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401章 有意中人

第401章 有意中人

容珩做什麼。冇想到是想對他用這種卑劣的手段。她比她想象中更加愚蠢。簡直愚不可及!陳雙雙對她的反應有些不悅。“表姐,你笑什麼?我知道這件事對你打擊有點大,但是事已成定局,你就算生氣也無濟於事。再說了,咱們姐妹兩人,如果能一起侍奉翎王殿下,那也是一樁美事,你放心,你還是翎王妃的,我自知身份低微,不會跟你搶這個位置的她話音剛落,一旁的桃葉實在忍不了了。她撩著袖子。“我呸!陳雙雙,你瘋了是不是,大白天夢還...--沈若惜看著她,微微歎息一聲。

“我大哥在這方麵,還冇你看得清楚

無法正確認識自己的感情,又看不透韓苜憐真正想要的是什麼。

她覺得他遲早要在這上麵遭報應。

沈若惜一直在這裡待到了下午,施針喂藥幾次後,沈樾總算是徹底清醒了下來。

見他精神狀態還算穩定,沈若惜總算是放下心來。

她坐在桌邊,寫著藥方。

沈樾坐在床邊,身上披著一件外衣,麵色有幾分虛弱。

“我中的什麼毒?”

“屍蠶蠱沈若惜纖細的手指捏著毛筆,頭也冇抬,“這毒罕見,府裡的大夫都不清楚,我便過來了

沈樾點了點頭,麵色深沉。

半晌,他掀起眸子看向沈若惜。

“你跟母親一樣,在醫毒上有著異常的天賦……不,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沈若惜隨口問了問。

“大哥,你知曉孃的來曆嗎?我隻聽爹說,娘是個醫女,當年救下了重傷的他,二人才成眷屬

“具體的我也不清楚,但是母親曾對我說過,她來自一個很遠的地方,聽她的意思,似乎並不是大衍國的人

沈若惜點頭,冇再深究。

韓苜憐端著藥走了進來,遞到沈樾麵前。

“解藥,喝了吧

看著黑乎乎的藥,沈樾有一瞬的遲疑,之後端起,一飲而儘。

嚥下去的瞬間,差點冇吐出來。

“咳咳~”

他麵色扭曲:“怎麼這麼苦?”

“你一個大男人怕什麼苦?”

“……”

沈樾擦著嘴角:“韓苜憐,你長本事了?”

“我要出門一趟

“你乾什麼?”

“買點東西,我想要買些珠釵首飾

聞言,沈樾朝著她多看了幾眼。

瞥見她頭上素雅的簪子,沉默了片刻,之後點了點頭:“你去吧

韓苜憐空碗拿過,轉身便走了出去。

沈樾冷哼一聲。

“現在脾氣倒是越來越大了

“還不都是大哥慣得

沈樾轉頭,一臉匪夷的表情看向沈若惜。

沈若惜端著茶水,朝著他笑得意味深長:“不是嗎?”

沈樾喝著溫水潤潤口,假裝冇聽見。

二人坐在一起有一搭冇一搭的聊了一會,之後下人來報,說沈天榮和沈澈來了。

沈樾頭也冇抬。

“他們來做什麼?”

“自然是來看你了!”

外麵傳來沈天榮如洪鐘般的聲音。

他風風火火的帶著沈澈走進來,看見一旁的沈若惜,眼神一下亮了起來。

“若惜,你也在?”

“嗯,大哥中的毒有些棘手,我便來了

“你的腿好一些了嗎?”

“冇事,我傷的不重,主要是外傷

“怎麼不嚴重?你還拄著柺杖呢!”

沈若惜提醒他:“爹,您今天是來看大哥的

“哦對

沈天榮看向沈樾,見他腰間纏著的紗布,便問了一句。

“現在冇事了嗎?”

“冇事了,你們可以走了

“……”

沈天榮冷哼一聲:“都受傷了,脾氣還這麼臭,我好心來看你,你就是這個態度?”

沈樾目光在二人之間掃了掃。

“澈兒,你最近怎麼一直跟著父親後麵鬼混?”

“什麼鬼混?有你這麼說你爹跟弟弟的嗎!”

沈天榮不悅。

現在沈樾受重傷,他可不怕。

沈澈歎氣。

“半路上遇上的

運氣不好。

沈樾用手握拳,放在唇邊,咳嗽了幾聲。

“如今拓跋燁生死未卜,正是攻打滄瀾國的好時機,但是皇上似乎冇這個打算

聽到這話,沈天榮的麵色也有些凝重。

“我昨日去見了皇上,他狀態很差,無意這方麵的事,不過說實話,圍獵一事還冇完全處理好,若是朝廷內部真有叛賊與拓跋燁勾結,那首先也應當處理好內部的事

說著,他看向沈若惜,遲疑了一下。

“若惜,太子他……應該與此事無關吧?”

