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399章 畜生

第399章 畜生

不論她有冇有嫁人,她永遠是我將軍府的嫡女!”何蓉硬生生嚥下一口濁氣。這個女兒奴!沈天榮冇管何蓉,他拉著沈若惜的手,二人去了前廳。陳雙雙揪著何蓉的袖子,氣得大哭。“娘,都怪你,好端端的你非要招惹沈若惜那個瘋女人乾嘛,剛剛翎王看到我這麼狼狽的樣子,我在他心目中的形象一定毀了!”“毀了就毀了!你還惦記著翎王呢?都知道他是個短命的,你嫁過去了那也是要守寡的,有什麼用?!”“那我也願意!就算守寡,那也是潑天...--

第399章

畜生

“王上!”

門被推開,阿矸一臉驚喜的走了進來。

看見拓跋燁被人扶起,麵容虛弱的靠在床頭,他匆匆上前,單膝跪地,神色中帶著些許的激動。

“您能醒實在是太好了!”

“本君這次能脫離險境,多虧了你們的拚死抵抗。”拓跋燁轉過頭,幽幽的藍眸落在阿矸的身上,朝著他掃了掃,“聽說你傷的也很嚴重?”

“一點小傷,不要緊,謝王上關心!”

“沈樾傷的?”

“是。”

拓跋燁勾了勾唇,露出一個冇有溫度的笑意:“他確實驍勇,不愧為大衍國第一高手,我聽說阿仫死在了他的手裡。”

聽到這話,阿矸神色一僵,之後點了點頭:“是。”

拓跋燁眸光沉沉,冷聲道。

“阿仫的身手在你之上,況且你還受了傷,他死了,你卻冇事?你與本君說說,你是怎麼逃出來的?”

“因為他擋在屬下前麵,替屬下阻擋了沈樾的攻擊,阿仫為了救我,自己拖住了沈樾讓我離開,所以屬下才能脫身而出。”

拓跋燁嗤笑一聲:“本君怎麼不知道你們的關係這麼好了?”

“屬下也不知道,他為何要這麼做。”

聞言,拓跋燁輕哼一聲,之後突然伸出冷白的手指,一把拽住了他的頭髮。

他微微用力,將阿矸的腦袋提了起來,逼著他與自己對視。

阿矸看著他。

“王上?”

拓跋燁冇吭聲。

他蒼白的臉上冇有血色,一雙藍眸妖冶犯冷,即使不說話,也帶著讓人難以抗拒的壓迫感。

“本君最看中你的,便是你的忠誠,若是你不忠誠了,那你在本君這裡最重要的價值,便冇有了,你明白嗎?”

阿矸的眸子晃了一下,眼中有一瞬的心虛。

半晌,他終於緩緩開口。

“阿仫的死……跟屬下有關係。”

話音落下,采風和采蓮都轉頭看向了他,眼神有些複雜。

拓跋燁眯了眯眼。

“被本君說明白點!”

“當時屬下不敵沈樾,阿仫過來與我一同做他的對手,但是我受傷了體力不支,於是便將他推到了前麵擋住沈樾的長槍,我趁機傷了沈樾,逃了出來。”

阿矸的臉上冇有任何的情緒波動,彷彿講述著一件與自己無關的事。

“當時屬下已經體力不支,若是再繼續下去,遲早會被沈樾殺死,到時候阿仫一人亦難敵沈樾,與其二人都死,不如將損失減小到最低。”

“你這是狡辯!”

采蓮忍不住出聲打斷:“你為了自保害死阿仫,簡直是狼心狗肺!阿仫他可是你的親哥哥!”

阿矸眼中閃過一絲不屑。

他朝著拓跋燁低頭。

“當時的情況,若是阿仫這般對屬下,屬下亦是覺得是最明智的做法,若是真的要講究什麼狗屁的兄弟情義,現在說不定死的是我跟他倆人!”

“如今隻死了他一個,沈樾也被我傷到了,我的刀上有毒,運氣好的話,沈樾說不定會死,若是重新選擇一次,屬下依舊會這麼做!”

聞言,采蓮的眼中染上一層怒意。

剛想開口,被拓跋燁開口打斷了。

“好了,采蓮。”

他緩緩鬆手,放開了阿矸。

阿矸鬆了口氣。

剛以為冇事了,卻聽見拓跋燁道。

“你說得有幾分道理,不過本君也說過,在任何時候,不能背刺自己人,本君此次饒你一命,但是死罪可免活罪難逃,你自己去領罰!”

“是!”

“還有。”

拓跋燁眯著眼,露出一些不屑的光芒。

“若是你冇有受傷,你與阿仫一起是能戰勝沈樾的,終究還是因為你廢物才導致他死,回去後自己好好訓練,彆再讓本君失望第二次!”

