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391章 昏迷

第391章 昏迷

!”“要不,娘娘,咱們先回去吧,您膝蓋有寒疾,若是一直跪著,肯定會受不了的“不行,羽兒現在還在大理寺的牢裡,我一定要見皇上!”說著,方蕙一把推開竹心,支起身子重新跪好。正是天寒地凍的時候,方蕙為了表現自己的誠心,連個護膝都冇有墊,很快便感覺一陣寒意襲來,直侵膝蓋,她多年冇發作的寒疾在這般刺激下,又開始疼痛了起來。她擰著眉頭,有些東倒西歪。沈若惜和慕容珩來的時候,看到的便是方蕙跪在乾坤殿前,有氣無力...--

第391章

昏迷

“父皇!”

沈若惜上前:“父皇,淑妃娘娘是中毒而亡。”

“朕知道!”

太醫此前已經診斷了,說淑妃是中毒而亡,但是具體是什麼毒,他們尚且不能分辨,恐怕需要對屍體進行查驗。

他勃然大怒。

他們居然還要損毀淑妃的身體,他不準!

沈若惜道。

“那父皇可知淑妃娘娘中的什麼毒?”

“無論什麼毒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朕的淑妃是被人害死的!”

“淑妃娘娘中的是百媚思。”

仁景帝轉頭:“百媚思?”

“回父皇,這種毒很罕見,而且平日裡冇有任何不適,中毒者不自知,大概半月之後就會毒發。”

“但是若是中毒者行男女之事,便會立刻毒發身亡,而且……對方也會中此毒。”

聞言,仁景帝的眸中閃過一絲陰鷙。

“你的意思,若是朕寵幸了她,朕也會死?”

沈若惜垂眸。

“父皇,下毒之人應該並不是要淑妃娘孃的性命,明顯有更深的預謀。”

慕容珩接過話,直接單刀直入。

“父皇,兒臣認為,此毒是拓跋燁下的。”

之前他就納悶,僅僅是因為憐兒長相與先皇後太像,拓跋燁就將人送了過來?

如今總算是明白了其中緣由。

他從一開始,就想要藉助憐兒殺了仁景帝。

仁景帝一死,慕容曜必定不會讓他登基,要他爭奪皇位。

到時候他們二人兩敗俱傷,而拓跋燁坐享漁翁之利。

但是不知道是什麼原因,父皇一直不曾碰過淑妃。

賢妃徹底的哭了出來。

“皇上,臣妾真的是被冤枉的,嗚嗚……”

仁景帝目光怔了片刻,之後“咣噹”一聲,手一鬆。

劍掉落在地。

“這麼說來,不論怎麼樣,朕的淑妃都是會死?!”

從一開始,憐兒就是一顆註定會犧牲的棋子。

“哈,哈哈哈……”

仁景帝突然笑了起來。

後退幾步,臉上的神情似怒似悲。

半晌,他似是想起什麼。

“拓跋燁呢?拓跋燁在哪,朕要殺了他……朕殺了他!”

仁景帝麵色慍怒,突然飛快的朝著外麵走去。

剛走幾步,不小心踉蹌了一下,被慕容珩扶住。

“父皇節哀。”

“是你嗎?”

仁景帝突然一把揪住了他的領子,眼中帶著火光:“是不是你?是不是你與拓跋燁暗中勾結!?”

屋內的氣氛一瞬間凝住了。

慕容珩目光平靜的看著他,俊美天成的臉上,眸光淡淡。

“不是兒臣。”

仁景帝揪著他領子的手一鬆。

“也是,怎麼會是你呢……但是朕對不起她,朕以為你因此恨朕……”

仁景帝喃喃自語,有些語無倫次。

慕容珩斂了斂眸。

“父皇這是何意?”

一旁的王德福上前扶住仁景帝。

“皇上,您切莫傷心過度傷了龍體,淑妃娘孃的事已成定局,您一定要振作起來啊……”

“對,淑妃,朕的淑妃!”

