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392章 底線

第392章 底線

寢了?!她微微咬唇,低聲道。“皇上想吃,嬪妾定會全心準備的,瑤光殿離皇上的乾元殿離得遠,不如嬪妾做好了,親自送過去聞言,仁景帝的臉色沉了下來。“你這是存心要避著朕了?”“嬪妾冇有此意聶玉蘭跪下來:“隻是嬪妾這一陣精神不佳,夜裡總是做惡夢,還會說夢話,實在是怕驚擾了聖上,請皇上恕罪!”說著,她的眼眶又紅了起來。見狀,仁景帝英挺的眉頭,微微擰了擰。半晌,冷哼一聲。一甩袖,坐在龍輦上,離開了。等到人已經...--

第392章

底線

慕容珩將仁景帝抱到了一旁的軟榻上。

沈若惜把過脈之後,掐著他的人中。

“急火攻心,驚厥昏迷,從脈象看,父皇近日一直心緒不寧,身體虧損嚴重,此次醒來之後,身體怕是會比從前差很多。”

沈若惜做了一些急救措施。

很快,仁景帝悠悠睜開眼。

渾濁的雙眼似是冇有焦距,有些怔怔的盯著麵前的慕容珩。

而後顫聲道。

“婉兒……朕的婉兒不在了……”

王德福顫聲道。

“皇上,先皇後早就不在了,您說的是淑妃娘娘吧?”

“淑妃……淑妃就是婉兒,是她回來看我了。”

仁景帝緩緩抬起手,眼中流下了兩行淚。

而後,閉上了眼,徹底的昏迷了過去。

慕容曜站在自己的院中,望著天邊的浮雲。

如玉的臉上眸色幽深,神色凝重。

直到院外傳來了腳步聲,他才緩緩轉頭。

“曜兒。”

蘇晟穿著黑色的蟒服,邁步踏了進來。

“舅舅。”

“是你做的?”

蘇晟走到他的麵前,直接開口:“是不是你與拓跋燁互相串通,造成瞭如今的局麵?”

慕容曜臉上的笑意斂了下去。

他對上蘇晟質問的目光,神色坦然。

“是我。”

“你簡直糊塗!”

蘇晟一把揪住他的衣領,將人扯到麵前。

他的眸中閃著幾絲怒火。

“你這是叛國!”

“我不過是想利用拓跋燁,若是事情真的如我計劃那般,等我成功登基,我便親自率兵踏平滄瀾國!”

慕容曜將他的手拽開:“自古爭奪皇權,有幾個手上乾乾淨淨?包括父皇,你敢說,他冇有采用一些卑劣的手段?”

“你說得不錯,但是有些事,是底線,是不能做的!”

“那是舅舅的底線,不是我的!”

慕容曜神色冷冽:“我便是知道舅舅會反對,所以纔沒有跟你說,如今事情已經成定局,舅舅要怎麼做?對我失望,要扶持太子?”

“你知曉,我從未有過這個念頭。”

蘇晟俊朗的臉上,神色複雜。

他將滿心的怒意壓了下去。

“你接下來打算怎麼做?既然我能想到是你,慕容霆也會想到這塊,到時候若是真的徹查下去,證據確鑿,你會被定死罪的,到時候如何?反?”

隻要漢陽王冷泓徹底站在他們這邊,會大大增加他們在皇權爭奪中的勝算。

但是冷泓隻忠於皇上,即使如今冷如卿嫁給了慕容曜,卻並不能讓冷泓倒戈。

慕容曜神色平靜。

“我既然做了這事,那便會做到萬無一失,父皇找不到致命的證據。”

“若是他認定是你呢?”

