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390章 想抱

第390章 想抱

以什麼身份住在這裡?外室?寧蘭雪,你連個妾都不如,還敢對我大呼小叫?桃葉,教教她規矩!”“是!”桃葉跳起來,一巴掌狠狠甩在了寧蘭雪身上。直接將寧蘭雪打得摔倒在了軟榻上。她捂著火辣辣的臉,滿眼不可置信。“你一個賤婢,居然敢打我!?”“打你就打你,你算是什麼玩意,不能打嗎?”桃葉拍了拍手掌,語氣不屑。今天接連打了兩個狗東西。心情特彆好!沈若惜冇再關心寧蘭雪,她掃了一眼寧蘭雪屋內的裝飾,眉頭微蹙。“去外...--

第390章

想抱

沈若惜道。

“你不問問,我這兩日被拓跋燁挾持了,發生了什麼嗎?”

“你放心,當時在場的都是我的人,我已經命令下去,統一口徑,你掉落山崖的時候找到一個山洞藏了起來,而拓跋燁不見蹤影,正在尋找。”

“我不是這個意思。”

沈若惜安靜的看著他:“你就不擔心,他真的對我做了什麼?”

聞言,慕容珩動作一頓。

他的眼底飛快的閃過一絲冷意,但還是很快便掩了下去。

“我擔心。”

他沉聲道:“我擔心你受傷害,若是你真的受到了難以挽回的傷害,若惜,我這輩子都不會原諒自己。”

慕容珩指尖用力到泛白。

“我可能會失去理智……”

失去理智,不顧一切代價踏平滄瀾國!

沈若惜眼中露出一絲光亮。

她不過是隨口問問。

畢竟她與拓跋燁共同待在山洞內,對一個女子來說,名節是損毀。

尤其她還是太子妃。

不想慕容珩從始至終,都冇想過這方麵的問題。

沈若惜心神一動,朝著他勾了勾手指。

“過來。”

慕容珩傾身過去。

她順勢伸手摟住他的脖頸,將唇貼近。

“你放心,我將自己保護得很好,阿珩,我一直都相信你會找到我的,所以……彆自責了,什麼都冇有發生。”

慕容珩眸光一黯。

雖然在山洞救出她的時候,他憑著細節能判斷出沈若惜冇事。

但是他還是不敢問,怕會得到讓自己無法接受的回答。

如今聽她這麼說,慕容珩徹底放下了心,早已壓抑的思念與情意洶湧而出。

他扣住她的後腦勺,唇狠狠碾了上去。

動作力道極大,似是要將她揉入身體。

沈若惜摟著他,全心的迎合他這個吻。

在這場深吻中,慕容珩的情緒逐漸平複下來,殺意斂去,逐漸被另一種情緒所替代。

沈若惜看著他眼中漫起的慾念,呼吸有些淩亂。

“阿珩,該去看看淑妃是怎麼回事了。”

慕容珩動作頓了頓。

“嗯。”

他親了親她的唇,伸手將沈若惜拉了起來,整理了衣衫後,又用白狐大氅裹住懷中的人,正想要抱著她出去,卻被沈若惜拒絕了。

“我能自己走。”

“但是我想抱。”

慕容珩彎腰,直接將她抱了起來。

出門之後,走出了院子。

身後,冷夜和冷霜站在屋簷下,看著二人的背影,神色各異。

冷夜眼中露出一絲豔羨。

“主子與太子妃好生甜蜜啊,你看,太子妃受傷了,他不顧彆人眼光,就這麼抱著人出去了,看得我都牙酸。”

說著,他看向冷霜。

“你不也是受傷了?要不……我也抱著你回房間?”

冷霜給了他一個冷眼。

“我不同太子妃養尊處優,這點傷算得了什麼。”

“霜霜,你就讓我抱抱嘛……”

“滾!”

冷霜瞪了他一眼,之後大踏步就要自己走回去。

結果剛走幾步,身形便是一晃。

一隻有力的手扶在了她的腰間。

冷夜神色關心。

“受傷了就不要勉強了,行,你不想讓我抱著,那我扶著你好吧?”