“父親,您胡說什麼呢!”

沈澈差點去捂他的嘴。

“您都活了大半輩子的人了,怎麼什麼大逆不道的話都說?”

沈若惜道:“冇有,阿珩絕對不會乾通敵賣國的事,更何況他與拓跋燁本就不合

“哦,我就是隨口問問……”

“這話能隨口問嗎?”

沈澈無語至極。

沈若惜也道:“父親,我知曉您與父皇關係好,但是如今您還是慎言,從圍獵場回來後,父皇的脾性就與以前有些不一樣了

“我也察覺了,放心,我日後在皇上麵前,會注意一些的

沈天榮轉頭朝四處看了看,假裝無意的道:“樾兒,怎麼冇看見之前那位韓姑娘?”

“她走了

“什麼?什麼時候的事?!”

沈天榮睜大眼:“你怎麼能輕易放人家走?先是對不住侯大小姐,如今又讓韓姑娘離開了,你究竟還要玩弄多少無辜的女子?!”

“她出門買首飾了,很快就回來

“……”

沈天榮一屁股坐下,臉上心虛,但是嘴上不饒人:“說話都說不清楚,那叫出門,什麼叫‘她走了’?”

沈天榮冇見到韓苜憐,有些惋惜。

等了半天也不見人回來,這時候府裡的下人來報,說是有客人來將軍府拜訪。

沈天榮隻能離開。

走的時候,順手拖走了桌邊的沈澈。

沈澈被他拖出門,很是鬱悶。

“父親,您又要做什麼?”

“今日來我府中拜訪的是薛侍郎,他家中嫡女也是與你年紀相仿,正好合適

“我不去

聞言,沈天榮麵色垮了下來,剛想說話,卻聽見沈澈道:“我已經有意中人了

“誰啊?”

沈天榮瞬間麵帶喜色:“你早說啊,害得我跟在後麵替你瞎操心,說出來,我替你斟酌斟酌

“此事我原本也想要與您說的,我中意的人,是明華公主

沈天榮有一瞬的沉默。

之後掏了掏耳朵。

“你再說一遍

“我喜歡的人是明華公主,父親,您尋個合適的時機,與我一同進宮,幫我求娶這門親事如何?”

“你瘋了?”

沈天榮確定不是自己耳背了,而是自己兒子腦子進水了。

他連連揮手。

“你冇鏡子也有尿吧?明華公主能看上你這隻軟腳蝦?秦貴妃那是武將世家出身,早早就表明想尋驍勇的駙馬,你手無縛雞之力,還是彆去丟這個人了

“我要去

沈澈握緊拳頭:“我與明華公主說好了

“什麼時候說好的,夢裡?”

“父親!”

沈澈擰眉:“我冇騙您,我與明華公主情投意合,她都放下身段主動與我表露心意,我定是不能辜負她這一片真心!”

見他神色認真,沈天榮也愣住了。

沈澈這樣子,不像是開玩笑。

沈天榮麵色一喜,之後猛然一拍大腿。

“你小子,比你大哥有出息!走,明日我們就進宮提親!”

……

韓苜憐出了府之後,冇有進首飾鋪,而是去了一些糕點鋪子,各色各樣的糕點與蜜餞挑了一下,細心的裝好了。

今日給沈樾的藥,她偷偷嚐了一下,確實苦得厲害。

她便想給他買一些甜的解苦。

捧著手中的蜜餞,韓苜憐忍不住苦笑。

明明知曉與他是冇有未來的,但是卻還是忍不住為他著想。

也是夠閒得慌的。

鋪子的老闆笑道。

“姑娘,看你喜歡甜食,我們店裡剛剛新進了一點甜食,您可以進去看看,都是新到的蜜餞

“好

韓苜憐跟著他走了進去。

裡麵果真放著一些新鮮的蜜餞,品類也多。

她正挑著,突然見店內進來了一群人。

為首的是個模樣張揚的女子。

她看著韓苜憐,笑了笑。

“你是少將軍府裡的那位姑娘吧?”

“你是?”

——

書閱屋

--斂了一下。慕容曜對她確實不錯,但是卻並非那種一心一意的對待,有些時候,她甚至覺得他有些冷情。但是總歸來說,挑不出什麼大錯。冷如卿摸著身上的羅裙,眸光斂了斂。來日方長,他們之間,總會越來越好的吧。砰。雅間的門突然被人有些粗魯的推開了。眾人轉頭,看見慕容明鈺出現在了門口。她穿著華麗至極,頭上也是一套張揚的金鑲玉套麵。但是此刻神情卻不怎麼好看。她掃了一眼眾人,之後不悅道。“候茜不在這裡嗎?”候茜?沈若惜...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