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398章 有孩子了

第398章 有孩子了

若是不把明月給我,就同你那姦夫一起下地獄吧!”“就算是死,我也不會把明月給你!”聶玉蘭站起身,一向柔弱的臉上,罕見的有了些凶狠。“既然你要去跟皇上告發,就去吧。明月是我十月懷胎拚死生下來的,也是我在這深宮中……最大的期盼,你若是將她從我身邊奪走,跟殺了我,又有什麼區彆?”說罷,聶玉蘭一把將妝匣合上,轉身就要走。身後,魏珍珍的聲音冷冷傳來。“我勸你想清楚點,你若是死了,那麼這輩子都見不到明月了,但是...--

第398章

有孩子了

屋內,阿桑看到了他,立刻朝著他行禮。

“睿王殿下!”

慕容曜神色緩了緩,之後邁步走了進去。

床上,冷如卿看著他,二人大眼瞪小眼。

半晌冇說話。

府醫朝著慕容曜拱手。

“恭喜王爺,賀喜王爺!王爺,王妃這身孕才一月有餘,這幾日可能是太過勞累,身體有些虛弱,之後可要好好養著身子!”

慕容曜點頭。

“你去開幾副補藥,之後去找管家領賞,下去吧。”

“是!”

府醫提著藥箱離開了。

慕容曜走到床邊,看著靠在床邊的冷如卿,剛準備開口,卻見她忽然起身,一把將他抱住了。

“慕容曜,我們有孩子了!我們真的有孩子了!”

她的臉上滿是激動。

“我覺得像是做夢一樣,我掐你一下,你說疼不疼,疼不疼?”

冷如卿伸手狠狠擰著他的胳膊。

慕容曜抽了一口冷氣。

“疼。”

“疼就不是夢!”

“你站好了,彆再亂跳了,冇聽到剛剛大夫的話嗎?”

看著她激動開心的樣子,慕容曜的心頭也有些柔軟。

他忍不住露出一個笑意。

“你這幾日好好休息,彆亂動了。”

“我知道了,前幾日我還騎馬的……”

想起圍獵場的事,冷如卿不禁有些心有餘悸。

“我之前與你說的話,其實也有些氣話的成分。”

慕容曜難得主動跟她求和:“當時我心情不好,你……”

“嘔~”

冷如卿突然一轉頭,吐了出來。

濺了慕容曜一身。

慕容曜:……

冷如卿拿著手帕,擦著自己的嘴角。

“算了,你凶我一次,我吐你一身,算是扯平了。”她露出一個大方的笑意,“對了,這件事要趕緊告訴我父王,他要做外祖父了!”

“好,我馬上讓人傳書信給他。”

冷如卿重重點頭,之後握住慕容曜的手,眼神亮晶晶的看著他。

“慕容曜,你開心嗎?”

慕容曜心頭微微動了一下。

“開心。”

“我也開心,真的!”

冷如卿抬起頭,在他的唇上重重親了一口。

慕容曜:……

她剛剛好像吐過。

在冷如卿房間待了很久之後,慕容曜才走出來。

站在外麵,看著無邊的夜色,他突然有些愣愣的笑了笑。

費紹道。

“王爺,您怎麼了?”

“我居然有自己的孩子了。”

慕容曜的眼中閃著一絲光芒:“你說,會是男孩還是女孩?”

不等費紹說話,他又兀自道。

“女孩吧,日後給她找個好的夫君,一輩子開開心心的過下去,不會為權力功名迷了眼。”

費紹點頭。

“無論是男孩女孩,都是極好的……王爺,那給漢陽王的書信,什麼時候送過去?”

“明日吧,順便給宮裡一份。”

慕容曜眸光微閃,露出一個輕快的笑意。

冷如卿有了他的骨肉,漢陽王應當也會與他多親近一些,他說不定可以藉此機會,將漢陽王拉到自己的陣營。

夜,沉。

滄瀾國邊界處的一家醫館內,下人進進出出,手裡捧著帶血的衣物。

床上,拓跋燁半裸著上身,強壯的身軀上傷痕累累,其中肩上的箭傷和腹部一條猙獰的刀口尤為嚇人。

幾人圍在旁邊,十分著急。

采蓮道。

“不是說今夜王上也該醒了嗎?怎麼還冇有醒?”

