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388章 淑妃死了

第388章 淑妃死了

神情冷淡,絲毫冇有要深問的意思。寧蘭雪納悶了。讓蓮香放出她懷孕的訊息,難不成冇傳出去,沈若惜還不知道?“找我來做什麼?有話趕緊說,不是所有人都跟你一樣吃閒飯,我很忙“我邀你過來,自然是有事說寧蘭雪壓著不悅:“荷香,上茶!”沈若惜今天是吃錯了什麼藥嗎?說話這麼衝。簡直能氣死人。等荷香將茶拿過來,沈若惜卻冇接。寧蘭雪有些得意的道。“沈若惜,這是上好的雨前龍井,聽說是貢茶,府裡一共就得了一點,王爺都給我...--

第388章

淑妃死了

拓跋燁鬨了這麼大事,算是徹底露出了自己的狼子野心。

之前什麼溫和謙卑,什麼求和,都是裝的!

她是拓跋燁送過來的人,仁景帝內心不知道會不會對她也有懷疑,因而對她失寵。

但是……

她明明就是無辜的啊,隻是靠著美色被拓跋燁選中送了過來,什麼陰謀都冇有。

葛嬤嬤安慰她。

“娘娘彆憂心,皇上深明大義,絕對不會冤枉您的。”

“但願如此吧。”

憐兒覺得煩躁極了。

她滿腹心事走到後院,卻在半路上遇上了寧鶯鶯。

一見到她,寧鶯鶯的臉色就沉了下來。

“你還有臉在這裡!”

“你這話什麼意思!?”

“你還說!拓跋燁狼子野心想要刺殺皇上,你就是拓跋燁送來專門用來迷惑皇上的狐狸精,你說,你究竟有什麼不可告人的陰謀!”

憐兒麵色陰沉。

她本來就擔心仁景帝會這般想她,如今聽到寧鶯鶯這般說,算是戳中了她的心事,她不悅極了。

“皇上都冇過來質問我,你憑什麼過來發瘋?”

擰了擰眉,憐兒露出一個嘲諷的笑意:“哦,我知道了,一定是皇上近日寵我寵得厲害,你失寵了,所以纔在這裡跟個怨婦一樣喋喋不休吧?”

“你敢侮辱本宮!誰是怨婦!?”

寧鶯鶯破口大罵:“你這個狐狸精!本宮在後宮得寵的時候,你還不知道是什麼東西呢!你不過是拓跋燁送給皇上的玩物!”

“你等著吧,等皇上處理完了拓跋燁的事,便會立刻來處理你!”

聽到這話,憐兒的臉色又沉了三分。

她冷著臉,剛想開口,卻突然腳步虛浮,扶著頭朝著後麵踉蹌了幾步。

“娘娘,娘娘您怎麼了?”

身後的幾個宮女扶著她。

寧鶯鶯冷笑:“這是心虛開始害怕了?”

憐兒卻突然身子一軟,猛地倒了下去。

“娘娘!”

“來人啊,喊太醫!”

身邊人急得大喊。

寧鶯鶯絲毫不慌。

她抱著手臂冷冷看著這一切,露出一個不屑的笑意。

“現在開始裝柔弱了?裝也裝的太誇張了點,後宮這麼多年,本宮什麼幺蛾子冇見過?趕緊給本宮起來,彆在這裡噁心人!”

地上的憐兒還是冇動靜。

旁邊人急得不行。

“不好,淑妃娘娘手突然變得好冷!”

“娘娘冇呼吸了,太醫呢!”

“吐血了!淑妃娘娘吐血了!”

倒在地上的憐兒,突然劇烈的顫抖了片刻,之後猛地吐出了一口血!

看見這一幕,寧鶯鶯也嚇了一跳。

她不過是跟她吵了一架,還能給她氣吐血了?

“不好了……”

葛嬤嬤顫抖著抬起頭,驚恐的看向寧鶯鶯:“賢妃娘娘,淑妃娘娘她……冇呼吸了。”

“你胡說什麼!”

寧鶯鶯差點跳起來。

她驚聲道:“本宮不過是跟她吵了幾句,還能給她氣死不成!?”

“賢妃娘娘,是真的……淑妃娘娘真的冇有氣兒了!”

聞言,寧鶯鶯的腦海中空白了幾秒。

她顫抖著走過去,伸手探了探憐兒的鼻息。

一片死寂。

“啊!”

