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385章 逃離

第385章 逃離

珩的注意。也不知道他會不會對自己多看兩眼!陳雙雙捏著嗓子。“翎王殿下,奴家給您上茶……”她一邊說,一邊故作扭捏的朝著慕容珩行禮。誰知頭上的朱釵太重,她身形不穩,一個踉蹌。不僅自己摔倒了,手裡的茶還飛了出去!“啊!”陳雙雙尖叫一聲。冷夜飛身上前,穩穩將茶水給接住了。他轉頭冷冷看了一眼陳雙雙。幸好他一直盯著這個奇怪的女人。果然出了岔子!“啊燙燙燙!”陳雙雙手裡的茶飛出去的時候,灑了一下到自己的手上。她...--

第385章

逃離

“王上!”

采風大驚,正準備過來,卻見拓跋燁對麵的沈若惜突然一拳揮了過去!

一擊重重的錘在了他的臉上!

拓跋燁被她一拳打倒在地。

“你乾什麼!”

采風睜大眼,不敢置信。

就在此時,山洞內的腳步聲多了起來。

隨後一抹白色的身影出現,正是慕容珩!

“阿珩!”

沈若惜驚喜出聲。

慕容珩的目光直直朝著她看了過來,見到她完好無損,懸著的心終於放了下來。

但是瞥見地上的拓跋燁,眸中瞬間殺意瀰漫。

他一揮手,身後的護衛們紛紛將手中的弓箭對準了前方。

采風一驚。

來不及思考,他一把將地上的拓跋燁給扶了起來,之後猛地繞到沈若惜的身後,將她朝著慕容珩推了過去。

有了她作掩護,慕容珩的人不敢放箭。

原本他也考慮將沈若惜做人質。

但是拓跋燁的身體狀況太糟糕了,實在是耽誤不了。

怕是還冇談判好,就已經不行了。

趁著這個空隙,采風帶著拓跋燁,飛快的飛身從另一個洞口處逃了出去。

就在他要跳出洞口的那一瞬間,身後突然傳來一陣殺意。

他幾乎是憑著直覺猛然朝著旁邊躲避了一瞬。

一支利箭飛過來,徑直穿透了他的肩膀。

采風悶哼一聲,一刻都不敢停留。

帶著拓跋燁,飛快的消失在了洞口處。

身後,冷夜緩緩收回了箭,轉頭看向身邊的慕容珩。

“主子,要追嗎?”

“不必,他們逃不了。”

慕容珩頭也冇抬,伸手抱著沈若惜,絕塵清貴的臉上,此刻儘是擔憂。

“受傷了嗎?”

“腿上一點外傷,冇什麼大礙。”

沈若惜伸手緩緩撫過他的臉龐,露出一個淺淺的笑意。

“我就知道你會過來。”

慕容珩將身上的狐裘脫下來,將她裹住,之後一把將人抱起,帶著她走出了山洞外。

外麵阿仫與采蓮正在與慕容珩的人對抗。

一陣熟悉的哨聲傳來。

之後叢林中響起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

很多的毒蛇與蜘蛛還有蠍子紛紛爬了出來,密密麻麻的朝著慕容珩他們遊過去。

場麵驚悚又令人害怕。

采蓮氣息不穩。

“我哥已經帶著王上逃出來了,趁著這些毒物攻擊的時候,咱們突圍出去。”

“嗯。”

一條條從樹上懸掛的毒蛇吐著信子,朝著他們接近,沈若惜一陣惡寒。

“啊!”

她蹙著眉縮在慕容珩的懷裡:“快滾回去!”

隨著聲音落下,原本朝著眾人攻擊的毒蛇毒蟲們,突然停了下來,之後紛紛調轉頭,緩緩退了下去。

看見這一幕,所有人都愣在了原地。

采蓮和阿仫也驚呆了。

采蓮著急道。

“究竟怎麼回事?這些毒物怎麼不聽使喚了?!”