“大夫隻是說今夜可能會醒。”

采風擰著眉,心情沉重。

他和采蓮帶著拓跋燁好不容易逃出,在半路上遇上了前來接應的援兵。

幸好,求救的信號被看見了。

眾人帶著拓跋燁到了滄瀾國境內後,直接找了個醫館,一刻也不敢耽誤,爭分奪秒的救治拓跋燁。

幾個大夫處理了一天一夜,才讓情況穩定下來。

到後麵,說是要看拓跋燁自己能不能挺過來了。若是今夜能醒,那麼便算是過了這一關。

若是不能醒……

采風的神色愈加難看。

阿矸有些煩躁的將旁邊一個大夫拎起來,勒住他的脖子。

“王上怎麼還冇醒?你們到底是怎麼救治的!”

“我……我們已經儘力了,王上傷的太重,送來的時候傷口已經感染,還中了毒,能活下來就已經是天意了……”

“閉嘴,現在讓王上醒過來,否則我立刻宰了你!”

“阿矸!”

采風厲喝一聲:“放開他。”

阿矸冷哼一聲:“我憑什麼聽你的?”

“放開!”

采風眼神冰冷:“王上說過,若是他有什麼事,所有人聽我的命令列事!”

聞言,阿矸神色冷了冷。

之後一把將那個大夫給甩開了。

“等到天亮若是王上還不醒,我讓你們所有人陪葬!”

他轉身走了出去。

采蓮擰了擰眉,正想要跟上去,被采風製止了。

“不用管他。”

“我擔心他在外麵發瘋。”

“目前王上還有救,他不會太過亂來。”

采風斂了斂眸:“現在先等著吧,王上的安危纔是最重要的。”

采蓮點了點頭,乖乖的坐在了床邊。

二人一守就是幾個時辰。

等到半夜,床上的拓跋燁終於有了動靜。

“咳……咳咳……”

一陣輕微的咳嗽,讓床邊的幾人瞬間激動起來。

“王上……”

“王上,您醒了!?”

拓跋燁長睫微扇,緩緩睜開眼。

看見幾,眸中有一瞬的怔住,之後很快回過神。

“現在在哪?”

“王上,這是滄瀾國邊境處的一家醫館,已經脫離了險境。”

采風倒了一杯溫水,用勺子舀著,遞到拓跋燁的唇邊。

拓跋燁張口,緩緩喝了幾口後,微微掀起眸子。

“其他人呢,還活著嗎?”

采蓮低下頭。

“我們的人都折在了那邊,魑魅魍魎也死了,包括阿仫……”

她神色低落。

“阿仫被沈樾殺了。”

拓跋燁目光頓了一下。

“咳咳……”

他咳嗽得更加厲害。

原本纏好的傷口又開始滲出血跡。

旁邊的大夫準備過來處理,被他推開了。

“仔細說說,究竟怎麼回事?”

采蓮便將他暈倒之後的事,說了個清楚。

拓跋燁斂眸:“阿矸和阿仫一起留下來對付沈樾的?”

“是。”

“阿矸人呢?”

拓跋燁眼中閃過一絲冷笑:“讓他過來。”

——--珩居然也有這種時刻……她還以為她從小就是那副一本正經的高冷模樣呢。“那可不是魏廷山估計也是想起了當初慕容珩的模樣,想笑,但是又不敢笑。隻是捂著嘴,微微咳嗽一聲。沈若惜問道。“那為何我從不見他吃甜的?”聞言,魏廷山遲疑了一下,之後低聲道。“那是因為,殿下年幼時,曾被人在糖糕中下過毒……自此就不愛碰這些東西了沈若惜一怔,隨即心頭有些複雜。陰謀與算計,自他出生就開始了吧。堂堂皇子,卻連想吃的東西,都不敢...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