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39章 等不及

第39章 等不及

,站在前麵的萬贛忍不住有些緊張。這原本不關他的事,但是他那逆女最近不知道抽什麼風,惦記上了秦承宣。之前她喜歡慕容珩,結果無疾而終。如今終於不一棵樹吊死了,對秦承宣有了好感,不會還冇開始就結束了吧?殿上,蘇晟突然走出來。“皇上,漢陽王遠道而來,一心想給自己女兒找箇中意的夫婿,既然他中意睿王,那皇上何不賜冷如卿做睿王的平妻,成全了他的心願呢?”仁景帝神色微斂。“平妻?此事朕倒是冇想過,而且我朝尚且還冇...--沈澈有些疑惑。

“父親,你近日與翎王有結交?”

“哪能呢,我一個大老粗,又不會說話,怎麼去結交翎王?況且翎王也不是想結交就能結交的上的啊……”

“那就奇怪了

沈澈喃喃。

之前在齊王府前,慕容珩明顯也是為他們解圍。

現在又來將軍府。

難不成他想結交將軍府,有更大的野心?

不容他想清楚,慕容珩已經被人迎了進來。

沈若惜作為女眷,暫且迴避。

沈澈和沈天榮跪地。

“翎王千歲

慕容珩俊美的臉上,神色淡淡。

“大將軍與狀元郎不必多禮

他邁步走進廳堂之中,拿著瓷杯,緩緩喝著茶。

半天不說話。

沈天榮和沈澈陪在一旁,滿肚子的疑問。

但是又不敢吱聲。

慕容珩突然開口。

“聽說狀元郎準備去翰林院赴任,可有什麼不習慣的?”

“翰林院首是我恩師,一切都好

“那就好

沈天榮疑惑:“翎王怎麼如此關心犬子?實屬讓老臣受寵若驚

“狀元郎學識淵博,本王惜才,關心關心也是正常的

沈天榮:???

正常個屁!

翎王什麼人物?

向來隻有彆人巴結他的份,他什麼時候屈尊關心過彆人?

難不成……

沈天榮虎軀一震,突然有了一個大膽的猜想。

他仔細看看自己的兒子。

眉目如畫,模樣俊美。

舉手投足間,儘顯謙謙君子的風範。

一看就是被人惦記的長相!

難怪說翎王這麼多年不近女色,所有人都以為是身體問題,現在看來……

是取向問題!

一瞬間,沈天榮心情極為複雜。

這時,外麵突然有人來報,說狀元府有人造訪,讓沈澈回去。

沈澈隻能拱手。

“翎王,微臣告退

“去吧

慕容珩似是心情不錯,唇邊勾出一抹笑意,目送沈澈離開。

沈天榮眼睛都瞪圓了。

他笑了!

翎王居然笑了!

他猜的果然冇錯!

“大將軍

慕容珩一句呼喚,拉回了沈天榮的思緒。

“本王上次來,看見你後院中的月季開的很是嬌豔,不如大將軍陪同本王,一同去賞賞花?”

“王爺開口,豈有不從之理,王爺請

沈天榮擠出一個笑意。

二人一同朝著後院走去。

沈天榮一肚子的疑問。

怎麼突然又來賞花了?

現在沈澈又不在,他腦子不夠用。

想半天也想不通。

二人剛走幾步,外麵突然又有人來報,說是戶部尚書有要事要找大將軍,請他去戶部一敘。

沈天榮正為難,慕容珩開口。

“大將軍既然忙,就先去吧,本王獨自在這賞賞花,大將軍不介意吧?”

“不介意,翎王隨意

沈天榮摸著腦袋,有些懵懵的下去了。

等到人走,慕容珩看著院中的月季,眸光漸深。

正要繼續朝著後院走去,卻見一抹纖細的身影,闖入了自己眼中。

沈若惜福身。

“王爺想要賞花,不如隨我過來,我知道後院的哪處的花,開得最好

慕容珩微微頷首。

“好

二人一同繞過迴廊,朝著後院更深的地方走去。

到書房處,沈若惜轉身走了進去。

慕容珩跟著過去,順手自然的關上了門。

沈若惜笑。

“翎王不賞花了?”

“正在賞

慕容珩邁步,朝著她走去。

沈若惜開口。

“王爺是不是故意支走我父兄的?不過要是與我見麵,日後可以尋一個妥當的機會,如今這樣,不是太冒險了?”

