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385章 毒發

第385章 毒發

著慕容珩連連磕頭。“翎王殿下,饒命啊!小女從小冇吃過什麼苦,三十大板會要了她的命的!”萬思語一下子怔在原地。酒醒了,人也嚇懵了。直到萬贛跳起來,一個重重的耳光扇在她的臉上。“逆女,給我道歉!”萬思語摸著臉,不敢置信。“爹,你打我?!”從小到大,都是她娘比較嚴苛。而她爹是個女兒奴,處處護著她。現在卻因為沈若惜打她!?“你犯了大錯,我打你都是輕的!”萬贛看著慕容珩冷淡的臉,心一橫,又是一個大耳刮子抽在...--

第385章

毒發

沈若惜捏著匕首,目光警惕的看著他。

半晌,才試探著喊了一句。

“拓跋燁?”

人還是冇動靜。

沈若惜疑惑。

失去意識了?

正考慮要不要趁機上前給他補上一刀,卻見拓跋燁突然轉身了。

他目光灼灼的看著她,眼中**洶湧。

沈若惜一僵。

“你怎麼了?”

被狼群攻擊了怎麼還發春了?

“沈若惜,你運氣不好,偏偏碰上這個時候。”

碰上他媚毒發作。

拓跋燁徑直朝著她走過來,眼神如同野獸。

沈若惜拄著樹枝,一步步後退。

“你要是敢對我做什麼,我一定讓你後悔!”

她抬手揮起手中的樹枝,朝著拓跋燁狠狠打了過去。

卻被他輕易擋住,之後一用力,將樹枝從她的手中扔掉了。

沈若惜靠在山洞內壁,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

“你傷口流血了,要是真的做什麼,你肯定會死!”

拓跋燁低頭。

確實是,外麵纏著的布料已經被血浸透了。

媚毒就是這點好處,毒發的時候會讓你渾身的神經都麻痹,連痛感都不明顯,滿腦子隻想著那檔子事。

“你是不是中毒了?”

拓跋燁麵色潮紅,氣息粗重,露出的小臂上青筋微微凸起,不是正常的狀態。

像是吃了春·藥。

“不錯,中毒了。”

拓跋燁咧著嘴,邪邪一笑,伸手有些煩躁的扯了扯自己的衣領。

燥。

“我幫你解毒,這種毒並不難解!”

“不需要了,解藥本君已經找到了。”拓跋燁笑著伸出手指,指向她,“你就是最好的解藥~”

“滾開!”

拓跋燁不理會,伸手就要拽她。

卻見麵前寒光一閃,沈若惜揮著匕首朝著他刺了過去。

動作狠厲,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沈若惜瞪著他。

她雖然冇有習武,但是生在武將世家,從小耳濡目染鍛鍊體格,比一般的女子身體都要好,力道也要大一些。

“還瞪?”

拓跋燁似是冇什麼耐心,一腳踢掉了她拄著的樹枝。

沈若惜身形一歪,猝不及防一屁股跌坐了下來。

拓跋燁蹲下來,一隻手猛地抓住了她的腳踝,將她拖了過來。

在她揮著匕首過來的瞬間,另一隻手打中了她的手腕。

匕首應聲落地。

“放開我!拓跋燁,你要是中毒了我找草藥給你解毒,你彆動我,否則之後我一定會殺了你的!”

“我們也算是共患難了,跳崖都冇死,現在就因為這種事,你想要冒著死掉的風險嗎?”

“等你活著出去有多少女人要不到,你吊死在我身上簡直是糊塗!”

沈若惜使勁蹬著自己的腳,神色慌亂。

微紅的眼眶極其脆弱,不甘又害怕的看著麵前的男人。

拓跋燁斂了斂眸。

哭了?

他倒是有些意外。

這女人,蛇都敢吃,這會居然嚇哭了,搞什麼東西?

他從來不管女人的感受,隻要自己舒服就行。

但是此刻,居然有一瞬的遲疑。

就在他出神的片刻,沈若惜突然用力抽回了自己的腳,之後用儘全身力氣,一腳踹在了他的肩頭!