“扶著也有些彆扭。”

冷霜聲音有些低,耳朵微微有點紅。

冷夜看得心癢癢的。

天知道多難看見她這麼可愛得一麵。

“彆擔心,冇人會看咱們的。”

“你確定?”

“對啊,主子還抱著呢,肯定都看他跟太子妃去了。”

冷霜:……

似乎有些道理。

快要到淑妃院中的時候,沈若惜堅持下來,自己拄著柺杖,與慕容珩一起走了進去。

院中一片死寂。

二人過來後,宮人立刻進去稟報仁景帝了。

很快,王德福便匆匆忙忙的出來了。

“參見太子殿下,參見太子妃,哎喲太子妃,您能平安歸來真是太好了!”

沈若惜問道。

“王公公,父皇人呢?”

“皇上正在裡麵呢,淑妃娘娘突然暴斃,皇上似是有些接受不了……”

王德福歎了口氣:“太子殿下,太子妃,您們二人自己進去瞧瞧吧。”

慕容珩帶著沈若惜,一起走了進去。

一進去,便感覺氣氛十分凝重。

屋內跪了六七個人。

有太醫有宮女。

跪在最前麵的,是一身藍裙哆哆嗦嗦的賢妃。

而屋內的大床上,淑妃憐兒躺在上麵,衣著整齊,閉著雙眼,一動不動。

仁景帝坐在床邊,伸手撫著她的黑髮。

臉上的神情有些惘然。

就連慕容珩與沈若惜進來了,也未曾轉頭。

寧鶯鶯跪在地上,淚眼朦朧。

“皇上,此事真的不關臣妾的事,臣妾……臣妾隻是與淑妃妹妹爭執了幾句,臣妾是無辜的啊……”

仁景帝似是冇聽見一般,連個眼神都冇給她。

王德福走近他,彎腰低聲道。

“皇上,太子殿下與太子妃來了。”

仁景帝終於有了反應。

他一轉頭,看見二人,突然麵露喜色。

“太子妃,你快過來,來,你來看看淑妃,你醫術高明,一定能救回她,朕相信你!”

沈若惜低頭應了一聲,之後走了過去。

她掃了一眼榻上了憐兒,之後把了把她的脈象,之後收回了手指。

仁景帝目光灼灼。

“怎麼樣?”

“父皇,淑妃娘娘已經冇有呼吸了,兒臣迴天乏力。”

仁景帝的神色瞬間垮了下去。

一瞬間似是老了許多。

“怎麼可能?她不久前還好好的,冇有任何症狀,怎麼會說死就死了?有蹊蹺,一定是有蹊蹺……”

仁景帝有些失魂落魄的站起身,喃喃了幾句。

神色有些不太正常。

之後突然一轉身,犀利的眸子落在了地上的寧鶯鶯身上。

“是你!一定是你,賢妃,你知曉她比你更像……你嫉妒她得寵,所以就耍了一些陰險的手段,害死了朕的淑妃!”

“皇上,臣妾冤枉,臣妾冇有啊!”

賢妃委屈極了:“皇上若是不信,可以徹查臣妾,臣妾以性命起誓,絕對不是臣妾做的!”

“毒婦,蛇蠍心腸,毒婦……你這個毒婦!”

仁景帝憤怒至極,他踱了幾步,之後突然一伸手,將曹若身邊的佩劍給抽了出來。

他提劍朝著寧鶯鶯走去。

“你這種善妒的毒婦,朕要親自了結了你!”

——--雪露出一個溫和的笑意:“我如今已經不是側妃了,就不用這麼多丫鬟了,留下兩個就行了“行,那奴纔會回稟四殿下的,我們走吧,寧姑娘寧蘭雪點頭,幾人朝著蘭苑走去。蘭苑外麵,幾個下人正在打掃,見到她都紛紛行禮。推開門,隻見房間內已經準備好了飯菜。寧蘭雪這麼久以來,第一次吃上這麼好的膳食,一口魚肉下去,她感覺整個人都活了過來。終於擺脫那不人不鬼的日子了!吃完飯後,兩個丫鬟又伺候她洗了個澡,等她沐浴好之後,井六...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