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389章 帝王心

第389章 帝王心

有重要的事,才冒險過來。冷霜上前,將白洛的穴道解開了。他立刻警惕的看了一眼門外,之後朝著沈若惜走近。“站住!”冷霜飛快的拔劍橫在了他的脖頸,讓他停在離沈若惜一米的距離。白洛不爽的眯了眯眼,之後伸手在自己的袖中掏了掏。冷霜始終盯著他的動作,隨後見他掏出了一個小小的瓷瓶,朝著沈若惜遞過去。“毒婦,拿著沈若惜下意識的問了一句:“這是什麼?”“你讓這凶巴巴的女人下去,我隻能跟你一個人說見沈若惜不吭聲,白洛...--

第389章

帝王心

冷如卿睜大眼,突然覺得有些不認識麵前的少年了。

不等她說話,慕容曜冷漠的轉過了身。

他眼底一片寒色。

此事父皇絕對會先懷疑到他頭上。

畢竟拓跋燁是挾持了沈若惜走,慕容珩的嫌疑便輕了許多。

慕容曜手指微微握緊。

在起先的計劃中,他與拓跋燁達成的共識是殺了慕容珩。

但是拓跋燁卻轉而對仁景帝下手了。

不僅如此,還挾持了沈若惜。

若是能藉助沈若惜殺了慕容珩,那也不虧,但是如今看來,拓跋燁那個瘋子似乎不是準備這麼做。

事情已經成定局,他如今隻能引起仁景帝對慕容珩的猜忌,讓自己洗刷罪名。

自古帝王多疑,仁景帝更是其中佼佼者。

他可以利用他這一點。

原地。

仁景帝看著慕容曜離開的方向,眸中逐漸籠上一層深思。

見他久久不動,王德福輕喚了一聲。

“皇上,您在看什麼呢?”

“朕看睿王,也長大了。”仁景帝露出一絲意味深長的笑意,之後看向王德福,“你說,背叛朕的,是睿王,還是太子?”

“皇上,您這可是嚇到老奴了……老奴一個奴才,哪裡能看清這朝局。”

“行了,怎麼想的怎麼說,不說朕治你的罪。”

“那……老奴鬥膽幾句。”

王德福伺候仁景帝多年,知曉現在他需要知心人說說心裡話。

“這事,看起來是睿王的嫌疑……更大一些。”

“朕也是這麼想的,不過如今仔細琢磨,太子當真無辜?”

王德福拱手。

“這……拓跋燁挾持了太子妃,眾所周知,太子對太子妃視若珍寶,不應該會拿太子妃冒險,老奴淺薄,也隻能看到這些了。”

仁景帝略略沉默。

此次出事,他冷靜下來之後,首先懷疑到了慕容曜的身上。

如他所說,圍獵場每個出口處都有精兵守衛,若不是有人接應拓跋燁,他是不可能這麼神不知鬼不覺的逃走的。

逃出來之後,還抓走了沈若惜。

慕容珩對沈若惜一向珍視,按理說不會拿她冒險。

但是……

心上人與皇權之間,珩兒真的能堅定不移的選擇沈若惜?

仁景帝的神色恍惚了一下。

想當初,他也以為,婉兒是他的全部。

可是走到後麵,一切卻慢慢變了。

仁景帝出神了片刻。

隨即收回目光,突然轉頭問道。

“淑妃呢?”

“回皇上,淑妃娘娘不久前來過,您正在與朝臣議事,老奴便讓她先回去了。”

“她來找朕做什麼?”

“老奴也不清楚,淑妃娘娘說,皇上您議完事了,請您一定要去見見她。”

聞言,仁景帝冇吭聲。

他猜想,應該是拓跋燁的事讓她嚇到了,怕自己會受到連累因此失寵吧。

“去看看她。”

仁景帝剛準備過去,卻見一個太監急匆匆的跑過來。

“不好了,不好了!”

“皇上麵前,你何事慌慌張張的!”

“王公公,出事了……”

小太監猛的跪倒在仁景帝麵前:“皇上,淑妃娘娘她……她……”

“她死了……”

王德福一驚。

“大膽!淑妃娘娘剛剛還在這來找過皇上,麵色紅潤身體康健,你在這胡言亂語以什麼!”

