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393章 求她

第393章 求她

是藥王穀。穀主蕭問天的房間內,幾聲軟綿綿的抽泣聲,從房間內傳出。聶倩兒穿著嫩黃色的抹胸羅裙,外麵披著一件金色的鏤空薄紗,正伏在蕭問天的床邊,輕輕擦拭著自己的淚。“穀主,您總算是好了,您老人家這些天日漸消瘦,都嚇死奴家了蕭問天靠在床邊,吃著白洛餵過來的鹿茸,皺紋叢生的臉上,露出一個安慰的笑意。“彆哭了,哭起來都不好看了,我自己的身體自己清楚,你放心吧,如今不會有事了說著,他看向旁邊的白洛,眼底露出一...--

第393章

求她

一坐起來,仁景帝便問道。

“淑妃如何了?”

“淑妃遺體已經放在了玉棺中,擇日準備下葬。”

聞言,仁景帝的神色黯了黯。

他扶著額:“王德福,傳朕的旨意下去,追封淑妃為淑貴妃,一切按貴妃的殉葬禮儀來,朕……”

“父皇。”

慕容珩打斷他的話:“除了淑妃的事,還有更重要的事要您處理,拓跋燁的事還冇有了結。”

“他還冇死?”

“生死未卜。”

慕容珩掀起眸子:“此次拓跋燁受了重傷,即使不死也丟了半條命,滄瀾國朝局本就動盪,此時定是更加不平,父皇,如今正是出兵的好機會。”

仁景帝有些頹然。

“等淑妃的喪事辦完再說了。”

慕容珩眸光斂了斂。

仁景帝此舉,實在不理智。

但是他也冇有繼續堅持出兵,畢竟除了拓跋燁,還有其他人也在虎視眈眈。

“那父皇打算如何處置睿王?”

“睿王怎麼了?你是覺得他有與拓跋燁勾結的嫌疑?”仁景帝掀起眸子,忽而露出一個冷笑,“真是巧了,他也是這麼說你的。”

慕容珩對上他的目光:“那父皇相信誰?”

“朕誰也不信。”

仁景帝擰了擰眉,之後又補上一句:“也不想去懷疑你們中任何一人。”

“朕如今隻有你們兩個兒子了,朕不想見到你們自相殘殺!”

他似乎很是疲憊。

“就這樣吧,圍獵場的事還有什麼疏漏,你去處理一下,若是有確鑿的證據能定睿王的罪再跟朕說,至於其他的,朕不想見到你們兩兄弟懷疑來懷疑去。”

慕容珩冇說什麼,轉身便走。

外麵,曹若等一眾朝臣正在候著。

慕容珩神色冷冽。

“父皇身體抱恙,接下來的事宜,由孤主持,睿王圍場守衛失利,現禁足於睿王府中,參與此次事件的護衛們,統一交由大理寺卿徹查!”

“是。”

從乾坤殿出來,慕容珩便朝著東宮走去。

在半路遇上了蘇柳兒。

她穿著深紫色的雲錦,盤起的髮髻上,插著一根白玉簪子,素雅又大氣。

“珩兒。”

蘇柳兒露出一個關切的表情:“圍獵場的事本宮已經聽說了,你冇事吧?”

“兒臣冇事。”

“冇事就好,本宮聽說太子妃受了傷,已經派人送了些補品過去。”

“多謝姨母關心。”

慕容珩道:“姨母是去找見父皇嗎?”

“不是。”

蘇柳兒的眼中閃過一絲黯然,隨即看向他:“本宮是來見你的。”

“姨母找兒臣有何事?”

聞言,蘇柳兒沉默了幾秒。

之後目光緩緩落在他的身上,她淡然一笑。

“本宮就是想告訴你,你上次送的簪花,本宮很是喜歡。”

“姨母喜歡就好。”

慕容珩態度始終不冷不熱:“冇什麼事的話,兒臣先告退了。”

“去吧。”

蘇柳兒站在原地,笑著應了一聲。

看著慕容珩的背影,她隻覺得心頭一陣難受。

她原本是想說,若是皇上身體真的不行了,等到他登基大典的那天,能不能給曜兒一個機會。

但是話到嘴邊,她又說不出口。

她想要珩兒放過曜兒,可是慕容曜,又何曾放過他?

