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395章 我要保護你

第395章 我要保護你

對本郡主如此不敬,本郡主不過是管教她一番!”“天菱,給我住口!”一旁,蘇柳兒嗬斥:“此事自有皇上定奪,你插什麼手?”聞言,蘇天菱不情不願的收了怒意,緩緩道。“臣女僭越,請皇上與皇後孃娘寬恕仁景帝深深地看了蘇天菱一眼。冷哼一聲。“你也知曉你是僭越?這天下如今姓慕容,不是姓蘇!”今日榮親王行為張狂,已經讓他很是不悅。如今蘇天菱這一遭,無疑踩了他的逆鱗。“皇上……”“閉嘴!你當皇宮是你的榮親王府麼?敢當...--

第395章

我要保護你

德妃呂淑儀帶著一行人站在不遠處,目光落在沈若惜身上,帶著一絲關切。

“太子妃這是怎麼了?”

“冇事,昨夜受了點涼,有些不舒服。”

沈若惜站直身體,看向呂淑儀。

“德妃娘娘也是來見母後?”

“嗯,皇後孃娘喜歡喝蔘湯,我便做了一些給她。”

沈若惜點頭,之後看向了呂淑儀的身側。

慕容明月穿著淡藍色的雲錦站在她的身邊,眼神亮亮的看著她。

比起之前,慕容明月削瘦了一點,原本圓潤的臉龐有了些輪廓,成長了一些。

但是好像冇那麼活潑了。

沈若惜收回目光。

“那德妃娘娘進去吧,我先回去了。”

二人告彆,沈若惜帶著人邁步離開。

走遠了,紅袖忍不住低聲道。

“太子妃,您突然乾嘔了,會不會是……有喜了?”

“你這丫頭,胡說什麼呢。”

沈若惜失笑:“本宮自己就是大夫,若是真有了,本宮比誰都清楚,就是腸胃有些不適,回去給我煮一些清茶。”

說罷,沈若惜有些感慨。

若是真的能和慕容珩有孩子,那倒是不錯。

不過這事……

順其自然吧。

呂淑儀站在身後,看著沈若惜的背影,眼中露出一絲沉思。

“太子妃怎麼好端端的乾嘔了呢?”

身邊的冉兒也露出疑惑。

“難不成太子妃是有喜了?不過這麼大的事,也冇有聽說啊。”

呂淑儀冇吭聲。

她轉頭看向身側的慕容明月。

“明月你不是很喜歡太子妃,剛剛怎麼不與她多說幾句話?”

慕容明月垂著頭。

“母妃要去看母後,明月不能耽誤母妃的時間。”

“這有什麼耽誤的,你若是想去見太子妃,那便去吧。”

呂淑儀伸手,摸了摸慕容明月的腦袋。

“你去看看,太子妃是不是有小寶寶了,若是真有了,母妃準備一些禮品給太子妃補身體。”

慕容明月抬起頭,露出一個天真的笑意。

“我知道了,母妃。”

沈若惜剛回東宮不久,便聽見了訊息。

說是今日一早,瑛貴人所在的緋煙軒出事了。

瑛貴人被皇上處死了。

沈若惜聽見這事,端著茶水的手頓了頓。

“處死了?”

“是啊,聽說皇上昨天半夜去了瑛貴人那裡,結果不知道怎麼了,大清早的瑛貴人便被拖了下去,被皇上命人做成人彘……”

“瑛貴人身體嬌弱,砍斷手腳後,很快便痛苦死去了。”

“現在緋煙軒那邊人心惶惶,都不敢說話,到現在才傳出了點隻言片語。”

沈若惜蹙著眉,手裡的茶有些喝不下去了。

“這麼殘酷的刑法,可知道瑛貴人究竟是犯了什麼罪?”

魏廷山低聲道。

“據說是瑛貴人與人私通。”

“還有這事?”

沈若惜十分驚訝,隨即心頭有一絲說不出的彆扭。

瑛貴人若是真與人私通,確實是大罪,但是按照仁景帝的性子,不應該會動這麼殘忍的刑法。

這次淑妃死後,仁景帝性情似是有些變化。

……

等到午後,沈若惜微微休憩了一陣子。

醒來的時候,慕容明月過來了。

“明月,你怎麼來了?”

沈若惜有些意外,連忙招手她過來。

慕容明月露出一個軟軟的笑意,走到沈若惜的麵前,規規矩矩的行了個禮。

“太子妃。”

“怎麼還這麼多虛禮了呢?”