“不會的。”

慕容曜冷笑一聲:“父皇生性多疑,遇事過於謹慎,所以在查不到確鑿證據的情況下,他大概隻會維持現狀,於我產生不了什麼大的影響。”

蘇晟不由得多看了他幾眼。

慕容曜確實是成長了,會揣度人心,還會利用人心。

但是……

卻有些讓他看不透了。

“太子與沈若惜已經回來了,聽說慕容珩派了人在捉拿拓跋燁,若是拓跋燁真的被抓,說出與你的事,所謂的確鑿證據,便有了。”

“所以我在等。”

慕容曜握緊手指:“若是真的被逼到了絕境,反了便反了。”

鹿死誰手,還不知道!

“睿王殿下!”

費紹匆匆走進院內,朝著他拱手:“殿下,太子派去捉拿拓跋燁的人回來了。”

“如何?”

“冇找到,拓跋燁手下幾乎全被剿滅,抓到了一些也不知道具體實情,冇有什麼太大的審問價值。”

“嗬。”

慕容曜眯了眯眼,臉上有暢快的表情。

“看樣子,老天爺這次,是站在我這邊!”

他揮袖:“走,去看看父皇,聽說後院出事了,他人在那邊。”

費紹將他攔住了。

“殿下……還有一事。”

“怎麼了?”

“剛剛傳來訊息,淑妃娘娘暴斃,皇上悲傷過度,現在身體欠佳,一切事宜由太子做主。”

費紹為難道:“太子說了……拓跋燁是從圍場後段逃出的,您有責任,要對您問責,目前您就先待在您的院中,哪裡也不能去。”

慕容曜蹙眉。

“太子這意思,是要囚禁我?”

“殿下,皇上若是身體不好,自然是由太子主持大局,您此刻還是忍一時吧。”

“本王知道。”

慕容曜冷哼一聲,很快便冷靜下來:“看樣子太子的確是冇找到我與拓跋燁有關係的證據,否則就不止是囚禁我這麼簡單了。”

既然這樣,那他倒是不必過於擔憂了。

“去,打探一下,父皇的身體究竟如何了。”

“是。”

費紹離開後,蘇晟轉過頭看嚮慕容曜,突然朝著他伸手。

“還回來。”

“還什麼?”

“先皇後的畫像。”

蘇家有先皇後未出閣時的畫像,一直收藏在閣樓中,但是卻突然不見了。

他原本有些納悶,但是如今想通了。

應當是慕容曜偷偷拿了畫像給拓跋燁,否則,拓跋燁又怎麼會知曉,蘇婉兒年輕時長什麼樣子,找來了那個憐兒?

慕容曜輕嗤一聲。

“回去便會還給舅舅,不過我有些不明白,舅舅若是在乎先皇後,又怎麼捨得這麼對太子?”

“不是我在乎,是你母後在乎。”

“原來如此。”

慕容曜露出了笑意。

……

仁景帝精神不太好。

一直在昏迷,中途醒來兩次,也是意識不清。

慕容珩處理了剩下的爛攤子,之後果斷的下了命令,連夜趕回京城。

直到次日下午,纔回到皇城。

諸多太醫匆忙過來,給仁景帝問診喂藥後,他終於緩緩醒來,精神有了些好轉。

“父皇。”

慕容珩站在床前,身穿玄色繡金的雲錦,目光帶著關切。

“珩兒……”

仁景帝用手撐著身子,想要起來。

王德福立刻過去將他扶起,又在他身後塞了個枕頭。

一坐起來,仁景帝便問道。

“淑妃如何了?”

——--手啊!”說著,便要從床上起身,但是被仁景帝給拉住了。他伸手按著寧鶯鶯。“賢妃,朕知曉你傷心,你先冷靜點。”“臣妾十分冷靜,凶手就是呂淑儀!”“你有什麼證據嗎?”“玉兒已經說了啊,她親口指認的說是德妃,她說是德妃啊!”仁景帝眼神中透露出一絲疲憊。“玉兒一麵之詞不可信,朕覺得此事與德妃無關。”“皇上,您不相信臣妾?!”寧鶯鶯神色有些崩潰:“皇上,您不是一直很寵愛臣妾麼,如今臣妾受了這麼大的委屈,您為什...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