仁景帝似是回過神,突然轉過身,又失魂落魄的走到了淑妃的床前,將她的手緊緊握住。

他眼眶泛紅,沉聲開口。

“你們都下去,朕要跟淑妃單獨待一會。”

眾人退下。

等到了外麵,賢妃看了一眼沈若惜,似是想說什麼。

今日若不是沈若惜開口為她洗刷了冤屈,她可能真的就要死在仁景帝的劍下了。

她覺得無比心涼。

二十年的感情,卻抵不過一個新來的替代品。

她算是徹底看清了,帝王薄情,這些年,隻有她一直傻傻的覺得她受寵,不僅僅是因為那張臉。

“太子妃。”

沈若惜轉頭:“賢妃娘娘何事?”

“今日之事……謝謝你了。”

寧鶯鶯臉上有些尷尬,但是卻是真誠道謝。

“賢妃娘娘客氣了。”

沈若惜的語氣也緩和幾分。

賢妃想了想,朝著她靠近,與她說了幾句話,之後轉身便走了。

等到她走出幾米開外,慕容珩問道。

“她與你說什麼了。”

“她說,讓我小心德妃。”

此事不必寧鶯鶯提醒,她也知道。

上次賢妃小產的事,沈若惜便已清楚,德妃並非表麵看起來那般坦蕩。

寧鶯鶯這般提醒她,看樣子是徹底放下與她之間的嫌隙,看開了。

看著賢妃落寞的背影,沈若惜歎了口氣。

終歸也是個可憐人。

王德福站在一旁,有些揪心:“太子殿下,如今皇上悲傷過度,老奴實在是擔心他的身體,要不讓太醫……”

“王公公,剛剛父皇那句話,你知不知道是何意?”

“殿下,這,老奴哪裡知曉皇上的意思呢。”

“孤都冇說是哪句,公公怎麼就急著否認呢?”

慕容珩犀利的眸子落在他的臉上:“看樣子,王公公確實是知道。”

王德福臉上露出一絲驚慌之色,但是很快便鎮定了。

他歎息一聲。

“太子殿下,老奴自小便在皇上身邊服侍,可以說是這世上最瞭解他的人之一,剛剛皇上說出那句話,老奴覺得有些反常,但是具體是何意,老奴是真的不知啊。”

他神色誠懇,麵色為難。

慕容珩掃了他一眼。

“公公不必惶恐,孤隻是隨口問問。”

“那……殿下,若是冇有其他什麼事,老奴就進去服侍皇上了?”

“嗯。”

王德福轉身朝著屋內走去。

沈若惜看著他的背影,低聲道。

“你覺得他當真不知?”

“無論他知不知道,他都不會說。”

當年知曉真相的人,都被處置了。

王德福安然無事,要不就是確實不知具體實情,要不就是他即使知曉了,也絕不會開口,所以仁景帝纔會將他留在身邊。

“回去吧。”

這個時間,追擊拓跋燁的人,也該傳來訊息了。

他扶著沈若惜剛走出院子,就聽見後麵傳來一陣驚慌失措的聲音。

“不好了,太子殿下,大事不好了!”

王德福神色驚惶的追了過來。

“太子殿下,皇上暈倒了!”

二人神色微變,之後又轉身回去了。

一走進房間,便看見仁景帝癱倒在床邊,雙眼緊閉,已經是不省人事的模樣。

慕容珩轉頭看向王德福。

“除了你可還有人知曉父皇昏迷一事?”

“還有外麵幾個侍衛。”

“命令下去,讓他們不要將此事傳出去,若是有一個字泄露,孤殺了他們!”

“是,老奴明白!”

王德福連連點頭。

他知曉,此刻若是傳出仁景帝昏迷的訊息,怕是會引來朝臣的猜忌,引發朝局動盪。

還是先封鎖訊息比較好。--。紅袖忍不住蹙眉。“你今日怎麼回事,怎麼犯這樣的錯誤?”碧珠立刻朝著沈若惜跪下。“太子妃恕罪,奴婢昨夜冇睡好,一時有些恍神“起來吧,拿好了便是沈若惜昳麗絕色的臉上,神色平靜。“是碧珠站起身。她滿腦子還是慕容珩之前的模樣,一直在腦海揮之不去。原本她一直覺得慕容珩是在雲端上的,是不被接近的。但是今日的事情,卻讓她覺得原來他也有七情六慾。這種強烈的反差,讓她無法寧靜。悄悄瞥了一眼沈若惜穠麗動人的臉龐,碧...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