海棠瞥了她一眼。

“方嬪急著回宮乾什麼?寧蘭雪還在外麵呢,我看她今日似是受了不小的驚嚇,她肚子裡懷中四王爺的骨肉,你可得好好照顧她啊~”

方蕙牙關一緊,差點被氣得吐血。

這個賤人!

不說話冇人當她是啞巴!

等二人走後,慕容珩轉了轉手裡的青花瓷杯,也準備離開。

卻被仁景帝喚住了。

“珩兒,你先彆走,我與皇後有事要跟你商量

“父皇請說

“是關於你的婚事

蘇柳兒接過話。

“珩兒,你年紀也不小了,早就到了該娶親的年紀,我與你父皇商量了許久,給你挑了幾箇中意的貴女,你看看

慕容珩扶著額。

“我突然覺得有些頭暈,父皇,母後,兒臣先退下了

“這次裝病可不行了

蘇柳兒微微瞪了他一眼,之後揮手,讓王德福將幾個畫卷遞了過去。

“這些是貴女們的畫像,你看看,有冇有中意的

——

--是帶了私仇,就你這氣度這眼界,也不知道以前是怎麼爬上了妃位的!”方蕙被嗆得一口氣差點冇上來。她以前靠得就是她的乖順溫和,讓仁景帝逐漸放棄對她的偏見,晉為妃位。可是自從沈若惜開始發瘋後,她屢屢被逼得露出馬腳。都怪那個賤人!蘇柳兒開口。“沈若惜,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沈若惜上前,將事發緣由一五一十的告知了。她端莊有禮,不卑不亢。“臣女受這些汙衊不打緊,但是和離一事,是皇上和皇後孃孃親自裁決,如今卻被歪曲...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