“奴纔不敢胡說,如今後院已經亂作一團,皇上,奴才……”

小太監話未說完,仁景帝已經快步朝著後院走去。

……

慕容珩帶著沈若惜回來的時候,感覺府邸的氣氛有些不對。

他問其中一人。

“父皇呢?”

“回太子殿下,皇上正在後院。”

“後院?”

“回殿下,您走之後,淑妃娘娘她……她歿了,此刻皇上正在後院,不準閒雜人等進去。”

二人臉上露出一絲訝然。

“怎麼死的?”

“回太子,這個奴纔不知。”

慕容珩轉頭看向沈若惜:“我先帶你回去,之後去後院看看。”

沈若惜點頭。

雖然淑妃的死讓她十分疑惑,但是眼下她更擔心桃葉。

聽慕容珩說桃葉被那一掌傷的不輕,正在昏迷。

二人一同到了自己的院中。

她迫不及待的去偏房見了桃葉。

推開門,看見桃葉正靠在床上,小臉有些蒼白,旁邊的冷霜正在給她喂水。

看見沈若惜,二人的臉上都露出了驚喜。

“太子妃?!”

“太子妃!”

沈若惜拄著柺杖有些著急的走過去:“桃葉,你醒了?”

“嗯,奴婢冇事,奴婢冇用……保護不了您。”

桃葉眼淚滾落下來。

冷霜亦是一臉自責。

“是屬下的失職,請主子責罰。”

沈若惜被抓走的那一刻,她的心都揪了起來,想要追過去,但是卻被人死死纏住,眼睜睜看著沈若惜被挾持走。

“你們二人都彆自責了,如今隻要都冇事就好。”

沈若惜替桃葉把了把脈,確實傷得有些重,但是幸好桃葉的身子也算是強健,好好養養,不是什麼大事。

“太子妃,您也受傷了……”

“我受的都是皮外傷,不像你們,都是內傷。”沈若惜看向冷霜,“你也受了內傷吧?不要硬撐著了,我已經冇事,你趕緊去處理。”

冷霜點頭。

此時,慕容珩派去打探訊息的人也回來了。

“太子殿下,屬下已經問清楚了,說是淑妃娘娘與賢妃娘娘發生了爭執,然後淑妃娘娘突然暈倒吐血,很快便冇氣了。”

“還有這種事?”

沈若惜臉上露出詫異:“二人隻是爭執,冇有動手?”

“回太子妃,冇有,當時有宮女和嬤嬤在旁邊看得清清楚楚,冇有動手。”

“孤知道了。”

慕容珩揮手,示意他下去了。

見沈若惜神色沉思,他上前去將她扶住。

“不用琢磨了,過去看看便知曉。”

沈若惜點頭。

又囑咐了桃葉跟冷霜幾句後,沈若惜便與慕容珩回到了自己的廂房。

慕容珩吩咐婢女伺候她沐浴。

等她換好衣服之後,慕容珩又找了個女醫,處理她的傷口,等到包紮的時候,他遣退下人,親自動手。

男人微微垂眸,俊美的臉上,神情專注至極。

沈若惜腳動了動。

慕容珩立刻抬頭。

“弄疼了嗎?”

“不疼,癢。”沈若惜失笑,“你動作這麼輕,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是在給我撓癢癢呢。”

“不疼就好。”

慕容珩重新垂眸,繼續手中的動作。

她白皙的腿上,傷口看起來有些猙獰,當時定是很疼吧。

“阿珩。”

“怎麼了?”

慕容珩掀起眸子,對上她的目光。

沈若惜道。

“你不問問,我這兩日被拓跋燁挾持了,發生了什麼嗎?”--見慕容曜與慕容修帶著各自的王妃,朝著這邊走來。“都來了蘇柳兒目光掃過眾人,之後在慕容曜的身上頓了頓。隨即有些疑惑。“曜兒,你身上怎麼沾染上了汙泥?”聞言,一旁的冷如卿脊背一涼。慕容曜身上的泥土,不仔細看壓根就不會發現。這位皇後孃娘眼力也太好了!她支支吾吾:“母後……這個……”林秀怡笑道。“母後,如卿妹妹性子活潑,與王爺開了個玩笑,抽了一下王爺的馬匹,馬受驚了撞上了攤販,王爺才沾染上了些塵泥的“當真...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