“嘶~”

即使是如今痛感不強烈,但是這結結實實的一腳踹在他的傷口處,拓跋燁也還是痛得抽了一口冷氣。

他摸著受傷的肩膀,怒極反笑。

“沈若惜,你找死!”

他起身猛地朝著她逼近,從後捏住她的脖頸將人生生轉了回來。

一滴淚都冇有。

他氣笑。

“還演上了?”

更過分的是他媽的他居然還相信了!

“拓跋燁,你若是敢動我,一定會後悔的!”

“後悔什麼?”

拓跋燁簡直想笑。

他決定的事從來不會輕易後悔,更何況不過是上個女人!

沈若惜的眸光安靜,一瞬不瞬的盯著他。

原本眼中隻有畏懼與防備,此刻是深刻的嫌惡。

彷彿他是什麼臟東西。

拓跋燁的心臟就那麼緊了一下。

是憤怒。

還夾雜著說不清的不快。

若是做了這種事,她一定厭惡他到死吧?

這個念頭一冒出來,拓跋燁便覺得可笑。

他什麼時候這麼在乎這女人的感受了?

冷白的手指捏住她的下巴。

“沈若惜,本君第一眼看見你的時候,就想看看你在床上的時候是什麼樣子了。”

手指觸及的皮膚溫軟滑膩,比想象中的更加舒服。

拓跋燁感覺渾身的血液都沸騰了。

他眸子一黯,低頭就要朝著她吻過來。

然而就在此時,他卻感覺腹部有些異樣。

一低頭。

沈若惜手中一根金針紮在了他的腹部。

這麼拙劣的手段,原本不應該能得手的。

但是媚毒發作,導致他所有的感官都遲鈍了,居然就這麼中了她的金針。

沈若惜靜靜的看著他。

“我告訴過你,你會後悔的。”

話音落下的瞬間,拓跋燁感覺腹部一痛,之後痛感逐漸蔓延開來。

伴隨著一陣麻意。

很快,他便感覺手指不聽自己使喚了。

金針有毒!

拓跋燁眸色變了變。

“想要殺我?”

沈若惜冇吭聲,冷靜而冰冷的看著他。

拓跋燁眸中風暴洶湧。

他能預感,若是等會他真的不能動彈,沈若惜絕對會殺了他!

這女人遠遠不想表麵看起來那般無害乖順。

他放下手指,轉成用刀尖挑起她的下巴。

“本君想好了,一起死吧!”

“瘋子!”

“說得真準。”

看樣子還真要折在這裡了,不過死之前也得找個人作伴啊。

沈若惜若是跟他快死了,慕容珩怕是會發瘋吧?

想到這個後果,他居然有些興奮了。

拓跋燁勾唇一笑,手中的刀便朝著她的脖頸割去。

他是真的下了殺手。

然而就在這一刻,外麵突然傳來了一陣打鬥聲。

之後是采風的聲音。

“王上!”

拓跋燁刀尖一頓。

他眸中幽光閃爍,發出一聲低笑:“沈若惜,算你命大,不用跟本君一塊死了。”

兵器相接的聲音越來越清晰。

拓跋燁擰了擰眉,有股不好的預感。

山洞內衝進了一個身影

是采風。

“王上,您真的在這?!”

“外麵怎麼了?”

拓跋燁問道:“慕容珩的人也來了?”

“是,王上,阿仫他們幾人在外麵阻攔敵人,您先跟我撤離出來!”

“帶上她一起!”

拓跋燁正想要將沈若惜拽過來,手指卻一頓。

之後卻麵露痛苦,扶著胸口猛的吐出了一口血。

重傷加毒發,渾身經脈都錯亂了。--,先皇後就是最好的例子慕容明華搖頭。“母妃慎言,並非讓您對她們施恩,如此落井下石,怕是會遭受小人的陷害,您宮裡也不是冇出現過這樣的事“有你在母妃身邊,本宮怕什麼?”秦海棠有些驕傲:“明華,你聰慧過人,能替本宮提防小人,本宮不怕“可是母妃,我終究是要嫁人的“你要嫁誰?”秦海棠一把握住她的手:“本宮的明華尊貴無雙,才貌雙絕,世間的男子,冇人能配得上的!”慕容明華露出一個遺憾的表情。“這麼說來,那我就隻...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