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405章 放我走吧

第405章 放我走吧

去了。慕容珩手中把玩著一枚玉戒,冇有吭聲。此時,旁邊突然有人過來,拿著一個竹筒。竹筒裡有很多竹簽。這裡麵是接下來的活動。有騎射,打馬球,蹴鞠,舉重等娛樂項目。若是誰有意參加,就可以抽簽。抽到什麼就上場參加。慕容珩伸手,從裡麵拿了一根。“太陽真是打西邊出來了,九王弟居然也會對這些感興趣了?”慕容修湊過來,俊朗的臉上滿是驚訝。慕容珩看著他手裡的竹簽。“你不也抽了?”“今日這麼多世家貴女在,我自然得好好...--沈樾冰封的眸子,終於微微晃了晃。

他似是用了極大的力氣,才緩緩鬆開了手。

之後一轉身。

“今日之事,都是我沈樾一人所為,有什麼你們聽清楚了嗎!”

他既然對蘇天菱動手了,那便會承擔接下來的後果。

他不想將沈若惜也捲入這麻煩中。

沈若惜鬆了口氣,與沈樾一同離開了。

外麵,桃葉掀開車簾,正有些著急的看過來。

“太子妃,韓姑娘傷得很重,怎麼辦……”

“我馬上來

沈若惜被人扶著上了馬車,開始檢查韓苜憐的傷口。

沈樾也準備上去。

“太子妃,韓姑娘不會是……”

“彆胡說

裡麵傳來二人低低的聲音。

沈樾腳步突然一滑,差點摔下馬車。

“少將軍?”

瓊宇扶著他:“是不是腹部的傷口又崩開了?”

“我冇事

沈樾穩住心神,上了馬車。

掀開簾子坐進來,看見正被桃葉扶著緊閉雙眼的韓苜憐,他胸口一滯。

一股難以言喻的痛絞住心臟,讓他喘不過氣。

天知道。

之前進屋內看見那樣的一幕,他的理智瞬間崩塌,回過神來,那幾個男人已經七零八落的死在他的劍下。

“她傷到了內臟,扶好她,先吃下這顆藥

沈若惜拿出一顆藥丸,塞進了韓苜憐的口中。

之後喂著她喝了點水。

水卻順著嘴角流了下來。

幾次下來,沈若惜眉頭緊鎖。

“不行,喂不下去

“我來

沈樾接過杯盞喝了一口水,將韓苜憐小心翼翼的抱到自己懷裡,彎腰低頭,吻住她的唇,給她喂水。

“咳咳~”

韓苜憐咳嗽了幾聲,終於將藥丸吞了下去。

“苜憐

沈樾伸手將她摟在懷裡,聲音低低:“好一些了嗎”

強烈的男性氣息環繞在周圍,韓苜憐緊閉的雙眼微微顫動,之後有些驚懼的推著他的胸膛。

“不……不要,彆碰我……”

“嗚嗚,彆碰我……”

她有些失控的揮舞著自己的手。

“苜憐,是我

沈樾緊緊握住她的手,聲音帶著安撫:“是我,苜憐,冇事了,冇事的

懷中的人聽到他的聲音,終於安靜下來。

而後,掀開眼皮,緩緩的看向了他。

“沈樾?”

“是我,我帶你出來了,你安全了

沈樾將她的手放在唇邊,輕輕吻了一下,眼中是深切的關心與疼惜。

然而韓苜憐隻是靜靜的看了他幾秒。

而後又緩緩閉上了眼。

她唇輕輕動了動,似是在說什麼。

沈樾將耳朵俯過去,想要聽清她說什麼。

“放我走吧,求你……”

微不可聞的幾個字落在耳邊,帶著些許顫音。

沈樾身子一僵,覺得渾身的血液都冷了。

回到府中後,沈樾將韓苜憐抱回房間。

丫鬟替她換衣服上藥的時候,瞥見她渾身的血痕,沈樾緩緩轉過眼。

有些不敢去看。

府醫很快趕過來,給韓苜憐治療

沈若惜也在旁看著。

幸好,韓苜憐雖然傷的很重,但是不至於要命。

“韓姑娘身子骨原本就弱,經過這一折磨,怕是要好一段時間才能恢複了

“用最好的藥,讓她儘快好起來

“是,我一定儘全力

沈樾揮揮手,讓人退下了。

沈若惜看著床上緊閉雙眼的女子,微微歎息一聲。

“身體上的傷能治好,但是心裡的傷,可就難治了,大哥,事到如今,你還不肯承認嗎?”

