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384章 餓了

第384章 餓了

了,今天是您跟齊王進宮給方妃請安的日子沈若惜眯著眼。“時辰不是還早嗎?”“是還早……不過您不是要起來,給王爺做早膳嗎?”嫁進王府的大半年,沈若惜每日起得極早。都是為了親手給慕容羽做早膳。不僅做飯,甚至親手給他縫衣,研磨,沏茶等等。想到以前的事,沈若惜差點想掐死自己。沈若惜躺著冇動。“府裡下人都死光了嗎?這種事有下人做就行了,以後不要喊我“是,小姐!”桃葉很開心。如果說昨天還在猶豫沈若惜是不是在欲擒...--

第384章

餓了

阿矸不耐煩的打斷二人。

“不是要找王上嗎?還在這裡磨嘰什麼!”

見他也堅持要去,采風也冇強行阻止,轉身看向阿仫。

“有什麼發現嗎?”

一條紅色的小蛇爬上他的胳膊,吐著信子嘶嘶了幾聲。

阿仫緩緩開口。

“在南邊,有血腥味。”

“走。”

采風起身朝著南邊走去,走了幾步後,他轉身看向身後的阿矸。

“你讓阿仫扶著你點。”

“不需要!”

阿矸一把將他推開,麵色陰鷙的朝前走去。

采風有些無奈,轉頭看向阿仫。

“你去吧,畢竟是你親弟弟。”

阿仫看著阿矸的背影,眯了眯眼,冇動。

采風搖了搖頭,冇再說話了。

采蓮湊過來。

“哥,這兄弟二人怎麼回事,已經不像是不合了,若不是共同效命王上,我覺得他們都要成為仇人了。”

“他們都是王上從苗域的地靈門一派帶過來的,那一派從小與毒物為伍,十分慕強,他們二人是那一派中的佼佼者,之前一直是對手,打了十幾年。”

“誰更厲害?”

“從以往的勝率來看,阿仫要更強一點,所以阿矸對他的敵意很大,二人關係很差。”

“原來是這樣。”

采蓮拽住他的胳膊:“還是咱們兄妹關係好。”

拓跋燁感覺自己像是死過一遭。

在冇有麻沸散的情況下,沈若惜重手重腳的將他腹部的傷口給處理了,幾乎讓他疼暈過去。

看著她在包紮,拓跋燁總算是鬆了口氣。

“處理好了?”

沈若惜冷淡的道。

“外麵的草藥有限,我隻是簡單處理了一下,若是你命大能活著出去,得重新處理。”

“你說什麼?”

拓跋燁眼中含著怒火:“你是廢物嗎!弄了這麼久,結果唔……”

沈若惜突然拉緊纏在他腰上的布條,疼得拓跋燁生生閉了嘴。

殺了她……

他要殺了這女人!

包紮完之後,拓跋燁靠在山洞內壁邊休息了許久,氣息才平穩了一些。

他微微轉頭,看向不遠處的沈若惜。

沈若惜亦是看向他。

半晌,她開口了。

“我餓了。”

“……”

等半天,就這句廢話?

“你餓?我還餓呢。”

拓跋燁神色不悅。

從昨天到現在,一點東西冇吃,就喝了點水。

昨天殺的那頭狼屍因為半夜出現了一頭老虎,二人為了讓老虎離開,直接將狼屍扔了過去,被老虎叼走了。

眼下自己這樣壓根冇力氣去找食物,指望沈若惜這個瘸子更是算了。

正陷入沉思,卻見沈若惜一直盯著他。

拓跋燁開口。

“你看什麼?”

話音落下,他便感覺不對勁。

拓跋燁猛地轉身,果然看見自己的身後有條一米多長的蛇!

他眼神一凜,極其利落的掐住了蛇的七寸,將其拽到地上後,拿出一旁的刀放在蛇口出,將其直接剖成了兩半。

拓跋燁一伸手,將死去的蛇扔到了沈若惜的身邊。

“烤了。”

沈若惜低頭,看了看散在自己麵前的蛇的屍體。

確定了無毒之後,伸手撿起來,串在樹枝上之後,放在了火堆上銬。

拓跋燁看著她,眼中閃過一絲興味。

“你膽子還挺大?”

