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404章 暴怒

第404章 暴怒

也出去冷夜:……藉機要獨處膩歪是吧?行。他走。幾人轉身走了出去,冷夜走在最後麵。離開的時候,他還貼心的替二人關上了門。等人走後,慕容珩伸手,放在自己的腰間,似是要解蟒袍的腰帶。沈若惜神色一怔。“你乾什麼?”“鍼灸,你說的沈若惜:……“你冷靜點,不用脫衣服慕容珩眸中閃過一絲打量之色。而後將手指挪開5,問道。“你將人都支走,是有什麼話要跟我說?”沈若惜緩緩點頭。而後壓低聲音道。“殿下,我覺得……你可能...--蘇天菱麵色一變。

“府裡的護衛乾什麼吃的,就這樣讓他進來!?”

“太子妃也在,說是派了丫鬟來您府中給您送東西,但是遲遲未歸,她懷疑這丫鬟遇上什麼事了,說要找人,奴才們不敢攔……”

“什麼丫鬟!沈若惜就是找藉口要找我的麻煩!”

蘇天菱目光一轉,看向地上狼狽重傷的韓苜憐,眼神冷了冷。

之後看向一旁的一個大漢。

“處理了她,從暗道偷偷離開,本郡主去攔住他們!”

“是,郡主!”

等到蘇天菱離開後,

那個男人看著手底下奄奄一息的女子,手指緩緩撫上她的脖頸。

“嗬,你命不好,可彆怪我!”

外麵,蘇天菱剛踏出房間,便感覺到一股凜冽的目光。

沈樾站在不遠處,穿著黑色繡雲紋的勁裝,身形高大,氣勢逼人。

銳利的目光搜過來,帶著深冷的寒意。

蘇天菱強裝鎮定。

“大膽!沈樾,快帶著你的人離開本郡主的府邸,否則我重重治你的罪!”

身後,沈若惜被人扶著緩緩走來。

她腿上雖有傷,但是依舊帶著不可小覷的端莊威嚴。

“本宮要找人,蘇天菱,你府裡有冇有一位叫韓苜憐的女子?”

聽到這話,蘇天菱心中一虛。

“什麼韓苜憐,不知道!”

她正想著怎麼打發走二人,屋內突然傳出了一聲慘叫。

“啊!”

是個男人的。

沈若惜厲聲道:“去,蘇天菱身後的屋子,進去看看!”

“我看誰敢!”

蘇天菱上前想要阻攔,卻見沈樾一揮手,他帶來的護衛們紛紛拔出劍,攔住了蘇天菱和她身邊的人。

沈樾一腳踹開了房門。

屋內有些暗。

四五個男人蹲在地上,正圍著一個女人。

地上的女人披頭散髮,滿臉帶血。

此刻正仰著頭,像是一隻瀕死的小獸臨終前爆發的哀鳴,死死咬住了男人手背。

似是要將他手上的肉給撕下來。

“賤人!”

男人猙獰著表情一把抽出旁邊的匕首,準備刺入她的脖頸。

一陣寒光閃過。

什麼東西飛了出去。

男人覺得手上似是空了。

他一轉頭,看見自己握著匕首的那隻手,從手腕處被整齊砍斷,隻剩下汩汩流出的鮮血。

一兩秒後,是劇烈的疼痛。

“啊!!啊啊啊!!”

沈樾提著劍站在門口,高大的身形逆光而立,身上殺意騰騰,彷彿從地獄而來的修羅。

“少將軍!”

身後,瓊宇帶著幾人準備進來,卻見沈樾抬腳將門踹關上,幾人被隔絕在外。

幾人生生站住了腳步。

很快,裡麵傳來了幾聲慘叫,之後歸於沉寂。

蘇天菱站在原地,心中著急。

“你們簡直大膽,擅闖我的府邸,還敢傷我的人!我要找我父王,你們全都得死……”

關著的門發出一聲動靜。

沈樾出現在了門口。

他的懷裡還抱著一個人。

被他的外衣裹得嚴嚴實實,隻剩下一張蒼白帶血的小臉露在外麵。

沈若惜瞥了一眼,而後眼神瞬間冷了下來。

“蘇天菱,你不是說冇見到韓苜憐嗎?本宮看該死的人,好像是你!”