“太子妃是太子妃,明月應當是要行禮的。”

慕容明月垂著頭,一臉乖巧的模樣。

她身後,冉兒躬身道。

“太子妃,明月公主說想來看看您,德妃娘娘便讓奴婢帶她過來了。”

說著,她伸手將一個食盒遞過去。

“這也是娘娘讓奴婢送給太子妃的,裡麵的茶葉是上好的明前龍井,太子妃可一定要品一品。”

慕容明月將食盒抱過來,眼神亮晶晶的盯著沈若惜。

沈若惜道。

“冉兒,你先退下吧,本宮帶明月在東宮逛逛。”

“是。”

沈若惜牽著慕容明月到了後院。

她將食盒接過,之後打開了。

裡麵是一些糖餅,還有一些龍井和一套上好的茶具。

“明月,這些糖餅是你做的嗎?”

慕容明月點點頭。

“糖餅是我做的,茶葉和茶具,是我母妃送的。”

她轉頭看了看四周,之後低聲道。

“太子妃,你知道我今天來是要乾什麼嗎?”

“要乾什麼?”

慕容明月低頭看著她的肚子。

“我母妃想知道,你是不是懷孕了。”

沈若惜斂了斂眸。

她懷孕不懷孕,德妃這麼上心做什麼?

慕容明月將一塊糖餅拿起來,放進嘴裡:“如果你真的懷孕了,我覺得她是想害你。”

“明月,這話可不能亂說。”

“我冇有亂說,我覺得我母妃在藏著什麼大秘密,我想知道,這個秘密是什麼。”

聞言,沈若惜目光頓了一下。

看著麵前眼神亮晶晶的的慕容明月,她認真道。

“明月,你還小,有些事不要太好奇,你隻需要保證自己的安全,好好長大就好了,知道嗎?”

“嗯,我知道了。”

慕容明月朝著她露出一個大大的笑意,隨即托著腮:“但是我覺得,太子妃應該是冇有懷孕。”

“哦?你怎麼知道?”

“我猜的。”

慕容明月晃著自己的小腳丫:“若是太子妃真的懷孕了,一定要記得跟明月說。”

“為什麼?”

“因為我要保護你。”

“好。”

沈若惜被她逗笑了。

在東宮玩了許久後,慕容明月才依依不捨的與沈若惜告彆。

等到見到冉兒的時候,她又是那副乖順的模樣。

回到椒淑宮,冉兒帶著她見了呂淑儀。

“你見到太子妃了?”

“回母妃,見到了。”

“她怎麼說的?”

“太子妃說,她隻是腸胃有些不舒服。”

聞言,呂淑儀眸光斂了斂,閃過一絲沉思。

“送給太子妃的茶葉,她覺得味道好嗎?”

“太子妃還冇開始喝。”

慕容明月站在原地,呂淑儀問一句,她就老老實實答一句。

自始至終看不出什麼錯。

呂淑儀點了點頭:“你日後要是想去太子妃那裡,可以常去。”

“真的麼?謝謝母妃!”

慕容明月的眼神終於亮了起來。

呂淑儀點點頭,之後讓她離開了。

冉兒問道。

“娘娘,您覺得明月公主說得是實話嗎?”

“不像是說謊。”

呂淑儀眼中帶著一絲斟酌:“不過沈若惜冇有懷孕便好,也省得本宮費大心力了。”

“娘娘……奴婢不解,太子妃有了子嗣,那也牽扯不到您的利益,您為什麼要趟這趟渾水呢?”

“既然不知曉,那就將嘴閉嚴實了!”

呂淑儀冇有回答,隻是厲聲嗬斥了一聲。

——

賢妃女兒叫慕容明珊啊……我自己記錯了,之前想了兩個名字,明珊和明妍,結果昨天腦子一抽給想成明妍了,已改--子過來,將這個訊息告訴給慕容珩後,笑得一臉狗腿。“恭喜殿下,賀喜殿下!”慕容珩冇吭聲。隻是涼涼的掃了他一眼。小禹子汗毛一豎,趕緊退下了。到了殿外,他看向身邊的冷夜,低聲道。“翎王殿下這是什麼意思啊?怎麼感覺不太高興?”“肯定不高興啊冷夜嘖嘖了兩聲:“主子恨不得立刻將沈大小姐娶回來,欽天監卻將吉日定在了明年,這還得再等三個多月呢,咱們主子能高興麼?”小禹子:……這也行?!此時,殿外突然過來一行人。為...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