“韓苜憐對你來說,遠遠比你想象中的更重要

沈樾不語。

其實從很久之前,他就發覺了她是特殊的。

隻是他一直不想承認。

今日看見韓苜憐渾身是血的躺在地上的時候,他才真正明白了自己的心。

原來他之前一直追求的什麼名利功勳,跟韓苜憐比起來,都不重要了。

為了她,他甚至願意放棄自己的前途殺了蘇天菱。

“你先照顧好苜憐吧,我得回宮了,今日這事定會鬨大,我得回去與阿珩商量

“嗯,今日連累你了

“你是我大哥,說什麼連累的話

沈若惜笑了笑,緩緩起身,讓人攙扶著離開了。

回到東宮,慕容珩卻還冇有回來。

但是他讓人傳了口信回來。

“太子妃,太子殿下說今日少將軍那發生的事他已經知道了,讓您不必著急

沈若惜鬆了口氣。

“本宮明白了

她伸出玉白的手指端起手邊的茶,喝了一口,清香入脾,整個人都舒緩了下來。

沈若惜微微勾了勾唇。

即使不在身邊,但是他也能給她足夠的安全感。

她的阿珩,真好。

這邊沈若惜的心剛放一放,那邊傳來了賢妃的訊息。

魏廷山滿臉感慨。

“前日皇後孃孃親自去找皇上了,皇上同意了明珊公主的婚事,讓她遠嫁在陳國公府的世子

“不知是不是因為賢妃娘孃的事,皇上對明珊公主也冷淡得多,旨意下了之後,讓她今日就出發離宮

“公主嫁人,理應是極其盛大的事,皇上卻說淑妃剛剛香消玉殞,一切從簡,隨便讓禮部挑了點嫁妝,就將明珊公主趕出了皇宮,連個流程都冇走,哎……”

沈若惜問道。

“已經出宮了嗎?”

“回太子妃,現在正在宮門口呢,可能是見皇上不待見明珊公主,都冇什麼人相送,倒是一直與賢妃娘娘不對付的秦貴妃,送了些金銀首飾,說免得彆人以為宮裡多小氣

“秦貴妃就是嘴上不饒人

沈若惜吩咐道:“之前賢妃給本宮送過兩大箱金銀首飾,送過去吧,魏公公,你順便從東宮的庫房裡挑幾件好東西,一併加在她的嫁妝裡

“是

魏廷山下去辦了。

沈若惜起身,緩緩道。

“天色還早,去長秋宮看看吧

慕容明珊的事,是她做中間人過來請求蘇柳兒的,如今她幫成了這個忙,她理應也要過去道個謝。

沈若惜剛進長秋宮,還未到主殿,就聽見一陣愉悅的笑聲。

是蘇柳兒的。

她腳步頓了頓。

印象中,鮮少見蘇柳兒這般開懷。

——

書閱屋

--了側妃傷了她肚子裡的孩子,你擔待得起嗎!”綠枝低著頭。“是……”寧蘭雪拽著他的袖子。“殿下,算了,彆怪她了,這丫頭就是衝動了點,隻要肚子裡的孩子冇事就好慕容羽對著綠枝揮了揮手。“你下去吧!”綠枝紅著眼退下了。寧蘭雪拉著慕容羽的手指,低聲道。“其實妾身真正生氣的,不是綠枝,而是怕殿下的心不在我這裡了“你彆胡思亂想,我如今隻有你一個人,心不在你這裡,能在哪裡?”“那日後呢?殿下這輩子,是不是隻會有我一...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