“是冒險

慕容珩一把捏住她的手腕,突然一個用力,將她抵在了身後的書架上。

“但是我等不及了

話音落下的瞬間,是慕容珩疾風驟雨般的吻。

他攥緊她的下巴,強勢闖入,激烈糾纏。

似是要將她揉入骨髓。

沈若惜毫無招架之力。

她被迫仰著頭,雙手無力的抓緊他的衣襟。

墨色的蟒袍被她拽出幾道褶皺,蔓延出旖旎的弧度。

“翎王,不要了……”

喘息的瞬間,沈若惜擠出幾個字。

原本是想阻止。

可是聲音染上一抹情·欲。

不像是拒絕,倒像是勾引。

沈若惜臉更熱了。

慕容珩抵著她的鼻尖。

“叫我阿珩

沈若惜心跳加速,有些不好啟齒。

慕容珩親親她的唇角。

“喊一聲

帶著誘哄的意味。

沈若惜開口。

“阿珩……”

“乖

她的反應似是取悅了他。

慕容珩難得露出笑意。

他將人又親了親,之後才伸手,將她的衣服整理好。

他眸中的**如潮水般退去,又恢複了往日疏離冷淡的模樣,臉色也有些蒼白。

沈若惜關心道。

“你還好吧?”

“無妨,隻是這些天舟車勞頓,有些累到

“我聽冷霜說你有隱疾,發作起來很傷身體,能說說是怎麼回事嗎?”

“已經很多年了,太醫院判斷是出生時候落下了病根,導致身體一直不好,不定時會有些頭疼,忍忍就過了

他說得風輕雲淡,但是沈若惜知道,定是常人難以忍受的痛苦。

她忍不住握住他微涼的手指。

“若是日後我嫁給你,替你好好看看,或許能治好

“你真的想嫁給我?”

“當然,難不成你後悔了,不想娶我了?”

聞言,慕容珩露出一個淡淡的笑意。

他冇有回答她的問題,而是突然問道。

“沈若惜,為什麼是我?”

她之前明明那麼愛慕容羽的。

就算是對慕容羽死心了,找上誰不好,為什麼找到他這個命不久矣的病秧子?

“翎王俊美如斯,誰看了不心動?”

沈若惜笑笑,隨後斂下眸。

“我知道你心中肯定有很多疑惑,但是阿珩,我對你是真心的,日後你會知道的

慕容珩轉頭,微涼的指尖將她散落的一縷鬢髮彆到耳後。

“好

……

回到東宮後。

慕容珩當天晚上便發燒了。

太醫院忙成了一團。

冷夜守在一旁,無奈的搖了搖頭。

哎。

自家主子明明不行,卻還是要硬上。

估計是用力過猛,元氣大傷。

等到太醫退下後,冷夜大著膽子上前。

“主子,屬下知道您很急,但是您先彆急,所謂心急吃不了熱豆腐,您要是真的倒下了,日後娶了沈大小姐,她後麵的日子怎麼辦?”

慕容珩頭頂著冰塊,吐出一個字。

“滾

“遵命

冷夜麻溜的滾了。

慕容珩躺在床上,望著頭頂的羅帳,眸光閃動。

有時候,他還是覺得一切像是一場夢。

這麼多年,沈若惜的目光,從來都不在他身上。

原本他隻想用有限的生命,好好守護她。

可是她卻突然給了他希望。

真的要得償所願的時刻,他卻有些退縮。

她的餘生還很長。

若是他不在,她該怎麼辦?

慕容珩心口悶悶,最終,緩緩閉上了雙眼。

——

--成雙成對,倒是顯得她像是多餘的一般。如今連梁芷柔這麼不受待見的女人,都等來了慕容修態度的轉變,憑什麼她就過得這麼慘?或許正是因為之前她差點被慕容修輕薄了,慕容曜心中芥蒂,纔會冷落她。越想,林秀怡越覺得生氣。對慕容修的恨意也逐漸湧了上來。“都說王兄喜歡美人,不想也與王嫂這般恩愛,看樣子王兄近日是收心養性,開始換口味了?”慕容修眉頭微擰。心中雖不快,但是還是冇說話。慕容曜掃了一眼林秀怡。“說完了嗎?”...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