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403章 折磨

第403章 折磨

不認識我了?”白洛的嘴角勾起一抹調侃的弧度。聞言,蕭雲溪臉上閃過一絲驚喜,隨後忍不住一把抱住他的胳膊,滿臉都是委屈。“師兄……你這些日子一直對我冷冰冰的,我還以為你徹底厭惡我了呢,嗚嗚~你終於變回來了!”“什麼變不變回來的,我一直冇變“那你前一陣子乾嘛這麼對我,中邪了?”“我是裝的白洛神色嚴肅下來,之後湊近蕭雲溪,悄悄的在她手掌心塞了一顆小小的藥丸。“你要是不想嫁給趙天行,就把這粒藥下到你爹的碗裡...--他帶著人,進了鋪子。

一眾人氣勢淩厲的走了進去,一看就不是一般人物,嚇得店鋪老闆親自過來迎接。

“這位客人是要買什麼?”

“找人

瓊宇走出來:“就是之前我跟你說過的那位頭上戴著木簪的女子

“那女子……我確實不知的,我也納悶她怎麼好好地冇了呢,若是各位不信,可儘管搜查小店!”

沈樾掃了他一眼。

不像是說謊。

“她當時在哪不見的?”

“我帶您過來

老闆帶著一行人去了後麵擺放蜜餞的地方。

是在後堂,外麵是後院,後院的門是被鎖起來的,但是牆不算很高。

他走過去,檢視了麵前的牆之後,神色一下凝重起來。

“她應該是被人帶走的

這牆雖然不高,但是他瞭解韓苜憐,她爬不上去。

而且牆上因為長久積灰,隻要一摸就有痕跡,他觀察了一下,不止一個手印。

就說明,她是被人帶出去的。

沈若惜的神色也嚴峻起來。

“瓊宇,你再好好想想,蘇天菱出來的時候,真的冇有任何異樣嗎?”

聞言,瓊宇趕緊回想了一下。

隨後突然想起什麼。

“有……她出來的時候,身後的護衛,似是少了

一想到此,瓊宇一陣心驚。

沈樾麵若寒冰。

“去,帶人在這附近搜尋,尤其是一些掩人耳目的暗巷和廢棄的院子

“是!”

沈樾想了想,之後轉身便出去。

沈若惜跟在後麵。

“大哥,你是不是想去蘇天菱的府邸?”

“嗯

蘇天菱為了方便養男寵,在京中購了一間很大的宅邸。

若是她想對韓苜憐做什麼,她自己的地方便是最方便的!

……

“啊!”

一盆冷水迎麵澆來,韓苜憐一聲尖叫,醒了過來。

迎麵看見的是一雙青色繡著金線的鞋子,向上看去,是蘇天菱悠閒慵懶的麵容。

她坐在椅子上,居高臨下的看著韓苜憐。

“醒了?”

“你乾什麼?”

韓苜憐濕漉漉的坐起來:“這裡是什麼地方?”

“你不用管這是什麼地方,你隻需要知道,你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

“我得罪了誰?”

“嗬,真可憐,死到臨頭了還不明白自己怎麼死的!”

蘇天菱冷笑著起身,看著韓苜憐惶恐的眼神,有些不耐煩的“嘖”了一聲。

“果真是一副狐媚子樣,難怪能爬沈樾的床

是因為沈樾?!

韓苜憐爬起來。

“你與沈樾有什麼恩怨你找他便是,你將我帶過來有什麼用?我對沈樾而言不過是個可有可無的女人,你找錯人了!”

“你自己也承認了,你是沈樾的女人,就憑這一點,你就該死!”

蘇天菱伸手接過丫鬟手裡的鞭子,突然狠狠抽在了她的身上。

“啊!”

韓苜憐的肩膀上瞬間出現了一條血痕。

“還冇怎麼用力呢,就傷成這個樣子,那接下來,可有得你受了!”

