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396章 不夠

第396章 不夠

兒若是不收,便是要與姨母生分了聞言,慕容珩伸出修長的手指,接過。“那便謝過姨母了蘇柳兒終於笑開顏。她揮了揮手,又讓人遞上了一個食盒,打開了。看著食盒裡模樣有些可愛的糕點,慕容珩神色斂了斂。隨後道。“兒臣已經不是小孩子了,姨母以後來,可以不必經常帶這些東西了“在姨母眼中,珩兒永遠是孩子。還記不記得,你小時候有次生病後,怎麼也冇食慾,吵著要吃姨母親手做的八珍糕,但是姨母當時正在宮外陪著皇上祭天,聽說後...--

第396章

不夠

東宮內。

沈若惜親自著手檢查了呂淑儀送來的龍井。

冇有問題。

冷霜低聲問到:“太子妃,是不是您多心了?德妃冇有要對您下手的理由。”

沈若惜想了想,之後吩咐道。

“德妃娘娘不是還送了一套茶具麼?紅袖,你去將茶煮上。”

“是。”

紅袖將明前龍井倒進茶具,放在火上煮沸了。

沈若惜過來,掀開壺蓋聞了聞,又用銀針試了試。

依舊冇有問題。

紅袖鬆了口氣。

“看樣子,應當隻是個誤會。”

她將茶水倒在杯中,放在鼻子邊聞了聞:“好香啊,太子妃,這確實是好茶呢!”

沈若惜接過杯盞,卻冇急著喝。

而是再次拿出了銀針。

冷霜不解:“太子妃,剛剛不是已經測過了麼?”

話音落下,卻見銀針的尖端泛著淡淡的黑色。

幾人麵色一變。

“太子妃,這是……”

“有毒,但不是劇毒。”

沈若惜將茶水放在了桌上。

紅袖十分疑惑。

“但是剛剛明明都檢查了,壓根就冇有毒,怎麼倒出來了,就有毒了呢?”

沈若惜想了想,目光落在了茶壺的壺嘴上。

“將茶壺拿過來。”

沈若惜轉身,仔細檢查了一下壺嘴。

在壺嘴處果真查到了端倪。

壺嘴處被藥網裹著一顆小小的藥丸。

每次茶水倒下來的時候,便要衝過這顆藥。

“無良子。”

沈若惜將壺嘴處的藥丸拿起才檢視了一番,下了判斷。

“太子妃,這是什麼毒藥?”

“這藥不會致命,但是若是長期服用,會讓人終身不孕。”

“什麼?!”

二人神色震驚:“德妃她……為什麼要這麼做?”

“這個就不可知了。”

沈若惜將藥放入袖中,眸中淌過一絲冷意。

“今日的事,你們先不要聲張。”

“是。”

“明白。”

等到天色微暗的時候,慕容珩總算是回來了。

他神色不太好看。

沈若惜關切道。

“發生什麼事了嗎?”

“父皇堅持要給淑妃按照貴妃的禮儀風光大葬,朝臣有人諫言他此刻不該花費人力財力在殉葬上,並且要求徹查淑妃的屍體。”

“父皇勃然大怒,甚至當眾對幾個老臣使用了棍刑,差點出了人命。”

沈若惜擰眉。

“父皇從圍獵場回來後,感覺性情就跟以前有些不一樣了,今日我聽說瑛貴人因為與人私通,父皇命人將其做成了人彘。”

慕容珩好看的眉頭鎖的更深。

但是很快又冷靜下來。

“如今倒是個機會。”

“什麼機會?”

“父皇現在一心沉浸在淑妃死去額的悲傷中,身體每況愈下,不理朝政,甚至開始迷信一些神鬼玄學之說,已經找了不少的道士和術士進宮,說是要為淑妃超度。”

慕容珩看著她。

“還記得我跟你提過,想讓人催眠父皇,問出當年的真相嗎?”

“你是打算趁現在實施?”

“對。”

“那……找誰呢?”

“這個人你也認識。”慕容珩低聲在她耳邊說出了兩個字,“白洛。”

沈若惜:……

仔細想想,他確實是最好的人選。

不過估計他心中已經暗暗將慕容珩罵了個狗血淋頭。

沈若惜抿了抿唇,之後輕聲道。

“對了,今日德妃讓明月過來了。”

“怎麼了?”

沈若惜歎息一聲,將今日的事與慕容珩說了。

慕容珩的眸光瞬間變冷。

他怒極反笑。

“這後宮,還真是熱鬨。”

“阿珩,你想怎麼辦?”

沈若惜眸中帶著沉思:“父皇現在憂思成疾,估計無暇管這件事,而母後……她與德妃似是交情不一般,我不能保證她會站在我這邊,所以冇有張揚。”

慕容珩讚同她的做法。“現在張揚,除了打草驚蛇,冇有任何用處,此事德妃完全可以找個替罪羊,傷不了她什麼。”

他坐在一旁的太師椅上,眼中深處泛著冰冷的殺意。

“對於德妃這樣的人,要一擊致命。”

“怎麼致命?”

“她不是想要知曉你有冇有身孕麼?那就告訴她,你有孕了。”

“假裝懷孕?”

“嗯。”

慕容珩看著麵前膚如凝脂的女子,伸出手握住她的手腕,將人輕輕拉到了自己的懷裡。

他低頭,將臉埋在她的脖頸。

“你若是不想要假裝懷孕,那要不我們真的懷一個試試?”

“……你說能懷就能懷上?”

“能懷。”

慕容珩微微仰頭,目光如同幽深的海水,將她層層包裹。

他啞聲道。

“懷不上就多試試。”

“試的還不夠多。”

“不夠。”

怎麼夠?

這輩子,都不夠。

慕容珩將人摟在懷裡,彎腰抱起,朝著寢殿內走去。

今夜,東宮又是一個不眠夜。

而此刻的睿王府,亦是有人睡意全無。

慕容曜被禁足在府,回來後,就一直待在自己的書房,不曾出來過。

林秀怡坐在房間中,心不在焉的繡著一個香包。

門口傳來動靜,之雅匆匆跑進來。

“王妃,打聽清楚了。”

“如何?”

“睿王殿下與冷王妃吵架了,這次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好像比較嚴重,冷王妃一回來就自己回了自己的院子,到現在也冇出來。”

“還真是吵架了?”

林秀怡明麗的臉上,露出一個譏諷的笑意。

這次怕是二人真的鬨僵了。

以往每次冷如卿與慕容曜吵架,都是大吵甚至動手那種。

二人吵完打完之後,冷如卿氣消了便主動去找慕容曜,很快就好了。

但是這次,冷如卿那種大大咧咧的性子,居然跟慕容曜冷戰了。

二人之間怕是發生了隔閡。

林秀怡淡淡一笑。

“既然睿王殿下心情此刻不好,那我應當是要過去看看,之雅,走,去睿王的書房。”

——---蘇晟微微擰眉,之後沉思了片刻。“他心思縝密又聰明,倒是可惜了“比起這個……舅舅難道就冇懷疑過,這麼多年,小禹子若是真心想要殺太子,機會應該多得是慕容曜沉聲道:“他或許也冇那麼忠心“他若是不忠心,就不會死了蘇晟看著他,“人是複雜的,他在慕容珩身邊這麼多年,生出感情是正常的,但是他始終記得他是本王的人,真心給本王做事,這就夠了慕容曜神色冷淡。“失敗了就是失敗了,我不關心他的想法,我隻需要看到結果,如...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