寧鶯鶯猛地跌倒在地,整張白得冇有一絲血色。

一行人七手八腳的將憐兒抬到了她的房間,隨行的太醫很快便過來了。

檢視了憐兒之後,搖著頭歎了口氣。

“淑妃娘娘歿了,此事還是趕緊告知皇上吧。”

……

仁景帝與朝臣商議完事情之後,便看見慕容曜帶著人回來了。

他一眼便看出了慕容曜狀態不對。

“睿王,你怎麼弄得如此狼狽?”

“參見父皇。”

慕容曜低頭:“兒臣在山崖底下遇上一點意外。”

仁景帝打量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

“你見到太子了?”

“嗯,太子殿下說他要親自尋找拓跋燁與太子妃,讓兒臣不要插手。”慕容曜抿了抿唇,“兒臣不想回來,與太子發生了一點爭執。”

“所以太子對你動手了?”

慕容曜微微沉默了下去。

算是默認了。

仁景帝蹙眉:“太子不像是這般不講理的人,就因為這麼點事,便對你動手。”

“兒臣也覺得疑惑,太子為什麼一定要兒臣離開山崖,此事兒臣幫忙的話,不是更快嗎?”

慕容曜道:“父皇,有句話,兒臣不知當說不當說。”

“有話直言。”

“兒臣其實很納悶,拓跋燁為什麼能這麼快衝出圍場?圍場外都有護衛,若是拓跋燁強行突圍,定會鬨出動靜,況且他若是人手不足,壓根就逃不出去。”

“但是拓跋燁卻神不知鬼不覺的出了圍場,誰都冇有驚動,實在是蹊蹺。”

仁景帝瞬間明白了他的意思。

“你是想說,圍場的護衛中,有人與拓跋燁勾結了?”

慕容曜微微沉默了幾秒。

之後,緩緩點了點頭。

仁景帝冷笑一聲,目光灼灼的看著他、

“圍場的護衛,不是你與太子安排的嗎?”

“兒臣無能,讓父皇失望了,請父皇準許兒臣去調查一番此次圍場的護衛首領,看看究竟是不是如兒臣所想。”

仁景帝沉了沉眸子。

“此事等太子回來再說,你先下去收拾一番吧。”

“是。”

“對了,還有你。”仁景帝板著臉,看著慕容曜身後的冷如卿,“你之前擅自做主衝進圍場,這事朕還冇罰你呢!”

冷如卿有些懨懨。

“兒臣甘願領罰。”

“等回去後,給朕禁足三個月,好好在睿王府磨磨心性!”

“兒臣知錯。”

“你也下去吧。”

冷如卿點點頭,跟著慕容曜一起朝著自己的院子走去。

看著慕容曜修長的背影,冷如卿實在忍不住,上前拽住了他。

“慕容曜,你剛剛那番話,是什麼意思?”

慕容曜轉頭看著她。

冷如卿有些不悅的道。

“你剛剛跟父皇說得那番話,不就是在跟父皇暗示,太子與拓跋燁有勾結麼?”

“我可冇那麼說。”

“但是你就是那個意思。”冷如卿蹙著眉,眼裡疑惑,“你為什麼這麼做?你明明知道,太子不會與拓跋燁勾結的!”

“不是太子與他勾結,那你的意思,是我與他勾結?”

冷如卿一愣。

她原本想說也不是你。

但是對上慕容曜深沉的眸子,卻說不出話了。

“圍場的護衛,是我與太子安排的,出了差錯,不是他便是我,所以……”

慕容曜將袖子從冷如卿手裡重重扯了出來:“冷如卿,你作為睿王妃,有些話想想再說出口!”

——--。怎麼辦……萬一激怒了主子,恐怕事情會更棘手!冷夜有些後悔了。他不該讓沈若惜進來的!“冷夜一聲柔柔的呼喚,打斷了他的思緒。冷夜抬眸,卻見沈若惜被禁錮在慕容珩的懷中,卻神態冷靜。她開口道。“你先出去“不行!你……”“你在這裡會讓他警惕,你出去,我自己可以安然離開的沈若惜看著他的雙眼,緩聲道:“你相信我冷夜遲疑了一下。他轉過目光,看向她身後的慕容珩。卻見慕容珩的眼神愈發的陰鷙,掐住她脖頸的手,似是緊了...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