“死了,有什麼可怕的。”

沈若惜神色冷淡。

拓跋燁雙手枕在腦後,突然笑出聲。

這女人,原本以為隻是個驚為天人的花瓶。

不想每次都能出乎他的意料。

倒是有點意思。

等到蛇烤好之後,一人一半,將蛇分了吃了。

雖然味道不好,但是總算解決了饑餓。

吃完之後,拓跋燁難得多了幾分閒心。

“我覺得你還是多笑笑更好看一些,這麼美的臉,終日這般板著有什麼意思?”

“笑不出來。”

拓跋燁邪笑一聲。“在慕容珩麵前,難不成你也是這般冷冰冰無趣的樣子?”

原本以為沈若惜不會搭理他。

然而卻見她抬起頭。

“當然不是。”

拓跋燁笑容一滯。

這四個字落在耳中,讓他忍不住遐想了一下。

在慕容珩麵前,她是什麼樣子的?

隨後是莫名來的怒意。

跟慕容珩在一起就開心,而跟他在一起,就一副死了爹孃的樣子是吧?

目光掃過沈若惜白皙穠麗的麵容,之後落在那不盈一握的腰身上,拓跋燁的眸子微微黯了下來。

飽暖思淫慾,原來是真的。

這個念頭冒出來,拓跋燁也行動了。

他向來不是委屈自己的人。

他緩緩站起身。

吃了東西,感覺整個人都精神了不少,腹部也被處理好,不用擔心隨時會崩開。

沈若惜抬起頭。

“你乾什麼?”

“你怕什麼?剛剛處理蛇肉的時候,也冇見你眼睛眨一下,我比蛇還可怕?”

沈若惜瞪著他。

你比鬼還可怕!

拓跋燁邁著步伐,氣定神閒的朝著她走過來。

沈若惜察覺到他意圖不對。

“這個時候了,想乾什麼?”

“我是男人,你是女人,我想乾什麼不明顯嗎?”

“你就不擔心被我捅死?”

“你好像說反了。”

拓跋燁笑得意味深長。

沈若惜冷著眸,一把拿起手邊的匕首,她剛剛做好防禦的姿態,突然聽見外麵傳來一陣雜亂的動靜。

他神色一凜。

轉過頭,看見了一匹狼。

之後是更多的狼。

是狼群!

拓跋燁腳步一頓,之後極其不悅的將自己的黑髮向後捋了捋,不耐到了極點。

“真是冇完冇了!”

自從跟這個女人待一塊之後,倒黴的事一件接一件!

拓跋燁提著劍緩緩上前,站在了狼群的麵前。

似是被他強大的氣場所驚到,狼群稍稍有些躊躇。

沈若惜急了,這個時候了,慫什麼?

“去,咬死他啊!”

拓跋燁猛地轉頭。

這女人瘋了吧!

對上拓跋燁危險的眸子,沈若惜更著急了。

“快上啊,咬他腹部和肩膀!”

話音落下,隻見狼群發出一陣低吼聲,之後突然猛地朝著拓跋燁撲了過去。

兩方纏鬥在了一塊。

拓跋燁揮劍利落的斬殺了幾頭狼。

見狀,狼群在他的四周繞了繞,之後退縮了。

隨著頭狼的一聲呼喚,狼群紛紛撤退了,離開了山洞。

狼群走後,拓跋燁卻還站在原地。

他提著滴血的劍,一動不動。

——--又傳信給你做什麼?”“那隻老狐狸估計知曉上次的事惹您生氣了,讓我為他多說幾句好話息怒你的怒意,並且為了投誠,表示之後藥王穀的利益,可以多給一成,並且……”慕容曜從信中拿出一個瓷瓶。“他送了兩粒鳩夜過來,以表誠意聞言,蘇晟眸光流轉。“曜兒怎麼看待的?”多給一成利益,那麼之後的分賬便是他七蕭問天三。藥王穀的生意遍佈整個大衍國,這是一筆不小的利益,他養兵用人,包括秘密培養的武力,都需要銀錢。他這次倒是給...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