蘇天菱眼中閃著虐殺的快意,掄起鞭子,再次抽了過來。

韓苜憐躲閃不及,直接被這一鞭子抽在了地上。

蘇天菱愈加興奮,手中的鞭子如龍捲風一般的摧殘著地上的女子。

等到她打得累了,地上的韓苜憐已經渾身帶血,奄奄一息。

她蜷縮著身子躺在地上,長長的睫毛因為疼痛劇烈的顫抖著。

蘇天菱接過婢女遞來的熱茶,喝了一口。

“明鈺公主最討厭她那張臉,去,將她的臉毀了

她手下的人立刻走過去,拽住韓苜憐的頭髮,掏出匕首,朝著她的臉劃去。

從臉頰一直劃到了下巴,白皙的臉上,鮮血瞬間湧了出來。

“啊!!”

韓苜憐淒厲的叫聲帶著驚懼。

蘇天菱蹙眉。

“把她的嘴堵上,吵死了!”

“是!”

又有人過去,一個接一個的耳光,重重扇在了韓苜憐的臉上。

韓苜憐開始還在慘叫,後麵便啞著聲音,再也吐不出一個完整的音節,眼裡原本的光逐漸暗了下去,帶著一片死寂。

等到一通折磨完了,蘇天菱靠在椅子上,露出一個邪惡的笑意。

“該不會死了吧?”

“郡主,還有氣呢

“有氣就好她轉頭看向屋內的幾個大漢,“這女人是你們的了,儘管玩,往死了也冇事,處理的利索點就是了

聽到這話,地上原本隻剩喘息的韓苜憐,眼神一震,突然掙紮著轉過頭,眼中是徹骨的恨意。

“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

蘇天菱滿臉不屑,她看著屋內的幾個男人。

“還愣著乾什麼?動手!”

幾人一擁而上。

韓苜憐瞪大眼,滿臉恐懼。

“你們要乾什麼!”

“滾開!給我滾開!”

幾雙手如鐵鉗般的禁錮住了她,開始撕扯她的衣服。

“放開我,放開我……啊啊!!!”

淒厲的叫聲響徹了整個後院。

郡主府前。

沈樾冇由來的一陣心悸。

他扶著胸口從馬背上下來,提著劍就要進去。

府前的幾個護衛立刻擋住他。

“少將軍,這是天菱郡主的府邸,不準擅闖!”

“滾開!”

“大膽!若是強闖,我們可就不客氣了!”

“你們敢對誰不客氣?”

沈若惜從馬車內出來,神色凜冽:“本宮派了個丫鬟給蘇天菱送東西,但是至今卻未回來,本宮要進去找人!”

“太子妃……這裡未曾見過您什麼丫鬟

“有冇有見過,本宮進去看看就知道了!”

沈若惜示意了一眼,沈樾帶人就要進去,門口的護衛還想攔,卻被沈樾一腳踹開,他身後的人緊跟著上前。

眾人正遲疑著要不要阻攔,隻見沈若惜麵色如冰。

“本宮這丫鬟自小便跟著本宮,若是有個什麼三長兩短,本宮一定要告知太子,讓你們這些狗奴才用命抵!”

聞言,眾人紛紛退下了。

他們也心虛,按照蘇天菱膽大妄為又殘暴的性子,真能對太子妃的丫鬟做出什麼殘忍的事。

沈樾闖進府中,一揮手。

“給我搜!”

後院。

蘇天菱正一臉惡劣的盯著麵前被壓製住的韓苜憐,剛想正式欣賞一下接下來的淩辱大戲,外麵卻傳來了一陣匆忙的腳步聲。

“郡主,大事不好了!”

一個下人推門而入:“郡主,沈樾突然帶著人闖進來,現在正在搜查府邸!”

——

書閱屋

----對了,藥。洛太醫給的藥,能夠壓製毒發,讓他不至於成為一個冇有理智的野獸。慕容珩站起身,快步走到旁邊的架子前,想要找到那顆藥。沈若惜走過去。“阿珩,你要找什麼?”慕容珩將她撥開,伸手將旁邊的一個錦盒打開,之後拿出了一個瓷瓶,正要打開,手一個不穩,瓷瓶砸在了地上。碎了一地。--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