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387章 下毒手

第387章 下毒手

昨天沈若惜惹他生氣,他原本是想給她點顏色看看,準備今早在早膳上為難她。可是冇想到,她壓根就冇給自己準備早膳!不僅如此,現在還獨自進宮了。難不成,昨天說要讓寧蘭雪做王妃這事,對她刺激太大,她真準備跟他一刀兩斷了?一想到此,慕容羽有些坐不住了。他立刻吩咐井六,也要進宮。他回頭看著寧蘭雪。“蘭雪,我若是不跟沈若惜一起進宮,傳出去怕是不好,我先走一步,就不陪你用早膳了“王爺慢走寧蘭雪麵上體貼,心裡卻十分不...--

第387章

下毒手

“是魑鬼和魅鬼。”

采蓮神色凝重:“他們用了煙霧彈混淆視線,那些原本撤退的蛇蟲毒蠍,後來經過阿仫的召喚,又回來了纏住了那群人,我們才趁亂出來了……”

聞言,采風的神色也不好看。

之前圍獵場那一遭,魍鬼和魎鬼死在了戰鬥中,這一次,魑鬼和魅鬼估計也要折了。

砰!

阿矸不敵沈樾,被他一腳踹飛了十幾米,跌坐在地上吐出鮮血。

采蓮擰了擰眉,趕緊拿著自己的軟劍,站在了阿矸身邊。

她揚起頭,看向沈樾,眸色微深。

“少將軍,又見麵了~”

沈樾眯了眯眼,想起了她。

“是你?”

“少將軍好生勇猛,就是不懂得憐香惜玉,你看我都這麼狼狽了,不如放我一條生路唄,我日後一定好好報答少將軍的~”

沈樾神色冷漠。

“廢話真多!”

“少將軍真是不解風情呢~”

采蓮握緊手中的劍,眼眸變得犀利起來。

她朝著身邊的阿矸示意了一眼。

“你不是他對手,咱們一起。”

“你跟采風帶王上突圍。”

阿仫走過來:“我跟他對付沈樾。”

阿矸抬頭掃了他一眼。

“我用不著你幫,滾!”

“你以為我願意?還不是你太廢物!”

聞言,阿矸眼中閃過一絲暴戾,最終還是冇說話。

采蓮退到了采風的身邊。

此時,趴在采風背上的拓跋燁咳嗽了幾聲,緊閉雙眼,溢位了一絲鮮血。

二人的心瞬間提了起來。

阿仫轉過頭,朝著采風看了一眼。

采風微微點頭,明白了他的意思。

他湊近采蓮。

“王上堅持不了多久,咱們得馬上離開這裡找人治療,阿矸和阿仫就看天意了。”

“哥,你的意思是……要放棄他們?”

“冇辦法,王上的性命重要,阿仫也是這個意思,這次就看他們兄弟二人的造化了。”

采蓮咬了咬唇,之後點了點頭。

她哥哥說得對,不能再拖下去了。

更何況他們二人不一定是沈樾的對手,若是再耗在這裡,他們幾人可能全都會死。

權衡之下隻能這麼辦。

此時此刻他們隻慶幸,沈樾帶的人少,十來個禦林軍,他們還是能突圍出去的。

采風與采蓮一邊護著拓跋燁,一邊強行突圍。

而阿仫和阿矸拚命抵擋著沈樾。

二人招招致死,是不要命的打法。

沈樾隻能儘全力抵擋,被逼的後退。

他眸中暗芒閃動。

二人這種打法,極其耗費體力,不是明確的做法,恐怕是要為采風和采蓮爭取時間。

果然,在兄弟二人纏住他的時候,他瞥見采風與采蓮帶著拓跋燁,正在衝出包圍圈。。

沈樾目光一沉。

圍獵場事件之後,慕容珩命令他出去仔細探查四周。

他無意間發現了這條道路,往裡麵延伸,不像是天然的道路,而像是人為開辟出來的,便留了幾分心思,帶著一小隊人過來檢視。

不想真的遇上了。

沈樾眼神凜冽。

阿仫與阿矸都是絕頂的高手,二人這般死死纏著他,他一時有些不敵。

但是很快,阿矸便體力不支。

沈樾便開始反擊,主攻阿矸。

但是每次攻擊都被阿仫給阻攔了下來。

幾百招過去,阿矸神色愈加複雜。

他轉頭看向阿仫。

“你幫我做什麼?”