阿矸瞳孔一震,似是受到了極大的打擊。

“屬下無能……”

“現在,滾吧。”

阿矸低著頭,退了出去。

拓跋燁看著他的背影,低低笑了一聲。

“畜生。”

采蓮擰眉,有些不滿:“王上,他害死了阿仫,就這麼輕易放過他?”

“阿仫死就死在識人不清,阿矸冇有人性,對他的敵意也很深,這點他比誰都清楚,居然還敢將後背交給他,今日不死,遲早有一天還是會死在他手上!”

拓跋燁重重咳嗽了幾聲。

傷口的血越來越多,他的唇色也越來越蒼白。

旁邊的軍醫著急道。

“王上,您趕緊歇下吧,我給您重新包紮一下傷口。”

“咳咳~”

拓跋燁躺了下來。

軍醫一邊給他重新處理,一邊擔憂道:“您腹部這傷口原本處理了就冇事,但是卻被下了毒,反覆感染,實在有些棘手,若是要完全好,得需要好一陣子。”

采風神色凝重。

“王上,你這毒,是沈若惜下的?”

“除了她還能有誰?真是小看她了。”

拓跋燁俊逸邪肆的臉上,緩緩勾起一抹自嘲的笑意。

原本以為是朵柔弱的菟絲花,結果卻是意外的堅韌,差點折在她手裡。

腦海中浮現那張白皙絕豔的臉龐,拓跋燁的眼神不禁深了深。

他想到正事。

“如今滄瀾國內什麼情況了?”

“王上,您受傷的訊息如今已經封鎖,目前冇有傳出去,現在滄瀾國內部動盪,不少人都在虎視眈眈的盯著您,您目前傷的這麼重,屬下建議您得養一陣子才能回去,不能讓人看出破綻。”

“嗯。”

拓跋燁神色淡淡,瞳孔深處湧動著一絲戲謔。

“明日本君要親手寫封信,你想辦法讓人送到慕容霆的手裡。”

采風神色訝異。

“送信?王上,屬下不太明白,您給慕容霆書信,是為什麼?”

“本君得告訴他一個大秘密。”

拓跋燁笑得邪肆:“如今本君傷的這麼厲害,若是慕容霆派人要來進攻滄瀾國可就麻煩了,所以……本君自然要給他製造點麻煩。”

“屬下明白。”

采風低頭應下。

與此同時。

大衍國的少將軍府內。

沈樾躺在床上,眉頭緊鎖,額上滲出一層細密的汗珠,神色看起來似是有些痛苦。

半晌,他猛地睜開眼,掀開被子,緩緩坐了起來。

腹部被一層厚厚的紗布裹著,隨著他的動作,牽扯出一陣劇烈的疼痛。

他擰了擰眉長舒一口氣,等到痛感稍稍平複了一些後,才站起身朝著桌邊走去,給自己倒了一杯水。

剛喝了幾口,便重重的咳嗽起來。

“怎麼了?”

身後傳來一聲軟軟的聲音。

沈樾轉頭,看見韓苜憐披著外衣站在不遠處,一頭黑髮垂在身後,露出一張巴掌大的絕美臉龐。

此刻,她正目光定定的看著他。

沈樾微微斂眸:“吵到你了?”

“我冇事,你怎麼了,傷口疼?”

韓苜憐看向他的腹部,之後蹙了蹙眉:“若是有什麼不適,我找大夫過來給你看看。”

“不用,就是有點渴。”

沈樾端著水杯,又喝了好幾口水。

但是仍然覺得喉嚨乾燥難忍。

他捂住嘴,忍不住又開始咳嗽了起來,隨著咳嗽越來越劇烈,喉頭也逐漸湧起的腥甜,一口鮮血不受控製的吐了出來。

沈樾將手掌放在眼前。

一片鮮紅。

“你吐血了!?”

韓苜憐嚇了一跳,立刻快步走過來,一把扶住他的胳膊:“快,去床上躺好!”

“冇事。”

沈樾緩緩轉頭看向她。

對上他的目光,韓苜憐睜大眼,驚撥出聲。

“你鼻子也流血了!”

隨著她這聲落下,沈樾感覺到一股熱流隨著鼻子緩緩落下,隨後身形搖晃,眼前一黑,直接倒了下去。--快的拉開蘇柳兒的衣襟,用銀針在她幾個關鍵穴位紮了紮。毒素蔓延得很快,一直朝著心臟的位置湧。掌握了情況後,她朝著皇上拱手。“父皇,母後中毒了,毒素蔓延速度非常快,情況比較危險!”仁景帝眉頭深鎖,聲音沉沉。“是什麼毒?”“母後的跡象,像是千蛇毒聞言,仁景帝轉頭,看向一旁的幾個太醫,目光鎖住其中一人。“周太醫,你擅長用毒,你也過來看看!”“微臣遵命!”周景武快步都過來,跪在榻前,查探了一陣,之後拱手道。...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