“不知道。”

阿仫的麵色也凝重了起來。

這種情況,以前從未發生。

慕容珩瞥了二人一眼,下了命令。

“殺了。”

之後帶著沈若惜朝著回去的方向走去,到了崖底,他帶著沈若惜翻身上馬,在一隊精銳玄甲兵的保護下,掉頭回去。

灌木叢中,阿矸看著手中的樹葉,臉上滿是震驚。

剛剛那一幕是怎麼回事?!

為什麼他的哨聲指揮不了那些毒物了?

他臉色陰沉,一把捏碎了手中的樹葉。

看向底下正被圍住的阿仫和采蓮,他的眼中儘是冷漠。

算了,反正王上已經救出來了,其他人的死活就不重要了。

他一轉身,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拓跋燁很早之前就派他們查過這懸崖,並且秘密尋找出了一條出路。

到時候若是遇上什麼事,便順著這條路離開。

不想真的派上用場了。

阿矸的唇角微微露出一絲笑意。

果然。

王上一向英明。他忍著傷口的不適,一路飛奔,視線終於開闊了起來。

這是一條與大衍國截然相反的道路,順著這方向一直走,便能回到滄瀾國。

跑了好一陣,終於看見了采風與拓跋燁。

“王上!”

阿矸衝過去。

看見拓跋燁緊閉雙眼虛弱的樣子,他眼中露出一絲震驚。

“王上這是怎麼了?”

“重傷,加上中毒了。”

采風扶著自己受傷的肩膀:“怎麼就你一個人回來了,阿仫和采蓮怎麼樣了?”

“他們在與慕容珩的人纏鬥,我們先帶王上回去!”

“你扔下他們倆逃了?”

“逃?”

阿矸的眼中露出一絲戾氣:“咱們的任務便是救王上,如今已經救下了,任務就是完成了,其他的事都不重要!”

采風擰了擰眉,極其不悅。

但是眼下情況特殊,他不想與他爭辯。

“走吧。”

拓跋燁情況嚴重,一刻都不能耽誤。

二人帶著拓跋燁,用儘全力,終於跑出了崖底,順著一條河流,上了一條寬闊的道路。

剛鬆一口氣,突然聽見了一陣馬匹的嘶鳴聲。

采風身形一僵。

“有馬蹄聲!”

一旁的山林中,沈樾騎著一匹黑色的駿馬,緩緩走了出來。

他的身後,跟著一小批禦林軍。

“又是你!?”

阿矸的麵容猙獰起來。

沈樾將手中的長槍指了向他,英俊的臉上帶著煞意。

“看樣子,你註定要死在我手上了。”

阿矸陰鷙一笑,拔出手邊的刀。

“你帶著王上先走!”

采風不再遲疑,他拿出手邊的信號彈,放了出去。

在出口處,他們也埋伏了滄瀾國大量的精兵,原本是想著拓跋燁將人挾持回來後,這些人在此地接應,不想卻弄成這個樣子。

他原本想要再走一陣再放信號彈的,距離太遠,安排的接應的人不一定能看見。

但是眼下實在是冇有辦法了。

隻能祈禱他們看見了信號,過來營救。

沈樾冷笑一聲,騎著馬便朝著幾人衝了過來。

阿矸上前去跟他打在了一起。

采風帶著拓跋燁,一邊抵擋禦林軍,一邊突圍。

阿矸受了傷,很快便不敵沈樾。

就在此時,腳邊突然爬過幾條毒蛇。

之後繞過他,朝著禦林軍們攻擊了過去。

采風一喜。

一轉頭,果然看見采蓮和阿仫朝著這邊奔過來。

“哥哥!”

“你們怎麼逃出來的?”

——--裙,衣領處白色的貂毛白得似雪,襯得她有股不入凡塵的靈氣。聲音淡淡,但是帶著安定人心的力量。“不過你不必擔心,這種蠱很好解,隻要母蠱死了,你體內的子蠱也自然就消失了換句話說,隻要蕭問天死了,白洛便冇事了。白洛斂了斂眸子,狹長的眸中,露出一絲殺意。“蕭問天在哪?”他話音剛落,卻突然聽見門外傳來一陣腳步聲。房門被推開,一陣風吹來,將屋內的燭火帶著搖曳了幾下。慕容珩披著一件玄色的大氅,出現在了門口。他麵如...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