阿仫沉默了片刻。

“你終歸是我弟弟。”

阿矸愣了一下,隨後忽然露出一個笑意。

“你說得不錯,我的確是你弟弟。”

這是阿矸第一次對他笑。

阿仫神色怔了一下,之後轉頭,麵無表情道。

“專心點,我們二人合力,突圍出去。”

沈樾的長槍刺了過來,阿矸朝後退了幾步,有些不敵。

阿仫拿著刀擋開沈樾的槍,將阿矸護在身後,與他打在了一起。

身後的阿矸扶著胸口,呼吸有些急促。

他看著麵前背對著他的阿仫,眼中閃過一絲狠厲,之後突然一掌劈向了阿仫。

阿仫毫無防備之下,被他推得一個踉蹌上前。

沈樾的長槍徑直穿透了他的胸口。

沈樾也驚了一下。

趁著他長槍受限,阿矸大喝一聲,傾身上前一刀朝著他的腹部劃了過去。

沈樾動作極快的朝著後麵閃了一下,但還是被劃傷了腹部。

他悶哼一聲,拔出長槍後退了幾步。

隨著長槍被抽出,阿仫單膝跪地,嘴裡湧出一陣鮮紅。

阿矸站在他的身側,聲音愉悅。

“這次多虧你還念著我們所謂的兄弟之情了,既然你想救我,那不介意用自己的命換我的活路吧,哥?”

說著,阿矸朝著地麵扔了一枚毒煙,趁著眾人掩住鼻子被嗆得連連後退的時候,他猛然轉身,飛快的衝了出去。

剩下的幾人準備去追,被沈澈製止了。

“彆追了!之前那個叫采風的放了信號彈,說明附近應該是有他們的人,若是追過去,你們很難抓住他,說不定還會丟了性命!”

幾人點頭,之後朝著沈樾走來。

“少將軍,您受傷了!”

沈樾低頭,看著自己的腹部,咬著牙撕下衣襬,將腹部簡單纏了起來。

腹部傷口有些深,需要處理。

他走到阿仫的身邊。

阿仫還保持著半跪的姿勢,眼睛微睜,似是帶著幾分難以置信。

沈樾擰了擰眉,之後伸手,探了探他的鼻息。

冇有呼吸了。

沈樾縮回手。

“回去。”

他命令了一聲,之後翻身上馬,帶著人離開了。

“本宮想見皇上。”

憐兒帶著宮女站在主廳外,朝著王德福說道。

王德福聲音溫和。

“淑妃娘娘,皇上此刻正在與幾位朝臣商量要事,此刻冇空見您,您還是先請回吧。”

“皇上他是不是……是不是在商議,滄瀾王帶人刺殺一事?”

“這個老奴就不知曉了。”

王德福臉上始終帶著恭敬又疏離的笑意:“娘娘請回吧。”

“那你一定要跟皇上說,就說我找他有重要的事,等皇上處理好正事了,請公公一定要皇上見我一麵。”

“老奴會告知的。”

聞言,憐兒才帶著人離去。

她溫婉美麗的臉上,神色擔憂。

“嬤嬤,你說皇上會不會因為這次的事,對本宮有什麼想法?”--邪火。他捏著身下人的纖腰,動作絲毫不憐香惜玉。攀著他有力的臂膀,薛媛的聲音斷斷續續傳來。“其實……今日也不能完全怪天菱,今日……今日皇後孃娘……若是她為天菱求情,也不至於……”她話說一半,一隻手突然緊緊掐住了她的脖子。蘇晟眼中的**如潮水般褪去,轉而覆上一層冷意。他一把將薛媛扔到地上。薛媛幾乎不著寸縷,就這麼摔在地上,後背紮在地上的碎片上,血瞬間湧了出來。她一怔,對上蘇晟毫無溫情的眸子,不敢痛撥出...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