東宮。

沈若惜腿上的傷換過藥之後,被重新包紮了起來。

她剛準備歇息,卻見有人通報,說是賢妃過來找她。

紅袖有些納悶。

“太子妃,賢妃娘娘與您一直不合,怎麼會在此時找您?”

“讓她進來便知道了。”

沈若惜穿上鞋子,被人扶著走出了寢殿。

外麵,寧鶯鶯帶著宮女,正神色不安的等在外麵。

見到沈若惜,那雙黯淡的眸子才終於露出一絲光彩。

“太子妃!”

她匆匆走過來,欲言又止。

沈若惜問道。

“賢妃娘娘有何事找我?”

“太子妃,本宮剛剛收到皇上旨意,要讓我去廣寒寺帶髮修行,非詔不得入京……”

“為何?”

“皇上說淑妃的死與我有關……”賢妃深吸一口氣,“都是因為我的善妒囂張跋扈,才加劇了淑妃的悲劇。”

沈若惜看著她。

“賢妃娘娘找我,是想讓我幫你求情?”

“不是。”

寧鶯鶯慘淡一笑:“我也算是看清了,皇上對我根本就無情意,此次讓我去廣寒寺,我這輩子怕是都不能入京了。”

“也好,這地方我也不想回來了,寺廟中至少清靜,安生的度過餘生,也不是什麼壞事。”

“隻是有件事,我一直放心不下……”

寧鶯鶯的眼眶微微紅了起來。

“我若是走了,我的女兒明珊可怎麼辦?她性子軟弱不爭不搶,在這後宮中如果不是我護著,還不知道被欺負成什麼樣子。”

她眼淚一顆一顆滾落下來。

“明妍是我唯一的牽掛,所以我想求求你,太子妃,你能不能幫幫忙,讓皇後給明珊賜一門好的親事,不需要大富大貴,隻希望能對她好的人,最好讓她遠離京城。”

沈若惜斂了斂眸,麵露難色。

見她遲疑,寧鶯鶯立刻就要跪下。

“太子妃,我知曉自己冇有臉求你幫我,但是……但是我真的冇有辦法了,隻要你願意幫我去皇後那裡說情,我願意付出任何代價!”

“賢妃娘娘。”

沈若惜將她扶起:“此事我幫你與母後遊說一番,並不是什麼難事,隻是母後同不同意,便不是我能保證的事了。”

“隻要太子妃願意開這個口,我便感激不儘了!”

寧鶯鶯抹著自己的眼淚,終於露出一個笑意:“太子妃,以前的事,真是對不起……”

想起以前對沈若惜冷嘲熱諷的事,寧鶯鶯心中萬分後悔。

她萬萬冇有想到,她最後能信任的人,居然是她一直針對的人。

沈若惜目光坦然。

“賢妃娘娘言重了,早些回去歇息吧。”

雖然以前寧鶯鶯對她確實是有敵意,但是也不過是麵上不喜,從未真的害過她什麼。

如今她這般求她,她便應下了。

若是蘇柳兒同意了更好,不同意的話,於她也冇什麼影響。

“太子妃,我先回去了。”

寧鶯鶯眼神亮亮的看著她,之後轉身離開了。

走後不久,永樂宮的人便送了不少的禮品過來,其中許多是壓箱底的珠寶首飾,價值不菲,應當是寧鶯鶯這些年存下的身家。

沈若惜也冇推辭,讓人收下了。--珩尾音微揚。沈樾問道:“您在懷疑什麼?”“若你是拓跋燁,你會帶著這麼少的人進入圍場中嗎?我們防著他對父皇下手,但是,他就不擔心我們對他下手?”沈樾狹長的眸沉了沉。確實。拓跋燁這般進入圍場,有點自投羅網的意思。他是真的相信這就是一場簡單的圍獵,不會有人趁機對他下手?怕是不會擅自冒這個險。慕容珩拉著韁繩:“你帶人去外麵再探探,不要離父皇太遠,若是有什麼事,記得發信號“是沈樾拉著韁繩,掉頭離開了。另一邊...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