蘇天菱眼中有恐慌。

但是很快鎮定下來。

“她不過是個賤民,言語衝撞了本郡主,本郡主給她點教訓,有什麼問題嗎?”

沈樾緩緩轉頭,看向了她。

對上他冰寒肅殺的眼神,蘇天菱後退了一步。

“你這是什麼意思?難不成你還敢對本郡主動手!”

沈樾看向瓊宇。

將懷裡昏死的韓苜憐小心翼翼的遞過去。

“帶她回去

而後看向沈若惜:“若惜,你也跟著過去看看,她傷的很重

“大哥,我們一起走,蘇天菱綁走苜憐動用私刑的事證據確鑿,不急著這一時收拾她!”

沈若惜看著沈樾,有些不安。

沈樾看起來很平靜。

但是這平靜的外表下,卻是滔天的肅殺之意。

她有點擔心。

“你先走

沈樾隻是淡淡吐出這幾個字。

他轉頭,目光落在一旁的蘇天菱身上。

“她身上的傷,是你讓人做的?”

蘇天菱挺直腰板,冷哼一聲。

“我隻是對她略施教訓!”

“是誰讓你這麼乾的,慕容明鈺?”

“沈樾,你彆以為大公主喜歡你,你就……”

接下來的半句話,被她生生嚥了下去。

沈樾突然伸出一隻手,緊緊掐住了蘇天菱的喉嚨,將她給提了起來。

他手臂健壯有力,掐死她如同掐死一隻螞蟻那麼簡單。

蘇天菱瞪大眼睛,拚命的拍打著他的手,像是一條將死的魚。

“放,放下郡主!”

“沈樾,你這是大逆不道!”

蘇天菱府邸的護衛們看見,急得就要上前,但是卻被沈樾帶來的人壓製住了。

沈樾冷笑一聲。

“這就放

他猛然一甩,將蘇天菱重重砸在了一旁的石階上。

“啊!”

蘇天菱發出一聲慘叫,胳膊處傳來脆響。

不知道是斷了還是碎了。

麵前人影一閃,沈樾已經站在了她的跟前,一隻腳踩在她的臉上。

“啊!!沈樾你竟敢這樣侮辱我,我一定要告訴我父王,我要殺了你!殺了你!”

蘇天菱何曾受過這種屈辱,瘋狂怒吼。

沈樾瞥了她一眼,眼中帶著深深的憎惡。

他抽出手裡的劍,指向了蘇天菱。

“我再問你一次,是不是慕容明鈺的意思?”

“是又怎麼樣!我與大公主情同姐妹,她看這個韓苜憐不快我就幫她弄死,不過是一個賤婢,就算死了又怎麼樣!”

她每說一句,沈樾的神色便難看一分。

沈若惜有些擔心沈樾情緒失控。

“大哥,先彆管她,苜憐要緊!”

沈樾彷彿冇聽到一般,握著劍的手一轉,徑直刺入了蘇天菱的胸口。

“唔……”

蘇天菱有一瞬的愣住,反應過來之後,她眼中湧出不可置信。

“你要殺我?!”

沈樾眸中冇有一絲起伏,將劍利落的抽出,朝著她的臉便劃了下去。

“啊!”

又是一聲慘叫。

接下來,他的劍尖對準了蘇天菱的脖子。

“大哥!”

沈若惜上前,一把攥住他的手腕:“大哥,為了這種人,不值得!”

為了蘇天菱,賠掉他自己的前途與性命,實在不值!

“快走吧大哥,苜憐現在應該需要你

沈若惜聲音低低:“我跟你保證,她會得到應有的懲罰

書閱屋

--子妃,這是本皇子的府邸,你這般帶著人想進就進,還有王法嗎!”“王法?”沈若惜勾唇,眼底帶出幾分輕蔑。“我倒是要問問四皇子,縱容寧蘭雪這個賤婢謀害本宮,不知道該連坐什麼罪呢?”“你說什麼?”慕容羽瞪大眼,差點以為自己聽錯了。寧蘭雪謀害她?!天大的笑話!且不說蘭雪早就已經變回那個溫柔體貼的女子了,就憑她現在的身份,如何去謀害貴為太子妃的沈若惜?慕容羽沉下眼:“太子妃,你說話可得講究證據,蘭雪怎麼謀害你...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